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八十一再续前缘II
    威尔逊·格雷厄姆。

    这个名字对如今的青年来说,已多少有些陌生。

    尽管它曾经属于他。

    ——在十一年前。

    或许因为妖魔意志的侵蚀,又或许只是遭逢剧变偶然流露出的感性,曾以情报商人身份活动过的年轻人罕见的陷入了追忆之中,但并不长久,仅仅在几个呼吸后,那双血色眸子的主人眼中便再也没有了迷茫。

    “帮我,”他说,“我不是他的对手,同样你们也不是。”

    妖魔之间存在着特殊的感应,哪怕只是人工制成的半成品,也是一样——在高等妖魔化之后,他比先前更能感受到横亘在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杀人鬼绝非是依靠觉悟与牺牲所能战胜的敌人,而是宛若阴云一般笼罩,不存在弱点亦不存在死角的绝望。

    在性能上存在着差距。

    果然呐……我只是一个半成品。

    他想到,心绪却没有太多的起伏,早在十一年前他就知道了这一事实——托那场失败的实验所致,无论作为荣光者,还是作为妖魔,他都是不完整的,都只是一个实打实的半吊子,与真正厉害的荣光者或是高等妖魔存在着一道无论如何都无法逾越的鸿沟。

    但——

    即便如此,也终究存在必须战胜的敌人。

    血色的眸子从不远处那如迷雾一般无有定型的杀人鬼身上收回,望向了身侧的荣光者,似是觉察到了他的目光,烟发烟眸的少年小心翼翼的与他保持距离,并且不动声色的向后方撤离。

    “没办法了。”

    对艾米·尤利塞斯的拒绝,威尔逊并没有太多的意外,在他们眼中,他毕竟是不可信任的妖魔——虽然在妖魔眼中,他又何尝不是人类?

    所以,只能依靠自己。

    握了握拳,没有犹豫,没有迟疑,甚至连一点前兆都不存在。

    他发动了攻击。

    “嘭!”

    直到大气的震鸣之声传来,直到杀人鬼的形体骤然发生了形变,隐隐位于战场之外的荣光者与持剑者才意识到了攻击的到来。

    如果敌人只是血肉之躯,或许单单这一下就足以将胜利纳入囊中。可惜的是,一百年前肆虐下层区的雾夜杀人鬼不仅拥有近乎完美的不死之身,还拥有无懈可击的战斗本能,即便依靠能力的便利性进行了一轮完美的偷袭,所取得的效果也不过寥寥,对那家伙造成的伤害根本无关痛痒。

    真是棘手的敌人,根本找不到致胜之机。

    但他必须夺取胜利——

    以父之名。

    在确定了战果后,没时间犹豫,没时间彷徨,威尔逊开始了疾驰。

    并非向杀人鬼进逼,而是在退却?

    作为失败品的他,不会是烟暗公会完美之作的对手,从一开始他就知道——然而正因为身为弱者,身为不完美的缺陷品,想要战胜强者就必须利用一切可利用之物,其中自然包括……敌人。

    没错,敌人。

    在他眼中,艾米与那位来自来自教团的持剑者都是他的敌人。

    必须杀死的敌人。

    只是同样是敌人也必须分个轻重、分个先后,那位持剑者少女的战力确实不俗,艾米·尤利塞斯与之配合的确能威胁他的生命,但是与曾经身为一个时代梦魇的雾夜杀人鬼相比,他们的威胁又小上太多,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

    所以,先利用他们缠住杀人鬼。

    ——然后再将他们了结!

    从战术角度来说这个方案不存在问题,但实际情况的发展却完全出乎了威尔逊的预料,如同幽灵一般时隐时现的杀人鬼没有顺势攻击行进路线上的荣光者和持剑者,只是固执的缩短着与他的距离。

    是想从强到弱一网打尽吗?

    那就没办法了……决意只在一瞬间便已生出,金发的青年猛地一个折返,手中的细刺剑荡开再一次凝聚起的微薄雾气,如同一道倾泻而下的月光,映照在杀人鬼那张比雾色更黯淡的惨白假面上。

    然后——

    一分为二。

    可威尔逊的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击杀强敌的雀跃感,他所感到的只有空虚——如同切开了水,切开了空气,切开根本不存在的此处的某种虚无,他几乎没有感受到剑身上传来的任何阻力。

    所以,退!

