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十三狩猎开始了
    “打人柳”——这是在预备役持剑者们发现祭坛后为期数天的大开拓中,少数几枚令营地各个团队折戟的硬钉子之一,它大概有五米高,通体墨绿,外观如同一棵人立而起的巨大柳树,稍有不同的是,树干的主体部分畸形出了一张狰狞扭曲的人脸,根须也没有埋入地里,反而如同某种蠕虫一般在地面上蠕动,看上去异常的恐怖。

    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三支团队,接近十人被它吸干了体内的血液。

    垂挂在它身上的柳条与底下的触须不仅数量众多,可以同时从多个方向发动攻击,更可怕的是它们可刚可柔,尽管受限于惯性,变向的弧度不能太大,但在关键时刻只要偏差上那么少许,就足以令被攻击者先前做出的预判全数落空,甚至因此而死去也大有可能。

    再加上它那高大的过分的形体,以及难以判明的要害,绝大多数团队都将这头特殊的妖魔列为了不可攻略对象——而少数几个不介意尝试尝试看的团队,要么尚未展开行动,要么则已经沦为了它的养料。

    尼尔可以肯定,它的强悍、它的威名之中绝对没有半点水分!

    但……眼前这一幕是怎么一回事?

    认知于此刻被颠覆,银发紫眸的少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数米高,有着至少数十根灵活枝条与触须的打人柳,在正面战斗中被压制了……彻底的压制了。

    而且,他也在其中贡献了一份力量。

    他、考伯克、爱娜、汉森从四个方向分别牵制住一部分枝条,然后眼睁睁的看着犹大冲入了打人柳的本体所在,并且有若预见到了未来一般,以宛若游鱼的姿态完美规避了来自各个方向的攻击,手中宽刃厚脊的大剑如同一把精准的剃刀,每一次的挥动,都能斩落它的数根根须。

    从容、优雅、游刃有余。

    很难想象有人能在惊涛骇浪般的攻势之下如磐石一般屹立不倒,但犹大做到了,这位来自赫姆提卡,自那场惨烈战争中幸存下来的少年,在他们的牵制之下,以一己之力压倒了这个曾经毁灭过数支队伍的可怕妖魔!

    并且在可预见的未来,还将为它那充满罪孽的一生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他们正是为此而来!

    打人柳是第一个,但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尽管战斗进行的很是艰难,他们四人光是牵制住妖魔那数十根枝条就竭尽全力,犹大斩落触须的速度无论如何也快不起来,但胜势就在这点滴之间逐渐积累——诚然,人类的体力远不如妖魔那般绵长,但打人柳的威胁主要就在它那数量众多的枝条以及根须之上,如今它那数十只枝条尽皆无法回防,触须的数量又在不断的削减,它的攻势已多少显露出了疲势,就像一只没牙的老虎一般,威胁力大大降低,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胜利只会是时间问题。

    但变故终究是有的。

    哪怕妖魔的意识再如何的浑浊混沌,也终究有着求生的本能。

    没有权衡利弊,甚至没有考虑攻防之间的转换,它只是单纯的意识到了死亡危机的临近,单纯的准备收拾掉那不断予它以伤痛的可恶跳蚤。

    于是——

    数十根枝条同时收缩,堪称遮天蔽日。

    但再如何遮天蔽日,打不到人也是无用——犹大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在打人柳转变打法的第一时间便先知先觉的抽身而退,数十根枝条有快有慢,如同一根根鞭子从天而降,几乎每次都差之毫厘的击打在了空无一物的大地之上。

    “砰、砰、砰!”

    飞扬的尘土遮蔽了视线,大地发出一阵阵呻*吟。

    “小心,”犹大——更准确的是说艾米·尤利塞斯退出了沙尘的边界,向同伴们发出提醒,“小心它最后的反扑!”

    其实这多少有些多余。

    包括尼尔在内的预备役持剑者,早在尘土开始弥漫之际便开始了后撤——毕竟,没有人想被那破开尘土遮蔽的柳条倒卷而起,或串成串烧,或吸成人干。

    “有把握吗?”

