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七十五向最强的御座发起挑战(第五更)
    日升日落,伴随着夏日的结束,赫姆提卡的白昼越发的短暂,在不知不觉间,浓郁的迷雾与深沉的夜色已将整个世界吞没。

    侍从官西蒙望了眼窗外灰蒙蒙的雾色,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

    他的心情很郁郁。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不想在这里过夜,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他总感觉这里始终萦绕着一种诡谲难明的诡异氛围,仿佛一直有一双或是不止一双眼睛的主人在身后窥探着他,在他看不到的角落发出桀桀的怪笑声。

    但今夜,他不得不在此驻留。

    只因为下层区的阴影之王在此迎来了他的客人。

    沏好红茶,端出。

    然后——

    客人所谈及的情报却令他手一抖,滚烫的红茶差一点从壶中洒出。

    ——烟暗公会的时代结束了!?

    西蒙脸色接连变幻数次,但凭借着在工作中培养出的镇静特质,他最终稳住了颤抖的双手,以尽量平缓的步调走近那位突如其来的访客,微微躬身替两人将红茶斟满,尽可能平静的说:“请慢用。”

    然后再次躬身,告退。

    “没错,”灰发烟眸的男人漫不经心的用勺子搅拌着红茶,没有丝毫顾忌的继续这一话题,“艾米·尤利塞斯以及他的持剑者同伴将那里闹了个天翻地覆,然后剩下的人全部被我杀了。”

    他顿了顿,下达了最终的论断。

    “所以,烟暗公会的时代……已经彻底结束了。”

    “有什么证据吗?”在青铜面具的遮掩下看不出神色的变化,但那双幽蓝色的瞳仁却一如既往的冷彻,“雾夜的杀人鬼先生。”

    他说出了来访者的身份。

    “证据的话,找骰子屋不就有了。”杀人鬼杰克摊了摊手,“本来就是他们一手策划的事情,起因、经过、结局乃至最后的影响,在他们的档案中应该都能找得到——凭贵方与他们的关系,获取这些应该不难。”

    “骰子屋,”下层区的阴影之王轻声呢喃着这个词汇,嘴角勾勒起一个饱含讥讽的弧度,“难道你会对他们抱有信任?”

    “真高兴,在这一点上我们能达成共识。”嘴角微微勾勒出一个弧度,似笑非笑的假面下流露出并不虚假的笑意,“我也不信任那帮家伙,所以,我带来了我的证据,一件自先古列王时代流传下来的炼金作品。”

    他将镶嵌着宝石的华美头环搁在桌上。

    “那群追求真理的疯子?”面具把玩着手上的饰品,没有立刻带上,反而抬了抬眉头,“它的功效是?”

    “传承记忆,达到另类的永生。”杀人鬼以微嘲的口吻说道,“然而事实证明,人与妖魔之间的距离其实比很多人想象的要近的很多。”

    “听起来不像谎言。”下层区的阴影之王招了招手,示意侍从官来到他的身侧,而后命令道,“带上它。”

    对西蒙来说,没有拒绝的余地。

    然后抱着决死之意……紧闭双眼,轻轻的将头环戴上。

    没、没有死?

    这个念头只浮现了一刹那,随后便被铺天盖地的记忆潮水淹没。

    “如果在一天以前,他现在就是烟暗公会新一任的会长大人了。”灰发烟眸的杀人鬼嗤笑,“不过……成为烟暗公会的公会长可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在一天以前——毕竟,丧失自我的意志,沦为他人的傀儡,无论怎么想,这都不是一件划算的买卖。”

    “那么现在呢?”面具问道。

    “现在?只是一件单纯承载记忆的道具。”杀人鬼摊了摊手,望向一旁的似陷入某种梦魇的侍从官,“如果他的意志力足够强大,或许能有超乎想象的收获也说不定,要知道……这里头的可是烟暗公会历任公会长的记忆残片。”

    “挺有趣的小道具。”下层区的阴影之王轻抿一口香茗。

    “人类的贪欲永远不会消亡。”雾夜的杀人鬼一针见血的做出总结,“不过,看上去你的这个手下素质还不错,能够在记忆的汪洋之中把持住自己,没有沉浸于那看似无止无尽的记忆中。”

    “或许吧。”不置可否的回答道,面具将目光移向了他的侍从官,幽蓝色的瞳仁中看不到任何情感的流露,“有什么收获吗?”

    “呼……”西蒙如梦初醒般吐出一口浊气,而后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我只是……嗯,只是……”

    他组织着措辞。

    “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成为了另外一个人,成为了一个被称为灰的男人。”

    在听到灰这个名字后,下层区的阴影之王饶有兴趣的问道:“然后?”

