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百零一旅者的决意
    艾米·尤利塞斯死了。

    简简单单,没有任何先兆的死了——年迈的旅者挑了挑眉头,哪怕见多识广如他,在确定少年死亡的这一刻仍不免被巨大无比的惊诧感与荒谬感所笼罩。

    他怎么会,怎么能如此轻易的结束自己的生命?

    死亡。

    其实对荣光者,尤其是生命接近尽头的老年荣光者来说,并不是一件多么值得畏惧的事情,为了达成心中的理想与信念,别说是自己那有若风中残烛的生命,就算是数以万计的无辜者,他也可以脏了手,黑了心,将他们作为与命运豪赌的筹码,一股脑的推至荷官面前,等待最终审判的降临。

    但不畏惧死亡的到来,并不表示不贪恋生活的美好。

    因为,活着本就是一切可能性的前提,本就是世间所被应允的最大奇迹。

    然而名为艾米·尤利塞斯的少年却在此悄然无息的死去,违背一切常理的死去,尽管身体上找不到任何的创口,但如同破布娃娃一般任人摆布的身体之中,除了依然尚存的少许温热外,找不到任何生命体征的残留。

    他死了。

    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愚蠢。”

    在漫长的缄默过后,老人唇间溢出冰冷的言语——然而即便如此,他也不得不承认少年以自身生命为代价发出的这一击,确确实实的刺中了他的软肋,刺入了他的心窝。

    尤利塞斯不能死。

    作为守夜人流传于世的最后一支血脉,他们的存在可以说是维持秩序世界稳定不可或缺的基石,在人类尚未做好迎接黑暗混沌的最后准备前,他们绝对不被允许死亡,守夜人的血脉一旦消亡,那么框定命运的汉莫拉比法典将彻底失去效力,如同教团神话中被有翼之民吹响的象征终焉的号角一般,星落于地上的国终将毁灭,世界终将灭亡。

    说到底,秩序不过浮华泡影,唯有混沌亘古长存。

    但——

    伊格纳缇叹了口气,他终归是秩序的子民,他终归是爱着这个满目疮痍的世界,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之中,他见过用手头唯一一块黑面包喂养素不相识且注将死去的婴儿的小乞丐,见过饥荒中面黄肌瘦的母亲在灶台前悄然割下的自己的股间肉,为嗷嗷待哺的孩子们准备难得的肉羹,也见过高山之城那鬓角霜白的老人,为了减轻生存的压力而离开了那并不温暖却很温馨的家庭,独自一人在皑皑的白雪中流浪,做着一场场永远不可能收获成功的狩猎……

    即便已然看过了世事的变迁,他也仍无法忘却那充盈于心间的感动。

    或许这就是人性。

    也是他仍然还是人类的证明。

    再一次的叹了口气,曾经穿越至深之夜的旅者心中已再没有了迷茫——或许这个决定谈不上理智,也很可能会使先前的努力前功尽弃,更甚至会招惹到潘多拉这位屹立于整个秩序世界最顶峰,即便是骑士团的那些位天选之人也无法与之抗衡的此世最强,但就个人来说,他无怨无悔。

    无论是打破下层区和迷雾区的藩篱也好,还是豁出性命参与上层区的乱局也罢,身体已在至深之夜的侵蚀下沦为半人半妖魔的怪物的老人,对这个用谎言编织的、被绝望阴云笼罩的世界,自始至终都爱得深沉。

    现在,看起来……已经到了不得不做出抉择的时候。

    如此想到,伊格纳缇解除了自己的能力,作为已将血脉挖掘到了极致的旅者,在无可计数的战斗之中,他对超凡之力的运用精细到无可挑剔,几乎是心念一动,起着束缚作用的血色丝线便如真正的活物一般从少年身上褪下,而后汇聚在一起,像蛇一般蜿蜒曲折的的前行,顺着裤腿攀援上老人的身体,朝着左胸腔上触目惊心的创口中涌去,然后凝固,然后结疤,然后……什么都没剩下。

    而从始至终,老人的神色都非常平静。

    毕竟,这正是他的能力,陪伴他走过九十七年人生,曾无数次救过他性命的能力。

    血液操控。

    其实并不是多么奇诡或是强大的能力,只是……在无休止的战斗之中,伊格纳缇早已将自身的血脉发掘到了极限,不仅能够自由操控体内的血液进行塑形,还可以在关键时刻赋予其种种特性,诸如坚固,诸如强韧,诸如凝固,只要是他所能够认知、所能够理解的特性,他都能够借由他的血液再现。

    先前与艾米·尤利塞斯展开的战斗,还是以指导的意味居多,虽然那个敢于将生命置于轮盘上进行豪赌的那个少年给了他不少惊喜,甚至真真正正利用他的大意差一点将这具年迈不堪的身体杀死,但可惜的是,实力上的差距切实存在,连能力的冰山一角都没有逼出,胜负生死便业已落定。

    只是多少有些惋惜,仅以少年在刚刚所展现的资质,就完全有资格参与骑士团的选拔,并有不小的几率能在那里斩获骑士之名。

    只是……终归是死了。

    而死人,不会有任何价值。

    最后看了一眼地上渐渐冰冷的尸体,伊格纳缇移开了目光,比起为少年的死而哀痛而后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那就是……与他的半身重新融为一体。

    毕竟——

    赫姆提卡可不是边陲小城,作为秩序疆域最古老的一批城市,它的底蕴必定超乎想象的深厚,而作为黑暗众卿中的最强者,曾经以一人之力将一座城市化为废墟的潘多拉无疑也是规格外的存在,若不是以最巅峰的状态遭遇,恐怕他在这个级别的怪物面前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不,即便重返巅峰,说不定也是一样。

    老人的眸光稍显黯淡,但其中的坚定并未有丝毫的褪色。

    尤利塞斯对整个秩序世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旦当守夜人最后的血脉断绝,遵循汉莫拉比所拟定的神圣法典,秩序的火种将彻底熄灭,整个世界都将为至深之夜笼罩,一切的一切都将奏响命定的终曲。

    所以,无论如何尤利塞斯都不能死。

    为此哪怕是他花费人生最后三十年时间所拟定的计划也可以放弃,为此哪怕必须面对黑暗众卿的威胁也在所不惜——这可不是危言耸听,他有充足的理由怀疑,地位尊崇的灾祸之女潘多拉之所以莅临赫姆提卡,就是为了断绝尤利塞斯的血脉——因为只有铭刻在命运石板上的名字,才足以吸引这位隐隐凌驾于天选之人之上的高贵者的目光。

    尤莉亚,尤莉亚·尤利塞斯会非常的危险。

    老人正是确定这一点,才阻止少年前往上层区营救他的妹妹——而之所以选择放弃目盲女孩的另一个原因,则在于……从繁衍后代的角度,女性与男性相比天然就居于劣势地位,这点放在生育力低下的荣光之裔身上尤为明显。

    但现在,伊格纳缇没有余地进行选择,他必须尽自己最大的力量,保全尤利塞斯最后的血脉,他已经不存任何退路,哪怕前方是一眼看不尽的荆棘丛林,哪怕前方是根本无法逾越的悬崖峭壁,所能做的也只有向前。

    不向前就没有方向,不向前就没有出路,没有太过艰深的理由或借口,老人所能用以说服自己的,只有这个简单而朴素的道理。

    然后,曾经穿越黑暗的旅者时隔三十年之后再一次的迈开了脚步。

    而同一时间,地上渐渐失去温度的尸体微微蜷曲手指。

    少年……睁开了眼。

    不远处,老人的步伐不由一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