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一三不应窥见之物
    原来如此。

    不动声色的抹去唇边溢出的殷红,少年的嘴角反而勾勒出一个笑容——托刚刚那次死亡的福,他终于明晰了对方能力的本质。

    ——不应窥视之物。

    在不知起源于何方的神话之中,这个世界总是存在着人类所不应窥视之物,无论是在死亡之路上违背劝诫回头、欧律狄刻,还是教团经典中因不听劝告而违背神旨的罗德之妻,都是其中典范——要么是因此而重新坠入冥土,要么则因直视了不能直视之物,而化作了盐。

    其结局不可谓不悲惨,与之相比,只是被割喉的他要幸运不少。

    但就表征而言,二者确实有颇多共通之处——那就是看到了本不该,更不能看到的某种东西,尽管不知道神话之中令他们蒙受厄运的到底是何种的不祥,但应该是与他所见到的“死神”是同一类的东西。

    没错,他……看见了“死神”。

    并非神话范畴的死亡之神,而是死亡概念的直接映射。

    一旦与身后之人那如血般鲜红的不祥之眸四目相对,民间传说中身披黑色斗篷,手持锈蚀镰刀的死神将会径直出现在面前,然后在任何人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挥落那把堪称死神标志的镰刀,夺取生命,带来死亡。

    尽管他怀疑这并非是不可豁免的,但在条件不足的情况下,他也只能当做即死类能力进行应对——说起来,这还是艾米·尤利塞斯第一次接触到与他相似,能够与世界上最神秘的要素之一“死亡”扯上关系的能力。

    不,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权能。

    黑暗众卿的权能来自于盲目痴愚的混沌的赠予,但让人意外的是,尽管能力的来源相当微妙,但其特性都能从先民遗留下的远古神话或是传说之中找到对应,让人不禁怀疑那永夜长城之外的幽深黑暗是否真的是盲目痴愚之物,是否真的如传说中的那般,不具备人类或是智慧生物理应具备的智慧。

    只是这个话题对一直以来未能将探索足迹延伸至永夜长城之外的秩序来说,永远是一个无法证伪的猜想,以至于相当多的人产生了这样的怀疑,所谓先民遗留的神话与传说不过是历史在演进过程中的层累,是人类根据黑暗众卿所显露出能力的总结,并附会在了已如传说一般不会再现的先民身上。

    对此,艾米不置可否。

    他总觉得,这些神话故事或许不会像人们以为的那般简单。

    比如……普罗米修斯。

    年轻的荣光者微微眯起眼,没有继续多想下去,身后的黑暗众卿如附骨之疽,无论他如何的奔跑、疾驰或是选择怎样复杂的环境都无法将那个黑发赤瞳,有若乌鸦一般令人厌憎的阴郁男子甩开。

    不,并不仅仅没有甩开。

    距离一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短,要不了三分钟,他就会被身后这位黑暗众卿反超,然后不得不被拖入战斗之中。

    如果是平时的话,有着死亡先兆与超强直感的他,并不会畏惧一个依赖眼睛才能发动即死系能力的拥有者,哪怕对方是声名显赫的黑暗众卿也是一样。但现在不同,赫姆提卡的初生之火已在他胸腔中熊熊燃烧,就算斗志再如何昂扬,就算心中的激情再如何澎湃,失败与死亡都是他所必须顾虑并规避的结果。

    作为赫姆提卡城新一任的大祭司,他的生命早已不再独属于他自己,无论愿意或不愿意,他都必须肩负起赫姆提卡十数万人的生命,肩负起整座城市的兴衰与存亡。

    所以,他犯不起哪怕一次错误。

    嘴唇深深抿起,少年的思维全速运转——他一直没有放弃找出改变局势的办法,但可惜的是,无论他再怎么绞尽脑汁,也无法凭空创造出破局之法。

    也就是说,没有选择了吗?

    下意识的眯起眼,艾米·尤利塞斯仍旧没有选择反身迎战。

    或许这一战已不可避免,但他却绝不能使自己陷入与敌人的纠缠之中,这不止是因为有相当可能拥有复数权能的黑暗众卿拥有尚在他之上的力量,更因为……埃德加拖延不了潘多拉太多时间。

    毕竟……大祭司的身份说来崇高,却甚少有机会接触战斗,接触真正的战斗,平常或许会针对假想敌做过一些训练,但训练和实战之间的差距完全不可以道里计,别说此刻只是燃烧生命的虚假强大,就是最开始能够直接沟通火种的时候,与潘多拉的战斗其实也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这其中必然与那位一再被渲染的黑暗众卿自身的强大脱不开干系,但也很难说与一生甚少有机会离开赫菲斯托斯神庙的大祭司不善战斗有几分关系——至少,就他认为,这绝对是决定胜负生死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若是逞一时气血之勇,与身后权能隐隐被他所克制的黑暗众卿缠斗不休,那么势必会被那个在传闻中曾以一人之力覆灭整座城市的潘多拉赶上,介时即便他拥有死亡先兆这个在逃命上一直有着极其优异表现的能力,恐怕也很难在两位黑暗众卿的包围之下逃出生天。

    所以,不能停。

    即便是战斗,也不能停下脚下的步伐。

    于此,少年拔剑!

