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八十八领主I
    姑且不论他们具不具备跨空间追索的能力,即便是具备,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把宝贵的时间花费在追踪下层区一个高等妖魔身上,也殊为不智——他可没忘记此行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在上层区那就算是隔着叹息之墙也能隐隐感受到的浓烈硝烟中,荣光者、持剑者与混沌教派的战火空前炽烈,被封印于赫姆提卡城之下无可名状的先古邪物蠢蠢欲动——并非危言耸听,世界危在旦夕。

    所以——

    “走吧。”少年没有过多的纠结于高等妖魔的消失,大致巡视一番,确定附近没有敌人的踪迹后,他摇了摇头,看向身侧的少女,“没有时间可以耽搁了。”

    来自教团的持剑者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但在下一刻,她恬静的面容忽然绷紧,猛地拔出背后背负的双手十字剑,翡翠绿色的眸子中充满了戒备的神色。

    “又来了。”

    她说,语气中的慎重令荣光者不禁抬起眉头。

    “什么又来了,”艾米顿了顿,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将手放在了腰际归入鞘中的短剑上,“是他吗?”

    少女摇了摇头,出神的看着远方,好一会儿才开口。

    “高等妖魔。”

    “是新的敌人吗?”少年问道,然后从她的眼中得出了答案,不由苦笑出声,“下层区还真是藏污纳垢之地,先是烟暗公会的怪物,再是杀人鬼,接下来又是刻意接近过我的情报商人,现在又冒出一个新的高等妖魔……”

    “不一样的,”持剑者再次摇头,微微停顿之后给出了答案,“是领主。”

    “领主?”陌生的名词令荣光者皱起眉头,但他没有太过纠结于其中的内涵,“听上去似乎不是一般的高等妖魔?但烟暗众卿们留给我们的时间可不多。”

    他相对含蓄的表达了自己的意向。

    “不能放任不管,”出乎意料,持剑者干脆利索的否决了暂且退避的提议,似乎意识到了少年的疑惑,罕见的出言解释道,“领主,是妖魔的领主,满足条件即可直接创生妖魔,清扫的优先级为高。”

    “所以,”艾米顿了顿,“你打算去看看?”

    “不能放任不管。”少女避重就轻的重复着先前的话语,低头沉思了大约五秒钟,才抬起头,用那双如冬日镜湖一般平静清澈的翡翠绿眸子凝视着他,“如果你赶时间,就让我来,这一次。”

    “你这么认真还真是……”荣光者哑然失笑,“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我还不至于就此止步。况且,关于你所说的领主的真身,我想我或许并不陌生。”

    面具——

    在巨人保罗的府邸附近,他所能想到的,唯有这一位从没有打过交道的阴影之王。

    “哦。”

    持剑者低低的应了声,没有好奇的去问到底是谁,因为这毫无意义,于她而言,妖魔只是敌人,只是必须杀死,必须予以清扫的敌人,你死我活的敌人。

    领主——

    尤是如此。

    她的家乡,她的家庭,正毁灭于领主之手。

    ——编号xiii,代号烟山羊。

    “有一件事我一直比较在意,”位于她身后的少年并没有注意到她飘忽的神思,忽然开口问道,让她从恍惚的梦魇中惊醒,“你们持剑者到底是如何感知高等妖魔?领域什么的,我根本没有一点实感。”

    “领域,源于生命位格上的压制。”不善言谈的少女绞尽脑汁的组织着言语,“可以看成野兽的领地、猎场或是其它类似的东西。”

    “但我一直没法感觉这种东西。”艾米摊了摊手,“或许是因为我体内流淌着纯度不低的先民之血,从伊尔丹矿坑的杀人鬼,到龙人化的那家伙的觉醒,再到现在这个所谓的领主,我从来没感觉到源自生命位格上的压制。”

    “荣光者,”在这个问题上微妙的顿了顿后,持剑者没有正面给出答案,只是点了点头,“有这个可能。”

    只是说有这个可能而已,少年并非她所熟识的唯一一位荣光者,在教团担任清扫者的期间,少女与不少荣光者有过合作,成功讨伐过至少两位数的高等妖魔——相较于持剑者,荣光者们在面对高位格生命体时对领域的抗性的确更高,但也没到足以豁免的程度,尽管理论上荣光者的血脉纯化到一定程度可以免疫高等妖魔的威压,可是……这终究只是理论上存在的可能,无论予以肯定或否定的回答,本质上都是对艾米的欺骗,所以她才会以“有这个可能”作答。

    “这样啊。”对这个结果,荣光者谈不上高兴或失望,他只是跟在持剑者的身后,打量着脚下并不陌生的道路,当来到终点前的高大威武的铁栅栏门时,不由了然的点了点头,“果然是这里。”

    “认识?”少女的语气中听不出疑惑。

    “嗯,”艾米没有否决,因为没有隐瞒的必要,“这里是巨人保罗的府邸。”

    “巨人、保罗?”少女咀嚼着这两个词汇,翡翠绿色的眸子注视着他,“妖魔?”

