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十四一个数字(第二更)
    至深之夜中不存在日出与日落,固有的时间观念在这里毫无意义,只是人类始终是一种依托秩序存在的生物,往日生活中形成习惯的生物钟依旧驱使着在此处构建了营地的预备役持剑者们,依照原先的作息时间进行活动。

    晚上七点——

    这是大部分人结束狩猎的时间,也是丰收的时间,更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间。

    前往黑暗深处进行猎杀的团队们往往会在这个时间回归,经历了一天或是数天疲劳作战的他们,大多士气不如何高涨,甚至有些减了员的团队还满脸的悲痛,只有极少数大丰收的幸运儿们才能保有一些还算清澈的笑容,只是……谁又知道,这如琉璃般易碎的笑容还能持续多久?

    朝不保夕。

    这是所有人生活的写照。

    见惯了各式各样队伍的预备役持剑者们,已经很少为其它归还者脸上或悲伤、或痛彻、或自责的神情打动,他们只是麻木不仁的保养着自己手头上的刀剑,在火烛照亮的微暗天幕下,等待着第二天的到来,等待着狩猎的再一次启程。

    但这一次的归还者不太一样。

    非常的、相当的、极其的不一样——当他们出现之时,很自然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连带着在祭坛台阶上排着队等候交易的归还者也投来了目光。

    杀气,野兽一般凛然的杀气如潮水般呼啸而来。

    与之一道而来的,还有粘稠的血腥味。

    可以负责任的说,能在至深之夜中活到今天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角色——历经生死洗礼的他们,已初步褪去了曾经的青涩,向成为一名真正的战士迈出了坚定而踏实的一步。

    然而,即便是现在的他们,也不由因这浓郁的杀机而感到悚然。

    这群人……到底杀了多少妖魔啊。

    用气势如虹来形容都稍显气势上的不足,他们的携裹着一身的血气,仿佛自战场上归来的百战之师一般,哪怕身上的衣衫破烂不堪,哪怕身体的状态早已从巅峰跌落,但那份以鲜血筑就的悍勇依旧直冲云霄。

    “那个人……好像是尼尔。”

    在围观者中,有人以不确定的声音这么说道。

    尼尔在营地的知名度不小,一方面是因为他来得早,并且很能打,另一方面也因为整个营地到现在也就不到一百人,虽然彼此交流的机会很少,但在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情况下也能混个脸熟。

    之所以不确定的原因同样简单,在缺乏交流的情况下,彼此间的关系也就是点头之交,再加上浑身血污,一脸的风尘仆仆,能认出来就非常不容易——相比较之下,领头的那名外表冷漠的棕发蓝眸少年,以及跟在他身后的几名男女,就更是眼生,在场的众人之中没有一个能看出他们的来历。

    “听说尼尔好像加入了一个新来的团队……”

    当然,也不是一无所知,至少能根据现有的情报提出简单的猜想:“全是生面孔的团队可不多见,会不会他们是昨天抵达这里的几支新团队之一。”

    “现在的新人们都是怪物么?”不得不说,这个猜测在逻辑上站得住脚,只是从情理上,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

    “问问不就清楚了?”

    也有好奇心相对旺盛的,但最后的结果无一例外都是在靠近这支陌生队伍的后,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然后陷入了沉默。

    本能在预警——

    贸然靠过去……会死,会被杀!

    哪怕心底知道这很可能是因为过于浓烈的血气与杀机而生出的错觉,但脚下的步伐也仍不由止住。

    就算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可能是错觉,但那百分之一……没有人敢赌。

    生命只有一次,用有限的生命投身于无限的作死之中——

    不是所有人的名字都是艾米·尤利塞斯。

    年轻的荣光者之所以敢以普通人的身体素质去讨伐那些别人避之不及的特殊妖魔,详细的情报整理避免了初见杀是一方面的因素,而剩下的所有原因中,拥有死亡先兆这个能与死神扳腕子的能力,占了绝对的大头。

    他会死,但区区的妖魔还杀不死他。

    但凡事总有意外,在在场的十数人之中,终究有不怕死的人站来出来。

    嗯……用战胜死亡,不,战胜恐惧来形容更准确。

    艾米停下了脚下的步伐,用饶有兴趣的目光打量着拦住他去路的少女——是的,少女……他真的没想到,第一个拦住他、敢于直面杀戮与死亡的预备役持剑者,竟然会是一位少女。

    她大概中等身材,发梢刚好与荣光者的眸子平齐,一头本应亮丽的淡蓝色短发现如今像鸟巢一般散乱成一团,灰扑扑的脸上勉强能看出一个姣好的面部轮廓,但最令他印象深刻的,还是那双亮银色的、如剃刀般锋利的眸子——仅从眼睛就能看出,她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

