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十六隐约的猜想
    脚下坚实的大地给年轻的荣光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安心感,骤然昏暗的视线令他终于有了活着的实感。

    ——结束了。

    哈斯塔的旧日之影在最为纯粹的晨曦之光中燃烧殆尽,祂所构造的国度也随之一道归于虚无,在近乎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少年如无根的浮萍一般四处飘荡,没有上下,没有左右,甚至连空间本身的概念都不复存在。

    直到现在,这段噩梦一般的旅程才告一段落。

    “呼——”

    他长长的舒出一口气,先前因直面黄衣之王而产生的压力终于得以释放。

    但年轻的荣光者并未因此而放松警惕,在短暂的放松后,他立刻打起了精神,视线在颇为狼狈的三名同行者身上稍稍停驻,随后在广袤无垠的黑暗之中搜寻着哈利湖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可是……一无所有。

    道路在眼前蜿蜒向前,一直深入黑暗之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艾米愣了愣神。

    “怎么了,你的神色看上去不是很好?”走在他身侧的考伯克注意到了他苍白的脸色,眉头不由微微攒起,不无关切的问道,“是伤势恶化了吗?”

    “伤势?”艾米下意识的重复道,直到此时才后知后觉的捂住自己的胸口,感受着这绝对称不上陌生的疼痛与虚弱,不由眯了眯眼,皱起了眉头,“与这个关系不大……还承受得住。”

    “但你现在……”矮个子的少年相当微妙的停顿了一会儿,随后轻轻叹了口气,认命一般的点了点头,“算了,如果你坚持的话。”

    在与荣光者漫长的对视后,他最终败下了阵来。

    “请放心,”艾米扯了扯嘴角,想要以微笑还礼,但考虑到犹大本来的人设,这个友善的表情不得不半途而废,“我可无意拿自己的生命去开玩笑。”

    这场简短的谈话到此为止——本应到此为止。

    但荣光者并未选择在这个时候终结话题,他还有一件事有必要去确认:“话说……哈利湖这个地方你有印象吗?”

    “当然,”考伯克很快给出了答复,“教团本部最为著名的景观之一,只是常年累月都处于封锁之中,即便是正式的持剑者都没有资格靠近。”

    他顿了顿,注意到艾米脸上那不似作伪的凝重神情,多少有些诧异的问道:“怎么了,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不,”来自赫姆提卡的荣光者试探性的说道,“只是刚刚听你们谈起过这个。”

    “你听错了吧,”考伯克摇了摇头,“现在哪有时间和精力聊这个?先前遭受的那几轮妖魔袭击就够我们疲于奔命了。”

    “几波妖魔袭击?”这是预料之外的答案。

    “是啊,”来自拉姆斯登的矮个子少年回忆着之前那场惨烈的厮杀,“是暗行者,虽然个体战力薄弱,但我们刚刚撞上的可能是一个族群,尽管不是数百只一拥而上,可一次十几只十几只的蜂拥而来,所带来的压迫感也相当的不得了。”

    他扫了眼艾米胸前被鲜血染红的衣襟。

    “话说……你是真的没事吧?伤口还没开始愈合就遭遇了这个强度的战斗……”

    “不碍事,”艾米摆了摆手,“只是……精神状态有些遭,我想待会我可能需要休息一下,警戒的事情可能要麻烦你了。”

    “没事,”考伯克相当爽快的予以了答复,“这是我能做并且应该做的。”

    “多谢了。”

    以简单的一句话结束了这个话题后,年轻的荣光者收回了目光。

    ——情况有些不对。

    妖魔的袭击,还有完全对不上号的记忆,以及……这自他在这片诡谲莫名的黑暗中苏醒以来就一直与他相伴的虚弱感。

    问题有很多,并且隐隐可以串在一起。

    有必要好好的捋一捋。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他在刚刚遭遇了与被先民封印在赫姆提卡的旧日支配者克苏鲁同格的黄衣之王,并在与祂那并不愉快友善的交流中获得了几个相当重要,对理解目前的情况有相当价值的情报。

    其一,是哈斯塔与奥古斯都的战争。

    既然是战争,那么至少存在着两方,也即是说,教团本部的毁灭完全是无稽之谈,仔细思考下来甚至有可能是黄衣之王借由残留于此的这个化身之口刻意传递出去的假情报——以旧日支配者层级的精神污染能力,就算并非本尊,也足以将一群连圣痕都没有植入的普通人侵染。

