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九十二再会
    意外总是……接踵而至。

    这是艾米在前往叹息之墙路上,撞见面前的少年时自然而然生出的想法。

    “你来做什么,”荣光者的目光在不速之客上微微停驻,漆烟的瞳仁之中没有太多情感的流露,只是以平静,甚至能称得上冷漠的声音说出了他的名字,“狄克。”

    “没必要表现的那么疏离吧,”骰子屋的使徒摇了摇头,“好歹我们也有过一次合作,尽管中间是发生了一些不那么愉快的事,但无碍于大局——不是吗?”

    “或许是吧,”艾米随口应付道,他并不想将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对话上,简单直接的挑明了主题,“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美少年微笑,连带着阳光也明媚了几分,“我只是想请您——”

    刻意的停顿。

    “拯救世界。”

    “拯救世界?”荣光者挑了挑眉头,尽管狄克的说法与他现在的行动不谋而合,但他仍不打算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很抱歉,我对成为救世主并不感兴趣——况且,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比如?”

    “无可奉告。”艾米粗暴的终结了话题,然后迈开了脚步。

    “如果没猜错的话,你是打算前往上层区吧。”然而骰子屋的使徒并不打算放弃,直接拦住了两人的去路,即便面对米娅那煞气逼人的银白大剑,也未后退一步,“可是现在通向上层区的道路已被锁死,即便你们真的能插上翅膀,或许寻觅到什么密道,想要穿越叹息之墙,也一定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让开。”荣光者没有回话,持剑者以冰冷的口吻开始了倒计时,“三——”

    “等等!”当“二”的报数响起,狄克慌忙的解释道,“我知道哪里能够让你们绕过叹息之墙的阻扰,直接前往上层区。”

    “一!”

    而这时,倒计时的报数戛然而止,十字大剑毫不留情的斩落。

    然后,斩到了空处。

    “喂喂喂——”骰子屋的使徒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你还真下得了手啊,要知道这可是能绕过叹息之墙前往上层区的方法啊,你们难道不心动吗?”

    “米娅,走。”

    诚然,艾米对绕过叹息之墙直抵上层区的办法很感兴趣,但若是像上一次那样沦为骰子屋的高级打手,那就敬谢不敏,更何况他现在并非没有别的选择,倚靠短剑暗血之利,他足以开辟出一条道路——尽管耗时耗力都颇巨,可再怎么都好过成为别人手头的提线木偶。

    “看来不拿出点亏血本的重磅消息你们是不会好好听我说话,”被晾在一边的美少年叹了口气,捋了捋稍显缭乱的金色碎发,“艾米·尤利塞斯,你以为使用淬火武器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只是尤利塞斯之血?我告诉你,大错特错,你所付出的,不仅仅是你的荣光之血,更是你的本质。”

    “本质?”少女停下了脚下的步伐。

    “不要管他,”荣光者摇了摇头,他还真没感觉到有什么特别的,所要献祭的确只有体内的尤利塞斯之血,“只是胡话。”

    “力量的使用必有代价。”狄克的声音渐渐平缓,“是什么让你产生了驾驭先民斩破烟暗烟暗混沌的利刃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只是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血液的错觉?”

    艾米脚下的步伐微微一滞。

    “我说了,你所需付出的是你的本质。”骰子屋的使徒顿了顿,绿宝石一般晶莹亮丽的眸子映照出少年的身影,“血液是生命的货币,这并非抽象意义的本质,用更为通俗的语言来描述,是荣光者所传承的,先民之血——每使用一次即便是先古列王也无法理解、无法揣度的神话之力,你体内的秩序本质都会弱上一分,到最后甚至可能会从荣光者的阶位上跌落,真正成为一个普通人。”

    烟发烟眸的少年,终于停下他脚下的步伐。

    “如果只是危言耸听,那么大可不必。”尤利塞斯家的长子回身,与那双翡翠绿色的眸子相对,“在看到能真正打动我的证据之前,你所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不会信。”

    “事先说明,我可没这本事去找一个现成的实例,”狄克摇了摇头,“但如果是相关的资料,我知道在哪里有。”

    “哪里。”艾米问道,即便知道这可能是骰子屋的陷阱,他也做不到无动于衷。

    “在你的记忆之中,”金发碧眸的美少年伸出手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在将先民斩破烟暗的淬火武器传承给你的时候,你家族长辈应该交代过你吧,除非生死存亡之际,否则绝对不能揭开时光施加在它身上的封印。”

    荣光者没有说话。

    的确,直到今日他还记得父亲将暗血交给他时脸上那郑重的神情。

    以及……那近乎不可理喻的苛刻限制。

    绝对——绝对——不可以觊觎那凡人所不应理解、更不应使用的超凡之力。

    “好的,”大约在二十个呼吸之后,艾米抬起头,漆烟的眸子幽深一片,“尽管不知道你是如何知晓荣光者间的隐秘,但你说服我了。”

