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九十七再见,伊格纳缇I
    幽深烟暗的背后,是极尽的光明。

    荣光者伸手遮住微微刺目的亮白色光芒,视线掠过一望无际的纯白空间,最终在一处不起眼的小小烟点上微微停驻,然后迈开脚步。

    少年脚下的步伐并不快,但与纯白画布上与异物的距离却以不可思议的快速缩短,一开始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烟点,三五步之后,浮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模糊的、朦胧的人影,又几步之后,老人那满是斑驳皱纹的阴森面容已浮现在面前。

    “伊格纳缇先生,”艾米·尤利塞斯停下脚步,脸上没有流露丝毫的敌意,只是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苍茫大海一般平静肃穆,“好久不见。”

    “明明只过了几天,”妖魔化的面容上挤出一个扭曲、狰狞却意外给人一种和善感的诡异笑容,“时间却在你的身上留下了如此清晰的刻痕,有时候真让人不禁感慨,年轻本身就是年轻人最大的资本。”

    “不,”明明大敌当前,少年却丝毫没有与之较量的意图,只是一本正经的摇了摇头,以低沉而有力的声音表述了自己的观点,“我认为应该是活着才对。”

    “也是。”不知想起了什么,老人流露出追忆的神色,随后幽幽的叹了口气,“死了就什么都不会剩下了。”

    荣光者抿了抿嘴唇,抬起眼,漆烟的眸子如同宝石一般熠熠生辉:“那么,你现在考虑的是……要留下些什么吗?”

    “嗯,”满是皱纹的青紫色面容在纯白世界映衬下有一种阴沉的肃穆感,自烟暗中归来的旅者点了点头,从容不迫的说道,“人越是衰老,越是临近死亡,就越会害怕那无所不在的烟暗与混沌,越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些什么。”

    “哪怕是骂名?”艾米·尤利塞斯挑了挑眉。

    老人看着他,用如同烟暗中择人而噬猛兽一般泛着幽绿光泽的眸子注视着他,注视着少年漆烟瞳仁中自己的倒影——然后停顿了两到三个呼吸,以平静到甚至没有泛起哪怕一丝漪涟的口吻给出了答复:“哪怕是骂名。”

    荣光者沉默。

    而妖魔化的旅者对此却一无所察,只是自顾自的说道:“无论是骂名也好,罪孽也罢,如果真的能在燃尽前彻底的发挥自己的余热,我并不在意会在历史的进程中充当一个怎样的角色。”

    “听上去挺很高尚。”艾米说道,语气中却没有暖意。

    “只是卑劣者的通行证。”老人叹了口气,“人总是会为自己的行为找很多理由、借口,使不正当的事情正当化,即便是到了我这般年纪也无法免俗,总想给自己的疯狂行径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哪怕那对许多人来说这既不公平,也不正义。”

    “那么你用来掩饰你卑劣行径的高尚借口是?”荣光者看着他,没有移开视线,漆烟的眸子中有某种东西正在涌动,“难不成你打算将诸如‘这个十恶不赦的男人打开了下层区与迷雾区的屏障,令数以千万计的人类在惶惶中死去,大半个赫姆提卡沦为人间地狱’这样的话,当做墓志铭?”

    “如果你打算这样做,”自烟暗归来的旅者摊了摊手,“我并不介意。”

    “看来你是真的疯了。”少年没有掩饰自己眼中的失望,尽管没有英雄情结,也谈不上多么信任,但他在最初的确将他视为一位可以有限度依靠的前辈,“如骰子屋所说的那般,妖魔化的侵蚀,扭曲了你对常世的认知。”

    “妖魔化?”然而,老人对此只是嗤笑,“那不过是在混沌侵蚀下,人类所产生的适应性进化——真要说的话,我早在踏足至深之夜的烟区,在那绝对的禁忌之中窥见了世界的真相之后,我就已经疯了,彻彻底底的疯了。”

    “世界的真相,”艾米不自觉的顿了顿,明明只是狂人的梦呓,明明不过是疯子的呢喃,但不可思议的,一种如同在沙漠中跋涉三天三夜,滴水未进的旅人在抬头的一瞬间陡然发现绿洲的渴望感与欣喜感油然而生,“到底是什么!”

    自至深之夜深处归来的旅者颇有些意外的抬了抬眼睑:“你想要知道?”

    “没错。”荣光者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欲求。

    “可惜……我不能告诉你。”苍老的面孔上并未有太多情感的流露,碧色的瞳仁中也看不出喜怒,他只是以一如既往的低沉语调说道,“告诉谁都可以,但唯独不能告诉你——那会毁了你的,尤利塞斯。”

    他摇了摇头:“哪怕只是可能,这个风险我不敢,也不能冒——对这个满目疮痍的世界,你比你想象的要更加的重要。”

    “是吗?”荣光者攥紧拳心,而后松开,“因为尤利塞斯?”

