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七死战
    尘落如雨。

    伴随着一阵地动山摇,年轻的荣光者径直从近十米的高度失势坠下,如果不是空中还有不少散落的石块可供借力的话,仅凭接下来要面对的冲击力就足够令身体不在巅峰状态的他深陷虚弱,更别说那始终虎视眈眈的地底怪物了。

    连片刻的闲暇都没有,还在半空中踩着砖块在铺天盖地的粉尘中失势坠落的艾米·尤利塞斯心头一跳,几乎在他刚刚生出感应的同时,一条通体乌黑的狰狞触须就这么撕裂了面前的烟雾,裂成四瓣的口器骤然张开,如鲸吞牛饮,将沿途的一切木料、碎石尽皆吞没,然后……猛地闭合。

    足足有数个平方的石块就这么被咬了个粉碎,但……咬了个空。

    退——

    心头骤然响起的警兆为少年争取到了宝贵的反应时间,他在第一时间意识到了危机的临近,并于不到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做出了决断,在脚下的石块即将与地面展开亲密接触前的一刹那,放弃了这块极为合适的缓冲物,身子向前一个纵跃,在一片顺势“稀里哗啦”的杂物落地声中,翻滚着落地,幸运的逃过了一劫。

    然而即便如此,局势也仍不容乐观。

    ——还不等他稍稍喘一口气,一条黑色的地平线已浮现在了眼前。

    那是……

    湛蓝的瞳仁骤然放大。

    它的触须!

    近十米长的触须如同一根又粗又长的鞭子,席卷着声势骇人的沙石与尘土,以及滚滚的大势,向着连脚跟都没站稳的荣光者以及其余几人,呼啸而来!

    这是一记横扫!

    躲不开的,唯有一死!

    确定了这一点后,艾米顾不得身上传来的阵痛,双足再次发力,在危机临近之前高高跃起,相当狼狈的躲开了这势在必得的一击。

    只是……还不到安心的时候!

    还有第三根触须——多次与死亡擦肩而过的少年不会忘却这关键的信息,在落地的瞬间便调整好了站姿,警惕的打量着这片烟尘尚未散去的死亡之地。

    但预料中的第三次攻击没有到来。

    不,并不是没有到来,而是抽不开空!

    远处传来的声响令荣光者迅速的判明了局势,或许那怪物能够同时操纵数根触须,可是他同样也不是孤身一人!

    没有触须牵制的预备役持剑者们,已先一步朝妖魔的本体发动了攻势。

    怎么能落于人后!

    重重吐出一口浊气,艾米用了几秒钟调整好自己的呼吸,而后一头没入了被搅动的烟雾之中,一头撞进了双方的战场之中。

    拔剑、蓄势、斩!

    一套攻击一气呵成,宽刃厚脊的重剑以雷霆之势重重的砸在了面前的触须之上,不存在先前虚不受力的问题,也不必担心那如鞭子一般破开大气时携裹的可怕动能,面前这根去势已尽的触须,在这毫无保留的一剑之下,只差一点就要被切成两截,伴随着大片大片的污秽之血飞溅,开始了不断的痉挛。

    ——断其一臂。

    突入战场的荣光者达成了目的,但并未就此罢手,手中的重剑高高举起,而后再次落下,干净利落的将其斩断!

    “还真有你的!”

    朝这个方向进攻,并吸引了刚刚那条触须注意的,身材魁梧的金发大汉发出爽朗的笑声,简单的和艾米打了个招呼后,便在渐渐稀薄的迷雾中迈开脚步,朝着在那尚未散尽的烟雾中也清晰可见的,可能有一两层楼高的浑圆肉球疾驰而去。

    那是怪物的本体,也是致胜之所在。

    荣光者紧随其后——

    然后止步。

    视线中密布于怪物本体之上的近似人类手臂的鞭毛,令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不好对付。”

    他说,说出了在场的所有人的心声。

    “怎么可能好对付啊,”说话的是那名先前打过招呼的金发壮汉——停下脚步的可不止他一人,包括金发壮汉以及考伯克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于此处止步,“那些手臂……一看就知道不是摆设。”

    “体积太大了,”黑肤色的女性同样皱眉,“很难造成有效杀伤。”

    “就算你们都这么说……”气势稍弱,眉宇间可以看见显而易见的虚弱的预备役持剑者耸了耸肩,“除了强上之外,我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这可不一定,”艾米看向一旁不置言语的考伯克,“你有什么情报吗?”

    “我也想有,”考伯克摇了摇头,“但——”

    话语在此处戛然而止,克拉苏的触须虽然被斩断了一根,可剩下的两根半点不容人小觑,在短暂的时控后,很快便强忍着疼痛,组织起了第二波攻势!

    两根触须一左一右,分上下两层横扫而来!

    这一下就将逃避的空间彻底锁死!

