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九十三困难重重的开局
    这里是……

    荣光者睁开眼,视线掠过眼前稍显的青石砖墙壁,在道路两侧用火盆盛放的火焰上微微停驻,随后四下张望着,寻找着与他一道被传送进来的伙伴。

    “还好,成功了。”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艾米下意识的回身望去,刚好不好的看见骰子屋那个讨人厌的家伙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一边摇晃着小脑袋,一边发出非常可疑的声音,“果然……技术部的那些家伙,就没有一个可靠的……”

    什么叫“还好,成功了”?

    荣光者的眉头不禁跳了跳,但终究没有发作。

    “等等,尤利塞斯,你怎么醒的那么快。”刚刚还半醒不醒的美少年,一看到艾米那张阴沉的仿佛可以滴出水来的脸,立刻回过神来,匆匆解释道,“人类的精神在转移过程中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但一般来说除了短暂的昏厥以外不会有其它的后遗症,了不起也就头痛一阵子,不碍事的。”

    “你之前说的话,我全听到了。”荣光者面无表情的说道,然后将视线从他身上挪开,驻留在如睡美人一般平躺着的金发少女身上,“她要什么时候才能醒?”

    “三至五分钟吧。”狄克给出一个不那么准确的答案。

    “没有一个准数吗?”艾米不由皱起了眉头,从眼前的情形来看,他们的传送应该成功了,现在他们所在的地方应该是被唤作奥巴代亚的怪奇的体内,下层区三柱基石之一的迷途者之家真正的本部当中,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里都不是可以悠闲的等待伙伴醒来的地方。

    “很抱歉,并没有,传送的后遗症因人而异,打个简单的比方,我们的世界是一个二维的平面,传送就是将这个平面折叠起来,直接在中间打个洞直达,这中间因为人类在空间感知性上存在的差异,排斥反应的表现千差万别,有的人可能就是眩晕一阵子,而有的人则有可能会陷入昏厥之中。”

    “听起来米娅是后者。”荣光者直接忽略了那大段大段的说明性文字,听取了最后的结论,“那这么说,我们在短时间之内会失去一个主战力?”

    “是这样没错。”骰子屋的使徒点了点头。

    “好吧,还真是糟糕透顶的开局。”艾米感慨道,漆烟的瞳仁中看不出有哪怕一丝的畏缩,“不过既然事情的结果已无可更易,那么我们现在所要做的自然是将它可能造成的恶劣影响消弭到最低。”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狄克颇有兴趣的问道。

    “在商议对策之前,”荣光者看向他,注视着那双如同绿宝石一般晶莹剔透的漂亮瞳仁,“我们首先要进行的是情报的收集与整理工作——所以你觉得呢?骰子屋的使徒大人。”

    “大人这个称谓我可不敢当。”金发碧眸的美少年摇了摇头,“但情报的话,我这里倒是能提供一点——尽管迷途者之家依托奥巴代亚的特殊组织架构决定了它很难被渗透,但这么多年下来我们在这里还是有那么几个眼线,虽然受限于他们的等阶很难知道真正有价值的情报,可还是能搜集到一些很实用却并不敏感的信息”

    他在这里稍稍缓了一口气。

    “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奥巴代亚是活着的,它拥有自身的意志,迷途者之家坐落在它的体内,其各个部门是完全独立的,只有部长级人物才有权限在部门间自由的往来,并且最重要的一点是,这里根本就没有路线的概念,部长之所以能够进行跨部门的往来不在于他们知晓行进的路线,而仅仅在于,他们拥有权限。”

    “什么意思?”艾米没太听明白。

    “或许是我在表述上存在问题,”少年的翠绿的眸子转了转,随后说道,“你应该对奥巴代亚有一定认知了吧,它是一种人类无法接触到的,生活在次元与次元夹缝中的奇异生物,其在我们认知中的形象是一个巨大的城堡,迷途者之家的本部就坐落于此,但奥巴代亚并非一沉不变的死物,尽管它对外的显现是类似城堡的某种建筑,但究其本质是人类无法理解的怪奇,人类所熟知的常理很难直接套用在它的身上——事实上,它内部的地形是以模板化组合的,每个基础单元格随时随地都可以进行移动,也就是说,如果不经由奥巴代亚同意,几乎不可能行进在正确的道路上。”