    红黑色的剑身夺鞘而出,双目在看到剑身上隐约的倒影后下意识的紧闭,然后一个回身恰到好处的格挡住了从身后刺来的短剑。

    没有还手,更没有反击,艾米对身后迫近的威胁不管不顾,继续奔驰。

    “偶然?”

    黑发赤眸的阴郁男人没有追击,反而停下了脚下的步伐,注视着手上刚刚被格开的短剑,回想起先前少年那行云流水的一套动作,散发着不祥气息的红色眸子中掠过一抹阴霾,而后摇头。

    “不太像。”

    抬起头,他重新将视线移至渐行渐远的荣光者身上,猩红的眸子微微眯起,以低沉喑哑的声音吐露出一个人类的声带绝难发出的诡异音符。

    随后——

    血肉扭曲,形态变化。

    不过是在数次呼吸的时间内,他便完成了由人向鸦的转变,在街道两旁玻璃镜面的映照下,血色的瞳仁相当人性化的扫视一周,紧接着齐人高的黑色乌鸦猛地振翅,呼啸的气流卷起大片的灰尘。

    他或者它,径直飞至了空中!

    然后俯冲而下!

    本能的,艾米感受到了危机的临近,只是……这一次是来自……上方?

    少年并不是没有听见先前的呼啸风声,但因为顾忌敌人所具备的能力,他始终不敢睁开双眼打量四周,只能根据声音推断在他的身后,敌人的身上似乎发生了某种变故,但具体是什么变故,不得而知。

    直到狂风骤然来袭,他才反应过来。

    在这场事关生死的豪赌之中,敌人已经揭开了他的第二张牌,除了不应注视之物外的又一项权能!

    会是什么?不得而知。

    现在最重要的是……躲!

    即便不曾目测,但仅凭这阵刮人生痛的狂暴之风,以及那层数次于生死危机之中将他拯救的直觉,他就足以推断,即将到来的一击,必然石破天惊。

    没有任何犹豫,也不顾及任何风度,年轻的荣光者就地一滚。

    几乎就在他做出抉择的下一刻,自天空俯冲而下的超巨型乌鸦的一对利爪,完全是贴着他的头皮晃过,只要稍稍晚上那么一步半步,恐怕他有机会体验一种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新奇死法。

    某种大型的鸟类,鹰隼?

    并未睁开眼的少年并不知道敌人的正体,只能依靠一些简单的常识进行推论,以期能在下一次袭击到来前,对敌人所具备的权能拥有更深层次的了解。

    能力这种东西,归根结底没有太多秘密,只要能够反复的归纳,终归能有所收获,所唯一值得忧虑的大概是,所谓反复的归纳本来就是一种相当理想的情况,在正常的战斗之中,谁会给你时间、机会去找到他的弱点?

    这不现实。

    即便是拥有复数能力的持剑者与黑暗众卿,都不会有那么粗的神经。

    理所当然的,艾米的敌人也没有给艾米这个机会——就在前方的必经之路上,他重新变化成了人形,如同看门者一般堵在了少年前进的必经之路上。

    双手交叠,拔剑!

    两道黑色的闪光封锁了行进的空间,然后将面前的大气简单粗暴的一分为二。

    依旧如未卜先知一般,紧闭着双眼的荣光者毫无畏惧的迎了上去,一把红黑色的短剑舞出一片密集的剑网,干脆利索的抵挡住了他的所有攻势。

    并且,还在试图突破。

    这家伙,这家伙……的能力该不会是预见未来吧?

    尽管脸上没有浮现出表情,但有着“告死鸟”这一称号的黑暗众卿内心其实相当的苦闷,面前这个荣光者真像一条滑不脱手的泥鳅,不仅未卜先知一般依靠紧闭双眼锁死了他最强的权能,还有用对危险非比寻常的预感与盲斗技能,更别说近身搏斗的功底非常扎实,与他的相性堪称恶劣。

    不好对付。

    在心底下达了判断,但他并未因此而感到沮丧。

    因为……他所要做的并非击杀,而仅仅是拖慢对方逃亡的步伐。

    一切将会由潘多拉收官。

    那位白袍的大祭司,以及这座城市的火种,留给他们的时间——

    所剩无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