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十六合作者
    ..,

    艾米很看重瑞加娜。

    因为她是他这段时间以来接触到的第一个团队领袖——当然,以现在预备役持剑者所组成的团队规模,领袖这个称谓无疑是一种过誉,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在他的计划中确实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是值得拉拢的对象。

    “你想要谈些什么?”

    想到这里,艾米十指交扣,双手呈塔形搭在桌上,目光平静的注视着面前的少女。

    “比如……薪资待遇什么的?”瑞加娜叹了口气,大大方方的摊开了手,“坦白的说,我对你的计划非常感兴趣——如果真的具备可行性。”

    “待遇从优——这种没水分的话我就不打算说了。”年轻的荣光者开了个玩笑话,但很快便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关于待遇的具体章程目前还在草拟阶段,不过你有意向的话,我现在倒是能给你交一个底。”

    作为赫姆提卡统治阶层的一员,尽管艾米·尤利塞斯并没有什么自觉,但在数年的教育下,他对利益人心的把控比起这些以战士为培育方向的预备役持剑者要高得多。

    要改变现状,要革新,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对利益的分配以及再分配。

    无论是把蛋糕做大,还是把蛋糕分好,都是一门学问。

    而后者,尤为重要。

    毕竟——

    把蛋糕做大,是谁都愿意看到的事情,而把蛋糕分好,却很容易触犯各方的利益。

    谁动了我的奶酪?

    这是一个贴切的形容,对利益分配的不公,很容易诱发分裂,甚至因此而相互倾轧也不是不可能。

    荣光者不打算成为众矢之的,更不希望在这里打上一场毫无意义的内战,因此,他对各个成型小队的处理,早就打好了腹稿。

    “我这里有两套方案。”他伸出了两根手指,在少女面前摇了摇,“其中之一,是你的小队会被打散,彻底的融入我们之中。”

    “第二个呢?”瑞加娜挑了挑眉,连问都没问具体的待遇,便将第一套方案略过。

    “第二个我相信你会喜欢的,”三到五人的小队,是一种典型的小团体,在日益激烈的竞争压力下,他们保有对外界根深蒂固的不信任,并在同时有着极强的向心力以及凝聚力——想要将他们打散重组不说不可能,也注定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所以艾米早就构思了第二套方案,“你以及你的团队依然保有独立性,狩猎妖魔所得的材料不需要上缴也不需要再分配,你们有自由支配的权利——当然,与此同时,我们也没有供给你们的义务,不会额外向你们发放补给,或是分配积分。”

    “这样的话……”少女微微沉默,“与现在不是没有任何区别吗?”

    名义上的臣服,所付出的大概是这个——但相比较于付出来说,收获却少的可能,不、应该是一无所获才对。

    至少,她想不出有任何人会接受这个愚蠢的方案。

    “第一套方案是融入,换而言之,就是成为真正的自己人。”荣光者并未在意她的疑惑,只是以自己的步调解释道,“而第二套方案则是为外人准备的,是外挂在兵团模板上的雇佣体系——核心的攻坚、支援、后勤三个组别不变,把最危险的侦查工作外包出去,情报完全任由各个小队进行搜集,碰到数量在二十以上的大群妖魔,或是难以解决的特殊妖魔,都可以上报,赚取正常狩猎之外的情报费。”

    “没有拒绝的理由。”权衡利弊?不需要——在保障自由度的同时赚取外快,没有人能拒绝这个方案,“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你所能给出的价位。”

    “只要发现,并经核实无误后就有五积分入账,而能够确定攻击形式,并提供战斗经过的小队,则能够得到二十积分的奖励。”艾米公布雇佣制度的细则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当然,现在还没有实施打算的——因为我们所持有的积分现在已经花的差不多了,而且……关于那些特殊妖魔的情报,有不少都是公开的。”

    在今天之前,特殊妖魔一向是难啃的硬骨头,对于营地中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没有任何价值,而对于没有价值的东西,人们总乐意去做那么些顺水人情。

    因此,现在少年现在能够确定的目标就有七八个,足够再忙活一天了。

    而一天之后,起码又会有一千以上的积分入账。

    “但你有没有想过这么一个问题,”瑞加娜顿了顿,“情报的准确性——如果有人提供了错误的情报,致使你们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你会怎么办?要知道……以特殊妖魔的威胁性,我们了不起也就能提供些浮于表面的东西。”

