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十三所谓人性
    章十二

    只是一瞬间,生死立分。

    战斗结束的是如此的突然,以至于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太快了!

    世界一时失却了声音。

    一时间,耳畔中响起的只有少年那粗重的喘息声,以及血液淌落在地的滴答声。

    言语在这一刻仿佛失去了意义,好一会儿后考伯克才反应了过来,匆匆忙忙的核准好行李箱的密码,从中取出一扎医疗绷带,在爱娜的帮助下替年轻的荣光者一圈一圈的缠好,暂时的止住了那满溢而出的殷红鲜血。

    “伤的不深,”直到将绷带打好,考伯克紧绷的神色才稍稍舒缓,“但恐怕要休养好几天才能结痂——至少在一个礼拜内你别逞强动手。”

    “如果没有必要的话。”艾米以冷淡的口吻作答。

    “好歹也爱惜一下自己的身体,”爱娜也在一旁规劝道,平心而论,这位来自赫姆提卡训导院的最后生还者的确太不拿自己的生命当一回事了,“请相信我们的能力,给我们更多信任。”

    面前这位肌肉健硕的少女是不是察觉了什么?年轻的荣光者眯了眯眼,相当谨慎的闭口不言。

    “其实我觉得没什么吧?”反应慢一拍的金发大汉挠了挠头,带着一脸憨厚的表情说道,“犹大都说了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他不会逞强动手,那么我们不给他动手的机会不就好了?决定了——”

    以拳击掌,他的脸上流露出彻悟的笑容。

    “一路上的敌人,就这么干脆利落的一路碾压过去好了。”

    “……”

    “……”

    相当默契的,无论是考伯克还是爱娜,都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展开论述——至于解释,理所当然的不会有,他们只是一左一右架起荣光者的臂膀,支撑着他从地上站起。

    “谢谢,”艾米对话题的中断乐见其成,虽然他确实有必要反省自身将原来那敢打敢拼,甚至敢于同归于尽的战斗风格代入犹大这个身份之中,但绝不应该是现在,以犹大的人设,根本不可能因为这种原因向其他人低头,也不会轻易接受他人的帮助,“我自己可以。”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一边这么说着,考伯克松开了扶住他的手,并朝一旁的少女点头示意——在这些天的相处之中,他多少摸清了对方的性格,因此不会去做一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不过,你真的不要紧吗?”

    “死不了。”但痛的要死,艾米咬了咬牙。

    刚刚斩杀的那头幽体妖魔穿越界限的速度比最初预料的要快上不少,几乎是在他挥剑的同时,它的身体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虚化,如果不是他现在能够对时间的流速施加些微的影响,恐怕刚刚那一次宝贵的机会就会从指缝间悄然流逝。但好在一切如果都是假设,在被延缓的时间流速下,他追上了它消失的尾巴。

    然后挥剑——

    简简单单的一分为二。

    不甘心就此死去的妖魔满怀着怨憎朝他宣泄着最后的愤怒与怨恨,趁着荣光者因全力挥砍不可避免出现的僵直,分成两半的妖魔在一片翻腾的雾气以及刺耳的哀嚎声中,以尖锐的、隐隐泛着乌紫色光辉的五指朝他探来。

    “哗啦。”

    正是那一下,他的胸前被撕开了一个不小的口子。

    这是代价。

    为了胜利而付出的,必要的代价。

    只是……带有浓郁个人色彩的战斗风格,或许可以借这个机会稍作调整——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他这样拥有死亡先兆这么不讲道理的能力。

    艾米·尤利塞斯轻轻吐出一个累积的浊气,目光在幽体妖魔散落在地的残骸上停驻——映入眼帘的是一团在黑暗中散发着幽蓝光泽的无火之余烬:“原来这就是星尘,长见识了。”

    星尘,是一种极其珍贵的炼金材料,在炼金术士眼中,比等重的黄金更有价值。

    只是……在至深之夜吞没秩序疆域后,赫姆提卡城中渐渐失却了炼金术士的足迹,与之相对的是,各类炼金物品逐渐从市面上消失,成为了各大家族从不外露的珍藏品。

    但赫姆提卡没有炼金术士,不代表这个古老的职业消失在了历史的尘埃之中。

    至少,教团就有留存。

    达芬奇——

    这个偶然间听闻,似乎与他们所经历的这一切有着密切关系之人,正是一位抵达了真理之侧,即便在先古列王时代都世之罕见的大炼金术士。

    “如果我们能回归迦南,”考伯克小心的把铺了薄薄一层粉底的烧杯放入行李箱的夹层中,“就再也不用担心日后的生计了。”

