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九十五奥巴代亚之名
    坦白的说,荣光者在下层区已经收到了太多的惊喜……或者惊吓。

    先不说传言中足以匹敌大持剑者的高等妖魔,如同雨后的春笋一般一茬接着一茬的冒出,单就说穿越至深之夜的烟暗旅者伊格纳缇与仿佛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能插一手的骰子屋,就足够令他认识到世界的广大。

    而现在,狄克所揭开的底牌,却仍然令他心惊不已。

    是生来肩负荣光的荣光之裔或是植入圣痕的持剑者?还是伪装成人类的高等妖魔,或者是类似于上层区传言中需要复数的荣光者、持剑者才能匹敌的“天灾化身”?艾米·尤利塞斯并不知晓骰子屋使徒的本质,但这并不妨碍他对美少年所展露的能力进行粗略的评估。

    是“言灵”,或者类似“言灵”的某种能力。

    当然,也不排除是用气压控制之类能够短时间内控制所有动力驱动铠的禁锢类能力伪装成言灵混淆视听。

    只是现在所能获得的情报太少,并且也不是探寻对方能力本质的时候——艾米·尤利塞斯从来没有忘记,迷途者之家的动力驱动铠仍然在一旁虎视眈眈。

    “狄克,”荣光者注视着苦苦坚持的金发美少年,从他的神情以及额头上沁出的豆大汗珠来看,他承担了相当重的负荷,情况不容乐观,“还能坚持多久?”

    骰子屋的使徒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伸出了三根手指。

    ——如果是三秒的话,根本就没必要强撑。

    也就是说,是三十个呼吸,或者三分钟?当然,如果有三十分钟会更好,但现在天色尚早,还是不要做白日梦比较好。

    艾米想到,默默的深吸一口气,将少女从背上放下,拔出其负于背后的双手大剑,随手颠了颠,感受着那份沉甸甸的份量。

    然后在下一刻,破败的烟色风衣已如雨燕的翅膀一般展开,呼啸的风声已被他轻而易举的甩至身后——既然无法确定具体是三十个呼吸还是三分钟的时间,那么现在所能做的只有充分利用从指间淌过的点滴时间。

    少年开始了疾驰。

    他比米娅要高上小半个头,几乎与持剑者齐高的双手大剑,对他同样来说是一个大家伙,不过幸运的是,或许得益于每一个男性生来就具备的战斗本能,他与这种从未接触过的重兵器的相性比他预想的要高得多,抡动起来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滞涩感,流畅的仿佛就像手臂的延伸,自然的就像本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横劈,竖斩——

    在短短数秒的时间之内,如砍瓜切菜一般的,荣光者连续砍倒了数具动力驱动铠。

    教团的银白十字剑确实是个好东西,品质丝毫不低于市面上流通的传古兵器,重量也恰到好处,既不会因为太过沉重而影响挥舞,也不会因为太过轻巧而失去了重武器本应具备的劈砍能力,对付这群钢铁疙瘩的效果比短剑暗血要好上不止一个档次,如果不是在下手的时候需要特意避开动力炉所在的位置,说不定他清扫的速度还会比现在快上几分。

    没错,艾米非常确定,这群钢铁怪物背后隆起的如驼峰一般的动力炉并非它们的弱点,甚至恰恰相反,这是它们所携带的最强武器——一旦引爆它,其有效杀伤半径高达十五米,十五米之内的一切人或物最终只会剩下一团看不出原型的金属残骸,以及地上触目惊心的半球形的大坑。

    蒸汽动力之所以在先古列王时代结束后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正在于烟暗混沌的侵蚀已深入法则面,令人类所熟知的客观规律发生了相当微妙的扭曲,蒸汽机变得极端的狂暴不稳定,哪怕一丝一毫的意外,都可能酿成一场惨绝人寰的惨剧——虽然在数百年的改进下比起烟暗降临之初已有了不小的改善,但其不稳定的狂暴本质依然如旧——也就是说,只要稍不小心,在与它战斗时就会触发一场自杀性爆炸,将周遭的敌友尽皆卷入,赐予平等的毁灭。

    真是糟糕透顶的设计!

    艾米·尤利塞斯对这种反人类的设计表示强烈的愤慨。

    ——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荣光者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毕竟……活生生被气化的感觉可一点不好受。

    算是少年体验过的最糟糕的几种死法之一,嗯,别问另外几种死法是什么。

    甩甩头把脑海中糟糕的念头暂且抛之脑外,艾米继续针对被束缚着的动力驱动铠展开屠戮,并在挥动大剑的同时,于心底计算着时间。

    三十秒已过,最开始那二十来具钢铁甲胄只剩下寥寥数具,并且骰子屋的使徒仍然维持着对它们的束缚——听上去似乎大势已定,可实际上却……大、错、特、错!

    没错,最初一波的敌人基本上已被打残了,但在已将主场优势发挥到淋漓尽致的敌人面前,他们的抵抗毫无意义——就在那几十次呼吸的时间,又一批次的动力驱动铠抵达了战场,并完成了预热。

    不多,只有十二三个而已,还没到不可战胜的程度。

    可问题是……敌人的增援还远远没到尽头啊!

