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十九恶魔的真名
    以退为进。

    艾米·尤利塞斯对被封印于地下的妖魔并非真的如他表露出的那般淡然,只是为了攥取更大的利益,有时候必须忍耐、克制。

    他可不想成为别人手上的刀。

    既然如此,掌握对话的主动权势在必行。

    “我带着最大的诚意而来,”瑞加娜挑了挑眉头,她并未发现面前这张冷峻面容下的小小心思,斟酌着用词,“但我不知道您所需要的诚意是什么?”

    “情报以及真相。”

    艾米说得相当爽快,在这座死寂之城中真正能用到的,除了积分、人手与情报外别无他物,而祭坛的积分他在现在以及可预见的将来都会有不小的盈余,人手这方面在与少女背后的先觉者联盟达成协议后也不是问题,唯一能让他感到困扰的,只有当下被层层迷雾所笼罩的诡谲局势。

    时间不明,地点不明,目的不明——

    他们就这么被抛弃在了一座死寂之城之中,在至深之夜滋生的黑暗中不禁有妖魔蠢蠢欲动,更有自混沌大源中流出的旧日的支配者若隐若现的身影,甚至……在直觉的引导下,他对这个世界的真实隐约有所猜测。

    但不管怎么说,他,算是跟随在他身后的队伍,也不过三五个人。

    这点人手在短短三天的时间能调查出什么?

    情报异常有限。

    而以瑞加娜为代表的先觉者联盟则不同,七支队伍保守估计也有二十来号人,再加上营地在整座死寂之城的特殊性,以及生存压力的适当减缓,他们必定掌握了相当多的情报,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一定比他更加深刻。

    所以,他在期待着,期待着情报的短板得到补足。

    “情报的话……”少女整理着思路,好一会儿才问道,“你想知道哪一方面的。”

    “先从营地聊起。”

    年轻的荣光者找了块地方坐下,现在是战斗后休整时间,倒不用担心会脱离队伍。

    “我们在营地附近的一座异神神庙中发现了一块石碑,在那之上,神庙的祭司用古代语记录着这座城市的历史……包括终焉。”瑞加娜叹了口气,“受学识所限,我们所能翻译出的只有相当少的一部分。”

    “有时间可以带我去看看,”艾米插入了她的叙述之中,“我曾在里查德森大人手上学习过一段时间的古代语。”

    这当然是谎言。

    但不用担心揭穿,因为能够戳穿谎言泡沫的人,已经不存在了。

    而且……这又是养子与养父之间的私事,对年轻的荣光者来说,圆过去简直再简单不过。

    “真是了不起,”少女由衷的发出感慨,“怪不得你能成为最后的生还者。”

    古代语,先民所使用过的语言,其本身就是秩序疆域历史的象征,即便是迦南之城经学院的那些个学士大人,能拍拍胸脯说自己精通的人,也寥寥无几。

    眼前的少年虽然只是粗略的学习过,但在以战士为培养方向的训导院毕业生中,绝对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

    随后,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以手掩唇:“抱歉。”

    艾米·尤利塞斯自然不会在这时说“没关系”之类的蠢话,他只是冷着一张脸保持沉默,以表达自己的不满——嗯,表面上的。

    “有时间我会亲自带您去那里看看,”瑞加娜的姿态稍稍放低,她并没有说出具体的时间,因为在可预见的将来,至少在兵团的战斗力真正成型之前,犹大都不可能有时间随她一道前往神庙,“根据目前已经解明的文字,能够确定的是——那只被封印于地下的高等妖魔是毁灭整座城市的罪魁祸首。”

    “在石碑之上,它被石碑的记录者称作diablo,有时又被冠以mammon之名。”

    “恶魔、魔王?”荣光者皱了皱眉头,恰到好处的展现了他对古代语的了解,“不要告诉我你将它称作玛门恶魔?”

    “玛门魔王。”少女顿了顿,“这是我们定下的称谓。”

    恶魔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妖魔,与大部分妖魔不同,它们往往并不具备有形、有质的实体,其本质是一种源于恶意的浑浊概念,在被人类以真名束缚之前,它们通常以一团扭曲的、近类人形的烟雾存在。

    在目前能够确定的种类之中,没有一头恶魔属于好对付的范畴,而其中被人类冠以魔王之名的存在,更是高等妖魔中的佼佼者。

    “mammon这个名字我有点熟悉,”这个名字他确实在一部古老的典籍中见到过,但他的能力又不是过目不忘,哪能记住自己看过的每一本书,“虽然不记得那本书的名字与内容,但……能在历史中留下名字的,可没有一个简单的家伙。”

