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九十四意外的助力
    动力驱动铠。

    它的全称为蒸汽动力驱动铠甲,是先古列王时代炼金术士们创造的战争机器——在那个秩序空前繁盛的时代,骑士团追随在王旗之下巡视四野,守夜人守望漫漫长夜,戍守边疆,而动力驱动铠军团则负责维持腹地的稳定,正是得益于他们的付出与牺牲,才支撑起一个时代的盛世繁华。

    尽管在先古列王时代流传至今的书籍之中,对动力驱动铠的战力并未花费笔墨进行描述,但在偶尔流传下来的只言片语中,身着动气驱动铠的战士时常被誉为凡人所能执掌的最高武力,复数的动力驱动铠战士合力甚至可以击败荣光之裔。

    当然,复数在任何时候是一个极为暧昧模糊的量词。

    可以是两三个,也说不定是要十来二十个,但不管怎么说,眼前的数量也超过了艾米所能应对的范畴——通体四米高的钢铁巨人从墙壁中一个接着一个的被吐出,伴随着一阵“哐当”“哐当”的金属交错之声,这些通体亮白的金属人形一个个从地上站起,活动着那身钢筋铁骨,紧接着类似面具的面部覆甲打开,大量的蒸汽从中逸出,机器的预热完成,赤红色的光芒从机械义眼中吞吐而出。

    来者不善。

    艾米的心微微一沉,如果是平时的话,他才不想和这些金属疙瘩过招,但眼下这个情形,根本就不存在退缩的余地。

    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目光掠过身后的美少年,在依旧昏迷不醒的少女身上微微停驻。

    “照顾好她。”

    荣光者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供浪费,一旦这些钢筋铁骨的大块头完成整备,以集团的形式发动攻势,他可没有把握能在乱局中保护好她。

    所以,哪怕骰子屋的使徒不值得信任,他也没有第二种选择。

    总不可能抱着她去冲阵吧?

    那是作死。

    决定生死的战场渐渐逼近,艾米收束了心中的杂思,漆烟的瞳仁幽深且纯粹,映照出面前一排排的钢铁巨人。

    没有恐惧,没有畏缩,没有彷徨。

    荣光者只是挥剑,简简单单的挥剑,短剑暗血于瞬间突破大气的束缚,红烟相间的剑身在高速运动下如同一道从天而降的红色流光,笨重的机体或许赋予了驾驶它的战士非同凡响的力量与速度,但在真正的高速战中,决定胜负生死的,只是那一瞬从眼底偷跑的时间。

    没错,只是一瞬间。

    名为艾米·尤利塞斯的少年就穿越了七具蒸汽动力驱动铠甲,手中的短剑暗血干净利索的切开了其中四具,如果是血肉之躯的话,想必第一波的敌人已解决了大半,但钢铁造物的坚韧远远超乎了荣光者的预想,四具被切开的动力驱动铠之中,只有一具陷入战斗不能的境地,其余三具根本没有受到影响,依然贯彻着其驾驶者高昂的斗志。

    “真麻烦。”

    反身看了眼已反应过来的钢铁巨人们,荣光者活络活络了有些酸麻的手臂——哪怕处于封印之中的短剑暗血仍保有传古级别的品质,斩钢断铁也从不是易事,更别说切开动力驱动铠那厚实的装甲——这不止是一个技术活,更是一个力气活。

    艾米一向不以气力见长,四具被它切开的动力驱动铠中,只有最开始那一具突破了装甲的保护,破坏了其中的驾驶系统,而另外三具受限于蓄力不足,只是切入了大约三分之二,看上去受创不轻,实际上根本就无伤根本,就少年呼出一口气的功夫,他们已然反应了过来,整齐划一的从背后抽出大约有四十公分粗的链锯大剑,然后伴随着金属扭曲变形的刺耳嘶鸣,钢铁巨人的背后齐齐隆起了一个如同驼峰一般的赤红疙瘩。

    这是?

    荣光者眯起眼。

    “呜——”

    大量的白气从排气孔中排出,灼热的灰白之雾在通道中弥漫,背后生成的铁疙瘩赤红一片,如同在剧烈地壳运动中隐隐可见的岩浆流,又如同锻造炉里刚刚出炉的液化钢铁,只是看到,就足够令人生出危险之感。

    里面的驾驶员真的是人类吗?

