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八未完待续
    始料未及。

    尽管所有人都猜到了面前这只妖魔不会坐以待毙,但谁也没有想到,它的反击会来的如此迅捷、如此凌厉。

    ——仅仅是眨眼的功夫。

    这个临时拼凑起来的小团队,就直面了生死之间的大恐怖。

    士气一瞬间跌落至谷底。

    糟糕!

    艾米敏锐的意识到了问题所在,眼前这一幕即便对他来说,也多少有些超前,更别说那些训导院走出的精英——或许他们接受过实战的考验,也真正经历过生死关头的洗礼与蜕变,但学院派就是学院派,在面对突如其来的重大变故时总是会比真刀真枪实战派慢上一拍半拍。

    在很多时候,哪怕是些微的迟滞都足以分出生死。

    “后退!”

    不带任何犹豫,年轻的荣光者低吼出声。

    在他那双湛蓝瞳仁中映照的是地底怪物那裂开的狰狞大嘴,对啃食人类抱有异乎寻常兴趣的可怖妖魔不急不缓的转过身来,说不清是口腔还是胃袋中的触须从口中蜿蜒而出,它们的目标是……即将朝它挥出第四剑的考伯克。

    而来自拉姆斯登的少年,对他此刻将要面临的命运依然一无所知,只是瞪大了眼睛,保持着僵立的动作,丝毫没有意识到死亡的阴云已盖压而下。

    来不及了!

    考伯克的反应比艾米预计的要慢上不少,在他出言点醒后,也并未在第一时间醒悟过来,反倒下意识的愣了愣神,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了无谓的惊惶之中。

    真是蠢透了!

    艾米·尤利塞斯多少有几分怒其不争的想到,然后……

    那张蠢脸上惊慌失措的神情就此凝固定型。

    空气——

    不,应该是时间。

    ——如水一般稠密。

    来自赫姆提卡的荣光者仿佛成为了一条鱼,一条本应生活在水中,却误入泥浆之中的鱼,哪怕鼓足全身的气力,也不过在仿佛被凝结成一团浆糊的空气之中,一点一点的、极其艰难的挪动脚下的步伐。

    那是时间的壁垒。

    少年理所当然的知晓了这一点,来不及惊讶,更没有惊叹,他只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那离死亡不过咫尺的临时队友身上。

    迈步。

    在时空的拉扯之下,年轻的荣光者的速度很慢、很慢。

    当然,这只是错觉。

    在近乎凝滞的时间之中,所谓的速度,只是原有观念固化后的错觉,是某种自相矛盾的虚假概念。

    ——零点零三。

    一步之后,时光收束,万物再一次的开始了流动。

    先前所经历的一切仿佛是一场不真切的幻梦,但艾米·尤利塞斯清楚的知道,那并非虚妄,而是实实在在的真实——因为,他如同传奇中偷天换日的神偷一般从时光的长河中窃取了一瓢,微不足道的一瓢。

    那是零点零三秒。

    没有任何理由,他自然而然的知道了这一点。

    如果是平时的话,他或许会仔细寻思着这莫名其妙的时间停止会不会有什么深意,他到底该如何开发并运用他的新能力,但现在,他什么也没想。

    只是出剑。

    一剑、两剑、三剑——

    年轻的荣光者横亘在考伯克身前,宽刃厚脊的重剑接连斩出,迎面对上了那自怪物腔体中蜿蜒而出的微小触须。

    一触即溃!

    轻巧的简直不可思议!

    心底微微生出漪涟,妖魔的脆弱与先前的血腥与狰狞生出了鲜明的对比,但……依然在情理之中——说到底,眼前这被称为“克拉苏的触须”的怪物,既然习惯性的将本体隐匿在无需战斗的安逸环境中,那么它的正面战力自然会相应薄弱,能够像刚刚那样直接吞下一名预备役持剑者,多少有几分运气的成分。

    真要能够见一个吞一个,那么它还要什么触须,还要隐藏在地下做什么?

    直接本体上阵不就是了?何必画蛇添足?

    少许思绪一掠而过,艾米·尤利塞斯脚下的步伐没有丝毫的停滞,他硬生生顶着那蜂拥而动的稚嫩触须,一剑又一剑杀出一条血路。

    困兽之斗而已。

    不屑的下达了这般论断,荣光者对它的虚弱本质心知肚明。

    而局势之后的发展也证明了他的猜想,面对他这块送到嘴边并且还在不断往嘴里送的“肉”,习惯隐匿于地下的妖魔不仅没有对他下口,反而扭动了那浑圆的身躯,如同一滩烂肉一般痉挛、震颤起来,连带着脚下那由别墅废墟堆成的地面也晃动了起来,宛若一场地震爆发。

    这是……

    危险的征兆再次显现,艾米的视线被密密麻麻的细幼触须遮蔽,根本无从察觉危险到底从何而来,在这关键的时候只能完全听从本能的劝诫,放弃这一波攻势,足下微微发力,身后猛地向后跃出了个两三米。

    “轰!”