    “他不可能是妖魔。”少年先是一口回绝这种可能,然后忽的一下笑出了声,“等等,也不能这么武断,如果妖魔领主真的能自由创生妖魔的话,他说不定已经被复活成了食尸鬼。”

    “他死了?”来自教团的持剑者一针见血。

    “我杀了他。”荣光者并没有避讳这一点,“所以我对妖魔领主的身份有所猜测,它很可能是下层区实质上统治者米开朗基罗的左膀右臂,有着阴影之王之称的面具。”

    “哦。”

    少女对敌人的身份并不在意,于她而言,只有死去的妖魔才是好的妖魔。

    “关于它,推测?”

    “这未免有点太强人所难,我只是听到过关于他的消息。”艾米耸耸肩,半是开玩笑的说道,“要进一步的了解里面那头怪物,我们只能面对面的,用刀兵与它攀谈。”

    稍后,他收敛了脸上的笑容。

    “对了,米娅。所谓的领主,是高等妖魔的进阶吗?”

    “特殊种类。”持剑者给出了答案,“单论危害,更大。”

    她永远忘不了,那个将纳撒尼尔遮蔽的阴影,永远忘不了,那个如羊角四蹄兽般蠕动的混沌,永远忘不了,那双有若太阳般幽深深邃的赤红双瞳,永远忘不了,那个如同噩梦一般的夜晚……

    是的,她活下来了。

    但也仅仅是活下来了,仅仅是她活下来了。

    无论是在最为深沉的烟暗中也没有放弃战斗的英雄古纳尔,还是为迷失前进方向者点燃光明指引方向的神父亚伯,亦或是为了保护她以及她姐姐的父母,甚至是将最后生还希望留给她的姐姐……所有人都死了,偌大的纳撒尼尔,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一名幸存者,只剩下了她独自一人。

    所以当看到伊尔丹矿坑下那无可名状的混沌恶物时,她才会不顾一切的与之战斗,不惜一切的进行增压,哪怕死亡已近在咫尺,也仍要跨越那超越极限的一步,以获得那足以赢取胜利的超限之力。

    那是领主——不会错的,那是领主。

    与烟山羊一样统御烟暗族群,拥有不可思议能力的妖魔领主。

    杀死它、杀死它——

    她是这么做的,并差一点因此而死去。

    然而幸运的是,全知全能的主尚且眷顾于她,超限引起的反噬不仅没有将她杀死,反而帮助她更深层次的挖掘了圣痕中潜藏的力量,提升了身体对圣痕的契合度,大大降低了能力过载所产生的负荷,无论是战斗的持久力,还是爆发力,都有了显著的提高,连带心底那深不可测的阴影,也开始有了消融的迹象。

    但她还是无法忘记,忘记对领主、对妖魔的仇恨——哪怕明知道艾米·尤利塞斯有着不得不去上层区的理由,也仍要任性的将他挽留,希冀能够借助他的力量,借助他那把不可思议的光之圣剑,将蛰伏于此的妖魔领主除去。

    太过自私了。

    连她自己都憎恶这般自私的自己,但仇恨如毒草一般根植于心中,无论她再怎么厌恶自己,再怎么想劝说自己改变主意,都无法根除童年埋下的种子,无法忘却已经彻底沦为废墟的纳撒尼尔。

    抱歉,请原谅我的任性。

    她这么想着,然后挥剑——

    银白的十字大剑径直将拴住大门的铁栓与铁链斩断,伴随着“吱呀”一声令人牙酸的诡异声响,世界的恶意如潮水般涌来。

    是领域。

    持剑者强顶着那令人不快的威压,迈开了脚下的步伐。

    我来了。

    轻轻叹了口气,少女放弃了心底最后一丝的犹豫,翡翠绿色的瞳仁中再无迟疑。

    “凡不净者——”

    她顿了顿,眼神一下子明亮了起来。

    “必施以火焰与雷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