    艾米不禁在脑海中掠过这样的怀疑,就算是意志坚逾钢铁的战士,也无法在这等高温下保有意识。

    但怀疑终归是怀疑,在战斗中他可没有分神的习惯,当有着赤红双眸的钢铁怪物们开始行动之时,他摈弃了心底的杂思,如同一个最为精准的战斗机器一般,利用形体上的优势,游走于刀光剑影之中,近十具高大的金属人形,如同被老鼠戏耍的猫一般,笨拙的追逐着他的脚步,时不时还会因为过于狭小的空间而碰撞在一起,滚作一团,运气最高的一次还刚好不好的碰到了裸露在外的赤红燃烧炉,引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爆炸,将好不容易收拢起的包围圈再一次打破,炸出一个巨大的豁口。

    理所当然的,荣光者从中抽身而出。

    要是真的只有这几具就好了——注视着渐渐扩散的雾霭,少年心中不禁掠过这样的念头,一开始出现在他面前的动力驱动铠只有七具,其中一具一上来就被他一剑切开了装甲,破坏了内部的驱动系统或控制系统,还有两具则在刚刚那轮追逐之中碰撞在了一起,点燃了一团醒目的焰火。

    如果敌人的总数是固定的话,或许单单他一个人就足以将这只小队送葬于此,但可惜的是,迷途者之家的增援……源源不断。

    一个接着一个的金属人形被墙壁吞吐而出,然后一双接着一双的赤色瞳仁被点亮,在先前那不过数分钟的交锋中,转移过来的蒸汽动力驱动铠甲已经超过了两位数——二十二具,这是一个准数,令人难堪的准数。

    ——完全否定了荣光者刚刚所做的努力。

    正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艾米选择了退却。

    与伊尔丹矿坑中那无可名状的混沌恶物一样,被钢铁铠甲所保护的动力驱动铠与他的相性极差,暗血的确是一把不可多得的优质武器,可短剑天生的局限性导致缺乏进攻性能力的荣光者在面对体积巨大或装甲厚实的敌人时表现的总是不尽如人意,很多时候不是找不到下手的机会,而是很难对敌人产生真正的威胁。

    俗称,不破防。

    记忆中对这类情形有一个通俗易懂的称谓,但却没有具体的解决办法,面对越来越多的动力驱动铠,他不打算继续以身冒险,因此撤退无疑是此刻不得不做出的选择——但与此同时,另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又摆在了他的眼前。

    该如何摆脱敌人的追击?

    在能够自由操纵体内单元格的怪奇奥巴代亚注视下,他们根本没办法利用地形摆脱追兵不说,就算是生死存亡之际他们爆发出了非同一般的极速,也没办法阻止奥巴代亚对动力驱动铠进行转移。

    也就是说,跑不掉。

    但起码也要先跑了再说——

    路都是人走出来的,当找不到路的时候,不要慌张,不要绝望,只要朝向前方,迈开脚步,长剑终将斩开荆棘,鲜血终会淌红道路,或许无法抵达最终的彼岸,但只要不放弃,终有一天,世界将不会被绝望的阴云所笼罩。

    有人是这么告诉他的。

    只是,会是谁呢?隐隐约约间,是一个很熟悉。非常熟悉,且绝对不能忘记的人。

    可惜……关于她的记忆已点滴不存。

    现在也不是回忆的时候。

    荣光者强迫自己忘却突兀浮现于心底的影子,专注于现实——比重新整备的动力驱动铠们更快,他先一步的回到了狄克与米娅的所在。

    “还真是狼狈啊”骰子屋的使徒起身,嘴角微微翘起,然而脸上罕见的没有夹杂任何笑意,“看样子你拿它们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对此,艾米·尤利塞斯只有沉默。

    他总不可能现在就揭开短剑暗血的封印,然后莽上一波?

    那有什么意义。

    “走吧,”稍稍缓了口气,他说,弯下腰将少女驼起,背在身后,“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但我们能逃到哪里去呢?”狄克叹了口气,没有迈开脚步。

    “我不知道,”荣光者摇了摇头,如果实在没有办法的话,他会考虑将暗血的封印揭开,然后莽上一波,“但只要活着,终归能够看到希望。”

    “希望如此。”金发碧眸的美少年没有反驳,只是低下了头,如同稻穗一般金黄的碎发遮住了他的眼睑,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比起被它们追的狼狈逃窜,还是将它们歼灭,更符合我的美学。”

    “所以——”

    “不要浪费我给你创造的机会。”

    什么意思?

    还没等艾米反应过来,骰子屋的使徒已经用行动表达了他的意志。

    “你们,给我静止。”

    嘴唇微微开阖,至高无上的谕令自口中吐出,然后……时间仿佛停止了流动,数十具如万马奔腾一般汹涌而来的动力驱动铠猛地停止了行动,惯性这一常量仿佛被从世界上抹去,相当诡异的停留在狄克“静止”一词出口的一刻。

    “这是?”

    尤利塞斯家的少年瞪大了眼睛——

    能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