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八十六死境之国的主人I
    “吵死了。”

    窗外狂风的嘶吼令西蒙从睡梦中惊醒,他翻了个身,调换了下睡姿,似乎打算再贪恋一下梦境世界的美好,缓解下最近几天加班带来的疲劳。

    只睡六个曜日时!还真没见过这么压榨人的!

    但有什么办法?

    小命被人拿捏在手上,不拿出十二分的干劲怎么能心安。

    ——展现你的价值。

    他清楚的知道面具是何等的冷酷无情,并且毫不怀疑自己一旦失去了利用价值,这位下层区的阴影之王将会毫不留情的将他抛弃。

    所以,为了任务……必须要努力工作。

    不过在那之前,至少先把觉补足了。

    凌晨三点睡觉,第二天早上八点醒来——这活还真不是人干的。

    但真的没办法,最近手头上的事情有多又杂,与百年前整个下层区的梦魇雾夜杀人鬼联盟这件事可没有轻慢的余地,并且与迷途者之家的战争也不是儿戏,需要进行大量的筹备,从人员的调动到物资的准备,真要细化起来简直没完没了,即便他要负责的只是与东区有关的部分,也足以将人累个半死。

    嗯,趁现在还有两个曜日时的空闲,好好休息。

    这么想着,他又翻了个身子。

    可惜……命运有时候就爱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还没等他闭上眼,又是一声“轰隆”的巨响,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这一次似乎连地面也摇晃了几下?

    见鬼!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顶着两轮巨大的烟眼圈,西蒙在起来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与倒头继续睡觉之间挣扎良久都没有做出抉择,直到“啪嗒”一声从胸前传来,他才如梦初醒一般慌张的取下脖子上的吊坠。

    然后沉默。

    果然……

    “碎了啊。”

    好一会儿后,他才呢喃出声——尽管对外的说辞是父母留给他的遗物,但吊坠上无色透明的小珠子其实是奥巴代亚的一个连接器,捏碎它并在心底呼唤奥巴代亚之名,能够在第一时间召唤出火焰,传送至迷途者之家的城堡。而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相当重要的作用,那便是传递信息。

    想了想,西蒙摩挲着这个不起眼的透明圆珠。

    然后说出了恶魔的名。

    “奥巴代亚。”

    于是火焰自空无之中升腾而起。

    “情报官西蒙。”

    赤色之焰中浮现一个模糊的人影,其具体形貌在摇曳的火焰中看不真切,但那稍显虚弱的熟悉声音却足够令西蒙确定“信使”的身份。

    “威尔逊一等官。”

    他说,并下意识的挺直了背脊。

    “你的妻子与孩子已经在组织的保护下,”随着火焰跃动、扭曲的人影以平静甚至称得上冷酷的口吻说道,“现在,是时候让辛德罗之花在阴影中盛开了。”

    辛德罗是常生长于四境之野的一种奇异植物,蓝色的花骨朵散发着如蜂蜜一般甜美的芬芳,娇柔的身姿与清冷艳丽的色泽令它拥有有别于其他花卉的别样魅力,但与这份动人心魄的美丽相对的是那它那致命的毒性,即便是以体质见长的高等妖魔,一旦接触到它的根茎或花骨朵,也会在三秒内成为倒在泥泞土地上的又一块“肥料”。

    之所以计划会以辛德罗命名,原因其实很简单。

    因为……他藏于怀中匕首的两刃边缘,涂抹的正是采集自辛德罗之花上的毒液。

    “现在还不是时候,”西蒙皱起了眉头,倒不是畏惧即将到来的死亡,而是……面具尚未真正的信任他,贸然实施计划,成功率将会低到一个非常危险的范畴,“我不认为这是合适的时机。”

    作为一线执行者,他在理由充分的情况下,有资格否决上级粗暴干涉。

    “雾夜的杀人鬼已经死了。”短暂的沉默后,威尔逊给出了解释,“而现在杀人凶手们正在府邸旁的森林中,我需要你激怒面具——至少,要让他露出他的狐狸尾巴。”

    刚刚的声响是他们造成的?

