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十未定的谋算
    持剑者存在击败乃至弑杀高等妖魔的可能性。

    早在赫姆提卡的地下矿坑中,年轻的荣光者便从米娅的口中得知了这一事实,并且以身作则的干掉了不止一只高等妖魔。

    所以,他很能理解这位被冠以玛门之名的魔王的做法。

    只是……

    “它是怎么做到的?”

    “或许是高等妖魔脉轮中固有的能力也说不定,”瑞加娜摊了摊手,尽管恶魔这种更接近概念层面的怪物并不具备血肉之躯,但所谓的妖魔本来就没有一个可以一以概之的蓝本,很多称呼或是命名都是为图便利概而论之,“你要知道,毕竟是曾经毁灭了一座城市的魔王,我们无从揣度更无法想象全盛之时的它到底会有多么强大。”

    不,我想不会比潘多拉更强。

    也不会比许德拉、大衮更强。

    毁灭一座城市,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若是赫姆提卡这种封印了旧日支配者的古老之都,在没有凌驾于凡世之上的强者插手的情况下,几乎不存在沦陷的可能,但换做普通的城市,在火种黯淡之际,不要说是那些只存在于传说的古老之物,就连单个的黑暗众卿或是高等妖魔都足以把那闹个天翻地覆——当然,能真正毁灭一座城市,哪怕是火种熄灭之后的城市的家伙,也没有一个是简单角色。

    玛门……

    艾米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只是想不起来在那里曾经听到或者看到过——而既然他留有印象也就意味着,这是一个有资格留下名字让后世之人铭记的狠角色。

    毕竟,对荣光之裔来说,单纯的败亡者没有留下名字的必要。

    名字,是对倾向于混沌的无定之物的一种约束,一种束缚,一种封印。

    “那你们是如何判断它的虚弱,”也正因为此,他表现的相当谨慎,“讨伐妖魔虽然是我辈的职责,但自寻死路的事情,请容许我拒绝。”

    “很简单的推论,”少女给出了理由,“因为……它对我们下手了,对我们这群不得不替它献上贡品的可怜虫下手了。”

    “未免太过单薄无力。”荣光者挑了挑眉,他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但我们别无选择,”瑞加娜的神色异常的平静,但平静之中却蕴含着某种歇斯底里的疯狂,“没有任何因由的消失……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说实话,如果情况得不到改善,恐怕我们真的只有放弃这里,放弃这个难得的补给点,向至深之夜更深处流浪了。”

    “有没有试过离开祭坛?”艾米忽然问道。

    “离开祭坛?”少女皱起了眉头。

    “不是真的离开,”荣光者解释道,“是如非必要,不停留在祭坛附近。”

    “我们正在实验,已经有一只小队带足了物资出发。”瑞加娜摇了摇头,“也算的上是一个好消息,迄今为止他们还回返。”

    “如果如此的话,那个计划也不是必须的吧。”

    没有具体点明是哪个计划,但艾米所指的,无疑是那个与魔王玛门决死的那个。

    “是的,但不能就此排除坏消息传来的可能,”少女的声音在此处稍稍停顿,“我们必须早做打算。”

    “可以理解。”荣光者大致了解了他们的打算,坦白的说,考虑的还算周全,“那么现在需要我这边做什么准备吗?”

    人情、利益的往来都是相互的。

    “不,不需要。”瑞加娜回绝了他的提议,“你所需要的只是变强,犹大——你要知道,你是我们最后的,也是最糟糕的希望。”

    “最糟糕的希望?这个说法听上去有点糟糕。”艾米半是开玩笑的说道,旋即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不过,充当最后一道保险丝……感觉倒也不差。”

    “愿我们合作愉快。”荣光者刚刚那句话已显露出他的倾向,少女自然不会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相当坦荡的伸出手,“也算是各取所需。”

    “只是认同了你们的理念而已,”艾米看了眼她伸出的友谊之手,没有接过,“具体要不要加入,我打算真正见过了再说。”

    “就这么说定了。”瑞加娜倒没有流露出失望的神色,“今天晚上有时间吗?”

