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十七聚集地
    柳暗花明。

    这大概是艾米记忆中所能搜罗出的最合适的,最能恰到好处描述眼下情况的词汇。

    因为——

    前方是坦途。

    大概吧。

    年轻的荣光者停下脚步——在本应吞噬一切光明的至深之夜中,存在着一个与祭坛相类的奇怪建筑物,他们先前所见的光亮正源于此,但令他惊讶的不止于此,更在于围绕着这个疑似祭坛的神秘建筑层层排列的一顶顶帐篷,以及频繁出没在周围的预备役持剑者们。

    大概有七八人的样子。

    仅是目之所及,能确定的就有这么多,但从帐篷的数量来看,即便是以最保守的方式进行估算,也能得出这里至少聚集了二三十人的结论。

    如果没有黄衣之王,或是类似存在的插手,那么这个祭坛想必就是补给点了。

    食物与水源的短缺是这座死寂之城中所有人都亟待解决的难题,在没找到补充的途径之前,除了少数缺乏危机感的乐天派,没有谁会有这个大心脏在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帐篷的设立与休憩上。

    至少,那样的傻瓜不可能同时出现数十个。

    “上去看看如何?”注意到这个类似祭坛的神秘建筑非比寻常的可不是只有艾米一个,有着敏锐观察力的黑肤色少女同样生出了好奇,“这个祭坛……感觉应该不仅仅是祭坛。”

    但她毕竟不是做决定的团队领袖,因此只是适时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这种功用不明的东西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考伯克持不同看法,“虽然应该不会有危险,可先找旁边的人了解实际情况,会更加稳妥一些。”

    “也是,”从稳妥的角度,艾米听取了考伯克的建议,然后拍了拍他的肩,“打探情报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我们分别找不同的人了解情况,最后再进行汇合以及整理如何?”矮个子的少年并未直接给出确切的答案,他稍稍沉默之后,给出了更为优化的方案,“这样的话,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确保情报的准确性。”

    “既然如此,”荣光者没有拒绝的理由,“我,爱娜,还有考伯克,我们三个人分头行动,最后再以汉森为目标进行集合。”

    他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但没得到执行。

    ——计划赶不上变化,意外总是不期而遇。

    “你们好,我是尼尔,来自切斯特顿。”插入他们谈话中的是一个银发的少年,具体的年岁因为那一张娃娃脸无法确定,但应该会比看上去的要年长一些,“很高兴认识你们。”

    他伸出了手,脸上露出稍显腼腆的笑容。

    “您好,我是赫姆提卡的犹大,我身边的是拉姆斯登的考伯克,玛蒂尔达的汉森,以及萨克斯顿的爱娜。”艾米礼仪性的予以回礼,握住了少年伸出的友谊之手,“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犹大。”淡紫色的眸子微微亮了起来,视线在四人的身上一带而过,尼尔相当开朗的打着招呼,“你们是刚来这里没多久吗?”

    “是的。”这不是需要,或者说能够隐瞒的事情。

    “我比你们来的稍早一些,多少能够帮上点忙。”在结束了礼仪性的握手之后,银发的少年转过身子,引着四人走向位于帐篷正中的祭坛,一边攀登着有些过头的阶梯,一边引出了话题,“想必你们对这也相当好奇,我在这就也不卖关子了,如你们所见,关于这里的一切异常都与这个祭坛有关。”

    “包括外面那些妖魔?”考伯克忽然说道。

    “那倒没有,事实上——”切斯特顿的尼尔顿了顿,“仅限这里。”

    “不正常的光,不正常聚集,”黑肤色的爱娜挑了挑眉,提出了自己的猜测,“这个是……怪奇吧?”

    怪奇,是至深之夜中的特有之物。

    人类对这类奇奇怪怪的东西,有着各种各样的定义,但归根到底都可以用笼统的一句话来囊括,那就是人类所无法理解之物。

    不应存在,存在机理不明,既非混沌又非秩序,某种暧昧不清的东西。

    这就是怪奇的本质。

    它们可能对人类抱有善意,也有可能对闯入者抱有恶意,甚至可以是一场针对勇敢者、智慧者的试炼,抑或者是一个与不知名存在交易的平台或者别的什么东西。

    总而言之,关于它或者它们的一切,人类都一无所知。

    “你猜的没错,这确实是一个怪奇。”尼尔没有卖关子的打算,一边引这四人登上祭坛,一边给出了解释,“这是一个偏向交易性质的怪奇,如果你有足够的积分,甚至连抵抗至深之夜侵蚀的药水都能兑换出来。”