    “就这出息,”黑肤色的少女啧了啧嘴,“等重的黄金又如何,真正重要的通过洗礼的考验,成为一名真正的持剑者——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尊严的挺直自己的脊梁,像一个真正的人一般活着。”

    “听上去你们似乎都有各自的故事?”艾米强忍着创口的疼痛——妖魔那黑紫色的指甲中似乎掺杂有某种神经毒素,令疼痛感受起来格外的真实、剧烈,“但现在可不是一个谈话的好时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只妖魔在濒死之际发出的哀嚎……声音可不小。”

    “也是,”经过一次说教的考伯克第一个出言附和,“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吸引来的是人类还是妖魔,都非常的危险。”

    “在这里的人类……应该都是我们未来的同僚才对?”汉森挑了挑眉头,“为什么说他们和妖魔都非常危险?”

    “那自然是……”爱娜似乎想要解释,但声音说到一半却戛然而止。

    “你们看上去经历了一场苦战?”一个陌生的、年轻男性的声音从身侧传来,但脚步声却不止一个,“哦,一个重伤患,人人身上都带伤?你们可真不容易。”

    “是啊,”汉森回身望去,身后是一支三人小队,刚刚说话的人是其中的为首者,他有一头漂亮的金色长发,整个人的形貌气质均是上佳,“真不容易,一路上都是实打实的硬仗,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多少。”

    “哦?”陌生的来访者挑了挑眉头,“我想……你们需要帮助?”

    他颇为强势的带着另外两人压迫向前,考伯克以及爱娜都不动声色的握紧了手中的宽刃厚脊重剑,只有金发的大汉仍然一无所查的侃侃而谈。

    “是的,我们需要帮助。”他的嘴角咧出一个大大咧咧的弧度,“要不要加入我们?不瞒你们说,我们可是很强的。”

    “很抱歉,没兴趣。”金发的贵公子冷淡的予以回应,“我们只打算帮你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

    他相当微妙的停顿了一小会儿,脸上浮现出饶有兴趣的笑容:“比方说,帮你们拿一下行李什么的。”

    恶意已昭然若揭。

    “拿行李什么的?”汉森仍然不明所以,“这个……完全不需要麻烦你们啊。”

    “的确不需要麻烦他们,”年轻的荣光者对他们的盘算心知肚明,自然没心思虚与委蛇,“——麻烦他们来趁火打劫。”

    “趁火打劫?”金发的大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们没有必要这么做啊。”

    “有必要的。”出乎预料的,说话的是对面的领头者,“我们现在没剩下多少水和食物,而你们……看上去精神还相当饱满。”

    “你们可以加入我们啊,”汉森提出了他认为可行的建议,“我们又不是不会与你们一起分享。”

    很抱歉,不会。

    ——他们四人到现在也只剩下再如何省吃俭用也只能支撑一到两天的食物,怎么能平白无故拿出去与素不相识的人分享?而且……不是一个,是三个。

    这是拿自己的生命在做慈善。

    这是除了汉森之外包括艾米在内所有人的共识,但没有人会在现在将这个卑鄙而又残忍的真相说出口。

    “真是多余的善心,”对面三人的金发领队摇了摇头,“可惜的是,你们本来有四个人,再加上我们的话就有七个人——就算你们的食物与水再如何的富余,能支撑我们七个人吃上一顿,还是两顿?”

    “我们……我们可以用剩下的时间去找寻食物和水源啊!”

    金发的大汉犹不甘心的做着最后的努力:“科兹莫,我知道的,你不是喜欢强取豪夺的人。”

    “没错,我的确不喜欢强取豪夺,但我必须要为我,以及我的同伴的生命负责,所以汉森,收起你那不合时宜的天真吧。”科兹莫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这座城市早就失去了希望,途径于此河流在黑暗的侵蚀之下腐烂变质,一路上飞鸟虫鱼皆不见踪迹,这是一座真正的死城,我们所能做的只不过是坚持,尽可能的坚持,坚持到教团本部救援抵达的那一刻。”

    他抿了抿嘴,浮现于脸上的是最为深沉的绝望。

    “不……或许……已经不会有救援了。”

    被汉森冠以科兹莫这个称呼的年轻男性叹了口气,而后将那残忍的真实吐露:“这里是……这座城市是……”

    “——迦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