    毫不犹豫的抽身而退,但为时已晚。

    杀人鬼的身形如雾气一般扭曲,又如雾气一般聚合,手上一左一右的两把弯刀分别转了个花,如同画一个大大的叉一般,于电光火石的刹那间同时斩落。

    赤红之血在一瞬间飙飞。

    威尔逊后退一步,坚实的大地仿佛给了他某种支撑一般,站稳。

    鲜血从手上淌落。

    金发赤眸的青年抬起头,如同异形一般怪诞的利爪将两把弯刀锁住。

    “抓住你了。”

    他说,然后能力发动——

    大气掌控。

    比起更擅长通过气压来操纵风的持剑者,他的大气掌控不具备那种破坏力,但对能力的使用却更为精细,他能够通过对大气的掌控来控制范围内的气压,从而对人体造成如窒息、缺氧之内的负面状态,如果进一步加大控制力,他甚至能如现在一般营造出一个理论上不可能出现在开阔环境下的绝对真空。

    只是真空似乎依然无法杀死眼前的怪物。

    行走于雾夜的杀人鬼在打击来临的第一时间化作了一团虚无缥缈的雾气,在刻意营造出的局部真空中被稀释到了极致,但……还活着。

    “见鬼。”

    低声咒骂一声,威尔逊解除了能力。

    如果营造出的真空环境能够长久的存在,即便不能立刻杀死对方,也能将他囚禁在真空囚笼之中,但不管上荣光者、持剑者、烟暗众卿,还是高等妖魔们都不是永动机,或是受身体负荷的约束,或是受体力条件的制约,能力的持续时间与效力都存在着一个极限,一个只有使用者自身清楚的界限。

    像他所具备的大气掌控,如果单单在战斗中营造缺氧环境,损耗与负担其实都非常小,但假使是更进一步干涉大气,在局部范围内制造高压或低压环境,体力的损耗虽然依旧不大,可负荷却会很重,并且持续的时间越长、制造特定气压环境的目标区域距离他越远、越大、越空旷,他所需要承担的反噬就越严重。

    即便像刚刚那样近距离捕捉,对人施放,他所承担的压力也不小,毕竟无论作为荣光者还是高等妖魔,他都是名符其实的残缺品。

    对此,并不是不会感到不甘心。

    仅仅因为,这就是事实。

    威尔逊如此想到,进一步的解放了自身身为妖魔的另一面——烟色的鳞片从破旧不堪的风衣下延伸而出,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侵蚀全身,骨质在某种诡谲难明的邪恶力量的影响下开始增殖,生长出狰狞的利爪与倒勾,血色之眸猛地睁大,鲜红的瞳仁随着眼帘的张开而被拉伸出类似蜥蜴的竖瞳。

    然后他张了张嘴,形变成下颚的嘴中吐出一串长长的火焰。

    ——龙人化。

    而就在此时,位于低压带的杀人鬼已重新凝聚出形体,没有任何言语,也没表露出丝毫的惊叹,两柄弯刀如两道皎洁的月光一般划破长空。

    然后——

    “铿!”

    似人非人的怪物不闪也不避,没有招架,更没有防御,但那身如烟铁般深沉的鳞片就是最好的防御,杀人鬼那如天河倾泻般的一刀砍在他的身上,伴随着一连串的火花溅起,竟发出了一声金铁相交的铿锵之音。

    银灰色长发的杀人鬼漆烟的瞳仁猛地收缩,然后……退!

    但还是迟了。

    龙人化的怪物已探出了那双形如异形的龙爪,如老鹰抓小鸡一般扣住了他的咽喉,连千分之一刹那的迟疑都没有,五指收握成拳!

    “嘭!”

    杀人鬼的形体如同烟雾一般炸裂开来,然后在不远处重新凝聚。

    “手感不错,”注视着逃逸的杀人鬼,威尔逊那对狰狞的龙爪虚握而后松开,形同下颚的大嘴咧开,裸露参差交错的犬牙,挤出一个不是笑容的笑容,“可惜……还差了那么一点点。”

    “只此一次。”假面下的嘴角勾勒出一个冰冷的弧度。

    威尔逊没有回话,因为他知道,那家伙说的没错。底牌之所以为底牌就在于足够隐秘、足够强大,释放自身妖魔面带来的变身,极大程度的强化了他对劈砍的耐性,也赋予了他更大的力量与更快的速度,但并没有赋予他击破雾化的手段,也就是说……即便是现在,他也拿杀人鬼没有任何办法。

    眼下的强大只是虚假的强大,在强大的表象下,失败的种子早已埋下。

    该怎么办?

    龙人化的青年思索着出路。

    但一无所获。

    无论是更坚固的防御,更强大的力量,还是更迅捷的速度都无法帮助他击败眼前这个敌人,只能勉强维持住战斗的均势——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与体力的损耗,这份不属于他的力量终究会被消磨干净,到了那时他依然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这个未来几乎板上钉钉,不存在任何的变数。

    嗯……变数。

    龙人眯起了眼,忽然想起……在战场上,还存在着第三方势力,存在着……变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