    “您好,”她相当直爽的伸出手,一点也不介意男女之别,“瑞加娜,来自伊利克特拉,请问你该如何称呼。”

    “犹大,赫姆提卡。”艾米保持着惯有的,对陌生人的冷漠与疏离。

    “你就是那位‘最后的幸存者’?”少女,更准确的说,是瑞加娜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而后自顾自的点了点头,“果然是相当了不得的战士——”

    话锋在此一顿,点出了正题:“你们到底遭遇了什么,搞得这么惨烈?”

    “在至深之夜还能遭遇什么?”艾米斟酌着言语,如果不打算整合营地各个势力,他可能会将今天的收获一带而过,但既然有掀棋盘的打算,他就有必要利用今天所取得的成绩为自己造势,“不就是打人柳、撼地者、石巨人、暗影人、吞噬蠕虫、寒霜之咬几根硬骨头。”

    原定的计划上需要讨伐的七只,最后只成功讨伐了六只,但即便如此,每当荣光者念出一个名字,围观的人群中便传来一片倒吸冷气声,而等到六个在营地近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字尽皆罗列后,所有人都失去了声音。

    这——

    不现实!

    这是包括瑞加娜在内,每一个人的心声。

    在营地附近,有九个公认的禁区,每一个禁区之中,都有一只极其强力的妖魔,虽然只要集结的人数够多,它们也不是不可战胜的,但很少有人敢带领着自己的团队冒着接近五成的死亡率向那些巨头发起挑战——而这么做的,绝大多数都死了,剩下的少数人……活着逃了出来。

    当然,并不是没有成功者。

    营地附近的特殊妖魔最初当然不止九个,但最后剩下的只有这九个,失败者自然一无所有,成功者虽然收获了巨大的利益,但也正因为如此,经历过九死一生的战斗并取得了足以在短时间内生活无忧的积分的他们,根本不会再一次如初生的牛犊一般不考虑后果的撞上南墙。

    瑞加娜所在的团队,正是成功者中的一员,也正因为如此,她才根本不会相信,有人能一口气讨伐整整六只强大妖魔。

    注意,不是一只,而是整整六只!

    吹牛也要有点限度!

    因此,她深深吸一口气:“抱歉,刚刚每太听清……你能再说一遍吗?”

    再说一遍?艾米对此并未有太大的意见,因此只是点头,并如报菜单一般复述道:“打人柳、撼地者、石巨人、暗影人、吞噬蠕虫、寒霜之咬——”

    说到这里,他还摊了摊手:“就这几个。”

    “你确定?”瑞加娜皱起了眉头,如果对方不是大名鼎鼎的犹大,如果这支队伍不是血气滔天,她连怀疑都不带怀疑,直接会认定这伙人都是骗子,但在眼下这种情况,似乎……没有骗人的必要?

    “等到了交易祭坛不就清楚了?”艾米没打算隐藏,他现在需要声势。

    “也是,”瑞加娜想了想,目光在正在与祭坛做交易的那一支队伍上稍作停驻,随后说道,“要么你们先吧,我也不介意多等一会儿。”

    “你们团队的人不要紧吗?”荣光者的视线掠过在台阶上等待着的数人,“他们好像已经等了有一段时间。”

    “这个问题好奇的又不仅只有我一个,”对此,少女很是坦然,“他们也是。”

    “我是他们的队长,这点独断权还是有的。”她眨了眨眼睛,望向了身边的少年,“——人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总是要付出代价,不是么?”

    “说得很在理,”艾米注意到前一个队伍与祭坛的交易已经步入了尾声,于是再次迈开脚步,带领着身后的四人踏上祭坛的台阶,与瑞加娜以及他的团队错身而过,“不过,我始终不认为好奇会是一件坏事,今天的事同样如此——相信我,我将给你们、给所有人展现一点不太一样的东西。”

    “会是什么?”少女问道。

    “保密。”荣光者头也不回的登上祭坛,“不过仅限现在。”

    他将所有的注意力投入了眼前的祭坛之上,然后在考伯克的帮助下,将今天的所有收获放在了天秤之上。

    光幕亮起——

    上面的数字令少年不禁挑了挑眉头。

    ——一千两百五十。

    这是一个足以令除了艾米意外所有人窒息的数字,也是一个足以令营地震动、疯狂的数字。

    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还在找”黑暗千年”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