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一一四如果命运让我跪地求饶
    十五个呼吸后,他将会落败。

    未来无比清晰的呈现在了埃德加·高尔斯沃西面前——仅仅是一记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直拳,传承自第二十三任大祭司的“心灵壁垒”便轰然破碎,并且没有丝毫停滞,在短短的一个刹那之内,突破了包括绝对静止领域、秩序庇护所、空间阻断在内的三层防御网,径直来到了他的面前。

    然后,拳头在眼前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世界陷入一片昏暗。

    这就是未来。

    总计一百二十七项能力中,唯一属于他自己的能力。

    预见未来。

    更准确的说,是确定未来。

    未来并非一尘不变,如果将时间比作一条河流,那么从过去奔流而来的河水在现在这个岔路口拥有近乎无穷多的可能性,每个人的每一种不同选择都可能开辟出一个崭新的未来——但可惜的是,他的能力从来与希望绝缘,在这双漆黑瞳仁中映照的,永远只有一个未来,被确定下来,注将到来的未来。

    从小到大,经由无数个案例,他已经确定了这一点。

    而其中最显著、最戏剧化的,无疑是他成为赫姆提卡城大祭司一事——早在十六岁那一年,被父母逼着在赫菲斯托斯神庙担任见习祭司时,便看到了无数岔路**汇的唯一一个未来——他将从导师的手中接过权杖与白袍,在城市议会那些大人物的见证下,跻身于一切名利权势的最顶点。

    但,那不是他想要的。

    于是,曾经喜好读书,素为长辈喜爱的高尔斯沃西家的小王子在赫菲斯托斯神庙待了还不到三个月,就如同挣脱缰绳的野马一般恣意狂欢,从来不听讲师的讲座,也不在乎大祭司所订立下的规矩,只是我行我素,在分不清有意还是无意的搞乱行为下时刻保持着阳光开朗的笑容,本应庄严肃穆的神庙时常因他而变得鸡飞狗跳。

    很多人都在讨论,一向治学严谨,不苟言笑的大祭司阁下会对这个刺头有多长的容忍期,从七天到一个月再到一年,每个人似乎都有自己的理由与证据,但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直到埃德加在神庙闹腾了五个年头,这位奥尼恩斯家的谢顶中年人才单独传唤了这个问题多多的年轻祭司。

    然后,在三日后,一个荒诞到根本不可能是谣言的谣言从祭司会议中流出——在一个月后的例行城市议会上,大祭司将会将象征赫菲斯托斯神庙统御权的权杖与白袍在所有议员的见证下,交托给埃德加·高尔斯沃西,交托给新任的大祭司。

    真是见鬼!

    直到那一天到来之前,整个赫菲斯托斯神庙中,还真没有哪个人会把这个不切实际的妄想当一回事——当然,这之中不包括埃德加,这位已经从前任身上继承了初生之火的新任大祭司,这段时间一直处于濒临崩溃的精神状态中。

    并非因为接触到了太多禁忌的知识,而仅仅是因为自己的能力——没错,他的确努力去回避了那个注将到来的未来,但在线性的时间上,他的这种回避反而促成了未来的发生,如果他没有在那些年中展现出自身阳光开朗的领袖特质,恐怕那位对世界未来忧心忡忡的中年老男人根本不会将他列入继承人的候选名单中。

    可世事没有那么多如果,因为预见到了未来,而想要改变成为大祭司的未来,他刻意展现出与神庙清修生活截然相反的活泼调皮——然后正因他所展露出的这种阳光乐观的处世态度,才引起了赫菲斯托斯神庙大祭司的注意,才会在第五个年头将他拉入传承之间,选定他为下一任的大祭司。

    这件事情很难理清因果,而同类的事情在埃德加的记忆中还有不少,正是因为有着如此详实的事例,他才能肯定,任何经由他这双眼睛确认过的未来,都注定会如先民编织的命运一般无可杵逆。

    这一次也是一样。

    在接下来的数个呼吸之后,这场战斗即将画上休止符。

    然后……他所守护了十数个年头的火焰,终将在女孩的手上迎来独属于它的终末。

    三、二、一——

    在极端的平静中,他甚至有闲暇为自己的生命倒数。

    当清点至一之时,所预见的未来如期而至——黑发黑眸的小小女孩在以“懈怠”锁死了无序空间跳跃与短距离空间跃迁后,没有任何花哨,以一记简简单单的直拳直击他的面门,仅仅持续了不足千分之一个微秒,传承自第二十三任大祭司号称“不破”的心灵壁垒就有若镜面一般破碎,随后,更是连丝毫阻隔都没有感受到,他所构筑的三层防御网尽数破碎,拳头在眼中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下意识的闭上眼,曾经的大祭司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然而,从不晚点的死神,这一次似乎迟到了。

