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八十二再续前缘III
    艾米·尤利塞斯沉默的注视着二人的战斗。

    踩碎大地,吼破天空。

    这是一场妖魔与妖魔的角力,怪物与怪物的厮杀,无论是龙人化后刀枪不入的情报商人,还是能够自由进行雾化的杀人鬼,都拥有远远凌驾于他之上的战斗能力,如果单对单不考虑武器等其它因素,就算他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预见未来,十有**也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毕竟,是接近碾压层级的强大。

    但现在作为最弱最被忽视的一方,他反而有信心取得最后的胜利。

    战斗这东西,可不是数据的简单累积,对能力的挖掘、运用与生克,武器材质的好坏,战术的制定与安排……甚至连运气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有时候都会成为决定胜负生死的关键因素——除非等级、经验相差的太过离谱,不然在战斗真正结束前,没有人可以妄言胜负。

    因为,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经过伊尔丹洞窟一行,他的战斗经验与战斗直感得到了极大的强化,剑术方面的才能也从入门直接跃升到大师一级,尽管身体素质并未得到强化,但现在的他就好比百炼之后的钢铁,哪怕材质还是原来的材质,但无论韧性还是质地都与先前不可同日而语——不是错觉,他切切实实的变强了。

    再加上本来就强大的过分的米娅,击败他们并不难。

    虽然之前的表现很没有说服力就是——但怎么说呢?像刚刚那样险死还生的情形对有着死亡先兆来说的他并不危急,如果有需要的话,哪怕没有情报商人分担火力,他也能坚持上好一会儿,甚至组织一波凌厉的反击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想要将胜利纳入囊中,单单靠他一个人稍显单薄。

    持剑者的力量是必要的。

    于是,他将视线从白热化的战场上移开,注视着少女那双如翡翠般清澈的眸子,轻声问道:“有什么打算吗?”

    “唔……”短暂的沉默,少女苍白的面容上没有显现情绪的变化,她只是抬了抬好看的眉头,随后以一如既往的平淡的口吻说出触目惊心的话语,“将他们歼灭。”

    “还真是……有你风格的发言。”荣光者一时竟是无言,好一会儿后才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不过,反正我的命也不值钱,就舍命陪君子一回吧——按照我们第一次合作时采取的战术,一切照旧。”

    话说……君子是什么?

    后知后觉的,少年莫名想到。

    “嗯,”持剑者低低的应了一声,“很麻烦的能力,没把握。”

    “但并非无解,”艾米将视线重新投诸于战场之上,“你的增压,如果强化到极致应该能把构成它的雾气吹散。”

    “机会。”少女在此略微停顿,“还有……不确定。”

    “机会的话,我会帮忙创造。”荣光者拍了拍她的肩膀,“拜托了。”

    时机非常重要,与伊尔丹洞窟内部那个无知性的怪物不同,杀人鬼的战斗技艺极其精湛,手法也很老道,指望凝聚出最大限度的风压将构成他躯体的雾气驱散,并不现实——她必须把握好增压的时间与强度,时间太长会导致拖延战术失败,而强度不够则意味着前功尽弃。

    机会只有一次。

    米娅理所当然的知道这一点,也知道少年为此要冒多大的风险。

    但她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点头。

    行动,比一切言语更有力,更能回报他所抱有的信任。

    “那么,”艾米·尤利塞斯摆摆手以示告别,以男性特有的低沉嗓音重复着少女先前的话语,“——将他们歼灭。”

    “嗯,”持剑者目送着他背影的远去,翡翠绿色的眸子有那么一瞬间明亮了起来,在拂晓前昏暗的天色下熠熠生辉,“将他们歼灭。”

    荣光者没有回话,只是注视着近在咫尺的战场。

    尽管双方都缺乏决胜的手段,但战斗并未停歇,甚至因为各自拥有不惧物理层面打击的能力,双方的对抗反倒越加的激烈,几乎每隔两到三次呼吸,杀人鬼那雾化的形体就会被撕裂一次,而龙人化的情报商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一身漆烟的鳞片已然遍布斑驳的刻痕,如同铠甲覆盖全身的妖魔化造型在杀人鬼连续的劈砍下岌岌可危,仿佛下一刀就会支离破碎。

    要不要这时候出手?

    少年有过短暂的迟疑,放任他们互相伤害无疑是一个极好的选择,只是……缺少了威利这个强力的主t,想相对安全的控制住能随时进行雾化的杀人鬼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不死上几次看不到成功的希望。与之相对,先与情报商人联手,最后则需要面对一只棘手的高等妖魔。

    两种处理办法都各有利弊,只是充分考虑到自己这边的实际情况后,艾米很轻易的做出了抉择。

    他加入了战场!

