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一一火种、初火与祭司II
    “那么你呢?”

    无论是初生之火还是唤醒火种之人,对艾米·尤利塞斯而言都是极其陌生的概念,但在这一刻,他既没有关心那显然干系甚大的初生之火,也没有去探寻事情背后的真相,反而在意起了面前这位脸上始终保持着温和笑容的高贵之人:“在我成为初生之火新的载体后,你又该如何自处。”

    “是在担心我吗?”赫菲斯托斯神庙的大祭司脸上浮现出舒畅的笑容,“其实大可不必,我又不会傻到火种熄灭之后才出去。”

    “你打算送死?”艾米冷冰冰的揭露了他的想法。

    “不,欺负小女孩这种没品的事,即便是我,偶尔也想干上一次。”埃德加·高尔斯沃西伸手摸了摸比他矮上数公分的少年的头,“所以,不用劝诫,偶尔也让我任性一次吧。”

    “所以就眼睁睁的看着你被小女孩欺负?”

    “瞎说什么大实话啊——别睁眼就行了,最好跑远一些。”说到此处,他的声音忽然低沉了下来,语气也不由沉重了起来,“我拖不了潘多拉太长时间,之后她肯定会去找你,在杜克生死不明的情况下,火种一旦熄灭,荣光者势必乱成一团,在赫姆提卡或许唯一能够暂缓她脚步的,只有教团的至高之塔。所以,不要回头,去寻求教团的庇护吧。”

    “没有其他选择?”少年挑了挑眉。

    “你必须要学会等待。”赫姆提卡城的大祭司摇了摇头,“锐意进取或许对年轻人是一件好事,但既然背负了尤利塞斯这个姓氏,背负了赫姆提卡的初火,你就必须学会隐藏自己的锋芒,学会克制自己的冲动,学会隐忍,学会将自己的生存看得比一切都更加重要——无论为了你,还是为了赫姆提卡,更甚至可以上升到整个秩序疆域的层面,你必须学会自私。”

    “我做不到。”短暂的沉默后,年轻的荣光者给出了自己的答复。

    “你必须做到,因为你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埃德加看着他,漆黑的瞳仁中流露出复杂难明的情感,但最终他还是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叹息,“听着,艾米,在离开传承之所前,我会将体内的初火剥离给你,你将成为赫姆提卡城最后的希望,当局势稳定下来,光明驱散黑暗之际,组织献祭,借由先民崇高之血,重新唤醒熄灭的火种——而如果你在那之前便失去了生命,那么赫姆提卡城的黎明,将不会再一次的到来,你所背负的不仅仅是责任,更是希望……”

    “我……知道了。”少年抿了抿嘴。

    “既然如此,我就放心。”从荣光者那双与他一般幽深的漆黑瞳仁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后,赫菲斯托斯神庙的大祭司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我知道你还有很多疑问,不过不用着急,现在时间还相对充裕,我会一点一点解答你的疑惑。”

    他稍作停顿。

    “首先,从大祭司的起源说起吧——大祭司是火种的祭司,充当的是初火的载体,而所谓的初火,正是火种点燃的第一缕、最为纯粹的、未被污染的火焰,它是秩序与光明在世间的显现,比起客观实在,更接近一种纯粹的概念。”

    “它与火种的关系相当密切,套用人类方便理解的类比来形容的话,就好比人与人的影子一样,是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但又不尽如此,它不仅仅是与火种相伴的影子,更是火种的半身——一旦火种因意外而熄灭,通过对初火的献祭,可以利用二者的联系而将其唤醒——而大祭司所肩负的,正是这样的职责,我们是人类文明的看护者,也是火种的守卫者,更是世界真相的保密者。”

    “世界的真相?”

    艾米出言打断道,埃德加所说的话语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伊格纳缇——他同样提到过世界真相这一概念,并且在那之前加上了残酷的前缀。

    “怎么?想知道吗?”身份尊崇的大祭司眨了眨眼睛,“但我偏偏就不告诉你——当然,这可不是藏私,也不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将世界的真相传承予你,只是……我不确定你会不会因此而奔溃——要知道大祭司的传承本来就有一套严格的流程,从祭司助理开始到见习祭司,再到正式祭司,本来有充足的时间来选拔合适的人选,并在潜移默化中慢慢揭开世界真实的一角,但可惜的是,他们都死了。”

    “我所能做的,不过是将希望之火交托于你手上,然后寄希望于你能够活下来。”

    “仅此而已。”

    “是……”艾米·尤利塞斯停顿了大约五个呼吸后,才继续说道,“如果你所指的真相,是汉莫拉比神圣法典上写下的箴言的话,我想我可以接受——比如,第三个千年,世界失却了光。”