    无关紧要的事项在脑海中一晃而过,西蒙的眸光微微垂落。

    “我知道了。”

    他说,然后从怀中取出匕首,拔剑出鞘,仔细的审视着刃身泛起的寒芒。

    “愿吾等行弛于正确的道上。”

    火焰中的人影注视着他,而后默默的朝他躬身行礼。

    “愿吾等行弛于正确的道上。”

    西蒙重复道,眼底的脆弱,眼底的迷茫于这一刻尽皆消泯,当在空无中跃动的火焰归于空无,曾经的侍从官已彻底找回了身为战士的自我。

    “没必要引起不必要的怀疑,”当知晓自身即将走向注将到来的命运之际,睡魔已彻底离他而远去,他干脆利索的穿好衣物,洗漱完毕后,注视着镜中散发着冷厉气息的自己,不由微微一愣,随后轻笑出声,拍了拍紧绷的脸颊,神色稍稍放缓,“和以前一样就好。”

    快步走出房门。

    “西蒙,”青铜面具的主宰者如同雕塑一般伫立在客厅中,直到他走至附近才抬起头来,幽蓝色的瞳仁之中没有丝毫属于人的情感,如同冬日里的钢铁一般冰冷,“外面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是很清楚。”侍从官以尽可能平缓的声音说道,“我这边只是听到了很剧烈的声响,似乎在东边发生了某种了不得的事态。”

    “去看看。”下层区的阴影之王发出了命令。

    “我准备点东西。”

    西蒙绕开面具下稍显阴冷的视线,但没有贸然下手,只是如他所说的那般在储物箱中翻找着一会可能用得上的东西,然后起身,小心而谨慎的控制着步伐的步调以及呼吸的节奏,自然而然的贴近了他名义上的主人。

    蛇皮鞣制而成的剑鞘脱落,于无声之间匕首出鞘。

    一步,两步——迷途者之家的情报官猛地一个跨步,在最短的时间将二人间的距离拉近,伴随着一道白色的闪电划破昏暗的天色,涂抹了辛德罗汁液的匕首笔直没入下层区阴影之王的后背。

    “啪。”

    直到此时,耳畔才传来了剑鞘落地的声响。

    然后——

    在血液滴落的伴奏下,西蒙发出粗重的喘息声。

    终于结束了。

    尽管顺利的有点不可思议,但人类本来就是如此脆弱的生命,就算智谋再怎么惊人,就算武艺再如何高超,只要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松懈,一把匕首、一杯毒酒、乃至一场毫不起眼的偶然,都可以让一个人毫无征兆的死去。他前所未有的感受到,无论是金钱,还是权力,乃至于力量,在绝对平等的死亡面前是那么的虚无。

    也正因为如此,他是如此的感谢命运,感谢命运对他的眷顾。

    ——他还活着。

    这就够了。

    但在下一刻,他的脸上却变了神色。

    只因,有声音自九重地狱传来:

    “告诉我,”本应死去者偏过头来,幽蓝色的瞳仁中无悲亦无喜,甚至连人类应有的情感都不存分毫,给人一种异质的恐怖感,“背叛的理由。”

    “怎么可能!”情报官发出惊疑不定的声音,辛德罗之毒是整个秩序疆域内排名最靠前的几种毒素之一,即便是肉身庞大体质惊人的高等妖魔一样也会饮恨在这绝命之毒下,而从刚刚算起,眼前这家伙至少也被毒素侵染了四五秒钟,按理说早应该死的不能再死,“辛德罗的毒素对你无效?”

    “是辛德罗的毒素啊,”下层区的阴影之王显然也听过这种剧毒之花的名字,了然的点点头,“这么说是伊格纳缇派你来的。”

    生长于四境之野的辛德罗之花,整个赫姆提卡只有烟暗旅者一人有机会接触。

    迷途者之家的情报官对此只能保持沉默。

    然而在下一刻,他却猛地笑出了声。

    “原来如此,”他说,从男人的后背拔出匕首,然后对准心脏又一次的刺入,深没至柄,“一直在和我说话而不行动,虚张声势而已。”

    他顿了顿,而后轻啐一口:“还真是厉害啊,差点就被你吓到了。”

    死人自然是不会说话的,世界在这一刻又恢复了平静,恢复了只有一个人的平静。

    但在下一刻——

    有脚步声传来。

    一个人的脚步声,两个人的脚步声,三个人的脚步声……一群人的脚步声,密密麻麻的脚步声自四面八方响起。

    被包围了?

    他莫名的生出了这么一种荒谬感。

    开什么玩笑……保罗的府邸明明只有他和面具两个人,什么时候蛰伏了这么多人?

    他下意识的想要找个地方躲藏起来,或是找个薄弱处突围出去,然后正当他生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房屋之中忽然传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密密麻麻的手掌出现在了门窗边缘,用朱红色的鲜血在窗上写画着:

    “我看到你了。”

    然后撞击声从各个房门处传来,裸露在视野中的手掌如杂草一般疯长。

    迷途者之家的情报官面对这诡异的一切根本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握紧了手中的匕首,小心的环顾四周,戒备着危险的逼近。

    但就在这时,他的瞳仁骤然收缩,整张脸一下子苍白如雪。

    只因为——

    地上早已死去的尸体睁开了眼,幽蓝色的眸子如同蓝宝石一般晶莹剔透。

    他……在看着他。

    似有意似无意,嘴角勾勒出一个饱含讥讽的弧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