    如果属于荣光之裔的体魄未曾遭到削弱,艾米还不至于束手无策,但此刻他的气力并不比一般人更大,根本没有机会像先前那样通过高跳躲开这一次的双重横扫。

    那么……唯有前进。

    荣光者抿起嘴唇,而后向着怪物那一看就令人感到不安的本体大步前行。

    仅从体型来看就知道眼前这只妖魔的气力不小,但真正令触须的横扫无可阻挡的还是那在挥舞过程中积累的大量势能——在惯性的作用下几乎能做到所向披靡!至少艾米想不到他们该怎么阻挡这势大力沉的一击!

    既然没办法阻挡,就不要硬挡。

    艾米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和它打近身战!

    触须的挥舞可以被视为鞭子,鞭子伤害力最足的地方就在于末端——与之相对的,与本体联结在一起的前端是最不灵活也是威力最小的区域。

    可以挡住——

    在那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年轻的荣光者抓住了那唯一的生机。

    “走!”

    他用自己的行动为预备役持家者们指明了道路。

    能够从训导院毕业的精英自然没有简单的角色,几乎在艾米提示的同时便反应了过来,以最快的速度跟上了荣光者的脚步,甚至犹有余暇发出由衷的赞叹。

    “能够在短短的一瞬间判明局势,真是相当了不得的战斗本能啊!”

    说话的是那名金发的壮汉,他似乎是话相当多的人,即便在生死攸关的战斗中,也有这个心思扯上几句,不过……他的称赞确实称赞到了点子上。

    想到越靠近触须的首端攻击的力度越弱,其实并不是一件难事,但难就难在能够如此之快的反应过来。

    生死之间,绝争一线。

    有时候——比如现在,只是一线之差,可能就是生死之分。

    一行五人对这一轮攻势的应对其实极其出色,但不到一秒的反应时间能够做到的事情相当有限,至少他们并没有完美的规避开这一记横扫,正面迎上了那比他们还要高上不少的触须,与蕴涵其中的那份沛然巨力一较高下。

    结果理所当然的是惨败。

    包括艾米在内,都是喉头不自觉的一甜,而后踉跄而退。

    好在,集五人之力,终归是将这一记致命的横扫接下来,更进一步认识到眼前怪物危险性的众人自然不会再次放任它组织第三波攻势,哪怕明知道它的本体存在问题,也抛开心底的最后一分迟疑,朝那长满人类手臂的巨大肉球发动了攻击。

    ——总归不会比那些触须更难对付。

    艾米一马当先,有着死亡先兆的他比起其他人的顾忌要小很多,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留手的打算,整个人高高跃起,身体反绷成一个弓形,手中宽刃厚脊的重剑高高举起,而后狠狠的抡落!

    大气在朴实无华的剑锋之下被一分为二,半月型的剑光映照出胸前炽热的火焰。

    “呼!”

    干净利索的一剑,连那些看上去诡异莫名的手臂都来不及做出反应,浑圆的肉球之上已被撕开一道血淋淋的大口气,乌黑腥臭的液体宛若石油喷发一般里里外外淋了少年一身!

    而后落地,而后向右一个侧身翻滚——并非躲闪可能存在的反击,而仅仅是给身后的同伴让出攻击的空间。

    紧随他身后的是那个有若狮子一般强壮的金发壮汉,他的身体素质应该是这批人之中仅在艾米之下的强悍,或许是为了扩大战果,他并未选择与荣光者一样的攻击方式,而是选择了以双手持剑的姿态进行突刺,将大半个剑身没入了浑圆的肉球之中,然后猛一咬牙,任由那些畸形奇诡的手臂拉扯,全身上下的肌肉一齐发力,拼尽全力的一扭一转,直接在肉球之上拉扯出一道巨大的横切口!

    然后,第三位朝怪物本体发动攻击的是那位看上去颇为虚弱的预备役持剑者,他选择的攻击方式与金发壮汉如出一辙,只是方向各不相同,当宽刃厚脊的十字重剑全然没入了隐藏于地底的怪物本体之中,他猛地发出一声爆喝,随后拧动深陷其中的长剑,将伤口进一步的扩大!

    但仅此而已了。

    意外,在所有人都有所准备的情况下,毫不意外的发生了。

    妖魔的本体、那巨大的、浑圆的、狰狞的肉球——

    张开了嘴。

    ——字面意义上的,张开了嘴。

    整个肉球就此一分为二,如同原始像素下的吃豆人一般,变成了一个只有一张嘴的怪物,位于浑圆球体表面的一只只畸形的、奇诡的、狰狞的手臂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开始蠕动着、爬动着,向着于惊变之下反应慢了小半拍的预备役持剑者如潮水一般涌去,纷纷按住他的身体,而后……

    来不及救援,在浑圆球体、不更准确的说是那张大嘴中,有无数只或串联或攀附在一起的小型触须将之牢牢咬住,一边分食着他的血肉,一边将其拉入了幽深黑暗的腔体内部。

    大嘴合上。

    微弱的惨叫声与咀嚼声从中流出。

    ——没有人说话,现场的氛围一片死寂。

    毫无疑问,他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