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八十三真正的必杀
    大气在悲鸣,大气在咆哮。

    仿佛骑士小说中被封印的可怕怪物将要复苏,地面在即将到来的风暴前微微颤动,满地的碎石如同具备了某种生命,像是察觉到天灾来临的小动物一般上蹿下跳,试图以这种方式提醒着还在这片土地上停留的两人。

    跑——

    明明没有言语的交流,也没有目光的对视,但在生存危机的逼迫下,刚刚还隐隐保持着对峙的两人,不约而同的拔腿就跑。

    只是……再快能快过风?

    并非微风,也并非狂风,而是实打实的龙卷!

    狂乱之风席卷大地,漫天碎石随之纷飞,明明只是极度扭曲的气流形成的龙卷,在这一刻却仿佛有了某种灵性,漫天飞舞的石块在风力的携裹之下像一张张开的大嘴,对准被真空囚禁的雾气猛地一口咬下,然后顺势升腾而起,飞向高空,撕裂比积雨云更浓郁的乌烟之云,在天幕上捅出一个巨大的空洞。

    这下……应该结束了吧。

    被风浪抛至一边的荣光者在碎石堆里翻了个身,抬头望着天空被撕裂的大空洞,望着自空洞中洒落的久违阳光,不禁这样想到。

    但在下一刻,他的脸上却变了神色。

    ——一双血色的竖瞳出现在了视线的正上方,四目相对。

    然后,狂风嘶吼。

    “轰!”

    伴随着一声雷鸣般浩荡的巨响,大地骤然沉陷,尘土与沙石在冲击波的携裹下向四周扩散,远远的看上去恰若一朵盛开的土石之花。

    可惜少年此刻无暇欣赏,情报商人的攻击太过突然,他只来得及就地一滚避开从天而降的凌空一爪,任由地面传导的震动将他抛飞而起,重重的摔在七八米开外,不等体内气血平复,一个鲤鱼打滚从地上爬起,第一时间将短剑暗血横架在胸前,然后抬头,抬头注视着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龙人。

    就是现在!

    瞳仁微微收缩,殷红的鲜血顺着手臂淌落。

    “维斯特——”

    启动的密匙自唇间吐露,但在下一刻戛然而止。

    交战中的两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没有言语,没有交流,两人立刻摈弃前嫌,背靠背的倚在一起,如果不是先前刀剑相向的场景实在太让人印象深刻,任谁都会认为他们是可以托付生死的至交好友。

    “我回来了。”

    雾气涌动,杀人鬼那并不高大的形体在令人绝望的灰白之中渐渐显现,那双漆烟如墨的瞳仁如同星辰一般闪亮:“真是漂亮的一击,差一点就成功了,真的真的只差一点——你们说,我该如何报答你们呢?”

    话锋在此一转。

    “不如就以绝望为回礼吧!”

    下一刻,身形如雾气一般消散。

    来了!

    少年眯起眼,在第一时间做好了应对——挑柿子也要捡软的捏,与龙人化后刀枪不入的情报商人相比,不管在力量、速度还是体质上他都相去甚远,成为杀人鬼的首选目标再正常不过。只是……出乎他预料的是,刀光并未在他身侧亮起,杀人鬼选择的猎物是——

    持剑者!

    来自教团的少女成为了雾夜杀人鬼的目标,几乎在荣光者提剑招架的同一时间,那如同幽灵一般不可捉摸的身影出现在了米娅的身后,无声无息间,死神的镰刀落下。

    但在下一刻,刀光被拦腰截断。

    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持剑者抡动几乎与她齐高的大剑,反身一个回旋,恰到好处的将弯刀劈开。

    然后,是一**风雨般的攻防。

    米娅很强,无可争议的强,无论是技艺还是力量,教团大持剑者之下能与之并列者可谓寥寥,尽管杀人鬼展现出了压倒性的强大,但她就好比惊涛骇浪下的礁石,不管风浪有多大,也不管风暴还会持续多久,只是固执,乃至偏执的屹立于浪潮正前方,不躲闪,不动摇,以自己的方式,打出一场酣畅淋漓的攻防战。

    精彩!

    激烈的战斗几乎令少年挪不开眼,当然,也只是几乎,作为战斗本能与生俱来的荣光者,艾米·尤利塞斯的失神只持续了微不足道的刹那,在时间的指针尚未来得及笨拙的挪动它的步伐时,烟色的风衣已然在身后猎猎作响。

    向前!

    荣光者的行动不存在迟疑,数十米的距离转瞬即逝。

    米娅很强,少年对此确信无疑,但显而易见的,杀人鬼更强。尽管不知道在那一夜之后他到底经历了什么,能够在短短数天之内完成如此不可思议的跃迁,可早在先前的战斗中,他便已实打实的战绩证明了他的强大真实不虚。

    无论是情报商人营造的绝对真空,还是持剑者蓄力后足以贯穿天际的龙卷,都无法对他造成有效伤害。近乎不死的异化身躯再加上高等妖魔的强横体魄,以及高超的战斗技艺与丰富的战斗经验,杀人鬼的强大近乎没有死角。

    如果任由情况恶化,失败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

    少年眯起了眼,漆烟的瞳仁如同剃刀一般锋利。

    没有藏拙的余地了!

