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十三短暂的接触
    迦南——

    在教团的经典之中,被描绘为留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

    但它不独存在于虚妄的典籍之中,在现实中同样有其原型存在,那就是教团的本部。

    ——迦南之城。

    同样被冠以现世迦南的称呼。

    也就是说……科兹莫口中的迦南,很可能指代的正是教团本部。

    但教团本部被至深之夜吞没——

    哪怕仅仅是一个素不相识者的一面之词,也未免有些太过于惊世骇俗,太过于耸人听闻。

    要知道……这可是有着地上之神坐镇的秩序侧的双极之一,即便是大衮那样自秩序尚未开辟的旧日归还的支配者莅临,恐怕也无法动摇其分毫。

    真要说的话,能够将之毁灭的,大概唯有……秩序疆域之外,那在盲目痴愚的混沌之中匍匐蠕动的不可名状之物。

    莎布·尼古拉丝——

    亿万黑山羊之母,黑暗这一概念的绝对化身,吞没了秩序疆域的至深之夜,说到底不过是有心人截取这一伟大存在的一道投影,其单单是存在本身就是超越了人智,乃至超越了世界体量的可怕怪物。

    艾米永远也忘不了,在那幽暗深邃的通往世界外侧的大空洞中的惊鸿一瞥。

    那是人类绝对无法承载的恶意,更是人类所无法揣度的存在,即便是世界本身,在祂的眼中都如同空气中的尘埃一般微不足道。

    但也正因为此,祂绝不可能是毁灭教团总部的元凶,纵使……这里真的是迦南。

    毕竟,太卑微,也太渺小了。

    “怎么可能——”身为荣光者的艾米尚且如此,更何况一直在教团训导院接受教育的预备役持剑者们,“我看你仅仅是在为你的恶行找理由而已!”

    爱娜出言驳斥。

    这种耸人听闻的消息根本没有哪怕一丁点的逻辑性,发疯也要有点限度!

    “你这样想也好,”科兹莫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放轻松点,朋友,我是你们的对手,不,应该说是敌人才对,你这么紧张或许正中我的下怀也说不定。”

    “无意义的言语。”少女冷哼一声,结束了口头的交锋。

    “果然呐,”金发的青年由衷的发出感慨,“最终还是要让刀兵来说话——奥古斯都在上,我可是一名和平主义者。”

    “抢劫、杀人的和平主义者吗?”考伯克忍不住出言相激。

    “或许吧,”科兹莫轻轻叹了口气,而后瞳仁猛地睁开,一双金色的竖瞳在黑暗之中熊熊燃烧,“愿汝等尽归主的天国——”

    来自精神意志上的威压就此降临!

    面容肃穆,威仪尽生,践行暴徒之行的预备役持剑者以低沉而有力的声音宣告,其言语中自有一份魄力:“这便是我的答案,也是我的善行。”

    伴随着话音的落下,剑刃相交,激荡出成片成片的火花。

    三对三——

    人数上虽然呈现均势,但一方有伤并且刚刚结束战斗,而另一方的状态尽管称不上完备,却也是有备而来。

    再加上精神上所必须抵御的威压。

    ——打从一开始,胜利的天平就朝着荣光者一方不乐见的方向倾斜。

    完完全全被压制了。

    三人的战局被完全分割,汉森的对手是科兹莫,两人同样来自马蒂尔达,彼此称得上是知根知底,也正因为如此,思维相对简单的金发大汉的行动,只不过交手数次就被看破,完全丧失了对战斗节奏的把控,败亡只是时间问题。

    而爱娜和考伯克对上的则是科兹莫的同党,他们两人的战力本该相对占优,但在战斗的同时不得不分出心力对抗隐隐悬浮于头顶的精神威压,战局虽然在短时间之内不至于摇摇欲坠,但拖得越长,体力的损耗越大,本就在先前一系列的累积了不小的疲倦的他们,反倒离胜利越来越远。

    “你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一根筋的汉森直到现在仍未放弃说服与他同期毕业的友人的打算,“我印象中的科兹莫可不是这幅可恶的恨不得在脸上狠狠来一拳的混账小子!”

    “兴许是你看错人了也说不定,”双方从战斗的技艺来说相差无几,气力方面反倒是金发大汉强悍了不止一筹,但占据主动的一直是科兹莫,“该说你是天真好呢,还是愚蠢好呢,竟然敢在战斗中侃侃而谈。”

    “真是——不想活了。”

