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八十四斩破黑暗的长剑
    抛弃犹疑,抛弃彷徨,抛弃贪婪——

    摈弃一切杂思,荣光者挥动长剑。

    没错,长剑。

    如光、如焰、如一往无前的勇气、更如开拓进取的精神。

    斩!

    没有花哨的动作,没有无意义的言语,少年只是挥剑,单纯的……挥剑。

    然而单纯的动作带来的是并不单纯的结果,明明只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一剑,却将笼罩在下层区之上浓厚的阴云尽皆驱散,却将固执萦绕在周围不肯散去的诡谲迷雾尽皆消融,尽管街道依然破败,尽管街区依然萧瑟,尽管眼前大地早就因先前的战斗而支离破碎,但在光与焰的辉煌之下,整个世界有若朝阳初生。

    首先崩溃的是情报商人的大气掌控,掺杂了烟暗力量的能力被纯粹的秩序之力彻底碾碎,被刻意营造出的真空地带几乎没有像样的抵抗就如同冰雪般在光与热之下消融,彻底的回归了虚无。

    失去桎梏的杀人鬼似乎觉察了危险的到来,因气压而四逸的雾化躯体飞速的聚合在一起,然后……光与焰之刃径直切开他用来格挡的弯刀,如同切豆腐一般没有实感的,将一条手臂斩落。

    没有鲜血洒出。

    从雾中来到雾中去,在脱离身体的同一时间,血肉化作了微臭的烟色浓烟。

    于风中飘散。

    ——惊骇!

    杀人鬼的脸上第一次变了神色,没有痛呼,没有惨叫,更没有歇斯底里,作为曾夺取无数人性命的终极之鬼,他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正确的应对。

    捂着失去的手臂,没有任何思考,本能的后撤。

    如果艾米·尤利塞斯有那么一刹那的迟疑,距离将会被拉开,胜负生死尤未可知。

    但同样做出正确选择的不止杀人鬼一人,荣光者在敌人受创后撤之后,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停顿,身子一个前倾,足尖猛地发力,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激射而出,光与焰的长剑直逼心窝。

    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假面下,杀人鬼的神色渐渐趋近于平缓,于他而言最危险的时刻已然过去,少年的战斗意识、战斗技艺配上这把必杀之剑或许能对他造成非常严峻的威胁,然而终归可预见,比起先前的生死一线,现在残留的死亡危机其实不算什么,充其量不过让他失去了不死之身而已。

    论力量、论经验、论技艺,他同样不输任何人。

    可是自信归自信,雾夜杀人鬼的心弦却始终紧绷,因为他十分清楚,危机远远还没到远去的时候。

    ——敌人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漆烟的眸光捕捉到了从斜后方斩破大气的银白十字剑,杀人鬼在心底轻轻的发出一声叹息,随后身子在后撤中一个回旋,伴随着一连串夺目的火花,锃亮的弯刀招架住如银河倾泻的十字大剑。

    一倍。

    少女激活了圣痕,力量暴增一倍,与杀人鬼形成角力。

    二倍。

    力量在原先的基础上再次翻倍,胸前的圣痕散发出触目惊心的血色光芒。

    二点一倍。

    排斥反应开始出现,圣痕开始反向侵蚀**,痛苦仿佛潮水一般汹涌而来,雪白的脸颊不禁殷红,丝丝血迹从唇边溢出。

    二点二倍。

    力量进一步强化,反噬进一步加深——第一次,银白的十字大剑压倒了弯刀,少女在这场力量的角逐中占据了上风。

    很好……拖住了,接下来就看你了。

    米娅艰难的想到,并在随后进一步的挖掘着自己的极限。

    只要一下下就好……只要一下下就好……

    二点二五倍!

    零点零五倍的力量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银白的十字大剑如山岳般盖压而下,仅余一臂的杀人鬼一个踉跄,随后——

    大地沉沦。

    被拖住了啊……

    杀人鬼心头掠过不祥的念头,没有回头去看离他不过毫厘的光焰之剑,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假面微微垂落,烟色的瞳仁中掠过一抹厉色,在逃无可逃、避无可避的情况下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将命运置身于天秤之上。

    雾化!

    他只有赌,也必须赌——

    胜负生死就将在这一刻揭晓!

    失去制衡的银白十字大剑斩破虚无,光与焰之剑洞穿了他的……身体?

    等等!身体!

    带着一脸的难以置信,杀人鬼低下头去——本应雾化的身躯于此刻显现出具体的形体,炽热的火焰直接贯穿了他的左胸腔,璀璨之光透过身后的空洞直击云霄,与初生的朝阳一道将世界映染成一片金色。

    “噗通!”

