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零九埃德加的请求
    恶魔公?那是什么?

    陌生的词汇令不远处偷听的艾米不由皱起了眉头,从语义上来说可能是被冠以“恶魔”之称的高等妖魔中的特殊体,但考虑到那位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不祥气息的黑暗众卿在所使用的敬语,以及赫菲斯托斯神庙大祭司与潘多拉脸上骤然变化的神色,这个词汇所指向的,或许是一位不得了的大人物。

    但这不能成为令他就此止步的理由。

    伟大归伟大,再伟大也不能当饭吃,谁也无法否决人类挣扎求生的权利,哪怕再如何渺小,再如何卑微,在生与死的残酷抉择下,人类向来不缺乏牺牲的勇气,更何况从话中不难推断出,那位来头大得惊人的家伙,似乎并没有亲赴赫姆提卡的打算——既然如此的话,还有什么好怕的?

    至少少年无所畏惧。

    但无所畏惧不代表必须鲁莽,他的行动非常的谨慎,谨慎到当耳边略显突兀的响起一个声音时,他下意识的反应竟然不是与之展开对话,而是停下脚下的步伐,放缓自己的呼吸,停滞自身血液的流动,然后静默。

    直到三秒之后才意识到了不妥,主动开口问道:“你是谁。”

    用的是肯定乃至陈述的语气。

    除了赫菲斯托斯神庙的那位大祭司,还有谁会在这个时候以如此隐秘的方式联系他——说到底,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荣光者,或许最后的守夜人这个名号听起来有几分带感,但对于这些屹立于巅峰的大人物们来说,缺乏硬实力的他不过是随时可以被捏死的小虫子,谁会花这个时间和精力玩这样的小游戏呢?

    但即便心中已隐隐有了答案,艾米·尤利塞斯还是问出了这个无意义的问题。

    而原因其实同样简单。

    他想知道埃德加·高尔斯沃西的态度,至少是对他的态度。

    “我是埃德加·高尔斯沃西,赫菲斯托斯神庙的大祭司。”因为早有准备,少年这一次注意到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多少有些出乎意料,他所听见的“声音”并非单纯的声音,而是某种在心灵深处响起的低语,“如你所见,我——不,是赫姆提卡需要你的帮助。”

    “既然如此,”艾米心底的疑惑其实不少,但在这时他并未有过多的询问,对细枝末节视而不见,只是简单明了的道出了的核心,“我需要做些什么。”

    “暂时不需要。”埃德加的声音异常的平静,平静到根本听不出他正遭遇惨无人道的虐待,“我想要提醒你的只是——不要继续靠近——潘多拉,嗯,也就是我身上那个漂亮女孩儿,比你想象的还要更加强大。”

    我身上的那个漂亮女孩儿……这形容……

    年轻的荣光者挑了挑眉头,然后给出了答复:“很抱歉,请允许我予以回绝。”

    长达数秒钟的沉默。

    而后,灵魂之中再次响起低语。

    “为什么?”大祭司问道。

    “没有什么为什么,”或许是因为这位赫姆提卡城的神圣者没有多少接触外面世界的机会,少年出乎预料的把握住了谈话的主动权,“但若要说原因的话,大概只有一个:我不认为你拥有扭转局势的手段,更不认为只要我能保持静默,就能令你于绝境之中翻盘——所以,请告诉我,你的计划。”

    “该说惊喜好,还是意外好。”埃德加的语气中充斥着一种荣光者很难理解的微妙情感,“艾米,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更加优秀。”

    “承蒙赞誉。”不明前因后果的少年只能如此作答。

    “你说的很对,我并没有扭转局势的手段——正如你所见,我处于遭受碾压的那一方,根本没有办法组织起有效的反攻。”赫菲斯托斯神庙的大祭司顿了顿,“但缺乏改变局势能力的人又何止我一个?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同样没办法突破目前的僵局,你不过是在驱使着自己做着无用功而已。”

    艾米·尤利塞斯没有回话。的确,他只是依仗着死亡先兆所带来的堪称无限的可能性,希望能够借此来创造奇迹。

    “但我需要知道真相。”

    最终,他只能如此说道。

    “以你的眼界或许很难理解,但你面前的这个小女孩确实不是什么简单角色,她在混沌教派位列九卿之席,是整个人类世界的最强者之一。”出乎预料的,埃德加给出了解释,至少是他所认为的解释,“哪怕我个人再怎么乐观豁达,暂时也想不出单单依靠我们赫姆提卡,能有什么方式能将之击退。”

    “所以——”他顿了顿,“退而求其次,我所谋求的是传承。”

    “传承?”

