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十八数值中隐藏的秘密
    原来如此,是早有准备吗?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陌生人之间的善意往往是有限的,会热心的为素不相识的人介绍这个祭坛的作用以及使用时注意事项的人不是没有,但绝对不多,是少数中的少数,个例中的个例。

    毕竟,在这里的每一位预备役持剑者,都需要为自己的生命奔波,有谁愿意把自己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完全不相干的人身上?

    大抵是没有的。

    在这里的每一个人的角色都是一样的,都是挣扎求生者,没有谁有这个余裕关心其他人的生死,更没有谁有这个闲工夫去引导自己潜在的竞争对手加入这场盛大的生存竞赛。

    ——资源是有限的。

    类似幽体妖魔、克拉苏的触须这类特殊妖魔,即便是艾米对付起来都并不轻松,在团队合作下都大伤小伤没完没了,更何况是那些战斗经验、战斗素质远在他之下的预备役持剑者?即便团队作战,全军覆没的概率仍然不小。

    而像霜巨人、暗行者这样弱小妖魔所能提供的资源又极其有限,即便一天猎杀个三五只,恐怕也就只够团队勉强维系生存,兑换抗侵蚀药剂遥遥无期。

    所以,能依靠的只有数量的堆砌,每天三五只不够就六七只,六七只不够就**只——只要能保持这个效率,就有坚持到教团救援抵达的希望。

    所有人、不、应该是大多数人应该都是这么想的吧?

    但可惜艾米·尤利塞斯不在其列。

    “你为什么找上了我们,”年轻的荣光者注视着面前的银发少年,注视着他淡紫色的眸子,“你对我们这支才到这里没多久的队伍,应该没有任何了解才对。”

    “我……”略微有一阵的迟疑,尼尔叹了口气,“已经无路可走了。”

    他敞开了心扉:“抱歉,我前面其实撒了个谎,我是最早抵达这里的几人之一,在这里人聚集的人还不多的时候还能依靠狩猎获取足额的积分,但随着人数的增多,团队的形成,类似暗行者这样实力弱小的妖魔,在附近已不多见,再加上部分有心人的竞争与打压,像我这样的独行者几乎失去了生存的土壤。”

    “那你为什么不找一个团队加入,”艾米并未就此结束问询,“相比较我们这些不知根底的后来者,最早成型的那批队伍应该是更好的选择。”

    “团队所能接收的人数是有限的,”银发紫眸的少年说出了理由,“队伍的成立主要是为了更好的狩猎霜巨人这类独自一人难以讨伐的妖魔,通常来说一支队伍大概三五人就已经饱和,更多的人不仅无法提升狩猎的效率,反而会拉低所有人能够支配的积分——至于更厉害的特殊妖魔,哪怕有个七八人、十来人,风险也仍然超出了能够承受的范围,几乎不会有人考虑。”

    “我知道了,”荣光者点头,“我暂时不能给你答复,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明天再来找我,届时我会告诉你我的答案。”

    “这样啊……”类似的拒绝的话尼尔已经不是第一次听了,但依然难免失落。

    “注意,这不是推脱。”意识到了对方想岔了的艾米不禁摇头,“而是承诺——我只是有些事情需要花一点时间来理清。”

    “谢谢,”银发的少年认真的说道,而后再次鞠躬,“万分感谢。”

    “不用道谢,我也只是在为自己做打算。”荣光者冷漠而疏离的说道,随后偏开了视线,目光在身边三位同伴身上扫视一圈,“我打算现在把要兑换的东西兑换出来,然后用一晚上的时间整理情况,理清思路,你们怎么看。”

    “无异议。”

    “无异议。”

    “无异议。”

    无论是个人的战力,还是清晰的思路,都足以让艾米·尤利塞斯成为这支小队当之无愧的话事人,更别说他对这三名同伴每一人都有救命之恩。

    “那么就这么定了,”艾米说道,“足额的饮水和食物,以及一瓶治愈药剂——如果我们有充足的积分的话。”

    治愈药剂,荣光者对这种炼金药剂并不陌生,与那些在普通人中广为传阅的骑士中的描述有很大的不同,这种药剂并非用于战斗之中,也不能内服,更无法在短时间之内恢复一个人的战斗力——恰恰相反,这种奇特的药剂是战斗后,或是战斗前使用,在尚未愈合的伤口处涂抹,能够极快的加速伤口弥合、结痂、退痂,是一种在先古列王时代广受战士们欢迎的炼金药剂。