    这么想着,他如游鱼一般切入战场,一下就替少女分担了不小的压力。或许正面战斗起来,力量完全被碾压的艾米只能凭借近乎作弊的直感狼狈躲闪,根本对杀人鬼造成不了什么像样的威胁,但在牵制游走中可是一等一的好手,红烟色的短剑在他手上被玩出了花来,不仅完美的切入了这场战斗,每一次瞄准要害的攻击还总是能恰到好处的逼迫杀人鬼进行雾化,将攻击的节奏感破坏的干干净净。

    还真是……了不起。

    百年前曾以杰克之名在人类中生活过一段时间的妖魔由衷的在心底称赞道,在先前的记忆中他曾受蛇的命令与尤利塞斯交过手,当时的他尽管不弱,但归根结底也只是在挥霍那堪称恐怖的战斗天赋,可仅仅在短短数日之后,单以技艺而论已完全不在他之下,甚至考虑到那完全不讲道理的战斗直觉,除了身体素质碾压,他还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够快速的战胜他,杀死他。

    这就是人类的可能性吗?

    他想到,随后面具下的嘴角勾勒出一个冰冷的弧度。

    很好——这个可能性就由我亲手扼杀!

    艾米对敌人心态上的转变缺乏认识,但几乎在杀人鬼转变主攻目标的同时,他便意识到了危机的临近,打法一下从稳中求胜变成一味求稳,可即便如此,压力陡增的少年也不免左招右支好不狼狈。

    不过,这也不失为一个机会。

    荣光者想到,在杀人鬼越来越猛烈的攻势下一边苦苦支撑,一边分出几分心力,向不远处的情报商人发出求助:“威利——”

    然而龙人只是回以沉默。

    对威尔逊来说,父亲这个称谓具有极其特殊的意义,以父之名发下的誓言他无论如何也要遵守,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这么简单的成为眼前这两人的打手——相反,他可从来没忘记,在这场看不到胜利希望的厮杀中,从来就没有人与他站在同一边,所有人都是他的敌人,不死不休的敌人。

    所以,他打算借雾夜杀人鬼之手,将状态尚且完好的另一方好好的消磨一番。

    至于艾米·尤利塞斯会不会因此而死掉?那纯粹是想多了,在之前的战斗中他就意识到,这家伙对危险有着近乎作弊一般的敏锐直觉,战斗起来简直比泥鳅还要滑手,想要正面压制他或许算不上难事,可想要在短时间内将之陷入死地却是一件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百年前威震整个下层区的杀人鬼,这个名号听上去挺吓人的,其实比他强的相当有限,只是不死之身太过难缠,才让人产生他能够以一敌三的错觉——而既然与他不存在层次上的绝对差异,那么想必杀人鬼一时半会也无法将荣光者拿下。

    这段时间正好可以好好思量一下破局的手段,若是被人三言两语就裹挟着卷入争端之中,冒着生命危险为敌人出工出力,那实在是太过愚蠢。

    打定主意,威尔逊仔细的审视着战局。

    局势可以说是一面倒的碾压,力量层次上的差距让这场战斗没有太多的看头,一方有着难以攻克的不死之身,一方则对危险有着超乎想象的诡异直觉,与其说是两方在进行一场厮杀,不如说三人在玩一场谁先砍死谁的无趣游戏——一方面杀人鬼瞅准艾米·尤利塞斯发起猛攻,另一方面持剑者又在他身后保持着巨大的压力,整场战斗就像走在一根悬浮在高空的钢丝上,维持着一种非常危险的平衡。

    这样拖下去可不太妙。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龙人化的高等妖魔渐渐生出不安。

    已经差不多了吧?

    注视着形势越来越险峻的少年,威尔逊终于有所行动。

    “动手——”

    他说,然后发动了他的能力。

    ——大气掌控。

    无形的真空带骤然成形,尽管杀人鬼在第一时间就进行了雾化,但即便是物质无法伤害的雾气,也仍然会受到真空的制约——被拉伸、扭曲、稀释到近乎不可视的雾化之躯理所当然的停止了行动,这个拥有不死之身的妖魔此刻正处于一种不设防的状态,当然,前期是你能伤害一团虚无缥缈的雾气。

    而这种手段,艾米·尤利塞斯并不是没有。

    现在所需要考虑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该不该在这时候就把杀手锏用掉?

    但迟疑只存在了一个刹那,在下一个瞬间到来之际,他已然舍弃了那不切实际的贪婪之心,漆烟的瞳仁之中仅映照出一个敌人的身影。

    随后

    “——维斯特亚梭林”

    启动的密匙被重重的吐出。

    杀意已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