    他没有死。

    女孩那娇蛮小巧的拳头在他眉心处停下,连一阵风都没有扬起的停下。

    “为什么不杀我。”

    埃德加问道,他的声音低沉而喑哑,其中的虚弱连他自己也能清晰的感受得到。

    只是,潘多拉并没有给予答复,有着年幼外表的黑暗众卿只是默默的收回拳头,明明只要再往前不到一公分的距离,她就能将这个远远称不上棘手的敌人彻底击毙,但她偏偏就是收回了拳头,然后看也没看他一眼,径直朝塌陷地面的最中心,一个用大理石堆砌而成的环形祭坛走去。

    她的目标是火种。

    曾经的大祭司并没有太过惊讶,敌人的目标是火种,这件事情一开始他就知道,早在敌人入侵赫菲斯托斯神庙之际,他便发动了他的能力,进而确认了未来——确认了火种熄灭,来自幽深晦暗之处的混沌恶物自海上来,长眠于拉莱耶的永恒不死者的复苏,以及赫姆提卡的毁灭。

    未来经由他的眼,被确定了下来。

    赫姆提卡城的毁灭,已无可更易,他之前所做的努力,不过是愚者的愚行。

    但那又如何?

    至少,他已将希望的种子的流传了下去。

    并非赫姆提卡的希望,没有人比他这位火种的供奉者更清楚长眠于赫姆提卡之下的旧日支配者是何等可怕的怪物,在先民隐没的今天,即便骑士团以及教团摈弃前嫌通力合作,也无法讨伐这位早于秩序疆域诞生的太古之神。

    赫姆提卡已经无可挽救,他对少年所说的,尽是谎言。

    初生之火并非为了这座注定沉沦的城市而留,仅仅是为了留给艾米以及尤莉亚,留给姐姐留存于世的最后血脉一缕传承的希望。

    所以,一定、一定要活下来!

    他抬起了手,迎向刺目的阳光,似乎想要抓住些什么。

    然后不禁哑然。

    曾经的大祭司终于知道为何潘多拉会手下留情,不,或许用手下留情并不合适,因为,那位以年幼女孩形貌行走于世间的黑暗众卿,并没有真正的留情,她之所以停手,不过是因为……没有必要。

    是的,没有必要。

    他已经构不成威胁,并且快要死了。

    视线在迎着阳光的手臂上停驻,他刻意维持的肌肉不知何时已然缩水,现如今所剩下的只有一个皮包骨头,身上的其他地方尽管看不到,但想来也没有太大的差别,他的虚弱本质于此刻已尽显无疑。

    没必要在一个将死之人身上浪费时间。

    她或许是这样想的。

    作为尘世当之无愧的最强之人,她与天选之人一般介于凡物与非凡之物间暧昧模糊的界限之上,在整个秩序疆域能对她造成威胁的存在寥寥无几,即便火种的力量没有在黑暗千年中遭到削弱,即便他现如今依旧保持自身的全盛状态并拥有杜克的战斗经验与技艺,了不起也只能维持一个不胜不败之局。

    更别说现在……一介废人而已。

    但——

    他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废人,他是拥有历任大祭司传承下一百二十七种能力的……超级废人!

    毕竟,在他所具备的一百二十八项能力中,能够对潘多拉进行牵制的一个也没有。

    他就只能一边看着女孩向火种祭坛行进,一边默默的等死。

    ——才怪!

    不要将思维局限在一处,他所能做的,不止是阻扰黑暗众卿,还可以将目前的严峻的形势告知整个赫姆提卡的居民,包括并不限于荣光者。

    传承自第二任大祭司的能力“天谕”。

    只是在那之前,他还有一件事情必须去做,哪怕豁出性命也必须去做。

    那就是唤醒他的兄长,唤醒杜克·高尔斯沃西,唤醒这位赫姆提卡城当之无愧的最强之人!

    当黑暗降临之后,赫姆提卡需要他!需要一个英雄人物来挽狂澜于既倒,来带领大家披荆斩棘,于未卜的黑暗中杀出一条道路!

    于是,将思维放空,他发动了第七十九任大祭司所持有的能力,超次元链接。

    再然后,轻轻的闭上了眼,他动用了赫姆提卡历史上第一位大祭司,曾于从利维坦的倾尽七海之水的攻势下将赫姆提卡守护,被冠以圣人称号的布伦特·博斯韦尔所传承的能力。

    被列为决不允许发动的,禁忌的能力。

    ——崇高牺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