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九十八死亡本身即是弱点
    言语上的交流到此为止,而拳脚的交锋才刚刚开始。

    两个皆不在人生盛年的男人谁也没有躲闪,谁也没有退让,如同先古列王时代两辆位于同一轨道上相对而行的蒸汽列车一般,在刹车阀和紧急制动装置失效后,义无反顾的撞击在了一起。

    在随之传来的大气爆鸣声中,在如爆竹一般接连响起的骨骼错位声中,在时不时传来的闷哼声中,拳对拳、脚对脚,甚至连头本身都能成为进攻的武器。这一场并不漫长的战斗简单而激烈,接近零距离的近身短打没有留给任何人迟疑或彷徨的机会,一切的抉择只在刹那间发生,并在刹那间结束。

    毫无疑问,这种放弃思考的直觉式战斗对艾米更为有利。

    但有利也只是相对而言。

    当气力暂时耗尽的两人不约而同的分开之后,荣光者更是确定了这一点——没有意外,他的伤势比老人要重,而且不是一星半点——左臂上的肩胛骨被打的错了位,一只手像软体动物一般完全无力化的拉耸着,拳头上更是触目惊心的一片淋漓鲜血,甚至裸露出了森然的白骨。

    而对面年迈旅者的情况比他要好上不少,尽管那身粗制滥造的破旧麻衣已在先前的战斗中化作了漫天的碎屑,裸露出他那被青紫色侵占了大半的、触目惊心的伤疤与健硕的肌肉块一般显眼的上半身,但在皮肤下若隐若现的鳞片的保护下,身上虽然有不少地方存在着淤青,却无碍于战斗。

    “还真是敏锐的战斗直觉,”老人拍了拍还挂在身上的少许碎布片,声音虽然低沉而喑哑,可不难听出几分游刃有余的悠然,甚至如果不是可以看见他胸脯并不平静的起伏,少年会下意识的认为这场战斗对他而言,真的就如他先前所说的那般,只是一场无关紧要的热身运动,“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厉害了,看来不服老不行了。”

    艾米抿了抿嘴,没有答话。

    默默的伸手抹去唇边溢出的猩红,而后捂住左臂的肩胛骨,用力一正。

    “唔——”

    咬紧的唇间只挤出了一声混杂着痛苦的低吟。

    “还要继续吗?”年迈的旅者摊开手,被皱纹密布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笑意,“你应当知道,单凭现在的你,根本无法成为我的对手。”

    荣光者依旧没有回话,只是一边以审慎的目光注视着他,一边慢慢伏低身子,从地上捡起那把带血的短剑。

    “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对此,老人只是耸耸肩,并没有太过在意,“但就算拥有了趁手的武器,又能怎样?在之前的交手中,你应该有所察觉,横亘于你我之间的鸿沟,不可逾越。”

    没错。

    的确是相当巨大的差距,无论是力量、经验、速度还是反应,能够从至深之夜杀出一条血路的老人都表现的无可挑剔,在不考虑能力相性的情况下,与他来一场你死我活的生死之战,不要说胜利,就连生还的可能都微乎及微——尽管所表现的不是压倒性的强大,却是相当程度上无死角的强大。

    “审时度势也是荣光者需要具备的素质。”伊格纳缇说道,从始至终他都没有主动发起进攻,仿佛所面对的不是生死相向的敌人,而是需要谆谆教导的后辈子侄,“不要妄图战胜你所战胜不了的敌人。”

    少年的嘴角微微勾勒起一个弧度,然后以行动作出了答复。

    ——疾驰!

    破烂不堪的风衣在身后狂风的吹拂下高高扬起,漆烟的瞳仁中充斥着一往无前的决意,年轻的荣光者明显吸取了第一次交手将气力用老的教训,没有一味的猪突猛进,反倒如暴风雨中肆意遨游的雨燕一般,围绕着烟暗旅者这座巍峨大山,展开一轮接着一轮,仿佛无休无止的强攻。

    然而,在既短暂又漫长的僵持之下,老人却以娴熟的技艺,敏锐的判断告诉了他:

    你的努力毫无价值!

    不管攻击来自多么刁钻的角度,不管将意图隐藏的多么隐蔽,在曾经穿越过至深之夜的旅者面前,都只是些可笑的无用伎俩,他甚至没有进行过多少次招架,单单依靠躲闪就让少年的攻势一次又一次的无功而返。

    但艾米并没有放弃。

    因为,这只是用以麻痹敌人的佯攻。

    真正的杀手锏,绝不会如此轻易的现于人前——于少年而言,底牌掀开的那一刻,将是胜负揭晓的那一刻!

    所以,这是一场将生死放置于天秤之上的豪赌,只有他有资格挥霍赌本的无败之局!