    只是……意味不明。

    这种行为对于曾经支配秩序尚未开辟的旧日世界的古老神祇来说,就像有的人闲的无聊时会踩蚂蚁玩一样,不能说没有这个可能,只是在道理上很难说得通。

    其二,则是盗火者。

    支配旧日世界的黄衣之王称呼艾米为盗火者——这是一个令人在意的情报,尽管可能和目前的局势没有关系,却涉及到了秩序疆域的真正隐秘。

    盗,是偷盗的盗。

    火,是火种的火。

    从字面的意思来说,盗火者就是偷盗火种的人。

    很好理解,但深究下去却有颇多令人在意之处——既然是偷盗火种之人,既然是偷盗这种行为,那么一定会有一个被偷盗的对象。

    换而言之,火种的原主人是谁?

    是先民——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而且……在哈斯塔的国度之中,他自苏醒以来一直深受困扰的虚弱诅咒居然自然而然的消散了,无论是短剑暗血还是荣光者那比普通人强健数倍的体魄都没有任何问题,更甚至……连先前所受的伤势,都没有对那场战斗产生任何影响——更准确的说,是他压根就没有想起,自己曾经受过伤。

    这很奇怪。

    忘记自己受过伤,这不奇怪,可连伤口都没开始愈合,就进行高强度的战斗,他的本能甚至没有没有丝毫察觉到身体状态的不妥,这就多少令人无法理解了。

    还有……那不正常的虚弱。

    年轻的荣光者挑了挑眉,哈斯塔的国度没道理会替祂的敌人屏蔽掉虚弱的诅咒,即便一开始屏蔽了,真正动起手时这足以令他无力化的诅咒也应该会回到他的身上。

    然而并没有——

    他完全不受影响的用光焰之剑将黄衣之王残留的旧日之影燃烧殆尽。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被忽视了,”艾米·尤利塞斯仔细思索着可能存在的线索,思绪自然而然的掠过了考伯克一行被篡改的记忆,而后……终于在一遍又一遍的反复复盘中发现了疑点,“血……单纯的诅咒可做不到这个地步。”

    没错……他的血。

    荣光之裔体内流淌着传承自先民的秩序之血,对妖魔有着无与伦比的引诱力——早在下层区的伊尔丹矿坑中,他就曾用自己的鲜血吸引那群与黑暗地母存在着共生关系的怪物的注意——而放到现在,放到至深之夜中,这份吸引力可不会打任何折扣,甚至会成倍的增强。

    然而这种情况没有发生,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生,哪怕胸前被无定型的幽体妖魔划开了一个巨大的创口,殷红的鲜血自其中满溢而出,也没有额外吸引到哪怕一只妖魔。

    这不正常。

    由不得不让人在意,由不得不让人起疑。

    再联系他在这座死寂之城中与在黄衣之王的领域中各方面微妙的不同,艾米心中隐隐生出了一个连他自己也难以置信的猜想。

    当然,也只是猜想,能够拿得出手的证据,不多。

    所以猜想始终都是猜想,艾米·尤利塞斯只是以这份可能性自醒,真要说出来……还是算了,万一错了,可就麻烦大了。

    况且,就算说出来也不一定会有人相信的吧。

    来自赫姆提卡的少年不禁摇了摇头,将这个离奇的猜想深埋于心底。

    “小心。”

    而就在这时,走在最前面的爱娜忽然停下了脚步:“前面有光亮。”

    “前面有光亮?”稍后一些的汉森左右张望一番,然而……只落后少女半步的他什么也没看到,“在哪里?”

    “有些不对劲。”身材健硕的完全不像一个少女的少女往后退上一步,而后紧锁着眉宇,又向前迈出了一步,“要么,犹大……你过来看下?”

    “好。”

    年轻的荣光者没有拒绝,走到了爱娜所在的位置,视界中果不其然的出现了一道醒目的白光,而后他又学着少女先前的动作后退一步,仅仅是这一步之差,那明亮显眼的光芒就此彻底的失去了踪迹。

    “要去看看吗?”注意到少年凝重的表情,黑肤色的少女再次询问道。

    “我们还有选择吗。”

    对此,艾米·尤利塞斯回以苦笑。

    ——水源与食物。

    他们,早已没有了退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