    见鬼!

    荣光者算是体验到了,个体的战力在集体的力量面前是多么的软弱无力。

    但那又怎样?终归是要战斗下去。

    实在不行的话,也只有解开暗血的封印了。

    艾米·尤利塞斯并非没有觉悟,只不过他不想让自己的觉悟如此的廉价,先民用以斩破烟暗混沌的光焰之剑的确拥有超越人类所能认知极限的神秘之力,但少年很清楚,这份力量不属于他自己,仅仅是凭借体内的先民之血借用的力量,如果只是一味的倚靠于此,他只会成为力量的奴隶,丧失成长的潜力。

    可眼下的情况,似乎也到了必须揭开底牌的决死之刻,由不得他继续犹豫下去。

    一边躲闪着钢铁巨人们的斩击,一边艰难的进行着一场并不艰难的抉择——如果没有意外发生的话,荣光者大约在三到五个呼吸之后就会摈弃心底的犹豫与彷徨,低声念出解封的密匙,唤醒在漫长时光下业已锈蚀的光焰之剑。

    但偏偏在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

    在动力驱动铠的包围之中,少年一次凌厉的反击,将其中一具钢铁巨人径直削成了上下两半,位于其中的驾驶员刚好不好的被拦腰斩断——可是却没有鲜血飙出,艾米·尤利塞斯所见的,只是一团触目惊心的火焰。

    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就这么消失了。

    不,或许活生生这个词,本来就不应该用在“它”的身上。

    荣光者亲眼所见,驾驶着动力驱动铠的战士在被杀死之后化作了一团火焰,一团与将他们送入奥巴代亚体内一般无二的火焰。

    注意,是化作了火焰,而非被火焰所吞噬。

    少年无比的确信这一点。

    也就是说,打从一开始,他们的敌人就不是迷途者之家,而仅仅是奥巴代亚。

    火焰之恶魔,奥巴代亚。

    既然敌人的正体确定了,那么接下来该确定的是我方的底牌了。

    艾米·尤利塞斯如同一只小老鼠一般躲避着成群巨人的踩踏,虽然算不上狼狈,但过程绝对惊险——就算如此,他也没有闲着,分出一小部分精神扯开嗓子与战场外的美少年展开了一场对话。

    “狄克,回答我。”他的声音在大地与钢铁的轰鸣声中时断时续,显然,无比混乱的局面并不适合喊话,“你的能力是不是言灵?”

    不等骰子屋的使徒给出答复,他继续喊道:“注意,这很重要!”

    “不,”短暂的停顿后,金发碧眸的美少年给出了答复,“并非通常意义上的言灵,而是与之相类的绝对命令。”

    “那么,告诉我。”过了好一阵子,艾米才腾出少许精力进行第二轮的问话,其中当然少不了火光与爆炸的伴奏,“限制你能力的因素是什么,数量,还是称谓,抑或两者都有。”

    “是行动的主语,与被约束对象的数量。”骰子屋的使徒仿佛猜到了荣光者的打算,所作出的回答相当的精准,“当然,还有其它限制性的因素,比如一次只能使用一个命令,在命令生效期间,我的任何言语都会被视为结束命令的终止符。”

    “很好,”艾米·尤利塞斯大声喊道,“那么你能对奥巴代亚下达命令吗?”

    “我需要用视线捕捉它的存在,如果是对我们身边的墙壁、地砖这样抽象概念上的躯体发出指令,我能力所能产生的效用会非常低微。”狄克摇了摇头,“并且,即便让奥巴代亚臣服于我,我们也还是要面对这群钢铁怪物——作为征服了奥巴代亚的恶魔之主,伊格纳缇所具备的权限尚在奥巴代亚之上。”

    “暂时别管这么多,”随着又一批动力驱动铠加入了战局,荣光者的情况越加的不妙了起来,“总之,听我说——眼前这些铁疙瘩全部都是奥巴代亚的分身,以它们为基础对奥巴代亚发出絶対命令,或许能行。”

    稍稍晚了一阵子,少年那句“拜托你了”才从爆炸声中传来。

    “啊啦,被拜托了,真没有办法啊。”线索已全被理清,骰子屋的使徒也舒缓了紧绷的心情,而后用那双如绿宝石一般晶莹剔透的大眼睛注视着不远处的动力驱动铠们,以低沉而平缓的话语下达了“绝对命令”。

    “奥巴代亚,臣服于我!”

    无形的声波四散开去,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陷入了停滞,所有的钢铁巨人如同被按下了暂停键一般停下了手头的动作,然后——

    整齐划一的跪下。

    “向您致敬,我的主人。”

    金属化的声音,从每一具动力驱动铠中传出,而它们的正前方,稍显袖珍的美少年却以居高临下的目光审视着它们,并微微点头致意。

    于此,危机消弭。

    于此,胜负逆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