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八十九领主II
    没有虫鸣,没有鸟叫。

    幽静美好的庄园之中,少年所能感受到的只有寂静,压抑到极点的寂静。

    当踏入庭院之后,艾米便产生了极强的既视感——尽管视线中除了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之外空无一物,但在这堪称诡异的寂静环绕下,他的警惕心仍不免拔升至最高——就在几天前,同样是一片空无的寂静之中,他遭遇了迄今为止,除了烟巫师阿尔弗列德外最可怕的敌人。

    无论是如山海般广阔的躯体,还是数以千万计的下位仆从种族,都让他深切的体会到了高等妖魔到底是多么恐怖的一种生物,或许是相性的原因,无论是刚刚遭遇的不死身杀人鬼,或是能够隐藏自身妖魔身份,进行龙人化觉醒的情报商人都不能给他类似的感觉,一种人类面对大地、山川、海洋、天空之类不可战胜之敌时的压迫感。

    而现在,又一次步入这样寂静的场所,他的内心不禁躁动起来。

    “米娅,我们先前在地底遭遇的那个怪物,是不是也是领主?”荣光者问道,心中却没有畏惧——诚然,面对这类形体庞大到恐怖的妖魔,他的确缺乏应对手段,但下层区可不同于伊尔丹矿坑,环境上的差异就决定了这里孕育不出如此巨大,如此醒目的妖魔。

    然而,在侧身望过去的一瞬间,他的脸上不禁变了神色。

    如同被火焰烘烤的蜡像,少女回头看向他的侧脸开始融化,翡翠色的眸子顺着融化的面部淌落,牵扯出大片大片的恶心触须。

    “怎么了?”她问道。

    声音似乎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来,模糊不清,时断时续。

    “不……”强忍着恶心与反胃,荣光者回答道,“没什么。”

    的确没什么,造成眼下情形的可能只有两种,一是持剑者在不知不觉之中已被某种怪物替换,或是遭到了腐化并堕落,而另一则是,眼前所见的一切都是他的幻觉,都是某种扭曲变形后的恶质画面。

    至于这两种可能中的哪一种更接近真相,少年心中已有了定论。

    悄然无息的将米娅置换,或是令她污染堕落?开什么玩笑,敌人如果有这份实力,下层区早就是米开朗基罗的一言堂,哪可能会有“三柱基石”的说法——只要不发生极小概率事件,或者敌人不具备那些生僻、冷门到千奇百怪的能力,那么问题的根源肯定就出在他的身上。

    要么是视野被什么东西影响了,要么是精神遭到了污染,只是现在不清楚的是,在少女的眼中,他是不是也变成了不可名状的某种怪物,如果是的话,考虑到她对妖魔的深恶痛绝,一剑朝他砍来的概率不小。

    要早做打算。

    于是,他张了张口:“米娅——”

    然而声音才刚刚出口就被呼啸的剑风所淹没,荣光者还来不及作出反应,凌冽的剑压几乎贴者他的鼻尖划过,然后……某种如果冻一般滑腻的东西顺着脸颊的两边花落,世界在之后一瞬间明亮了起来——连带着面前的少女,也恢复了正常。

    “这是?”

    荣光者摸了摸自己的脸,询问出声。

    “没见过的种类,”持剑者归剑入鞘,蹲下身捡起被劈成两半的残骸——那是一团完全透明的胶状物,摸起来软软的、非常光滑,仿佛摸到了一团粘稠到一定程度的水,或是商人们出售给小朋友玩的上等软泥——在确定了妖魔的正体后,她抬起头,用那双漂亮如翡翠的瞳仁注视着少年,“你看到了什么?”

    “嘛,”艾米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避重就轻的说道,“它所具备的似乎是营造幻觉的能力。”

    他总不能对一个漂亮的适龄女性说:对不起,在我眼里你变成了怪物吧?虽然感觉米娅不是会在意这个的女孩,但这么说出口总感觉有点不太合适。

    “小心一点。”少女顿了顿,给出了建议,“要冷静。”

    少年点头表示清楚,并跟上持剑者的脚步,一边小心的戒备着四周,一边向持剑者搜集情报:“你能感觉到敌人的具体位置吗?这地方虽然不大,但能藏人的地方可不少。”

    持剑者摇了摇头。

    “那么暂且就将面具定为假想敌,”艾米提议道,少女理所当然的没有拒绝,“作为皇帝米开朗基罗的左膀右臂,下层区的阴影之王,此刻他应该会停留在巨人保罗的府邸中——我们先去那里看看情况,如果推测有误,再做打算,如何?”