    “嗯,正是它毁灭了我们脚下的这座城市,这是目前能够确定的事实。”瑞加娜以沉闷的语气说道,“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它也因此而付出了代价,被封印在了这座早已沦为废墟的城市地下。”

    “祭坛交易的对象是它?”艾米问道。

    “只是有可能,现在还不能确定。”瑞加娜并未一口咬死,她只是给出了她或者他们下达这个判断的理由,“据我们探查,营地所在的位置恰巧是封印的最中心,而在关于这头恶魔的记载中也曾多次见过‘献祭’‘血食’之类的字词——这很容易让人生出一些不那么美好的联想。”

    “确实。”荣光者并未就此打住,“但不止如此吧。”

    肯定的语气。

    原因说起来其实很简单,因为之前少女曾邀请他参与对封印于地下的高等妖魔的讨伐——既然是讨伐,双方自然不能分处封印内外,要么是这头以玛门为名的怪物会在短期之内冲开封印的束缚抵达现世,要么则是营地中的预备役持剑者们已经掌握了穿越封印的办法——而不管是哪种可能都说明了,先觉者联盟对这座死寂之城真相的挖掘已相当的深入。

    “是的,不止如此。”瑞加娜点头,“在联盟之中,有人被赋予的圣痕觉醒了空间方面的能力——经由他确认了,交易生活必需品的祭坛,其本质是一道通向封印内部的扭曲的空间夹缝。”

    “圣痕觉醒?”这是艾米全然陌生的领域。

    “嗯,这就是我们会自称先觉者的原因所在。”少女对此丝毫没有避讳,“不过犹大你没必要大惊小怪吧?你那份堪称作弊的直觉尽管表现的不怎么起眼,但却是相当实用的能力。”

    原来如此,把直觉当做了能力吗?

    年轻的荣光者眯了眯眼,而后说出了自己的疑惑:“我只是奇怪,我本人并没有经受洗礼,植入圣痕的记忆。”

    “不止是你一个,”瑞加娜顿了顿,“所有人都是如此——尽管几十个标本不足以说明一切,但我们怀疑,关于‘洗礼’的记忆,被人刻意的抹除了。”

    “真让人在意。”艾米刻意这么说道,希望能引出相关的话题。

    “但再让人在意也没办法,”少女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提灯,而后松开,“线索已经断了,关于洗礼以及圣痕的记忆无论如何回忆都是一片空白。”

    “这样啊……”荣光者只能顺着她的话题发出感慨,却不方便表明立场,毕竟……以他那尴尬的身份,无论是表达对教团的不满,还是为教团做辩护,都有那么些微妙的不合适,只能岔开了话题,“话说回来,我现在对你们的目的还是缺乏认知,虽然地下封印了一只厉害的妖魔,可这似乎不是对它下手的理由。”

    要知道,维持营地运转的交易祭坛,很可能是基于它的力量构建的——一旦它死去,有超过一半的可能会直接导致祭坛崩塌或失效。

    从某个角度来说,他们是利益的共同体,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是它先对我们下手的,”在漫长的沉默之后,瑞加娜叹了口气,“从昨天白天开始,失踪者陆续出现。”

    “失踪者?”

    他想起了神秘失踪的尼尔——尽管在离开之前委托爱娜在营地中继续搜寻他的足迹,但实际上少年已不抱多少希望,只是没想到如今却会意外的获得了线索。

    “神秘蒸发,衣服、行李都好好的,唯独‘人’消失了。”少女以平静的语气述说着恐怖的事实,“从昨天到今天,神秘失踪者已累计有三人,其中有两人是我们先觉者联盟中的成员,觉醒了圣痕的、真正的持剑者,而剩下的一人则是新加入营地的一支队伍的队长,根据他之前表现出的战斗来来看,他的圣痕应当也觉醒了——有相当的可能,它是专门在挑觉醒了圣痕的人下手。”

    “没有抵抗的痕迹?”艾米问道。

    “什么痕迹都没有,”瑞加娜摊开手,“就这么突兀的消失了。”

    “你们……有什么推测吗?”

    “当然,”少女给出了肯定的答复,“虽然只是些没有根据的猜测,但我们一致认为,这是mammon下的手。”

    “至于原因——”

    刻意拖长的语调。

    “很简单,”她下意识的眯了眯眼,剃刀般锋利的眸子中掠过一抹寒芒,“它感受到了威胁,从我们的身上。”

    还在找”黑暗千年”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