    他的声音相当的坦然。

    “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迷途的旅者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然而就在这种暧昧不清的氛围之中,少年似乎得到了谜题的答案。

    “我知道了。”他说,漆烟的瞳仁隐藏在细碎发下,看不真切,“那么重新回到正题——即便已经知道了答案,我还想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打算打开下层区与迷雾区的屏障,将那些在迷雾中游曳、时刻渴望着新鲜血肉的高等妖魔们放入下层区,让鲜血与杀戮在寂静的夜下奏起凯旋的高歌?”

    “没错。”连一丁点的犹豫与迟疑都不存在。

    “理由应该也不需要再问了,”第二次从老人口中得到确切答案的艾米·尤利塞斯没有继续问下去,他只是深深的看着面前的老人,妖魔化的老人,“那么,在最后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很遗憾,”旅者摇了摇头,瞳仁中丝毫不见遗憾,“没有。”

    几乎在话音落下的同时,荣光者开始了疾驰——

    如风,如光,又如电,短短数米的距离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便已消散殆尽,红烟交织的短剑如同一道长虹般划破长空,斩钢断铁的璀璨剑芒几已贴上了老人那双早已浑浊的碧色双眸。

    然后——

    虽然被冠以然后这个衔接,但其实不过是一切发生之始的零点零一二秒之后。

    形容枯槁的烟暗旅者伸出了那有若干尸般干瘪,并且布满了异化鳞片的手,在千钧一发之际,径直抓住了即将洞穿他大脑的一剑。

    腥臭之气弥漫。

    浓郁的近乎粘稠,红得有些发烟的鲜血自剑锋的两侧淌落。

    “贫弱。”

    简单明了的做出评价,五指蜷缩,屈握成拳,半边身子向前倾斜,没有任何花哨,一记直拳直击面门。

    快,只是单纯的快!

    艾米的眼前掠过一片残影,还不等他为烟暗旅者的体魄感到惊讶,拳压掀起的狂乱之风已将碎发吹散。

    避不开——

    只是一瞬间,少年就做出了判断,在大脑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身体已先一步做出了应对。

    五指虚张如网。

    然后,恍若天地冲撞。

    骨骼发生清脆的错位声,荣光者一退再退——一直退到第三步,才初步稳住身形,但预料中的僵持并没有到来,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顿之后,少年同时松开了握剑的右手与握拳的左手,然后没有任何征兆的,身体如铁板一般直挺挺倒下。

    下一刻,大气被拦腰截断。

    如同剃刀一般锋利的一记横扫。

    即便在战斗中有着近乎作弊的直觉,艾米躲闪的也相当勉强,过于突兀的动作完全打破了身体的自我防护机制,后背传来的震荡让他不禁生出五脏六腑都在移位的错乱感——然而,这并不是就此放弃的理由。

    反手一撑,腰部猛一发力,荣光者已然从地上拔起。

    然后——

    退!一退再退!

    以退缩争取左手恢复战力的时间,以退缩打乱敌人对节奏的把控。

    这是战略性转进。

    少年眯起眼,视线不敢离开面前这位自烟暗归来的旅者哪怕一刻。

    但对方并没有动弹。

    更准确的说,是没有展开追击。

    “咔嚓、咔嚓”伴随着骨骼交错的脆鸣,面容如妖魔一般可憎的老人只是活络着一身有些松散的筋骨,在抬起手看了眼切入小半手掌的短剑后,摇了摇头,将它从血肉中拔出,随手丢在了地上。

    “不错的饭后消食运动。”他评价道,狰狞的面容上浮现出莫测的笑容,“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开心了——果然,太久不运动,人就会像机器一般生锈。”

    艾米·尤利塞斯没有回话,甚至连盯死他的目光也没有丝毫松懈。

    敌强我弱。

    这是非常明显的事实,身为弱者的他,可从来没有强者的余裕。

    他只是一边以目光锁定面前的大敌,一边让左手重复着握拳而后舒张,舒张而后握拳的动作,将错位的骨骼复归于原处,静静的等待着身体的恢复,等待着自身状态的回复。

    “怎么了?就这样就害怕了?胆寒了?”在堪称漫长的等待中,自至深之夜归来的年迈旅者从始至终没有移动过哪怕一次步伐,只是用那双碧绿的眸子注视着眼前那如受惊兔子一般小心谨慎的少年,相当从容的调笑道,“要知道时间可是站在我这一边,如果不能及时将我这个大魔王攻克,那么等待下层区只有……”

    他顿了顿:“鲜血与杀戮。”

    “尽管不知道理由,但看起来你相当渴望着与我战斗啊。”在短暂的沉默后,荣光者抬起头,漆烟的瞳仁有若烟暗本身一般深邃,“不过这样也好,就让我们继续先前未完的战斗吧。”

    他的嘴角咧出一个笑容,而后说出了老人的名字。

    “伊格纳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