    尼尔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开始消散的烟尘,以防打人柳的暴起伤人,一边问道。

    “这一波解决它。”

    荣光者以肯定的口吻给出了答复,并在烟尘消散的一瞬间突入了战场。

    以他为导向,尼尔、汉森、爱娜、考伯克紧随其后。

    数十根柳条在天空中舒展开来,并重重的锤落在地,在大地的轰隆声伴奏下,在沙石与粉尘的起舞下,预备役持剑者们依托数量上的优势不断切割着打人柳用以近身防御的触须,腥臭的汁液如同墨渍一般四溢,将大地浸染成一片令人作恶的墨绿色。

    不多时,根须就被尽数剪除,战斗进入了最后的收尾阶段。

    人类的形体尽管与打人柳相去巨大,但教团制式重剑所能造成的杀伤却毋庸置疑,在挣扎与抵抗无果后,在巨大的轰鸣声中,这只令数支队伍覆灭的树类妖魔就此倒下,并且永远的失去了再次站起的机会。

    它死了。

    在确定了这一点之后,艾米·尤利塞斯终于有机会呼出一口浊气。

    ——太累人了。

    战斗的时常超过一个小时,独自一人承担了大半的压力,如果不是那几近预知的战斗本能,恐怕他还真会被这个大家伙拖垮。

    果然,以正常人的身体素质挑战这个等级的怪物还是多少有些勉强了。

    “话说……”虽然曾亲身参与,但注视着倒在地上的巨大尸骸,尼尔心中仍不免生出几分不现实之感,“你真的是人类吗?”

    “你觉得呢?”荣光者以冰冷的声音反问道。

    “好吧,当我没说。”银发的少年耸了耸肩,错开了刚刚那失礼的话题,“不过,事先真没有想到,这场战斗会是如此的简单。”

    “一点也不简单。”爱娜反驳道,“前期的情报搜集、作战计划的拟定,还有犹大本身的战力,只要有一环缺失,或许今天倒在这里的就会是我们也说不定。”

    “是这样没错,”尼尔点头,“只是……我原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

    被营地团队避开的特殊妖魔,都是些厉害的角色,尽管预备役的持剑者在结成团队后并非拿它们没办法,但对付它们无疑是在刀尖上舞蹈,随时都会如暴风雨中的一叶小舟一般倾覆。

    而这场战斗虽然从战斗时长还是战斗烈度来说,都足以称得上是一场恶战,但艰难归艰难,一切却并未超出剧本的范畴,他们完全根据最初拟定的作战方略进行行动,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最后打人柳倒下简直水到渠成。

    太顺利了,顺利到一点也不真实。

    尼尔当然知道原因——犹大,这位赫姆提卡训导院的唯一生还者拥有规格以外的战力,无论战斗经验还是身体素质都远远凌驾于普通的毕业生之上,再佐以那仿佛可以预见未来的直觉,简直比怪物还要怪物——他甚至怀疑,如果有必要的话,这家伙甚至可以独自一人将打人柳讨伐。

    毫不客气的说,这场战斗的大半压力都承载在他的身上,他们四人不过是在边角打了打下手,补了补输出,对战局的影响趋近于无。

    “犹大可是很强的哦,”即便是汉森,也知道这场战斗的胜利因谁而奠定,“我们只要相信他就好了。”

    “——我将带领你们走向胜利。”

    尼尔还清楚的记得犹大说这句话时的神情,如今……在亲眼见到这位自地狱归来的少年的战力后,他的心中多少有了几分实感。

    如果是他的话……说不定,也不是不可能。

    银发的少年眯了眯眼。

    口头上的言语可以作为折服一个人的契机,但真正令心悦诚服的,还是硬实力。

    “休息半个小时,”艾米对他们的互动了然于心,这种氛围他喜闻乐见,因此也不做过多的干涉,只是取出了还剩下小半的治愈药剂,“有需要到我这里来领用,请务必保持良好的状态。”

    “战场的打扫怎么办,”考伯克的目光在散落在地的树人残骸上停驻,并挑了挑眉头,“这么个大家伙,它身上的材料我们可没办法全部带走。”

    “带走最关键的核心,”预备役持剑者所接受的是精英教育不假,可荣光者所接受的教育只会更加的高端、更加的精英,“还有它身上的柳条,那也是好东西——至于其它的,不过是一些坚硬一点的木头而已。”

    “还真有你的。”考伯克竖起了大拇指。

    “之后还会有更严苛的战斗,”打人柳身上的柳条可是真正的好东西,但坚逾钢铁的它并不方便切割,而且一根单以长度而论就接近十米,搬运起来极其不便,“这些柳条就当做礼物送给发现它的幸运儿吧——打人柳仅仅是我们的第一个目标,接下来的每一场战斗可容不得我们有任何分神。”

    是的,每一场。

    荣光者总共拟定了七个攻略对象,打人柳只是第一个,只是一道……开胃菜。

    他必须要感谢那些将周围清扫干净的团队,正是得益于他们的不断开拓,这些分值极高的特殊妖魔才会有如此详实的情报,无论是它们的战斗方式,还是大致的活动区间都不需要刻意的搜集,他所需要的只是抵达那里,找到它们,然后……

    杀死它们。

    属于他的狩猎,才刚刚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