    水和食物是必须的,而治愈药剂则能帮助他们以更好、更完备的状态去迎接接下来的战斗。

    ——以他为最,他们四人身上人人带伤。

    用在这时候恰到好处。

    尽管短短一个晚上的时间无法使他的伤口彻底的痊愈,但涂抹了之后,第二天早上应该就能结痂,并且只要不是太过激烈的战斗,也不会发生伤口二次、三次崩裂。更重要的是,炼金药剂并非只能用上一次的消耗品(虽然也确实是消耗品),一瓶治愈药剂节省着用,大概能够控制住他以及小队里所有人的伤势,并且还会剩下三分之一或是更多。

    “需要我回避吗?”尼尔问道,他的心中已有了退意,兑换是相对私人的事情,在未加入团队之前,在一旁窥视无疑极其失礼并招人厌恶的。

    “不,”艾米倒没有想那么多,从考伯克手中接过这一路上收集的战利品后,他的目光在简易祭坛上的天秤上微微停驻,“就这样放这里吗?”

    “没错。”肯定的答复。

    年轻的荣光者轻轻的将幽体妖魔留下的星尘以及其他几件刻意留存的有价值的材料放下,然后正如尼尔所说的那般,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刚刚好的光幕。

    “星尘10克——120积分。”

    “裂口兽的牙3枚——15积分。”

    “克里斯蒂的毒藤1根——10积分。”

    “地穴吞噬者的毒鳌2根——30积分。”

    从城区边际实打实的一路冲杀过来,他们的收获不算少,只是在之前他们在之前没有刻意收集过妖魔身上的材料,所以最后留存下来的只有这些,只有这些方便携带,并且有一定留存价值的。

    “总计一百七十五积分,”艾米按下了光幕上的“确定”按键,用手指拖动商品清单,目光在一件件或熟悉或陌生的物品一掠而过,“一单位的干粮四积分,一单位的饮用水三积分,教团的制式大剑二十积分,十字弩需要二十五积分,有趣……这个数值的设置实在是太有趣了。”

    他的嘴角隐约勾勒出一个弧度。

    “哪里有趣?”爱娜皱了皱眉头,询问出声。

    “很多地方都很有趣,”荣光者不打算在这里把这个话题敞开,“晚上我们休整的时候我和你们好好说道一番。”

    但从脸上看得出来,他很高兴。

    “四人五天份的饮水和食物……买不起。”一人一天七积分,四人一天光是维持生计就要花掉二十八积分,“暂时只能先买两天份的水和食物了么?算上考伯克那里残存的,饮用水还可以再补几份凑个整。”

    这里花掉六十八个积分,再加上一瓶治愈药水,以及交易的手续费。

    合计一百六十九分,剩余积分六。

    倒不存在什么心痛的情感,艾米相当爽快的在光幕上点击了确定支付——于此交易达成,伴随着一道白光闪过,原先盛放妖魔材料的天秤上出现了大大小小的几个包裹,饮水、干粮、药剂,一样不多一样不少,整整齐齐的罗列其上。

    “真神奇。”汉森由衷的感叹道。

    “不然怎么会被称为怪奇呢。”

    来自赫姆提卡的少年用相当古怪的语调说道,可惜,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在意他那明显不对的腔调,只是理所当然的点着头。

    见状,他自然不会说些不具备说服力的无意义的言语。

    “对了,”荣光者只是岔开话题,“尼尔,你有带石英表或是其它确定时间的道具吗?我想确定一下明天早上见面的时间。”

    “有的。”

    “早上八点如何?地点就在这里吧。”

    “没问题。”

    在供求关系严重失衡的情况下,切斯特顿的银发少年没办法奢求太多。

    “那就这么说定了,”石英表上的时间是七点——估摸着应该是下午七点,离明天早上八点还有相当的一段时间,正适合和他们好好谈一谈,明确一下之后的行动方针,防止因为接下来的事情而埋下团队分裂的楔子,“明天见。”

    他其实对这个刚刚认识的少年已经有了安排,只是还有些事情要好好理一下。

    毕竟……他所构思的计划,很大,很大……

    或许会惊动上面那些人也说不定。

    “再见。”

    尼尔目送着他们的离开,此刻的少年根本不知道,在不久之后,他以及他刚刚结识的队友们,会在这座死寂之城中掀起怎样的波澜……

    不,应该是惊涛骇浪才是。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