    “我大概听明白了,大致是一种无规律的、无限变换的迷宫。”荣光者理解了他的意思,但正因为理解,反倒拿不定主意,“按你这么说,我们现在根本无法穿过奥巴代亚的迷宫,找到伊格纳缇。”

    “没错。”

    “那么你们骰子屋准备了怎样的应对措施?”艾米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所以,我们找到了你啊。”骰子屋的使徒相当爽快的做出了回应。

    “什么意思?”荣光者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很简单的意思。”狄克摊了摊手,“既然我们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只有把它外包出去,让别人来解决了。”

    “所以,你们找上了我?”艾米用相当危险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少年,“连最基本的情况都没有就直接把我拉入了奥巴代亚的体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用通常的方式应该没办法离开这里吧。”

    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哪怕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骰子屋这个从骨子里烂掉的组织不会好心的给他准备后路。

    “不要担心,我和你是利益共同体,你跑不掉,我也没办法走脱。”金发碧眸的美少年拍了拍他的肩膀,“如你先前所说的那般,既然事情的结果已无可更易,那么我们现在所要做的自然是将它可能造成的恶劣影响消弭到最低。”

    “……”荣光者沉默。

    放在腰际短剑旁的手握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握紧,如此反复了三次,才平复了心底的怒气。

    “那么,面对这糟糕的局势,你有什么意见建议吗?”艾米长吁出一口气,换掉肺部积压的浊气,用平静而森寒的语气说出最后的称谓,“我亲爱的朋友。”

    “如果你要说建议的话,我这边没有什么可建议的,但意见倒不是没有,不过你确定要听吗?”在荣光者冰冷瞳仁的注视下,狄克不无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也不是什么好消息,那就是在奥巴代亚的内部,有检验来访者权限的相应手段,而我们几个都是通过子体强行介入的烟户……”

    “你的意思是,我们被发现了。”艾米不禁以手扶额,屋漏偏逢隔夜雨,先民所言真是不虚,“但在一个本身就具备主观意志且能自由变化的迷宫之中,我们就算想逃,又能逃到哪里去?”

    “要不,将他们正面击溃试试?”骰子屋的使徒给出了建议。

    “如果其中没有杀人鬼这一级别的战力,我想应该不难做到。”这个提议简单、粗暴、可执行性强,然而与之相对的却有一个堪称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战斗中我没办法兼顾昏迷中的米娅——”

    他顿了顿,而后毫不留情的说道:“对你,我不敢有丝毫大意。”

    “那可就难办了。”金发碧眸的美少年流露出一副相当苦恼的神色,“奥巴代亚的城堡尽管面积很大,但若是触发相应的报警机制,通过可以自由变换位置的单元格,迷途者之家的快速反应部队能够在相当短的时间内完成战力的投放。”

    “总感觉你嘴巴里就说不出好消息。”荣光者没好气的说。

    “嘛,”狄克偏过头去,“毕竟找你来是来解决问题的,作为被雇佣的一方,你们有义务要解决雇主所面临的难题。”

    “但你们强买强卖,并且刻意隐藏了所需要面对的危险。”艾米随口说道,他对骰子屋算是彻底的失去了信赖,“说起来,开局之所以会恶劣到这种境地,你至少要负一大半的责任。”

    “这时候相互推诿没有任何意义。”骰子屋的使徒耸耸肩,对气急败坏的荣光者丝毫不以为意,“我们应当考虑的是,一些更加实际,更加迫在眉睫的问题。”

    “比如说,”他看向不远处开始变化的墙体,以及吞吐出的数十位全副武装的铁甲战士,“来自迷途者之家的问候。”

    “见鬼!”

    尤利塞斯根本没有时间理会一旁的美少年,他的目光在那全副武装的铁甲战士身上微微停驻,随后摇了摇头:

    开什么玩笑,这根本就不是铁甲!

    这是动力驱动铠——是实打实的违禁品,在物理法则被混沌侵蚀之后,蒸汽机在丧失其稳定性之后,变得更加的狂暴,更加的难以被束缚。

    也就是说……比起先古列王时代,眼前的这些家伙,还要更加的可怕。

    而更糟糕的是,他与这帮子铠甲疙瘩的相性可谓糟糕至极。

    要是米娅没有昏迷该有多好。

    荣光者不禁泛起这样的念头,并在下一刻警醒。

    ——竟然已经如此的习惯于对方的存在了吗?如此的习惯于依靠对方的存在了吗?

    他握住了手中的剑,随后——

    拔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