    一身白袍的大祭司的瞳仁微微收缩,好一会儿才舒缓了紧绷的肌肉:“是伊格纳缇吧,整个赫姆提卡只有他有可能知晓世界的真实。”

    年轻的荣光者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头。

    “没错,这的确是世界真实的一角。”话锋一顿,埃德加并未就此松口,“但也仅仅是一角罢了,相信我,如果可以的话,你永远不会想知道世界的真相,因为一旦知道的话,你曾经简单却充实的幸福,将一去不复返。”

    “即便如此,我也不会后悔。”

    艾米的眸光如水一般宁静,他确实不会后悔,因为……打从意识诞生以来,他就堪称病态的渴求着那些不被语言流传,不被文字记载,消失在历史深处的真相。

    然后四目相对,一时间双方都失却了言语。

    “如果这是你的觉悟的话,我了解了。”白袍的大祭司眯起了眼,“但为了赫姆提卡的希望与未来,请允许我拒绝。”

    少年不禁哑然。

    的确,就在不久之前,他答应了对方,要不惜一切的活下去,现在实在没有出尔反尔的理由,更何况就算出尔反尔,主动权也依然在这位赫姆提卡身份最尊崇之人身上。

    因此,在短暂的停顿之后,他岔开了话题,问道:“既然初火是如此的重要,我该怎么保管好它,又要怎么利用它唤醒熄灭的火种?”

    “你活着就是对它最好的保管,至于该如何唤醒熄灭的火种,我也从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埃德加在此稍稍停顿,随后右手仿佛穿过水幕一般穿过了自己的左胸腔,从本该是心脏的部位掏出了一簇橘红色的火焰,期间甚至没有一丝一毫血液溅出,“但具体该怎么做,火焰会带来的指引。”

    火光摇曳,火焰温暖明亮却朴实无华。

    但艾米确确实实感受到了血脉的悸动,感受到了心灵深处的渴求。

    这是初火,是火种的备份。

    没来由的,他意识到了这一点。

    “大祭司的力量与火种休戚相关,初火既是构筑我们与火种的联系的桥梁,又是我们本身的力量之源。”埃德加的视线在手上徐徐燃烧的火焰上微微停驻,眼中流露出复杂难明的情感,但到所最后剩下的依然只是一声意味不明的悠长叹息,“同时,它也是我们所必须肩负的责任。”

    这么说着,赫姆提卡城的大祭司缓步走近少年,将手搭在了他的肩上:“而我的道路在这一刻已走到了尽头,现在该你了。”

    “我?”年轻的荣光者稍稍有些抵触,却并没有反抗,只是挑了挑眉头,“我该怎么做。”

    “放轻松一点,又不是什么要人命的事情。”白袍的大祭司阁下脸上的表情稍稍放缓,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虽然被冠以传承之间这个称呼,但初火的传承其实并没有多么复杂,只是单纯的因为……仪式在进行的过程中不方便被人看到,所以,不要反抗,乖乖的站好就行了。”

    “当然——”注意到少年跳动的眉头,他眨了眨眼,黑色的眸子熠熠生辉,“是开玩笑啦。”

    但在话音落下的同一时间,埃德加虚握着火焰的右手猛地探出,径直没入了艾米的胸腔之内,而搭在肩上的另一只手也突然发力,如同一座山岳一般盖压在年轻荣光者的身上,然后……大祭司那原本称得上俊秀的面容在顷刻间布满了皱纹,手臂上的肌肉也肉眼可见的开始缩水,短短数次呼吸间,他的外表便从青年直接步入了老年,身材也一并佝偻,形同枯槁,完全不复先前的高贵雍容,宽厚的白色长袍披散在身上,不仅丝毫没有给他带来气质上的加成,反而像极了遮掩自身丑陋的遮羞布。

    他,快要死了。

    只是看到这幅场景,艾米心中生出了这样的明悟。

    与此同时,伴随着初火灼烧着体内的血脉,他在一瞬间读取了数十人份的记忆残渣,并感受到了其中蕴含的炽热情感——于是,大祭司存在的意义如同将倾的天幕一般震撼着他的心灵。

    那不仅是责任,更是牺牲。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毫无因由的恨,赫菲斯托斯神庙大祭司这个身份虽然能带来无可争议的强大力量与整个赫姆提卡权贵阶层的尊崇,但与所需要付出的代价相比,却又太过微不足道——终生不得离开神庙?超迈凡俗的力量远没有那么廉价,初火承载者所需要付出的不止是自由,更是生命。

    他们在用生命供养初火!反哺火种!

    这才是火种能够世代燃烧,在黑暗侵蚀之下保护人类近千年之久的因由所在!

    而这……同样是世界真实的一角,微不足道的一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