    “至于它到底为何而存在,那些用来交易的东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又存放在什么地方,这些……”他摊了摊手,“我一概不知。”

    “很正常,能弄清楚的话就不是怪奇了。”艾米没有追问,因为这是没有意义的事情,与其思考怪奇的存在方式,不如想一想这是不又是类似先前黄衣之王所布下的,看起来很美的陷阱,“不过,交易的积分……你提到的积分是从何而来?”

    “献祭——或者说空间传送,又或者是别的什么手段。”银发的少年指了指祭坛上存在的类似天秤的某种东西,“总之,就是把要交易的东西放上去,上面就会弹出一个确定交易的光幕,旁边还有能够取得的积分,只是需要注意的是,每次开启这个祭坛都需要一积分作为手续费。”

    “我知道了,”年轻的荣光者点了点头,“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并没有,”尼尔给出答复的速度不慢,“这不是具备攻击性的怪奇,除了比较黑心外倒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在意的地方——对了,同一件物品买与卖的差值最低也接近三层,并且每次开启祭坛最多能持续十分钟,同一个人在一天之内只能开启一次祭坛,所以最好有计划的开启祭坛,进行交易。”

    “你有它能兑换物品的详细清单吗?”

    “这个……我倒是没有,事实上我只进行过一次交易,只能说对交易的物品心里有数。”银发的少年脸上流露出歉意的笑容,“这个祭坛所能兑换的物品大概可以分为以下几个大类,其一是水、食物之类的生活必需品,其二则是武器、提灯、铠甲等能为战斗提供续航的装备,其三是像抗侵蚀药剂、治愈药剂、隐匿药剂之类的炼金产物,最后则是一些偏享受的奢侈品。”

    “价位如何?”艾米追问道。

    “如果不追求口感的话,足够供给一人日常所需的饮用水与食物大约需要七到八个积分。”尼尔低着头思考了好一会儿后才给出了答复,“一件武器装备普遍在二十到三十积分之间,至于炼金药剂的价格,基本上在一百到一百二十之间。”

    他没有说出兑换奢侈品所需的积分。

    “兑换的比值如何?”荣光者挑了挑眉头,“我的意思的是,妖魔身上的材料一般能在这个祭坛上卖出一个怎样的价位。”

    “一只普通妖魔身上最有价值的材料大约能卖个两三分,至于其它部分可能累计起来也没有一分。”尼尔叹了口气,“厉害一点、难对付一点的角色大约值个五积分,也就是说,要维持每天的生计,至少每人要猎杀三四只普通妖魔,或是一两只类似霜巨人这样的单人独力难以讨伐的强力妖魔。”

    “那以幽体方式存在的特殊妖魔呢?”考伯克不禁问道。

    “抱歉,”尼尔摇头,“这座城市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诸如利奥波德地蛛、赞格威尔食尸鬼之类的特殊妖魔数量不在少数,虽然以常理来说它们的价值与挑战难度会成正比,但真正遭遇它们后能活着的人本就不多……”

    他耸了耸肩,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意思显而易见。

    “我知道了,”艾米心底已多少有数,只是情报从来都多多益善,因此他再一次的提出了问题,“关于兑换,你有什么建议吗?”

    “食物与水源是最重要的,”银发的少年说道,“因为我不清楚你们的积分,所以具体的建议我没办法给出,但请务必兑换足够生存数日的饮用水与食物。”

    “是数量有限还是?”爱娜稍显突兀的插入了对话之中。

    “目前来看,兑换列表上的资源是无限的,”尼尔点出了问题的关键,“但如果想要长久的在至深之夜中生存下去,所需要的可不仅是饮用水与食物,抗侵蚀药剂更是必不可少——所以,需要大量的积分,在这里的每一位预备役持剑者都需要大量的积分,而单单是附近几百米,根本无法满足数十位持剑者累积破万的硬需。”

    “而且人数还会不断上升。”少女呢喃道。

    “没错,是这个趋势。”

    比四人更早一步抵达这里的少年点头,肯定了她的猜测。

    而后,深鞠一躬:“所以,请务必让我加入你们的队伍。”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