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七十三那永恒长眠的……(第三更)
    与杜克·高尔斯沃西的会面不在预料之内。

    作为赫姆提卡混沌教派的领导者,阿尔弗列德对他的那些老朋友们非常熟悉,如果说晨曦之火是追踪他的猎犬的话,那么杜克·高尔斯沃西自然是手握猎犬缰绳的猎人,是所有荣光者中最危险的一个——并且这种危险还不只在于他的权势与地位,更在于他与生俱来的能力。

    强化。

    作为曝光率最高的几位荣光者之一,城主大人的能力在上层区可不是什么秘密,尽管不知道具体有什么限制,但表露在外的特质无疑是强化——听上去似乎是很简单很普通的能力不是?实际上则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即便和这位屹立于荣光者之巅的议长大人交手次数寥寥,并且多是一触即止,他也能清楚的认识到,杜克·高尔斯沃西能够站在今天这个位置,绝非偶然,他的能力或许远远不够资格称最强乃至无敌,然而在泛用性与难缠程度上很难找到与之并肩者。

    强化,顾名思义,他可以自如的对自身进行强化——而何所谓强化,界定又非常地模糊、暧昧,杜克·高尔斯沃西不仅可以随时根据情况的需要强化自身的爆发力、反应力、恢复力、自愈力等各方面的素质,还可以改变自身的抗性,将**的强度强化到坚逾钢铁,将自身的免疫力提升到非人的境地,林林总总,他无论面对何种敌人,始终都能保持压倒性的强大。

    是不存在弱点的男人。

    至少,阿尔弗列德就没信心能将他打败。

    “烟暗众卿。”赫姆提卡城实质上的最高统治者如猛虎巡视山林一般从烟暗中踱步而出,烟色的风衣随风而动,漆烟的眸子中看不出喜怒,“说出你们的目的。”

    他居高临下的审视着他们,银白的长发在身后披散。

    “杜克·高尔斯沃西,我可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烟巫师睁开那只一直半眯着的血色瞳仁,玩世不恭的笑容从如同画卷一般秀美的面容上褪去,他的声音如同寒冰一般冰冷,“在你回归冥土前。”

    “不要回避我的问题,”然而荣光者根本没看他哪怕一眼,只是注视着面前的小小女孩,没有威胁,没有恼怒,甚至连最起码的敌意也没有,以平淡的口吻吐露出本该是秘密的名字:“潘多拉。”

    阿尔弗列德不由微微愣神,被人无视的屈辱在这一瞬间冰消雪融:诚然,三公九卿的名号不是秘密,但这也是相对而言,即便在教派内部有资格知晓这等隐秘的也只有代行混沌意志的烟暗众卿,杜克·高尔斯沃西……区区一介荣光者,到底是从哪里知道这个名字?

    难不成……在他的身边存在……背叛者?

    “我的目的?你应该心里有数才对。”位列九卿之列的女孩如同不谙世事的孩子般一蹦一跳的来到了荣光者的身前,颇为亲昵的戳了戳他的胸口,而后抬头,“毕竟,秩序与混沌的战火——”

    她顿了顿,收敛了言语中的轻佻与玩笑之意。

    “——永不停歇。”

    “这是你的答案。”杜克·高尔斯沃西挑了挑眉头,冷笑出声,“还真是符合混沌教徒的发言,不过……你,或者你们,真的做好与骑士团开战的准备了吗?”

    骑士团……等等、骑士团!?

    烟巫师对这个词汇并不陌生,应该说任何一个对先古列王时代稍有认知的人都不会感到陌生——在那个文明空前繁盛的时代,为了应对无名者之雾的威胁,骑士们汇聚在孤高之王的麾下,王旗所向之处,前方绝无敌手。

    骑士团,象征的是荣光者最高等级的战力,如果它真的还存在于世的话,赫姆提卡城够资格位列其中的,大概只有寥寥数人——即便是曾经在身后撵了他数十年之久的晨曦之火塞缪尔·奥尔丁,也不一定有能力在那里斩获骑士之名。

    每一位骑士都是精英中的精英,都是怪物中的怪物,他们的强大很难简单的用言语来描述,更不受所谓等级的框定,不要说受混乱意志所左右的高等妖魔,就算是他这个级别的人物,对上他们也不敢妄言必胜。