    “是啊,火种的传承。”赫菲斯托斯神庙大祭司的声音低平而有力,“杜克错了,错的相当离谱,所谓的旧日支配者只是幌子,黑暗众卿们并不打算唤醒沉睡在拉莱耶的那位伟大者,他们想要做的只是让赫姆提卡成为历史。”

    在留给少年几秒消化吸收的时间后,埃德加继续说道:“而当火种熄灭之后,那位被封印于此的伟大者的迷梦将笼罩整个赫姆提卡,来自黑暗幽深之处的眷族也将再次复苏——若事已至此,无论我们再如何抵抗都难逃灭亡的终局,所有人终将迎来平等的死亡。”

    “拉莱耶?旧日支配者?”明明是从未听过的词汇,艾米在这一刻却不由生出一种近乎怪诞的熟悉感,仿佛这些稀奇古怪的名词曾在哪里听人说过,或是在哪本书里看到过,但正如脑海中掠过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词汇一样,无论再如何寻思都不知道出处,但现在可不是深究这些的时候,比起记忆迷雾更重要的,是赫姆提卡的生死存亡,“他们到底是什么?某种无可名状的怪物?”

    “这个问题可不是几句话能够解释清楚的。”赫菲斯托斯神庙大祭司并未继续为他解答疑惑,“听着,艾米,你的生命非常宝贵,没必要冒无意义的风险,你所需要做的只是待在原地不要动,剩下的交给我就好,交给我这个大人就好。”

    我可不是孩子。

    这个念头只是在脑海中转了转,少年并未将之说出口。

    毕竟,在现在这种紧要关头还在犯孩子气的,大概也只有那些长不大的孩子了吧?承认现在的不足,谨记现在的不足,将这份懊恼与悔恨长久铭记,然后以此为动力,将之跨越才是真正的男人该做的事情。

    所以他沉默,也只是沉默。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脑海中响起的声音这般问道。

    “不,”年轻的荣光者其实想问的事情有很多,比如所谓的传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比如他在接下来的行动中能起到怎样的作用,但最后他什么也没有问出口,“没有了。”

    “那么,”

    被刻意拖长的,有些孩子气的声音。

    “——准备迎接盛大的烟火吧!”

    于是——

    世界失却了光。

    更准确的说,是艾米·尤利塞斯眼中的整个世界都失却了光,无与伦比的光热在一瞬间灼瞎了他的眼睛,然后炽热的火焰将之吞噬,承载着荣光之血的血肉之躯的抵抗不过只持续了微不足道的千分之一个刹那,然后便被无穷的光热燃烧殆尽,以整个赫菲斯托斯神庙为中心,周遭三千米全部化为了无生机的纯白结晶,花草树木乃至残垣断壁都点滴不剩,被光焰波及之处一切曾存在过的痕迹尽皆消泯。

    若是从赫姆提卡城上方远眺,大概还能看见赫姆提卡的蓝图里,赫然多出了一道醒目无比的银白伤疤。

    但即便如此,敌人仍未绝灭。

    不,不要说绝灭,就连身上的衣物都未有任何的损毁。

    ——而名为潘多拉的小小女孩所做的,不过是稍稍的抬了一下手,超越常人想象极限的极致光焰就被简单的一分为二,连带身后数十平方米的土地都保持着相对的平整,比起周围结晶化的土地要高大概数十公分。

    “真是难以置信,”她身后的黑发赤眸男性环顾身周那犹如炼狱一般的景色,不由感慨出声,“火种的力量啊……”

    即便是高傲的黑暗众卿,也甚少直面一座城市的秩序源头。

    “仅仅是一部分而已,”潘多拉皱了皱好看的眉头,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表述不是那么的清晰,于是稍稍踮起脚尖,用手比划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部分,“他差不多只借用到了这么多的力量吧。”

    “接下来,”对这种超乎想象的强大实在缺乏实感,与她同行的黑暗众卿没有继续纠结这个毫无意义的问题,只是说道,“我们所要做的应该只剩灭火了吧。”

    “不。”然而小小的女孩给出了否定的答复,“一切还没有结束——他并没有死,甚至恰恰相反,他还带走了一个人。”

    “一个人?”黑发赤瞳的男人挑了挑眉。

    “嗯……”潘多拉的脸上罕见的浮现出困惑的神情,停顿了大约两到三秒钟后,才再一次开口,“不,或许根本就不是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