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十八意料之外的邀请
    绝望之沼——

    这头妖魔对普通人来说是货真价实的天灾,软泥构成的躯体天然就能够豁免大部分的劈砍,油腻的身体上遍布一层足以消融钢铁的强腐蚀性的粘液,而更令人苦手的,还是伴随着它活动而不断向外挥发的酸性毒气。

    单单只是在远处看着它,就会感觉眼睛酸涩,就会感觉咽喉火辣。

    至于靠近了会是什么滋味?

    抱歉,这里没有一个人想知道答案——即便是拥有死亡先兆的艾米·尤利塞斯,也不打算为自己的死亡菜单上,再添加一道特色菜。

    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在至深之夜中是无解的存在。

    在如软泥一般具备劈砍耐性的同时,它移动的速度也被极大的限制了,与无法被突破的防御相伴的,是它那羸弱的堪称致命的攻击。

    无法高速移动,也缺乏远程攻击手段。

    如果没有那一身的酸性粘液,大概会是相当无害的类型。

    与肉靶子无异。

    年轻的荣光者所利用的正是它的这一个弱点,在接近视距极限的位置上,支援组整暇以待,萃毒的弩箭搭载在了经由炼金术加持过的十字弩上,熠熠的寒光在黑暗中煞是闪亮。

    “放!”

    瑞加娜很好的领会了艾米的作战意图,没有让弓弩手各自为战,而是令行禁止,通过一系列简单明了的命令进行控制,令他们归于统一的节奏之下——几乎在他命令下达的同一时间,支援组的组员同时叩下了扳机,伴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弓弦震动,雪白的翎羽脱弦而出,划破了黑暗,也贯穿了绝望之沼那一滩类似鼻涕虫,有若液体般粘稠的粘液聚合体。

    还不够。

    近身作战在这头恶心到极点的怪物面前不具备哪怕一点可行性或是可操作性,因此以艾米为首的攻坚组并没有参与这一场战斗,他们只是在一旁游曳着,充当支援组的护卫,以防止黑暗中可能存在的其它猎食者。

    当然,荣光者不在护卫的队列之中,他更重要的使命是观察。

    ——通过观察确定十字弩能否对绝望之沼造成切实的伤害。

    结果差强人意。

    自炼金弩上射出的弩箭足以洞穿那近似液体的流质躯体,但具体能造成多少伤害却是一个未知之数——就他的视角来看,这只恶心的怪物明显受到了影响,但这种影响似乎……不那么致命?

    身体被撕开了三个大洞,这无疑是极其恐怖的伤势。

    可只要看到那如同胶水一般再次黏回一起的身体,任何人都不会认为它所承受的伤害超出了它所能承受的范畴。

    怪物,这是实打实的怪物。

    即便是全盛之时,艾米也不想招惹的怪物。

    但谁让他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呢?在这之前接连斩杀的三头特殊妖魔已隐隐巩固了他在这个新生的团队中的地位,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有着退缩的余地——甚至恰恰相反,他必须要迎难而上,必须要更进一步的用胜利巩固自己的地位。

    现在的信任是羸弱的,是多疑的,是脆弱的。

    他经受不起失败。

    所以,稍稍贴上一些本钱也没什么关系吧?

    荣光者攥紧了手心,更准确的说,是攥紧了手心中的火晶石——在有教团炼金术士所制作的提灯之后,火晶石的价值就相对降低了许多,不再是那么的必不可少,也不再是那么的不可或缺。

    在有必要的时候,完全可以当做一次性消耗品使用。

    比如现在。

    “或许可以试试这个,”决定既已作出,就没必要迟疑,艾米·尤利塞斯递过手中通体鲜红的菱形结晶,“这是火晶石,我们家乡的特产,是吸收了火种力量的结晶,搭载在箭矢上应该能起到点效果。”

    “不心痛?”绝望之沼给的压力不大,瑞加娜接过荣光者手中的秩序之力结晶后,甚至还有心情调侃他两句,“这个我在兑换列表上看到过,要价可足足有五十积分。”

    “那么我可以拿回来吗?”艾米面无表情的问道。

    “想多了,”少女扬了扬手,“入了我的手的东西你可别想要回来。”

    ——玩笑话到此为止。

    在转身的一瞬间,瑞加娜收敛了脸上的笑意。

    火晶石,或者说秩序结晶——她听说过这玩意,与教团所出产的零号圣水一样,对高等妖魔阶层之下的任何妖魔都拥有无与伦比的杀伤力。

    甚至不用试她都知道,加载了秩序结晶的箭矢对眼前这怪物来说绝对是致命的。

    胜利已近在眼前。

    少女眯了眯眼,将火晶石吊坠一圈又一圈的缠绕在了箭矢之上,三点一线,瞄准!

