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十九被引导的思路
    没有薪柴,但有足够的光亮。

    或许是因为祭坛的庇护,至深之夜的力量无法作用于此,在帐篷内的狭小空间,四人分坐四方,一盏简易的煤油灯驱散了盘亘于此的黑暗。

    “还真是神奇,炼金术这种东西。”汉森有些惊讶的抚摸着隐隐作痒的伤口,作为经受过大量战斗训练的预备役持剑者,他当然清楚这种感觉意味着什么,“照这个趋势,明天一早就可以退痂,真是太棒了。”

    他由衷的发出惊叹——不得不说,这个金发的大汉的确是一个简单并且容易幸福的人。

    “是吗?效果确实不错。”对治愈药剂的效果早有预期的荣光者将这个话题轻飘飘的一带而过,目光在三位预备役持剑者身上微微驻留,随后以提问形式打开话题,“今天的兑换大家都看到了吧,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食物和水太贵了。”爱娜第一个给出了回答。

    “之后大概要去更远处战斗了吧?”汉森挠了挠头,说着无关的话语。

    “感觉……没什么需要说的。”考伯克顿了顿,“你已经将能做的做到了最好。”

    “不能算最好,只能说中规中矩。”艾米稍作停顿,似乎是在组织着接下来要说的话,“爱娜已经注意到了,食物与饮用水的价格在兑换列表上虚高,每人每天在保证战斗力的情况下至少要空耗七点积分——也就是说,我们四个人每天所需的积分是二十八,而考虑到至深之夜的侵蚀,抗侵蚀药剂最好在十天内兑换出来。”

    “四个人,每人一瓶,至少是四百分。”考伯克呢喃道。

    “事实上真正所需的可不止这个分数,”荣光者说道,“食物与水,武器与装备,甚至各类炼金药剂的使用,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就拿现在来说,如果我不使用治愈药剂调养伤势,至少要三天后才能初步投入战斗,而三天食物与水的损耗就差不多要二十个积分,更别说因此而空耗的时间。”

    “你这是什么意思?”黑肤色的少女颦起眉头。

    “我的意思是,现在所有人思考问题的方向都错了。”艾米·尤利塞斯直接点出了问题的关键,“还记得我们最初的目标是什么吗?是探索城市中可能存在的线索,并尽可能的活下来,坚持救援的抵达——而现在呢?大家——至少有相当一部分人所考虑问题的方向发生了偏转,求生策略发生了最为直接的转变。”

    “什么转变?”考伯克问道。

    “你注意到没有吗?明明结识了新的伙伴,我们却没有延续先前的思路,搜集整理关于我们以及这座死寂之城的真相。”年轻的荣光者摇了摇头,“我并不认为这是单纯的巧合或是疏漏,因为不仅是我,你们也没有在第一时间想起这个本不应该被忽视的问题——你可以想想看,能够交易水和食物的祭坛对我们这群穷途末路者意味着什么,是希望?诚然,这不是虚假,但与此同时,这也是一个陷阱,一个简单却很容易踏入的思维陷阱。”

    他稍作停顿,拧开水壶。

    “这里聚集了如此多从训导院走出来的预备役持剑者,按理来说,同属教团的他们没道理不进行情报上的交流。”艾米摊了摊手,“但实际上呢?人与人,团队与团队间因资源与积分的竞争互不信任,情报的交流与获取被局限在了一个小圈子里,而更糟糕的是,在寻求真相与谋求生存间,任何人都会下意识的忽略前者,将所有的精力投入对妖魔的猎杀与对积分的获取上。”

    “然后呢?”薇娜似乎意识到了他想要说什么。

    “首先回过头来,我们来整理一下我们为什么要探寻我们莫名出现在这座被至深之夜笼罩的城市中的因由。”艾米并未直接给出答案,他希望尽可能完整的将线索理清,“想要生存,想要知道真相,从而找准方向,找准目标——这是我们行动的第一目的因,但现在,祭坛的出现将生存与探寻真相有机的割裂了,它给出了一条相当清晰明了的逻辑链——猎杀妖魔、换取积分、积分兑换食物与水、兑换抗侵蚀药剂、等待不知何时能到的救援……理论上有着非常高的可操作性。”

    “但在狩猎妖魔的同时也可以探寻情报。”考伯克提出了质疑。

    “所以引入了竞争机制,”荣光者给出了更进一步的解释,“妖魔的数量是有限,在生存压力的逼迫下,本应该团结合作的集体被割裂了,以小团队各自为战既阻隔了情报的交流,又埋下了矛盾与冲突的种子,所有人彼此忌惮、勾心斗角,根本没有心力去思考除了生存之外的事情——压力,被以积分的形式量化了、直观化了,不得不说,设计这一切的人真是很厉害。”

