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十二第一枚铆钉
    尼尔属于是最早一批的营地构建者,他们非常幸运的在城市的中心区苏醒,然后更加幸运的找到了这里,不需要四处搜寻食物与水源,也不用像无头的苍蝇一般四处搜寻可能存在的线索,他们的目标非常明确。

    猎杀妖魔,换取积分,并活下去。

    尽管妖魔从来不是任人宰割的代名词,但银发的少年对自己的身手还挺有自信的,因此婉言谢绝了其他人的邀请,独自一人在至深之夜中行动,独自一人在黑暗中猎杀。

    第一天入账的积分不少,足足有四五十积分,如果每一天都能保持这个效率,不仅食物与水源无需忧虑,就连抗侵蚀药剂也不是那么的可望而不可即。但当第二天,当更多的人发现了这个可以长久驻留的天然驻地后,他获取妖魔素材的效率就大大降低了——实力弱的妖魔大多被清扫了个干净,相对棘手一点的,也不见了踪影,在附近徘徊的都是些哪怕合数人之力也无法应对的特殊妖魔。

    十七分——

    这是他最后获取的积分,乍一看似乎依然有不错的盈余,但尼尔非常清楚,这只是假象。

    附近的、他所能应付的妖魔已被一扫而空,如果不想一无所获的话,必须远离祭坛,在黑暗中向更深处探索——而在无法辨别方向的至深之夜中,离祭坛离的越远,所承担的风险就会越大,就算无需忧虑迷失之危,也不用担心猎物的不足,但单位时间内赚取积分的效率将会显著降低——毕竟,个人在不影响战斗的情况下所能携带的物资总量是有限的,往返一趟的时长很大程度上制约了积分的获取。

    所以,必须要加入一个团队?

    少年有些不甘心,团队获取积分的效率其实还不如独自行动,尽管在大多数时候都能很轻松的解决那些棘手的大家伙,可在集体行动的同时也极大的降低了平摊在每个人身上的遇敌概率,一天下来或许能稳定在**十分,但最终分配到个人的时候往往只有二十来分——并且这还是竞争相对平和的第一天的数据。

    当更多的人涌入,更多团队的出现,在补给线拉长的情况下,在接敌率降低的情况下,团队的收益必然会出现一个降低,只不过不会出现像个人那么显著的滑坡。

    应该在十五至二十之间,与他今天的收获基本持平。

    但明天呢?后天呢?

    在可预见的将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持剑者涌入,直到饱和,乃至负载——到了那时,或许依托团队也只能维持个温饱,但可以肯定的是……个人不会有出路。

    叹了口气,尼尔对惨淡的未来有了更悲观也更明确的预估。

    而后起身——

    揉了揉脸。

    已经……第四天了。

    昨天一天,他都没有外出,而是不断和营地内的各个团队接洽,寻求融入的契机,但可惜的是,团队在成型之后战力相对普通的妖魔已经有所溢出,没有这个余裕再去供给他这个多余的人。至于后续抵达者——在危机四伏的至深之夜中,个人的力量是极其渺小的,独自一人数天不眠不休的跋涉而来,能做到这种事的人还需要团队做什么?过家家吗。

    因此,遭到多次拒绝的少年,哪怕是可能、或许、再想想这类暧昧不清的用语都极为在意,因为这可能是他所能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但也要看对方会开出什么条件,太过严苛的话,就没有答应的必要了。

    他理了理衣襟,向着昨天约好的地点走去。

    “早上好,尼尔。”有着一双清澈的湛蓝眸子的少年似乎等候了一段时间,“很高兴你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相信我,你不会后悔的。”

    希望如此。

    尼尔想到,但并没有直接说出口,而是伸出了手:“愿合作愉快。”

    “——愿合作愉快。”

    礼仪性的握了握手,两人向帐篷走去,挑开门帘,帐篷内的煤油灯依然在燃烧。

    “有些事情不太好让别人知道,但我认为有必要知会你一声。”艾米合拢了门帘,他对保密性其实并没有他表露出的那么在意,不过祭坛那里确实不是一个合适的谈话场所,“关于我们这个团队,以及……你的安排。”

    “您请说。”

    “在说之前,我想了解一下,你是怎么看待这个围绕着交易祭坛构筑的营地的现状的。”年轻的荣光者可不会如此坦陈,他在以与对方利益切身相关的话题打开话匣后,立刻把这个皮球抛了回去,“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了解一下,了解一下您这位先行者的看法。”