    她静静的等待者它的临近,食指不断的摩挲着被汗水打湿的扳机。

    然后开始了倒数。

    “三……”

    一股呛人的酸味汹涌而来。

    “二……”

    眼睛不受控制的湿润,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洒落。

    “一——”

    她强压住喉咙传来的灼痛感,瞳仁中怪物的身影渐渐放大。

    于是,食指按压而下。

    扳机被叩动了。

    绷紧的弦发出一声裂帛之音,受力不均的箭矢飞旋而出。

    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缠绕着秩序结晶的箭矢没入了妖魔那类似流体一般的柔性身躯之中,紧接着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它的身体如同吹饱了气的气球一般以极其夸张的方式膨胀起来。

    然后……

    然后瑞加娜就地一滚。

    ——伴随着“砰”的一声,仿佛沸腾的水碰上了滚烫的油,当属性先天敌对的两者碰撞在一起之际,爆炸……理所当然的发生了。

    如同一场盛大的烟火,漆黑的天幕被照的恍若白昼。

    不对,现在本来就是白天……只是至深之夜中的白昼与夜晚无异。

    艾米躬身捡起滚落至脚边的妖魔核心,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他对少女刚刚的那一击十分的满意,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即便是他,在那时也没把握能做得更好。

    果然,能成为队长的,没有一个简单角色。

    而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在翻滚中沾染了一脸尘土的少女已从地上站起,并走到了他的身边:“怎么样,对我的答卷还满意吗?”

    “相当满意。”荣光者并不吝惜他的赞美。

    “这句话也是我要对你说的,”瑞加娜笑了笑,尽管此刻的笑容一点也不美,但还是能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不过我还要额外加上一句‘恭喜’。”

    “什么意思?”艾米挑了挑眉头。

    “字面上的意思,”少女咳嗽两声,吐出两口带血的浓痰,看得出来,尽管时间尚短,但怪物的酸性毒气对她的咽喉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我代表先觉者联盟认可了你的实力——包括我在内,合计七支队伍在之后的几天里将会相继并入你的兵团。”

    “你……”艾米这时才反应过来,“代表着什么人?”

    “营地最早的七支队伍的共同意见,”瑞加娜并不意外荣光者的反应,“犹大,我们并不是你所预想的不知合作、盲目竞争的一团散沙,事实上早在交易祭坛被发现的第二天,我们这些第一批抵达的先行者就结成了一个简易的互助联盟。”

    “尼尔也是你们的一员?”荣光者问道。

    “注意,是七支队伍。”少女给出了答案,“我们并未将独行者纳入这个体系中,而那些变相造成了生存压力激增的涌入者,除了最开始的几支还能交流外,其它的都对我们抱有根深蒂固的不信任——因此,没有更进一步的接触。”

    “这样啊……”艾米用手摩挲着下巴,“能告诉你们选择我的原因吗?”

    “我是观察者,”瑞加娜斟酌着语气,“主要确定你是否真的有能力讨伐那些棘手至极的特殊妖魔——以及,兵团成型后是否有潜力与高等妖魔作战。”

    “高等妖魔?”

    黑暗地母、雾夜杀人鬼——在记忆中,与这个扯上关系的就没有一个好对付的。

    “在生存竞争尚不激烈之际,我们这七支队伍曾对这座死寂之城的真相做过深入的探讨。”少女说道,“首先能确定的是,这个世界并不正常,我们所遭遇的这一切应该与教团本部的某个计划有关,并且……我们所赖以生存的祭坛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怪奇,而是地下封印漏出的一道豁口。”

    “下面封印的是什么?”黄衣之王这个名字呼之欲出。

    但瑞加娜的回答再一次出乎了他的预料。

    “是一只高等妖魔,”她说,似乎担心荣光者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还重复道,“是一只被冠以‘恶魔’这个词缀的高等妖魔。”

    等等——一只妖魔?一只高等妖魔?

    落差实在太大,荣光者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所谓的祭坛其实是一个血祭仪式,”少女的重磅消息一个接着一个,“伴随着我们的每一次交易,地下那头可怕的妖魔就离挣脱开封印更进一步——但可悲的是,为了生存,我们别无选择。”

    这个祭坛,是整座死寂之城获取未受污染的水源与食物的唯一途径。

    “所以呢?”艾米大致猜出了他们的打算。

    “我们打算杀死它,趁它还没有完全恢复力量。”瑞加娜说道,抬起头注视着他那双湛蓝的眸子,“而你的存在,不可或缺。”

    这是事实。

    在之前的战斗中,他已经用行动证明过了,他的实力是绝绝对对的无可挑剔,哪怕在‘他们’之中也足以称得上最强。

    是绝对无法放弃的战力。

    然而,来自赫姆提卡城的少年只是沉默。

    压力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不断累积。

    终于——

    在堪称漫长的缄默后,来自赫姆提卡的荣光者开口:“请容许我拒绝——如果你们的诚意仅此而已。”

    还在找”黑暗千年”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