    被洞穿的左心房传来了心脏的跳动声,稍稍晚了片刻,撕心裂肺的痛感如期而至。

    痛——痛、痛、痛、痛、痛、痛!

    久违的疼痛令杀人鬼难得产生了活着的实在感,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他身体里异化的血肉如同冬日里的冰雪乍然迎来炎炎夏日一般被简单、直接乃至粗暴的消融,可怕的光焰顺着他的血液奔流,缕缕烟烟顺着七窍升腾而出,曾经超迈凡俗的力量于一瞬间归于虚无,仿佛身体中属于妖魔的一部分,在这微不足道的眨眼间便已死去,剩下的只是一个心脏被洞穿,随时可能死去的普通人类。

    “为什么……”

    身体素质远超人类的高等妖魔或许可以在失去心脏之后活蹦乱跳,但普通人类大概会在丧失供血技能的数秒之内失去生命的气息,曾经以杰克的身份融入人类社会的杀人鬼体内非人部分遭到光焰净化后,所剩的不过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类男性,在这短短的数次呼吸之间,他漆烟的眸子已然黯淡,如同夜半油灯里最后一点星火,随时可能在呼啸的寒风之中彻底熄灭。

    为什么,为什么要问为什么?

    这个问题能有很多解释,也能有很多答案,艾米没有思考,他只是下意识的给出了回答:“大概因为,你太像人类了吧。”

    是的,太像人类。

    与初次见面相比,这位被冠以雾夜之称的杀人鬼要强大太多,但另一方面却又完全没有先前给他的那种无懈可击的强大感——若要形容的话,大概是强大的人类与并不那么强大的杀人机器的区别,换做是几天前的杀人鬼,根本不会给他公平对决的机会,直接会利用浓雾隐匿身形,然后一击致命。

    而今天夜里的杀人鬼却给他一种陌生感,没有偷袭,甚至没有利用情报商人这个第三方将战场的水搅浑,只是单纯的战斗,单纯的厮杀,单纯的向往着死亡——如果不是那张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假面实在太有典型色彩,加上对方的战斗风格没有太大的改变的话,他甚至会怀疑面前的人与最初曾夺取他一条性命的敌手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所以,明知道双方是不死不休的敌人,他仍忍不住发出感慨。

    太像人类。

    凡是人类便会有弱点,太过接近人类,便不可避免的会产生弱点。

    于是,在这场角逐之中,杀人鬼一败涂地,并且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因为——

    他快死了。

    “太像……人类吗?”杀人鬼发出如梦呓一般的呢喃,本已彻底失去神采的烟色瞳仁在这一刻忽的明亮了起来,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假面下的烟紫色嘴唇勾勒出一个满足的弧度,“谢谢——”

    这么说着,他闭上了眼。

    然后,万物成灰。

    曾经令一个时代陷入烟暗的杀人之鬼就此陷入永恒的长眠,伴随着光与焰的熄灭,失去最后支撑的杀人鬼崩解成一团燃烧殆尽的无火之余烬,在微凉晨风的吹拂下四散而去,只留下一张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假面在晨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再见。”

    荣光者低声说道,随后将视线从地上那张惨白假面上移开,与那道如翡翠般清澈的眸光相触。

    “别逞强。”

    稍稍停顿之后,他说道。

    少女现在的状态很不好,苍白的脸颊上看不到血色,不算丰满的胸脯随着呼吸上下起伏,喘息声很重,并且很没有节奏感。

    艾米对这类情景并不陌生,这是**濒临极限的表征。

    显然,刚刚的拦截少女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或许双方交锋的时间很短,但那时的杀人鬼正处于最危险的困兽之斗阶段,生路被截断的他必定会在生死危机下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可怕底力,而多少有些不可思议,持剑者竟然可以与那种状态下的杀人鬼交锋,并硬生生的将之压制。

    这简直就是奇迹。

    只是……奇迹往往需要支付代价。

    而这份代价似乎有点太过沉重……

    “还没有结束。”米娅摇了摇头,除了肌肉的明显痉挛外并没有神态上的痛苦,她只是以一如既往的冷淡口吻说道,“我还能……继续。”

    “我知道。”

    少年对米娅的逞强没有感到意外,他只是平静的看着她,看着那双坚定的翡翠绿色眸子,随后轻轻叹了口气,重复道:“我知道。”

    然后转过半个身子,注视着数十米开外的凶狠龙人。

    “就不能打个商量么。”情报商人摊了摊手,“好歹我们先前的合作挺愉快的。”

    荣光者的嘴角勾勒出一个笑容。

    “很抱歉,不能——”

    话音至此戛然而止,然后……刺目的火花点燃了战火,金铁交错之声响彻云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