    荣光者如同最为老练的猎人一般静静等待着,等待着猎物自然而然的落入罗网中,他不打算施以阴谋诡计——以他的阅历还施展不出足以蒙蔽在穿越过至深之夜,经历过接近百年岁月的老人。

    他所能做的只是等待,只是堂堂正正的将之击败。

    没错,不是空话,更不是笑话。

    他的确是这么打算的——在前一轮的近身战中,他并非除了一身伤痕外一无所获,至少他发现了伊格纳缇的两个弱点,两个足以致命的弱点。

    其中一个,是耐力。

    人类的体能是有限的,哪怕生来背负荣光的荣光之裔,也不是无所不能的永动机,终究会有其极限存在。从刚刚那场近身搏杀来看,身体状态已从巅峰滑落的老人,体力远不如他这样的年轻人充沛。

    而这,正是胜机所在。

    但具体该如何把握这可能转瞬即逝的胜机,又是另外一个问题,一个摆在他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因为——

    或许因为体力渐渐跟不上损耗,也或许单纯是为他精心准备的陷阱,伊格纳缇脚下的步伐出现了些微的滞纳,身体的移动也不如最初那般灵活。

    上还是不上?

    没有犹豫,没有时间可供犹豫。

    于电光火石的一刹那,荣光者便做出了抉择——如同看见了火光的飞蛾一般,他放弃了心中最后一丝迷惘。

    突入!

    积聚已久的气势于顷刻之间尽数爆发,如同呼啸山林择人而噬的猛虎初下山林,又有若神话传说中呼风唤雨的龙蛇归于大海,少年的精气神于瞬间攀升至顶点,大半个身子前倾,没有防御,没有躲闪,甚至连变招的余地也没有留下,单手握住红烟相间的短剑,径直朝敌人的怀中撞去!

    换在平常,这是绝对有来无回的一击,但在现在,却是他唯一的致胜之机。

    至于依靠耐力上的优势拖延下去?

    别开玩笑了!艾米要的不是一个不胜不败的均势,而是胜利,彻彻底底的胜利!将敌人击倒在地,让敌人再起不能的胜利!诚然,耐力上的优势确实存在,可这种显而易见的弱点难道伊格纳缇自己就不会有哪怕一丝一毫的自觉吗?不是他要刻意抬高敌人,而是能够以一人之力横穿至深之夜的旅者,再怎么高看也不为过。

    说不定,体力上的弱点,还是老人特意显露给他看的。

    但哪怕是伪装出的弱点,也是弱点,荣光者需要的其实仅仅只是一个机会,一个能够一击必杀的机会。

    而现在,机会离他不过咫尺。

    是生是死,是胜是负,将会在这一刻揭晓!

    于是,出剑——

    此刻二人的距离绝不超过三米,算上臂展与剑身的长度更是只有一米左右,这点距离对于身体素质远超常人的荣光之裔几乎不存在,留给自烟暗归来的旅者伊格纳缇反应的时间更是寥寥,零点零几秒?不,即便连零点零一秒对他来说都太过奢侈,留给他的只是不经大脑的本能反应。

    他抬起左手,准备一掌猛地拍向荣光者的脑门。

    但主宰身体的终究是理智而非本能,终于反应过来的老人动作猛地一僵,就这么错失了将少年一举击杀的大好机会,直到剑锋临近,才堪堪伸出右手,打算如最初一般将短剑暗血抓握入手,消弭这场危机。

    然而,早就在这上面吃过亏的艾米哪会给他这个机会?

    因为肩胛骨错过位的左手猛地一甩,直接与老人的右手撞击在了一起,让伊格纳缇的动作慢上了半拍,红烟相间的短剑最终无可阻挡的刺入了敌人的心窝。

    结束了——

    荣光者想到,然而还不等他长舒一口气,剑身传来的反馈却让他不禁皱起眉头。

    刺……刺不进去!?

    怎么可能?

    尽管心头的疑惑与头顶的阴霾一般多,但少年没有因此而产生丝毫的迟疑,他在杂思刚刚泛起的一瞬间便放空了精神,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握剑的右手上,而后瞳孔猛地收缩——

    全身的力道落在了空处!

    什么东西……有什么东西缠在了他的四肢上,将他向后拖拽。

    这是?

    失去致胜良机的艾米猛地回过头去,然后看见了……红色的丝线?

    不,那并不是丝线!

    在短暂的停顿之后,荣光者否定了自己的第一判断,而后从地上蜿蜒蔓延的类似活物的某种东西上判明了它的正身。

    那是……血。

    先前战斗中,伊格纳缇所洒落的血液。

    这是——早就布好的一个局。

    失策了。

    少年下意识的看向不远处的胜利者。

    “不得不说你真是给了我一个非常大的惊喜,”穿越过至深之夜的旅者松开搭在左胸腔上的手,露出被剑所刺穿的切口,然而诡异的是,创口处竟然没有淌落哪怕一滴血液,“差一点就真的要被你杀死了。”

    他顿了顿,而后脸上重新浮现出笑容,狰狞的、足以令小孩止啼的和善笑容。

    “艾米·尤利塞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