    “这是畸形的。”尼尔在短暂的迟疑后,吐露了心声,“虽然我姑且也能算是既得利益者,但对这个堪称万能的祭坛可喜欢不起来——畸形的引导,畸形的竞争,让本应团结在一起的我们因为各种不能说错的原因走向对抗,而更糟糕的是……我们离开了它还别无出路。”

    这是事实,没有人能够不吃饭、不喝水,即便是持剑者也做不到。

    “很好,”艾米没有掩饰他脸上绽放的笑容,坦白的说,他并未想到这位昨天才刚刚认识的少年能给他带来如此大的惊喜,“很高兴我们在这一点上观点一致。”

    “你的意思是……”尼尔眯起了眼。

    “我的意思很简单,”艾米摊开了手,简单的动作在他做来却自有一种气吞如虎的气概,“我们利害一致,你所想的,正是我打算做的——”

    他在此处微微停顿,留给对方接受的时间。

    而后说道:“我打算改变这个世界,改变这个充满不合时宜的对抗意识的世界。”

    荣光者也算投其所好,既然面前这个面相显嫩的少年有这方面的想法,他不介意在他的面前装成一个有着同样希冀、志同道合的同伴。

    ——事实上,尽管他有整合营地的打算,但这绝不是出于对这个充满竞争与对抗的现状的不满,而仅仅只是……他已经不打算按照他人拟定的步调继续浪费时间了。

    他打算掀桌子。

    这种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游戏,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你打算怎么做,”果不其然,共同的目标让银发的少年找到了话题,原本稍显拘谨的姿态一下子就放开了,“如果可以合作,没有人想要在这种地方进行无意义的竞争——但可惜的是,缺乏必要基础的联合,只会是空中楼阁。”

    “你为什么会认为联合缺乏必要的基础?”艾米直接反问道。

    “因为事实就是如此,”尼尔简单直白的说出了他的论点,“生存所需的资源是有限的,竞争与对抗的实质就是对生存资源的争夺——如果不解决掉这个最基本的矛盾,一切联合都缺乏必要的基础。”

    “错了。”荣光者同样直接的予以了全盘的否定,“你的思路没有哪怕一丁点的可取之处。”

    “生存的资源是有限的?这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他的语气异常的平静,仿佛只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你所谓的资源应当指的是妖魔吧?你认为妖魔的数量有限,无法满足现今的四五十号人?”

    “何等的可笑!”真真正正的嗤之以鼻,“以至深之夜的广袤,妖魔怎么会成为限定合作的理由?真正限制你们走向联合的原因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们根本就没有想过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

    “该怎么解决?”银发的少年扬起了眉头,“说得轻巧,可实际做起来怎么能做得到——请注意——我们是预备役持剑者而不是持剑者,这里也不是训导院的演练场,而是至深之夜、是实打实的战场,每个人的生命有且只有一条。”

    “但这不应成为软弱的借口。”艾米寸步不让的说道,“发现问题、面对问题、解决问题,这是处理事情最基本的一套流程,而你、你们却连问题都不敢直视,只是一味的为自己找理由、找借口——既然你知道这里是实打实的战场,又为什么不知道战场之上最忌讳的就是游兵散勇,又为什不清楚在战场上畏惧死亡只会招致死亡?”

    “因为……”荣光者的气势实在太强,尼尔竟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话语。

    “因为你们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艾米·尤利塞斯一针见血的指出了问题的关键,湛蓝与淡紫相对,而后……他伸出了手,“既然如此,那么把一切交付给我,一切托付给我,你们做不到的,由我来做!”

    他顿了顿,斩钉截铁——

    “我将带领你们走向胜利!”

    那就拜托你了。

    理所当然的,银发的少年没有说出这句话,他只是被荣光者的气势所迫,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如同着了魇一般的伸出了手来。

    于此,契约达成。

    艾米稍稍舒缓了脸上紧绷的表情。

    ——说实话,对于他先前那番话,连他自己心里都没有底,只是看上去……似乎效果不错?

    不管怎么说,改变这座死寂之城,改变这场游戏的契机已经埋下。

    他已经打入了构筑他未来蓝图的第一枚铆钉。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希望也会有一个好的结束——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