    “下调信用评级,有过不实情报记录的,情报费只有等到情报得以确认之后才进行发放。”荣光者对此同样早有准备,“不实情报记录满三次,则列入黑名单,从雇佣体系中予以剔除。”

    “这样的话恐怕很难服众,”少女提醒道,“口空无凭的东西,符不符合实际只有亲临一线的人才清楚,如果有人借此闹事,你们会相当被动。”

    “用行动说话,”艾米握了握拳,“从我这里尝到甜头的人不会相信他们的谎言,而那些推波助澜的人更没有必要在意——他们本身与我就没有任何关系,我不需要他们那满是怀疑的情报,更不需要他们的支持,他们完完全全就是路人——所以少许的影响完全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

    “听上去很有道理。”瑞加娜伸出手,“你说服我了。”

    “再次欢迎你的加入,”年轻的荣光者轻轻握住她的手,“如果有特殊妖魔或者大群妖魔的情报请务必告诉我们——当然,至少也得从后天开始。”

    “你弄错了一件事情。”少女凝视着他湛蓝色的眸子,“我并不打算成为你们外包的斥候小队,我想要加入的是你们的核心决策圈。”

    “那你的队伍可要打散重组,”艾米脸上难得的浮现出惊讶的神色,“你确定?”

    “我很看好你所描绘的未来——一来我个人倾向变革,二来我不想成为别人手上的刀子,三来我所需承担的风险其实远远小于预估。”瑞加娜毫不避讳的解释道,“正如你对雇佣小队没有实质性的约束力一样,你其实对这支尚未建立的名义上的兵团也缺乏约束力——假定你的计划未能按照原先画好的框架执行,假设最后的产出不如预期,那么……兵团的解散是迟早的事情,我依然能够重新夺回我的领导权。”

    “还真是敏锐。”荣光者由衷的称赞道。

    “毕竟女人在气力上很难与男人相抗衡,我所能做的不过是观察的尽可能细一点,思考的尽可能深入一些。”少女以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而后挑了挑眉头,“怎么样?不能接受吗?”

    “当然不。”艾米摇头,“只是稍稍有那么点惊讶。”

    ——能够成为带头之人的,果然都相当的不简单。

    “看到这一点的绝对不止我一个,”以主人翁心态加盟的瑞加娜指出了兵团在构建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隐患,“那些申请加入的人之中,肯定有其它团队的人刻意混入——毕竟,你今天可出了一个大风头。”

    五个人,一天的时间,一千二百积分。

    足以称得上传奇。

    “他们混入就混入呗,”荣光者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从训导院中出来的人我大抵上还是信任的,他们或许别有用心,但还不至于在战斗中给我们添麻烦,我所要做的、也是唯一能做的,不过是胜利、胜利、再胜利。通过不断的胜利,培养战友间的袍泽之情,以及对兵团的归属感。”

    他顿了顿:“更何况,还有实打实的利益——其它团队能给的,我同样能给他们,并且能给更多!”

    “但情报呢?”瑞加娜皱了皱眉,“你构建兵团的创意会被剽窃走,然后在数天之后,依葫芦画瓢的出现新的兵团,然后你们开始新一轮的竞争,开启新一轮的轮回,所谓的变革与革新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嗯,我大概理解你的意思了。”艾米点头,“但在回答你的问题,我同样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你还记得我们最初的那笔交易吗?”

    “记得,”少女回答道,“是狩猎特殊妖魔的秘诀。”

    “其实那时我骗了你,当然也不是真的骗了你。”年轻的荣光者给出了解释,“即便聚集了数人乃至十数人,对抗那些实力强悍的特殊妖魔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稍有差池很可能就满盘皆输,就全军覆没。”

    “而我之所以能带领我的队伍在一天之内讨伐六头那样的怪物,原因其实非常非常的简单,超乎你想象的简单。”他以异常平稳乃至平静的口吻吐露事实,令人无论如何也接受不能的事实,“因为……这支队伍的带队人是我”

    “什么意思?”意味不明的话语。

    “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艾米稍作停顿,似乎想要组织言语,但在最后却只是说道,“仅仅只是……告诉你事情的真相而已。”

    总不可能像个中二病一样,一本正经的说出:

    “我很强,非常强,超乎想象的强——”

    这么尴尬的话语的吧?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没有错,但……年轻的荣光者还是办不到,他所能做的不过是将留白留至明天,将疑惑交给时间来解答。

    今天……就先这样吧。

    还在找”黑暗千年”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