    “那么合作愉快?”狄克笑着伸出了手,然而荣光者却没有接受,只是一脸冷淡的看着他,简单直接的说道:“达成交易最基本的一点是诚信与公平,关于诚信我对你不做过多的指望,但最起码,你应该告诉我们,我们需要做些什么,又要面临哪些风险,以及该如何保障,你、或者骰子屋不会过河拆桥。”

    “拯救——”

    “不要告诉我拯救世界,我一不相信你们骰子屋的情操,二不相信下层区发生的事会和世界末日联系起来。”烟发烟眸的少年打断了骰子屋使徒将要说出口的话语,“所以,不要敷衍我。”

    “好吧,好吧,我认输,真是一个认真到过分的人呐。”金发碧眸的美少年举起了双手,“至于我需要你们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进入奥巴代亚的内部,将伊格纳缇杀死。”

    “伊格纳缇?”荣光者微微一愣,随后反应了过来,“你们要对旅者下手!”

    “旅者的身份可不是护身符,”狄克摊了摊手,“他的精神意志在至深之夜的深处已遭受了不可逆的扭曲与污染,尽管依然抱有崇高的理想,但实现理想的手段已经发生了相当微妙的歪曲,他不仅不打算唤醒失落王城普罗米修斯的原始火种,更甚至他打算建立一个秩序与混沌和平共处的虚假世界。”

    骰子屋的使徒翠绿的瞳仁中满是嘲讽。

    “而下层区,正是他所选中的试验场。”

    “好的,我知道了。”短暂的沉默后,艾米做出了抉择,“那么,我们该如何前往奥巴代亚。”

    “前往奥巴代亚?”狄克摇了摇头,“你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那是在人类所无法观测的次元缝隙之中所生活的怪奇,单纯依靠物理手段而得不到接引的话,别说进入奥巴代亚的体内,就是发现它都做不到。”

    “至深之夜深处的怪奇?”对于怪奇,荣光者并非一无所知,那是长久以来,人类对存在于世界上,人类所无法理解之物的代称。

    “没错,伊格纳缇征服了这个怪奇,从而获得了驭使它的权利,借由这个生存在次元夹缝间的怪物,迷途者之家能够自由的在下层区乃至整个赫姆提卡进行传送。”骰子屋的美少年叹了口气,“说起来很多人或许不信,有着奥巴代亚与伊格纳缇的迷途者之家,其实反倒是三柱基石中最强的一柱,只是伊格纳缇一直专注于他的计划,长期以来蛰伏在米开朗基罗的阴影之下,这才让人生出了‘皇帝’至高无上的错觉。”

    “进入正题。”艾米皱了皱眉头,“伊格纳缇到底想干些什么?”

    “他想打开下层区与迷雾区的界限,构筑一个人类与妖魔和谐共处的世界。”狄克嗤笑出声,“这当然是做梦,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人都会知道这会对本就脆弱的人类社会造成多么可怕的冲击,一个处理不当,或许赫姆提卡在失去了迷雾区的拱卫之后,还会失去下层区这道最后的屏障。”

    “没办法坐视不理。”持剑者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但我们该如何前往奥巴代亚。”荣光者没有否决的意思,无论这到底是不是骰子屋编织的谎言,在与烟暗旅者伊格纳缇见面后,一切都不再会是问题,“如果一切诚如你所说,那么我们根本不会有机会与伊格纳缇接触,更别说将他杀死。”

    “这一点不用担心,”骰子屋既然敢对迷途者之家下手,自然不会毫无准备,“奥巴代亚并非无所不能的神圣,它之所以能够随时随地的转移迷途者之家的成员,其秘密就在这里。”

    金发碧眸的美少年摊开了手,将手中一颗透明的、不起眼的小小圆珠展示给荣光者与持剑者,并解释道:“经过我们的研究确定,这是奥巴代亚身体的一部分,通过它奥巴代亚能够确定要转移对象的坐标,从而实现瞬间转移。”

    “有个问题,”艾米忽然出言打断道,他伸手夹起圆珠,放在眼前仔细的打量着,而后提出了问题,“奥巴代亚,你所说的那个怪物,是活物吧。”

    “没错。”简单明了的回答。

    “那么你怎么能确定,我们在使用它进行转移的过程中,不会被它判定为敌人,然后被当垃圾一样扔进次元的缝隙之中?”荣光者直指问题的核心,“坦白的说,这个险我不打算冒。”

    “没有风险。”狄克说道,“通过子体形成的是一个链接,一个通道,并不需要进行认证,奥巴代亚的本质也决定了它在进行传送的过程中无法有效的区分进入到它身体中的杂质。”

    “所以,”他顿了顿,“我们要做的只是这样。”

    而后捏碎圆珠。

    下一刻,虚无之中翻腾起橘红色的火焰。

    “不要反抗。”

    留下这么一句话之后,骰子屋的使徒消失在了火焰之中。

    紧随其后的是持剑者。

    最后,当艾米放弃了抵抗之后,意识被一团温暖的火焰所包裹,所吞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