    “好。”

    米娅没有反对,对缺乏目标的他们来说,这不失为一个值得尝试的方案。

    “跟我来,”保罗的府邸不大,但庄园的占地面积可不小,再加上四通发达的小径与茂密的丛林,想要不走弯路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幸,少年对这里勉强还称得上熟悉,“小心两旁的草丛,以及头顶的树荫。”

    他并没有选择最近的那条道路,而是最宽广,最安全的大道。

    或许因为小心谨慎,也或许是此地的主人已经发现了他们,一路上他们并未再遭到妖魔的袭击,直至富丽堂皇的阁楼出现在面前,二人才不约而同停下脚步。

    “就是这里了。”少年看向一旁的持剑者,或许体内的先民之血过于浓郁,他根本无法察觉高等妖魔的威压,因此,只能将索敌的希望寄托在一旁的少女身上,“能感觉到吗,高等妖魔的气息?”

    “不好说。”米娅微微皱起好看的眉头,“像,又不像。”

    “嗯……”无意义的发语词后,艾米短暂的停顿了一会儿,摊了摊手,“抱歉,没听明白。”

    “不太像,”持剑者姣好的面容上浮现出疑惑的表情,“需要确认。”

    “那么现在就去确认吧,”荣光者说道,一点也不温柔的踹开了虚掩着的房门,然后拉住了想要先一步打探情况的少女,“我先来。”

    拥有死亡先兆能力的他,实在没那么厚的脸皮让别人来趟雷。

    “小心。”

    持剑者没有反对。

    艾米·尤利塞斯朝她点了点头后,小心翼翼的探入小半个身子。

    没有危险。

    并没有遭受突然袭击,也不存在什么陷阱,巨人保罗的府邸内,除了同样令人心悸的寂静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等等——

    并不是没有,处于神经高度紧绷状态下的少年,直到此时才察觉到了不妥——从一进屋开始,就能闻到空气中淡淡的血腥气。

    发生了什么?

    他顺着气味的源头追索而去,然后……干涸的朱红血渍。

    有一段时间了。

    他想到,慢慢的躬下身子,打算掀开桌布,可能隐藏在下面的尸体。

    伴随着桌布的掀开,出现在眼前的是……

    一只眼睛?

    退!

    几乎是在看到这只眼睛的同一时间,荣光者猛地向后撤去,整张桌子被藏匿于桌底的怪物的活动下翻了个四脚朝天,出现在艾米面前的是一只有着有着四张面孔、六条手臂、三只腿的诡异人形怪物。

    ——缝合怪。

    少年在心底低语,这种妖魔在至深之夜乃至迷雾区都并不少见,有人认为这种将人类的肢体粗暴组合的怪物是食尸鬼的进阶,但更多的人对此嗤之以鼻,毕竟相对于种类繁多,实力参差不齐食尸鬼,只有力量还能称得上出色缝合怪比起作为一种进阶生物,更适合划分在食尸鬼这一大类的一个子纲。

    “品味真差。”

    实力上过于悬殊的差距让艾米还有心思评判制作者的糟糕品味,然而闲暇时间也到此为此了,有着四张面孔、六条手臂、三只腿的缝合怪的出现,仿佛吹响了妖魔集结的号角,密密麻麻的、令人头皮发麻的可怕妖魔们,从房间的各个角落中涌现,将踏入陷阱的猎物团团围住。

    “米娅,”荣光者握紧了手中的剑,“帮我看住场子。”

    妖魔的数量虽然不少,种类也繁多,可在不止一次斩杀过高等妖魔的少年眼中,它们还算不上麻烦,唯一要担心的是,令它们升华为妖魔的领主——尽管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佐证他的观点,也不确定是否抱有恶意,但他以他的直觉起誓,有什么东西正在暗处窥视着他们。

    为此,需要保持一个机动战力,以防万一。

    摇了摇头,少年收敛了杂思——聚集在巨人保罗府邸中的妖魔数量可不少,虽然离棘手还有相当一段距离,可也不是能掉以轻心的敌人——要是碰上最开始碰到的那类未被记录,有着特殊能力的妖魔,大意之下,可就当真是哭都来不及了。

    艾米·尤利塞斯的嘴角勾勒出一个自嘲的笑容。

    随后,剑光出鞘——

    三十七个呼吸之后,地上只余一地尸骸。

    以及,一个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