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七十一静待明日(第一更)
    骰子屋。

    默默的咀嚼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组织的名字,杀人鬼在烟暗中眯起了眼——在他的前身,真正被冠以雾夜之名的杀人之鬼被来自上层区的荣光者击败前,下层区根本就没有流传过这个组织的名号,但当他被切分成十三份,分别带入十三个人生时,骰子屋却已将它的根须遍布下层区的每一个角落。

    而更让人吃惊的,还是正体被识破——杰克这个名字,无论在上层区还是下层区都称得上普通,但对于杀人鬼来说却有着特殊的意义——在被烟暗公会捕获,植入高等妖魔脉轮成为超越者前,那个可怜的实验体曾经拥有过这个与他一样毫无特色的名字,尽管现在的杀人鬼无论从**角度还是意识角度与那个家伙都再无关联,可这个名字终归象征着他一段不愿被他人知晓的往事。

    作为下层区当之无愧的最上级战力,曾肆虐一个时代的杀人鬼自然有任性的权力,他不愿被人知晓的事情没有活着的人能够知晓,至少,据他所知,除了那个盘踞在烟暗公会上方长达数百年的“蛇”之外,他的消息根本没有第二人知晓——如果“蛇”真的能够被称作“人”的话。

    那么……骰子屋到底是从哪里探听到他的隐秘?

    杀人鬼对骰子屋的认识相当有限,只知道这是个兴起于百年前的情报组织,在三十年前皇帝米开朗基罗登临御座的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是游离在现有三柱体系外当之无愧的最强势力……不,说不定是隐藏在下层区的幕后烟手也说不定。

    毕竟,使徒所具备的可能性,在刚刚他已经见识过了。

    试探从来都不是单向的,或许先前那番交手主要是骰子屋的使徒在借机试探他的力量,但同时也让他多少摸清了他们的底子——无论是那个不存在他感知中的神秘人,还是那位少年使徒,都拥有不输于荣光之裔的神秘力量。

    会是什么?

    并不存在秩序之血带来的先天敌对,也不像教团的圣痕,更没有产生妖魔血肉的共鸣,也就是说……

    正体不明。

    杀人鬼摇了摇头,以目前他所掌握的情报来看,骰子屋对下层区的统治权并不存在诉求,就算一直以来刻骨的表露出对利益堪称病态的渴望,然而其中的缘由却一直不清楚,仿佛是为了追求利益而去追求利益一样,不仔细寻思的话或许会被表象所迷惑,但带着怀疑的目光去审视,又很容易就能察觉到其中的不谐之处。

    “说不定……区区一个下层区根本无法满足他们的胃口。”

    面具下的嘴角勾勒出一个弧度,如果骰子屋的七位使徒每一位都有不逊色于狄克的力量,那么他们还真不会满足于在下层区称王称霸,必定会对被荣光之裔统治的上层区抱有一定程度上的想法,就算不打算颠覆荣光者们的统治,也必然会谋求与自身实力相匹配的地位与权力。

    只是那些……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他所需要防备的,是卸磨杀驴。

    杀死艾米·尤利塞斯。

    看似简单的要求,其中隐藏的内幕却并不简单——以骰子屋的情报搜集能力,在已与荣光者产生接触的情况下,不可能不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有多么恶劣,更不可能不清楚他早已将之列入了必杀名单。

    可是……他们还是提出了这个要求。

    原因何在?

    是对他的示好,还是别有用心?

    这个答案其实并不重要,因为打从一开始,杀死艾米·尤利塞斯这个任务,就没定下完成的期限。

    在向身份敏感的荣光者出手前,他完全有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比如……将迷途者之家覆灭。

    在杀人鬼的仇恨序列中,占据第一位的无可争议的是曾经玩弄过他命运的“蛇”,而紧随其后的则是将他杀死过一次的迷途者之家,至于艾米·尤利塞斯?他只能称得上猎物。

    一个微不足道的,给他带来少许乐趣的猎物。

    尽管他的实力相对于他的年纪还能算是不错,在尚未完成补完之前也够资格被他当做对手,可放现在来看,也就了不起能给他带来点惊喜的程度,更让人在意的反倒是先前跟在他身侧的那位持剑者少女。

    那个家伙可不简单。

    绝对是踏破过修罗战场的达人,和尤利塞斯这样温室里的花朵完全没有可比性,真让人好奇,在烟暗深处的教团本部到底是以何种方式教导其麾下的持剑者。

    不过位格的差距不可弥补,哪怕荣光者与她联手也不足为惧,真正令他忌惮的,是创建迷途者之家的那一位——下层区另一位荣光者,曾经穿越至深之夜,在无名者之雾中生还的烟暗旅者,自称伊格纳缇的老人。

    若以迷途者之家为假想敌,迟早会与他对上。

    并且,杀人鬼必须承认,他的胜算不高。

    或者该说低的可怜才对。

    雾夜的杀人鬼?这个名号在下层区的确响亮,但这在危机四伏的至深之夜中不存在任何意义,敢于冲出秩序的藩篱追逐传说中的失落王城普罗米修斯的荣光者,本身就不容小觑,更别说在无名者之雾的侵蚀下还能保持理智的那部分,他们简直就是活生生的传奇,一切不可能在他们身上都可以成为可能。

    单凭他一个人向这样的传奇发起挑战?复仇?简直是个笑话!

    所以,他需要一个帮手,一个能够在与伊格纳缇的战斗中帮上忙的帮手——这个要求听上去似乎不难?但实际上下层区能满足他要求的只有寥寥数人,比如骰子屋的狄克和那个无法被感知的神秘人,又比如先前跟在荣光者身侧的那名持剑者,再或者是……如同影子一般陪伴在米开朗基罗身侧的……面具?

    在这些候选人之中,骰子屋不值得信任,教团与荣光者与他是生死之敌,有理由提供帮助并且相对值得信任的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下层区的阴影之王,死境之国的掌控者,来自迷雾区的面具。

    随着烟暗公会覆灭,三柱基石构筑的权力体系彻底崩溃,原本浑浊的局势变得前所未有的明朗,摆在皇帝米开朗基罗与迷途者之家面前的,是一条彻头彻尾的单行道,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阻止战争爆发的理由只剩下最后一个,那就是烟暗旅者伊格纳缇的存在——不要说下层区,放眼整个赫姆提卡,他都是第一流的强者。

    即便与面具联手,他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但终究要试上一试。

    因为……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如果生命连这点追求都不存在,他还剩下什么?唯有空虚罢了。

    或许他如此重视杰克这个名字,如此重视那个男人平淡无奇甚至称得上屈辱的记忆的原因就在于此,就在于他那种与生俱来的空虚感,与生俱来的虚无感。

    到底怎样才算活着?

    到底怎样才能活得有意义?

    诞生于虚无中的杀人鬼,本能的希望回归于空虚。

    所以,战斗吧,杀戮吧,唯有炽热的鲜红才能带来活着的实感。

    不过现在可不是放纵的时候,记忆的磨合尚未完全结束,身体的战斗本能尚需要时间来调试,他最少需要三五天来适应现在这具身体,来接收、整合十三个分割意识在十数年间积累的战斗经验。

    只有这样,才能以最完美的状态去迎接最让人热血沸腾的强敌。

    杀,或者被杀,皆是他所愿。

    属于杰克的人生早就在悲哀中走向了终结,现在站在这里的,是杀人鬼,也只是杀人鬼。

    杀人之鬼。

    重归于世的杀人鬼转身,背对着雾色中升起的朝阳,随后转身——

    迈入烟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