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十逝去的尘埃I
    ——来自赫姆提卡。

    这句简简单单的话语之中蕴含着并不简单的重量。

    自先古列王时代于黑暗中步向终焉以来,这是秩序与混沌最大规模的一次交手——无论是黑暗众卿,还是旧日眷属,乃至于那来自旧日的古老邪神,都赋予了这场战争足够的话题性,更何况……还有那道撕裂长夜的晨曦之光。

    ——第一次让人看见了终结黑暗的希望。

    搭载着教团预备役持剑者的浮空舰队本就是一个消息闭塞的小圈子,再加上封闭的环境与狭小的活动空间可把这群来自各个不同地域的年轻人们憋坏了,在漫长的旅途的发酵下,关于赫姆提卡的流言与蜚语可谓漫天齐飞,现今还在流传的数个版本中或多或少都有艺术加工的痕迹。

    现在唯一知晓实情的,大概只有犹大,只有这位赫姆提卡训导院的最后幸存者。

    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爆发在那座古老城市中的战争,真的有传闻中的那般惨烈吗?

    还有最后那道撕裂长夜的黎明之光,是不是真的是教团的至高之光降临?

    疑问,横亘在浮空舰队的每一位预备役持剑者的心中,但最后真正向艾米·尤利塞斯求证过的却一个也没有。

    一来,为了自己的好奇心揭人伤疤可不是什么称得上友善的事;二来,荣光者现在这张冷峻的面容以及恰到好处的冷漠与疏离令他很好的保持了与其他人的距离。

    但这不是艾米想要的。

    以“犹大”这个身份打入教团内部的荣光者,需要一个将自己性格转变合理化的契机,他必须趁怀疑还没被建立的现在,主动给出一个合乎情理的说法,对可能存在的审查人员进行思路上的引导。

    “坦白说,那不是什么好地方。”

    艾米以此展开接下来的话题,犹大此人的过往,骰子屋收集的相当详尽——与大多数孩子都不同,他的童年中并没有父亲与母亲的身影,在能够记事之前,就被生身父母在了下层区与迷雾区交界的边缘地带,如果不是一个名叫洛克的老猎人发了善心,恐怕他没可能活过生命中的第一个寒冬。

    但他对赫姆提卡,或者说对这个世界的负面观感与此无关。

    他的童年或许不能称得上美满,但足够幸福,老人虽然严厉且刻板,如同暴君一般不接受任何异见,但确实非常关注这个捡来的弃儿,在严格要求的表象下掩盖的是那如丰年前的冬雪一般残酷的温柔。

    如果没有意外,犹大大概会步上老人的道路,成为一名在迷雾之中以猎杀妖魔为生的猎人——但“如果”这个假设本身就不存在,行走于荒野上的猎人,是把脑袋别在腰际的高风险职业,不说安享晚年无疾而终,在这个行当中就连够资格称“老”的都寥寥无几。

    洛克正是其中之一,并且是其中资格最老的一位。

    所以他死了,没有任何意外的死在了那仿佛永远不会消散的迷雾之中。

    ——七岁的犹大就这么变成了一名孤儿。

    他被下层区臭名昭著的水老鼠霍克从交易会上买下,成了“下水道的小老鼠”中的一员,托老人严格甚至称得上严苛的训练,犹大的底子打的很好,不仅比同龄人更加强壮,学东西做事上手也快,因此仅仅是数个月的时间,他就被特批毕业,被投入了使用之中,并在短短三天内就赚回了霍克买下他所花费的两枚银托尔。

    没有人不喜欢这样聪明、能干、能创造利润的小孩。

    尽管和其它下水道的小老鼠们一样只能吃垃圾堆里找出的馊饭,但一向不以好脾气著称的霍克也从来没有“敲打”过他。

    如此相安无事了一年,意外再次不期而遇。

    他偷到了一个绝对不能招惹的人身上,而更糟的是,还被抓了个正着。

    那个人的名字是里查德森,是教团的白衣主教。

    这位位高权重的谢顶中年老男人出乎预料的没有当场发作,不仅如此,他甚至亲切友善的蹲了下来,看着这个甚至还不到他小腹的可耻窃贼,然后伸出手来轻轻摸了摸那头杂乱无章的黑色长发,并将他带回了所下榻的旅馆。

    当从依然只是个孩子的犹大口中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里查德森被触动了——他决心为这些孩子做些什么。

    为了不引起荣光者的忌惮,教团在下层区并没有直辖的管理机构,但作为在赫姆提卡影响力非同凡响的顶级大势力,不是每一件事都需要亲力亲为,力不从心的他或许无法改变孤儿们的生存现状,可却足够为他们带去希望与光明——福利院与孤儿院,这多少改变了那么一小部分失去父母的可怜人的未来。