    “我读取到了他的记忆——当然,只是相当微小的一部分,我并不敢深入下去,因为我有感觉,继续深入的话,很有可能就没办法回来了,或者……即便回来了,那个人也不再会是我。”

    或许是处于刚苏醒的情绪激荡期,侍从官的声音还夹杂着少许颤抖。

    “明智之选。”杀人鬼罕见的称赞道,虽然这不过是为了引出接下来的话题,“它的名字是‘蛇之智慧’,是古代炼金术士用以传递知识与智慧的道具,只是当它与人类那永远得不到满足的**结合后,所诞生的是连妖魔也惶恐,也震颤的邪恶意志——而这个意志,正是烟暗公会真正的主人,历任公会长只不过是它的提线木偶。”

    他以烟色的眸光凝视着西蒙。

    “幸运的家伙,寄宿在其中本该吞噬你魂灵的邪恶意志已于昨日灰飞烟灭,而你的小心谨慎又使你在沉溺于记忆的深渊前及时脱身,保持住你那脆弱的自我。所以你幸运的继承了灰的遗产,嗯,至少是一部分遗产。”

    “谢……谢……”

    对此他应该表示感谢吗?情感上是一回事,理智又是另一回事,就算心中对这两人的怨恨再深,为了他的小命着想也根本不能显露出来,说到底,他所能说的也只有这一声干巴巴的谢谢。

    “我已经看到了你的诚意,也确信烟暗公会诚如你所说的那般走向了终结。”下层区的阴影之王说道,交叠着双腿,品茗着芬芳的红茶,“但是——”

    幽蓝的眸光在那张似笑非笑的假面上停驻。

    “我不信任你,”他顿了顿,随后给出了理由,“——不认识的杀人鬼先生。”

    “看来我还真是恶名远扬。”对于这个结果,杰克并没有太过意外,巨人不会与侏儒肩并肩,合作在双方身份地位不对等的情况下只是空谈,“不过既然如此的话,我有必要进一步的展示自己的诚意。”

    “怎么展示?”

    面具言简意赅,双手呈塔状托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所谓的杀人鬼,除了杀人之外,还能做些什么呢?”灰发的杀人鬼耸耸肩,“自然是……杀更多的人啦。”

    以轻松愉快的口吻吐露出残酷的话语。

    “你想制造一场屠杀?”面具之下的眉头微微挑动,下层区的阴影之王摇了摇头,语气骤冷,“看来我无法为我们的情谊划上一个完满的句号了。”

    “或许是省略号,或许是扩折号也说不定。”杰克对气氛的变化恍若一无所知,相当不合时宜的发出轻笑声,“请相信我,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那么,请告诉我,不知名的杀人鬼先生。”面具顿了顿,目光在那张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假面上微微停驻,随后与假面下那双如烟洞一般幽深不可知的眸子对视,“凭什么我该相信你,相信我们之间存在着友谊?”

    “共同的敌人,”杀人鬼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共同的利益”

    “敌人?利益?”面具的词典中似乎没有客气这一说法,没有丝毫顾忌客人感受的嗤笑出声,“就凭你。”

    言语措辞间,强势的地位尽显无疑。

    “没错,就凭我。”杀人鬼的声音平淡而不可思议,他一直都很清楚,展现自己的价值是和这些大势力打交道的最好方式,“就凭我敢于挑战伊格纳缇。”

    伊格纳缇。

    在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房屋微妙的安静了一下。

    西蒙即便没有取得烟暗公会会长的记忆,对这个名字也不会感到陌生,他清楚的知道这个名字在下层区代表着什么——

    战力的天花板。

    即便放眼整个赫姆提卡,有资格与他来一场对等厮杀的人,也寥寥可数。

    这家伙……

    西蒙注视着眼前这个口出狂言的男人,胸中一口闷气想要吐出却怎么也吐不出。

    “凭什么?”替他说出这句话的,是下层区的阴影之王——他端正了坐姿,仔仔细细的将杀人鬼从上到下的扫视了一圈,“即便是一百年前那位雾夜杀人鬼重现于世,也不可能与那个怪物争锋,更何况是你们这些新生代的劣等品?”

    “世间万物总在永不停歇的变化之中,”杀人鬼停顿了好一会儿后,才再一次的开口,“一百年前的我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一百年后的我……做不到。”

    在最后一个“做不到”上加了重音。

    “一百年前……”面具咀嚼着这个略显微妙的时间,而后注视着他,注视着他那双如同烟洞般深不见底的眼睛,“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心中不是有了答案吗?”杀人鬼意味深长的说道。

    “猜测归猜测,”下层区阴影之王的声音不知不觉和缓了许多,至少先前在谈话中隐有体现的不对等已然消逝,“我们终归要用事实来说话。”

    “所以,我才要杀人。”对此,享有雾夜之名的杀人鬼相当的坦然,“只有杀人才能体现我的价值,不是吗?”

    面具没有回话,只是看着他,默默地看着他。

    “放心,我的朋友,目标不是你。”视线交错,杀人鬼举杯,“共同的敌人,共同的利益,我们是天然的盟友——来,让我们为了伊格纳缇干杯,为了迷途者之家干杯,此酒与他们的血同在。”

    “这是茶。”下层区的阴影之王强调道,然后与之碰杯。

    一饮而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