    就算十分清楚这一点,还刻意点醒了面前的大汉,金发金眸的贵公子也仍犯下了和友人一样的大忌。

    但战斗依然处在胶着之中,两人仿佛约好了一般,处于非常默契的胶着——比起角逐生死的厮杀角斗,反而更像是透过刀兵来攀谈,来用精神、意志传递自己的思想与情感。

    所以……没必要插手。

    年轻的荣光者收回了目光,他可不是不懂浪漫的男人,在有其它选择的情况下他不介意给自己的同伴留下一点解决私人恩怨的余地。

    于是,他将目光移至了考伯克身上。

    这位矮个子的少年在队伍中不善战斗,他所面对的敌人就战斗技艺来说和他相去无几,都以没有多少亮点、如教科书一般标准的战斗方式进行战斗。

    稳固、扎实、却没有新意。

    即便只看了一眼,艾米就能知道最终的结果。

    ——大概能坚持三分钟左右,以此为分界线,考伯克将会进入险死还生的……死亡时间。

    我应该做些什么呢?年轻的荣光者没有太多的犹豫,很快的移开了视线。

    为他默哀吧。

    艾米·尤利塞斯并不打算把宝贵的体力浪费在一次成功率不高,并且很有可能无法打开局面的行动上,因此,他相当理智的选择了袖手旁观,选择了等待。

    他在等待机会,仅有一次的机会。

    屏息——

    少年的视线停驻在了爱娜,不,应该是爱娜的对手身上——尽管身为女性,而且是非常年轻的女性,但少女一身健硕的肌肉所带来的怪力可不容小觑,再加上敏锐的洞察力,以及极高的战斗智商,哪怕有黄金之眸的威压,她也牢牢的占据了比斗的上风,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胜利已是囊中之物。

    以荣光者的洞察力自然不难确定这一点,于是……如同等待猎物临近的螳螂一般,他等待着时机的降临。

    ——他打算插手。

    身上的伤势不是阻碍,他还可以挥剑,至少可以让敌人认为他还可以挥剑。

    而这需要的只是……震慑,一次小小的震慑。

    悄然无声的靠近,艾米的脚步声很轻、很低、也很不惹人注意,他如同一只真正的幽灵一般,死死的卡在猎物视线的死角,从容不迫的设计着一场谋杀。

    是的,他打算杀死他,杀死一名预备役持剑者。

    然后……‘打算’这个词可以划掉了。

    少年出剑没有丝毫的犹豫与彷徨,教团制式的宽刃厚脊重剑笔直的从身后贯穿了敌人的胸膛,敌人——一个有着褐色长发的少年心有不甘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后,伴随着长剑的拔出以及鲜血汩汩的溢出,他死了。

    “噗通”一声倒在地上,身体渐渐冰凉,失去了最后一点生命的气息。

    “你杀了他?”爱娜瞪大了眼睛。

    刚从训导院毕业的预备役持剑者们不是没有实战经验,也不是没在黑暗中猎杀过妖魔,更不是没经历过生死,认识不到生命的渺小和脆弱。

    但……杀人。

    哪怕杀死的是敌人,也多少有一些接受不能。

    “不然?”艾米抖了抖剑身上沾染的鲜血,他到底与教团的预备役持剑者们不是一路人,因此也没有避讳太多,“我可没有不杀一人的余裕。”

    经历过战争与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在看待事情的态度上会出现非常微妙的不同,有的人会因此而深陷恐惧,有的人则会变得残暴而嗜血,荣光者两者都不是,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对夺去生命这一行为,已没有了不安。

    这是事实。

    黑肤色的少女对此同样有着清晰的认知,但这终究是夺去了一个人的生命,终究是杀死了一位……未来的同僚。

    “我知道了。”

    心中多少生出了微词,然而,一向理智多过情感的爱娜却知道,他说的是正确的。

    只是……不是人人对此都能冷静以待。

    考伯克的情况稍微好一点,只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稍稍有点出神;而汉森只是注视着那倒在地上再也无法站起的死尸,没有言语,只是沉默。

    但另外两人,两位不速之客的脸色在此时就不那么好了。

    “你这家伙……你这家伙……”先前与考伯克对战的那一人陷入了某种歇斯底里的状态之中,“竟然杀死了比尔!杀死了比尔啊!”

    他几乎要提剑冲来向荣光者砍去,只是……终归没有这样做。

    “够了!”科兹莫显然与爱娜一样保持了相当的理智,敏锐了判明了当下的局势,没有继续死缠烂打,低喝出声,“走!”

    没有任何征兆,他扭头就走——

    而与考伯克曾对峙过的预备役持剑者则紧随其后,有心离开的两人不过转眼之间就没入了那浓郁的化不开的黑暗之中。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现在可不是三对三的均势对局,而是四对二的糟糕局势……没必要在这里死磕,仇恨所能滋生出的只有更大的仇恨。

    另一边,取得了这场战斗的三人也相当默契的没有展开追击。

    抗拒杀戮——

    这是学院派的通病。

    艾米对此倒是习以为常,没有太在意这场战斗能否将敌人一网打尽,只是用手再一次捂住隐隐作痛的心窝:“稍作休息,接下来务必做好心理准备,我想……科兹莫之所以会变得如此疯狂,真相恐怕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前方。”

    他顿了顿,自顾自的给自己再缠上几圈绷带,以遮住那溢出的殷红之血:

    “要去看看吗?”

    ——没有人答话,因为没必要回答。

    答案显而易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