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十一时光啊,你是如此的瑰丽
    通向城市中心的路途绝非一帆风顺,死亡的阴影如影随形,妖魔们在这片深沉的夜色中如鱼得水。

    但……

    现在有些安静的过头了。

    “小心,”艾米·尤利塞斯环视一周,提灯那昏暗的火焰照亮了周遭,然而……一无所获,“可能会有一个大家伙。”

    至深之夜妖魔出没的特点,在这两天中,隐隐被他们摸出了点不是规律的规律。

    那就是……妖魔无处不在。

    短暂的安宁虽然有时会有,但绝不是好运气的象征,恰恰相反,这很有可能是一场恶战的开端。

    妖魔的猎场——

    尽管不像高等妖魔那样,生出了类似顶级掠食者的领地的概念,但普通妖魔中的厉害角色,其周边也往往会出现一个小小的真空地带。

    而这种地带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安静……安静到听不到其它妖魔活动的声息。

    “嗯。”

    简单利索的低应一声,另外三人的神色并未有太多起伏。

    持续的、高强度的战斗永远是提升战斗经验的不二法门,在过去的一天之中,这群预备役持剑者至少经历了数十场战斗,虽然以碾压局居多,可经验的累积与态度的转变却是实打实的——或许战斗技艺尚未呈现出质变的迹象,但曾经的青涩业已褪去,无论是应变能力还是挥剑的魄力都有了显著的提高。

    这个速度不可谓不快。

    只是荣光者对此却并不惊讶——训导院高强度的训练为他们的成长打足了基础,而且又不是完全没有一点实战经验的初心者,只需一段时间的磨合后,他们便能完美的适应至深之夜这阴沉昏暗的氛围,将自身的战斗力完全发挥出来。

    不得不说,教团在持剑者的培育方面,真的做的非常不错。

    艾米·尤利塞斯由衷的发出感慨,心思却不由自主的飘忽出去,回想起与他并肩作战过的少女。

    米娅。

    在几乎将赫姆提卡从地图上抹去的那一战之后,他并没有与她打过照面,但战后的废墟之城就那么大点地方,他或多或少也从其他人口中听说过她的消息——如果没有意外,她现在应该已经回到了教团的迦南本部。

    摇了摇头,少年没有多想。

    ——也没时间多想!

    几乎是在他摇头的一瞬间,一股刻骨的寒意便侵染上了他的身体,紧随其后的是眉心微微刺痛的危机感。

    挥剑!

    完全下意识的本能反应,宽刃厚脊的长剑破开大气,重重抡下。

    但劈了个空。

    妖魔那狰狞的面目只是惊鸿一现,很快便如夏日里的云雾一般烟消云散。

    是错觉吗?

    年轻的荣光者眯起眼,心中的警惕不自觉的拔升至了最高——还是说……是与下层区遭遇的那头杀人鬼一般棘手的能力?

    由不得他这么怀疑,刚刚那份冷彻心头的阴寒杀机,怎么想都不像是单纯的错觉,而且那如云雾一般消散的场景,委实让人容易联想起那个曾给他带来过大麻烦的家伙。

    “怎么了?”

    意识到不对的三人几乎立刻摆出了战斗的姿态,汉森甚至还有余暇询问出声。

    “不,没什么。”艾米低声说道,并说出了他的猜测,“敌人很有可能拥有使物理斩击无效化的能力,务必小心。”

    “了解了。”黑肤色的少女几乎与夜色融为了一体。

    而就在她话音落下的同一时间,考伯克忽然向后一个滑步,然后手中的重剑顺势劈出:“在我,我……它消失了——从我眼面前消失了!”

    空间转移?

    年轻的荣光者清楚,那位雾夜的杀人鬼可没有这份神出鬼没的本事。

    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剑,心中的不安渐渐扩大——

    会是高等妖魔吗?

    不要说以他现在的状态,就是血脉中蕴涵的力量并未陷入虚弱,面对一头掌握了空间力量的高等妖魔,他的胜算也绝对不高,更遑论现在。

    “突然出现、突然消失、不受物理性质的斩击……”而就在这一刻,爱娜给出了另外一种可能,“是以幽体形势存在的妖魔吗?”

    幽体,是根据“幽灵”这一概念衍生而出的一个特定称呼。

    艾米并非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只是基于过往的经验,他陷入了一个思维的盲区——完全下意识的将物理攻击无效这一特性与杀人鬼的雾化关联在了一起。

    “幽体是什么?”并不是所有人都掌握了相关的妖魔学知识,至少汉森不再其中,这个金毛的大汉愣了愣神,“我怎么没有一点印象?”