    并且,也将犹大从憎恶的深渊中带出。

    以三十枚银托尔的价位从贪婪的水老鼠手中将这个命运多舛的孩子赎回,并给予了犹大开始新的生活的勇气与希望。

    他收养了他,以父亲的身份。

    再然后,犹大入读训导院,在那里度过整整九年的光阴,直到……旧日的迷梦吞没了整个赫姆提卡,以及其中的每一个人。

    如果是犹大的话,有理由憎恨赫姆提卡,也有理由憎恨这个世界。

    “那里是地狱——真正的地狱。”艾米压低了声音,让自己的嗓音听起来更加的低沉,更加的富有磁性,“没有丝毫征兆,世界为黑暗所笼罩,那些看不到形体的怪物们于迷雾之中蠢蠢欲动,耳畔到处都是妖魔的嘶鸣以及将死者的哀嚎,鼻腔中除了鲜血的腥臭之外再也闻不到其它的任何味道。”

    年轻的荣光者于此稍作停顿,虽然没有亲自经历过下层区的那场变故,但他对下层区遭受妖魔屠戮的前因后果非常了解——也正因为此,有时候眼睛一闭,那些鲜血淋漓的画面就会自然而然的浮现在他的面前,令他失却了言语,只能在沉默中沉默,在沉默中反省自己。

    如果……那时能够阻止伊格纳缇打开下层区与迷雾区的大门就好了。

    后悔倒不至于。

    只是偶尔会想:如果一切重来,他是不是能够处理的更妥当一些,是不是能够救下更多的人?

    当然,这不过是不切实际的妄想而已。

    艾米·尤利塞斯清楚这一点,所以他相当直接的遏制住了自己发散的思维,继续着先前的叙述:“到处都是鲜血,到处都是杀戮,漆黑的夜幕之下是一场独属于妖魔的盛宴,人类如同猪羊一般被随意驱赶,被肆意的宰杀。”

    “那种场景只要经历过一次就不会再想经历第二次,”他轻轻的叹了口气,“在生存面前,人类的潜质总是无穷无尽的——或许在你们看来,我现在的表现足够称得上优异,但经历过那样的地狱,任何一个人在面临相似情景时都会下意识的摈弃自己内心的怯弱,都会在那压抑而绝望的氛围下完成破茧成蝶的蜕变——而不能挺过这一关的人,都死了。”

    言语相较于事实总是苍白无力。

    纵使荣光者在尽可能的表述至深之夜的残酷,可实际的效果却差强人意,同行的三人虽然没有流露出将信将疑的神情,却同样没有太多的感触。

    这种疏忽大意的心态,在危机四伏的战斗中只会让自己身陷危险之中。

    艾米注意到了这样的苗头,所以,他决定及时将它掐灭:“如果你们以为至深之夜仅此而已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当然不会。”考伯克摇了摇头,“我没有小觑至深之夜的资本,况且,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没有比这愚蠢的事。”

    “嗯,这样就好。”艾米无意深究到底,他只是陈述着自己的观点,“在过去的两天中我们虽然没有顺风顺水,可也没有出什么特别大的差错,即便是克拉苏的触须和幽体妖魔这样棘手的家伙都一一讨取,只是……我有必要提醒大家,至深之夜中真正危险的是近乎无穷无尽的妖魔之海的包围,以及高等妖魔的存在——就算我们幸运的没有与之遭遇,也绝不能掉以轻心。”

    “但营地里似乎没有高等妖魔的消息?”汉森就事论事的说道。

    “要么是没遇到,要么是遇到的都死了。”爱娜耸了耸肩,“说起来,我们这一批预备役持剑者起码也有三位数接近四位数,但现在……现在营地里只有大约几十号人,我认为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能说明什么问题?”金发的大汉依旧不明就里。

    “很多,”黑肤色的少女给出了解释,“我们四个人遭遇的位置已经很接近城市的边缘地带,准备的食物与水也算多的,比我们更晚抵达这里的,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选错了行进方向,而另一种则是……他们已经死了。”

    死——

    这个词汇大多数时候都非常沉重。

    这时也不例外。

    ——沉默在第一时间降临,也在第一时间被打破。

    “我们可没那么容易死,”考伯克抬起头,想从其他人的视线中得到肯定的答复,然而……他想要得到的答案注定无法从其他身上得到,因此,他咬了咬嘴唇,“至少,我不打算死在这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