    “设计这一切的人?”汉森忽然插入了对话。

    “嗯,”艾米愣了愣,“我是指可能存在的幕后黑手。”

    “犹大,”考伯克犹豫了一会儿,随后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有点不靠谱的猜想,但现在还是空中楼阁。”艾米并没有太多的避讳,只是摇头,“等我心里有了点准数,我会和大家分享的。”

    “那么,犹大。”薇娜听出了少年的潜台词,不仅没有继续追问,甚至主动帮他岔开了话题,“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或者计划吗?”

    “有一点想法,但具体具不具备可行性,还是交由大家讨论后再做定夺。”来自赫姆提卡的荣光者清了清嗓子,“在先前的分析中我们已经清楚,食物与水在交易祭坛上的价格非常虚高,但我想说的是,食物与水,乃至购置抗侵蚀药剂所需要的巨额积分只是表象,对我们在至深之夜中生存影响最大的因素不是其它,而是时间。”

    “每过一天需要七点积分,每过十天——或者二十天,需要一百积分,这两者的累加是一个不容小觑的数字。”艾米·尤利塞斯相当冷静的将各个要素拆分,并以预备役持剑者们能听懂的方式组织着言语,“而这里还忽略了诸如提灯等装备的损耗,可以预见的是,这同样不会是一笔小数目。”

    “所以?”这基本是对前面问题的重复、细化。

    “我打算换个思路,与其他人截然不同的思路。”艾米以相当有魄力的声音说道,湛蓝的眸光熠熠生辉,“他们以小团体进行行动、进行狩猎,我偏偏不,我将召集能够召集的所有人,以兵团的形式进行扫荡。”

    “类似幽体妖魔之类的特殊妖魔……”考伯克本能的生出了不对。

    “特殊妖魔其实才是大头,”艾米眯了眯眼,“一个大约能有一百积分,单凭我们四个人讨伐这个级别的妖魔稍显勉强不假,但人数一旦能上去——”

    “怎么保证效率?”薇娜忽然问道,“与人数增多相对的是成本提高,如果不能保证效率不下降,我个人持反对意见。”

    “效率很好保证,主攻手不算预备役的话大概七八个人就能应对大部分妖魔。”荣光者早就想过这个问题,因此几乎在话音落下的同时,就给出了答复,“剩下的可以通过交易祭坛购置十字弩——对普通的妖魔来说,十字弩的威胁可不算小——而更重要的是,这一类武器装备的价位是偏低的,普遍二十、二十五积分就能买到。”

    “是吗?”黑肤色的少女皱了皱眉头,“但先期需要投入的积分不少,敢冒这个风险的人肯定不多。”

    “几乎不会有人敢冒这个风险。”艾米·尤利塞斯对此早有准备,“但如果我们能先期为他们承担这个风险呢?不,甚至不需要告诉他们我们的打算,只需要让尼尔为我们的团队招人,而我们准备好相应的武器和食物就是。”

    “积分从哪里来?”考伯克问道。

    “自然是我们先行垫付。”艾米以平静的口吻说道,“我的打算是这一趟出去,尽可能多的猎杀一些妖魔,凑够几百分,然后尼尔这边再拉上几个人新人,慢慢来,一点一点做大做强。”

    “这样做有什么好处?”爱娜问道。

    “我不打算坐在这里等待救援,”年轻的荣光者摇了摇头,“而且……我同样认为大团队比小队伍是更加合理的配置——不要忘了,单以我们四个人,可没办法挑战克拉苏的触须这一层级的妖魔。”

    “也是。”不是不能,而是太过危险,稍不小心或是出现哪怕一点点意外就会有伤亡产生——以这个级别的特殊妖魔为目标,确实没有精简人数的余力。

    “还有相当重要的一点其实也被你们下意识的忽略了,那就是抗风险能力。”艾米继续道,“三五人一组的小队伍抵御危机的能力肯定不如真正的团队,人数越多指挥起来虽然会更难,但相应的,安全系数会更高——说实话,我并不认为单以我们四个人能够安全无虞的闯荡至深之夜,包括你们在内的所有人,都低估了这片笼罩在整个秩序疆域之上的黑暗。”

    艾米顿了顿,以低沉的声音作结。

    “——而我不会。”

    “因为,我来自赫姆提卡。”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