    “是妖魔分类的一种,不过妖魔的分类本来就乱七八糟的。”回答的是考伯克,这个矮个子的少年解释道,“幽体妖魔非常罕见,本部的学者们认为,这是一种生存在名为‘幽界’的特殊空间的妖魔,它们不具备物质的形体,因此物理性质的攻击对它们全然无效,对我们来说,应该是最为棘手的敌人。”

    “那我们不是只能被动挨打?”犹如猩猩般高大的汉森简单直接的发出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但在下一刻,他的声音便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重剑破开大气的呼啸声——稍稍晚了一会儿,他才发出不甘心的咆哮,“我讨厌这种感觉!”

    显然,他在刚刚吃了亏。

    “所以才说是最棘手的敌人,”考伯克耸耸肩,“若是相性不符,即便是正式的持剑者都会吃大亏,更何况我们,何况我们这群**凡胎的凡人。”

    “倒不是毫无还手之力。”艾米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他可不想因此影响到汉森的战斗意志,这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是战斗的一把好手,“幽体妖魔所能做到的并不是免疫物理伤害,而是自由的往来于两条互相无法干涉的世界线之间,我们的攻击根本没有落到它的身上。”

    “简单来说,”爱娜接过了话茬,她比荣光者更了解金发大汉,因此简单明了的给出了解释,“正常情况下它无法对我们发动攻击,我们同样也无法对它造成伤害,而反过来,当它能对我们造成伤害的时候,我们的攻击也能对它造成伤害——所以,要把握好时机,它切换的速度非常快。”

    “嗯。”

    简单的应答后,汉森恢复了冷静。

    但局面并未就此而好转。

    甚至有所恶化。

    考伯克、汉森、爱娜在短暂的接触下都受了伤。

    ——久守必失,更何况当清楚知道了它的弱点后,没有人愿意坐以待毙。

    负伤可以说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不能继续拖下去!

    艾米心中有了决意,屏气凝神,等待着妖魔的再一次莅临。

    他有预感,他的等待,不会太长。

    一……二……三……

    当默念到“十九”之时,妖魔的身形终于在瞳仁中显现。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苍白的、年轻的、扭曲的狰狞面容,那因憎恶而挤压成一团的脸上看不出它原来的模样,瞪大的眼睛中没有瞳仁,只有白茫茫的一片,苍白的长发在身后飘舞,星星点点的冻气或雾气随之飘荡。

    看不到它的身体,只有褪色严重并破烂不堪的月白布褂随风起舞。

    如一个幽灵一般,不带任何声息的,它接近了。

    呼——吸——

    艾米不动声色的深吸一口气,握剑的指节不由微微颤动。

    近了、近了、更近了——

    它长大了嘴,或者说本应是嘴的位置,霜白的雾气自冰冷的唇间吐出。

    “咔擦、咔擦。”

    荣光之裔感觉身体仿佛冻僵了一般难以动弹,冰渣在身上随处可见。

    还……不是时候。

    他强压下动手的**,如同最为老练的猎人一般等待着猎物的临近。

    ——零点三二秒。

    这是他在从妖魔数次攻击中找到的规律。

    从出现到消失,从消失到再次出现,它最短也有零点三二秒的间隔。

    显然,这是它的弱点,也是他的机会。

    艾米并不能确定眼前这只妖魔到底有没有能够总结反思的智力,所以他在心底始终把这一次机会当做最后并且是唯一的机会来看待。

    ——不容有失。

    他再次深吸一口气,先前与克拉苏的触须交战时曾经出现过的时光停滞的景象再一次的浮现在视野之中。

    不过,这一次时间并未凝固,只是放缓了脚下的步伐。

    就是现在!

    视野中的一切都放慢了动作,无论是飘荡的尘埃还是空气中飞舞的冰晶都清晰可见,但荣光者的心境却始终如赫姆提卡冬日的镜湖一般波澜不惊。

    他在等待——

    等待着出手的那一刻!

    然后……

    眸子豁然张开,湛蓝的眸子隐约有光芒放出。

    迈步——

    周遭缓慢的流速与他迅捷的动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与反差,紧绷的肌肉在漫长的等待之后终于迎来了爆发的那一刻。

    于是!

    凛冽的剑光划破了长夜,也斩开了妖魔那显现于现世的形体。

    “呲——”

    恍若金属尖锐摩擦的哀嚎声打破了夜晚的沉寂,也宣告着时间的长河再一次奔流向前。

    “呼……”

    一口浊气吐出,艾米·尤利塞斯不由捂住胸口,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站住。

    ——一朵显目的鲜血之花在胸前绽放。

    失策了……

    后知后觉的,年轻的荣光者想到。

    是零点一二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