    劈砍劈砍劈砍劈砍——

    几乎在他加入战场的一瞬间,如狂风骤雨般的攻势便已盖压而下。

    只是一瞬间,荣光者的形势就岌岌可危,有着不死之身的杀人鬼,其攻势的狂暴超乎了他的想象,几乎是在他步入攻击范围的同一时间,他便暂时舍弃了刀枪不入的龙人化身,刀光如同璀璨星河倾泻而下般斩落。

    快,太快了!

    一道道刀光在眼前拉丝成影,拉影成网,艾米根本没时间反应,只来得及将短剑暗血横架在胸前,抵挡着那一次接一次,几乎没办法感受到停顿的密集劈砍,不过眨眼功夫,少年几乎抓握不住手中之剑。

    如果继续下去,会死。

    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只是少年并未思考改变僵局的办法。

    因为——

    情报商人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唇亡齿寒,这个朴素的道理被先民以箴言的形势流传了下来,他与威利尽管称不上真正的朋友,但在互相利用的情况下,将他当做朋友来信任也不是不可以,更何况……能够看到死亡的他,并不担心背叛的到来。

    他没有看到自己的死。

    理所当然的,曾自称情报商人的威利出手了——没错,出手——他伸出了爪子,紧紧的抓住了杀人鬼的双刀。

    机会。

    明明没有言语,更没有默契,荣光者却在第一时间抓住了杀人鬼的空档。

    出剑!

    强忍着肌肉的酸麻,暗血如同一道红烟色的闪电,洞穿了有若实质的浓郁迷雾。

    等等……迷雾?

    ——雾化。

    几乎在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凌厉刀光再现!

    糟糕。

    劲道用老的少年根本没办法挥剑格挡,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只能就地一滚,伴随着呼啸的风声擦过头皮,几缕乌烟的发丝飘落。

    而另一边,龙人化的情报商人的脸色同样不好看,他先前没有出手阻下杀人鬼的攻击并非抱着削弱潜在敌人的想法,而是因为……他同样没有料到,这一刀会来的如此的快,如此的突然。

    “局部雾化。”

    被鳞片覆盖的面容上看不出神情,但威尔逊知道,自己此刻的脸色一定相当难看。

    仍然游刃有余吗?

    在碎石地里打了个滚的少年与情报商人想到了一块,在先前的战斗中,杀人鬼没有一次使用过这个技巧,只是笨拙的任由组成身体的雾气被打散,然后再次凝聚——说是漫不经心也好,藏拙也罢,都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敌人未尽全力的事实。

    还真是可怕的敌人啊。

    还未等翻滚的身子彻底稳住,艾米下意识的将短剑格在了胸前,伴随着“铿”的一声巨响,他那看起来不甚强壮的身体直接在碎石堆里压出一个人形,然后猛地张嘴吐出一片触目惊心的血雾。

    将主攻目标转换到了我的身上吗?

    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情报商人的攻击再一次扑空,艾米不禁想到。

    从战术的角度来说,放弃啃不动杀不死的乌龟壳,选择相对容易得手的他作为下手对象,敌人的做法简直再正确不过,但作为敌人的敌人,他所感觉到的只有糟心。

    好在,这不是什么出乎预料的情况。

    早在加入战场,他就考虑到了这种可能——尽管是他最不愿意面对的可能,然而他也不得不承认这种情况发生,或许对战局来说还能算一件好事。

    因为这意味着,战场上的另一只高等妖魔得到了完全的解放。

    于是,他艰难的抵挡的杀人鬼如潮水般密集且难以抵挡的攻势,并且强迫自己分出一部分精力向那不可靠的临时队友喊话。

    “束缚!”

    没有加主语,也没有加宾语,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词汇,或许在一般人听来根本没头没尾,但威尔逊在一瞬间便理解了艾米的意图,并在下一个瞬间发动了自己的能力。

    ——大气掌控。

    几乎在能力发动的一刹那,杀人鬼那如暴雨又如雷霆一般的攻势乍然收束,随后整个人,包括两把弯刀一同化作了雾气,被真空产生的张力稀释到了极限。

    “你到底想干什么?”下颚开合,龙人化的情报商人直到此时才有机会与荣光者交流,“我可束缚不了他多久!”

    “你说什么!”中间存在着真空隔绝地带的艾米·尤利塞斯只能听见模糊的声音,所以他以同样大的声音向威尔逊吼道,“我听不见!”

    好在,语言交流的不畅并不能完全阻绝两个心智正常者的交流,稍稍晚了一会儿,少年便猜到了面对面的龙人想要表达些什么,竖起三根手指,控制着自己的口型缓慢吐字出声:“三秒。”

    对面做了一个收到的手势。

    于是。

    一、二、三——

    被真空地带阻绝的两人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同一个方向,望向了持剑者少女的方向。

    然后瞪大了眼睛。

    ——起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