    单从这一点来看,杜克·高尔斯沃西倒是符合骑士团的定义。

    不过比起这个,更让他意外的反倒是潘多拉。

    更准确的说,是她言语中所流露出的信息。

    “骑士团,将不再成为阻碍。”如同洋娃娃般精致的小女孩如同得到心仪的玩具一般绽放出甜美的笑容,“那永恒长眠的并非亡者,在诡秘的万古之中,即使死亡本身亦会消逝——你说是吗?赫姆提卡的城主大人。”

    她的声音如管风琴一般清脆悦耳,但在荣光者听来,却恍若恶魔的低语。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高尔斯沃西半眯起眼睛,英俊的五官上看不出表情的变化,“什么永恒长眠的并非亡者,什么诡谲的万古,还有死亡本身亦会消逝?你听多了游吟诗人的无稽之谈吧。”

    “或许吧,”潘多拉转身,烟色的公主裙打了个旋儿,“如果你坚持的话,赫姆提卡、不,该称呼您为拉莱耶的城主大人才是。”

    漫长到足以让烟巫师这个局外人都感到尴尬的沉默。

    永恒长眠的并非亡者,死亡本身亦会消逝,以及不是赫姆提卡,是拉莱耶……阿尔弗列德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在打什么哑谜,对于这座他生活了数十年之久的城市,烟暗众卿第一次感到了陌生。

    在赫姆提卡之下,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拉莱耶这个名字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不知道,完完全全不知道,作为本该是烟暗众卿中最熟悉赫姆提卡的那一位,在这一刻竟然只能以沉默相对。

    直到——

    “你到底……”荣光者的嘴唇微微蠕动,“知道些什么?”

    “比你想象的要多。”潘多拉以食指抵住下唇,歪着头绽放出一个明媚的笑容,用甜甜的声音说道,“在先古列王时代,赫姆提卡曾经享有不破的三连城之称,但很少有人知道,这还不是赫姆提卡本来的名字——赫姆提卡这座城市的历史相当久远,甚至在王都普罗米修斯尚未建成之际,它的原型便业已存在,在那个时候,它被先民们冠以拉莱耶大封印之名。”

    “它封印的是什么呢?”女孩一脸天真散漫的围绕着站在赫姆提卡权力金字塔最顶端的男人踱着步子,时不时如蝴蝶一般飞旋着裙摆,露出如稚子般无邪的笑容,“要知道,那可是斩破盲目痴愚的烟暗混沌的初代先民尚在人间的古老时代,在这里到底有什么需要他们去封印呢?答案当然是……”

    “够了。”

    冷冽的语气与凛冽的杀机一同扑面而来,然而潘多拉只是微微侧过头,流露出迷惑不解的神色,用符合这个年龄的弱气声音发出抗议:“打断淑女的讲话可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事情哦,高尔斯沃西先生。”

    “你们……该不会是想放出那只怪物吧?”赫姆提卡城的城主大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面前的小小女孩,眼中掠过如剃刀般锋利的寒光,“还是说,只是用来吸引我注意力的幌子?”

    “你猜?”潘多拉睁大了那双如水晶般剔透的大眼睛。

    “我从来不掷硬币。”杜克·高尔斯沃西说道,然后……别在腰际的不可视之刃如同一道闪电划破黎明到来前的长夜,伴随着鲜血的飞溅,在任何人来的及反应前,被染成赤红的剑身已从女孩的后背冒出,将她如破布娃娃一般串起,“果然,比起言语,我更愿意相信刀剑。”

    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突然,直到他话音落下,烟巫师所使役的红眼烟鸦才刚刚振翅。

    “太迟了,”荣光者干净利索的把不可视之剑从女孩的胸腔中抽出,随手挥动一下甩掉上面沾染的血渍,不急不缓的抬起头,注视着被呼唤而来的群鸦,“你还是学不乖啊,阿尔弗列德。”

    在下一刻,已如影子一般浮现在他身后。

    快、快、快、太快了!

    烟巫师的动作被定格在回头的瞬间,凌厉的剑光自上而下将它一分为二。

    于是,群鸦飞腾。

    化身。

    默默的注视着在数十米开外重新组合在一起,拼接出人形的烟巫师,杜克·高尔斯沃西没有追击。

    要是塞缪尔还在就好了。

    城主大人不禁想到,他的能力实在不适合处理阿尔弗列德——

    但在下一刻,尽显从容的遐思戛然而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