    还不等他站稳脚步,如陨石天降一般,妖魔的触须猛地锤落,在地面上犁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好险——

    后怕不是没有,只是自始至终都在可控的范畴,因为死亡先兆的缘故,年轻的荣光者对危机的应对与处理远比一般人要积极的多,心脏也要大很多。

    因此,没有多做停留,几乎在尘埃扬起的一瞬间,立刻组织起了新一轮的攻势。

    ——突进!

    他再一次的挥剑,凛冽的剑光轻松的撕裂妖魔的防御,洒落大片大片的血迹。

    胜局已定。

    自赫姆提卡城实打实拼杀而出的少年这一次没有遭遇怪物那硕果仅存的两根成熟触须的阻拦——他又不是全然无脑的莽夫,如果单单是脆弱的本体,他还敢一个人单刷试试,然而一旦它将它的两根鞭子全力施展开来,就有点超出挑战的难度,没有必要的话还是稳妥点更合适。

    比如……偶尔依靠下队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剪除触须的工作由终于回过神来的预备役持剑者们承担,虽然从训导院中走出的精英们直到不久前才恢复了冷静,但值得称赞的是,他们在恢复冷静的第一时间便做出了最为正确的决定。

    兵分两路,他们分成两组人马,分别去破坏或限制妖魔所能动用的两根成熟触须。

    这一下怪物本来就没多少的智力瞬间就不够用了,分心三用的唯一结果不过是致使本就没有多少知性可言的行动更加的混乱无序,更加的……缺乏威胁。

    不仅本体在荣光者面前成为毫无反抗之力的待宰羔羊,就连两根触须也在慌乱之中被彻底牵制的不能动弹,其中一条更是只差一点就要被彻底断成两截——也不知道幸运或是不幸,在死亡降临前,它并未再一次的体会到“壮士断腕”的痛苦。

    没错,它死了。

    而且死的相当的……壮观?

    艾米持相当的保守态度,任谁看到眼前的一团肉球就这么炸裂成一滩脓水的感觉都会这么不好受,尤其当他还被淋了个落汤鸡的时候更是如此。

    不过……终于是胜利了。

    年轻的荣光者长舒一口气,只是还不等他理顺自己的气息,膝盖便不由一软,整个人如同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一时竟是再起不能。

    普通人的身体真脆弱……

    艾米不禁如此想到,但其实内心没有多大的起伏波澜。

    预料之中的事情。

    单单是那一瞬间将时间停滞,就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即便是素以能力闻名的荣光者之间,能够干涉到时光领域的能力也少之又少,至少他从未有所耳闻。

    虽然只是零点零三秒,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但在真正的战斗中,若是能从时光长河中窃取到这微不足道的一瓢河水,很轻易就能于不可能之中创造奇迹,是实用价值不在他的死亡先兆之下的强悍能力。

    可惜……只有零点零三秒……

    确实是短了点。

    战斗结束后的疲惫扑面而来,艾米的思绪不自觉的发散起来。

    ——话说回来,好端端的他怎么会多出一种能力?他还从未听闻荣光者能够觉醒与自身能力并无关联的第二种能力。

    或许……与教团有关?

    是持剑者的洗礼吗?也就是现在的时间点会是植入圣痕接受洗礼之后?

    有点难以置信。

    一印级别的持剑者的**会弱小到这个程度?就算会,那么其他人怎么解释,总不能单单只有他一个人接受了洗礼植入了圣痕?

    问题还有很多,相当相当的多,所以……不必急于一时。

    年轻的荣光者安慰着自己。

    但不知怎么的,心底忽的生出一种相当微妙的不谐感。

    ——似乎是忽视了什么?

    他想到,一时间又想不起到底忽视了什么,只是微微皱起眉头。

    而后……脸色不禁越来越凝重。

    确实,他忽视了一个相当重要,甚至可以说在面前这堆疑团中堪称关键的疑点。

    那就是……

    他是所有人中独一无二的特异点。

    至少就目前来看,他是唯一一个遭受了体质削减诅咒的人——如果令他的身体强度削弱到普通人所能抵达的程度的诅咒作用于所有人,那么其他个预备役持剑者不是要虚弱到连剑都拿不动的地步?要知道……预备役持剑者终究不是持剑者,其体魄也就是普通人正常锻炼所能抵达的极限,与荣光之裔这等生来的超凡者不可同日而语。

    但……他们依然可以顺畅的战斗。

    也即是说,他是唯一一个遭受诅咒的人。

    而成为例外的原因不外乎这几个,其一是他的荣光者身份在这座城市中遭受了诅咒,其二则是……他的真实身份已然暴露……

    会是第二种吗?

    艾米·尤利塞斯轻轻抿了抿嘴,心情忽的沉重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