    “九点后如何?”年轻的荣光者给出了一个时间,并做出了解释,“今天是集体作战的第一天,需要总结、反思的东西比较多。”

    “可以理解。”同样作为小队的队长的少女自然能够理解这些,用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晚上九点……这个时间点有点微妙,我先要确定一下,如果可以的话,到时候会通知你。”

    先觉者联盟的主体是七支最先在营地组建的小队,其最高权力机关是包括瑞加娜在内的七个小队的小队长组成的七人会议,如今七人中的一人远离营地,短时间内不会有回归的打算,还有两人业已消失在这片诡谲的黑暗之中,剩下四人也有各自的事情要去忙,不是每天都能聚在一起,但偏偏今天是个例外。

    因为,今天是他们这群自训导院中毕业的预备役持剑者第一次成规模的集团作战,虽然这点人数用集团这个称呼多少有点自欺欺人,但至少也是日后真正集团作战的一次预演,有相当的参考价值,想拿到第一手消息的人不少,除了她以外的其它三人留在营地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期待听到你的好消息——”

    艾米就此结束了这一次的谈话,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

    休息的时间已经够长,该扫除下一个目标了。

    “也期待听到你的好消息,”瑞加娜也不多做挽留,“当然,无论你最后带来的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我们的合作都不会中断。”

    “这是代表你个人?”荣光者回过头去,注视着她的眸子。

    “不,”少女轻轻咬了咬下嘴唇,“是代表我的团队——不,我已经没有团队了,我所能代表的只有我个人。”

    “那,”艾米顿了顿,“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年轻的荣光者没有再次回头,他对瑞加娜这个合作者确实挺满意的,无论从个人的战力来说,还是从对局势的判断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只是要不要这个所谓的先觉者联盟……真的需要仔细的考量一番。

    ——这是一艘快沉的船,而且是一艘经不起风浪的小船。

    虽然打从一开始因为这个大气的名头吃了一惊,也切实考虑过加入其中谋取利益的可能性,但……怎么说呢?七支队伍组成的联盟,未免有些太过小家子气了,而且离开的离开,失踪的失踪,剩下的四支队伍不说貌离神合这么过分的话,但不难推测,这个联盟无论是凝聚力还是向心力都大不如前。

    作为创始人之人,瑞加娜竟然会主动谋求与她的合作,并且甘愿屈居人下,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加入这个联盟,所能得到的利益非常有限。

    但若是从情报的角度出发,作为了解到这座死寂之城真相,至少是表面上真相的一群人,他十分有必要与他们进行接触。

    因此,可以考虑将他们……将整个联盟一口气吃掉。

    艾米所考虑的是彻底的整合,而不是外挂在侦查系统的雇佣关系——但这么做的条件尚不成熟,一来他还没有通过不断的胜利积累足够的气势与足够的话语权,二来他对联盟的底细还不是很清楚——到底有几人觉醒了圣痕?觉醒的程度如何?觉醒的能力到底能发挥出几成的威力?会不会存在足够威胁他地位的人?

    如果想要将之纳入掌控,这些都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所以,先觉者联盟这个蛋糕目前来说对他还是太大,不太好下口,还需要慢慢来,从长计议。

    但对于吞并的可行性,他倒从来没有生出怀疑的念头。

    瑞加娜就是最好的榜样。

    尽管以合作者自居,但她的态度一直摆的相对较低,这不能排除是故意示人以弱,可作为一个小队的队长,这么做是极其丧失个人威信的,客观上也有利于原来她小队的队员融入现在这个团队——从这来看,她的加盟应该是很具备诚意的,不打算借鸡生蛋或是釜底抽薪。

    先觉者联盟的创始人之一尚且如此,其他小队的队长会不会有类似的想法?

    不能排除。

    松散的联盟机制,再加上成立不过几天的时间,所谓的先觉者联盟只是一个偌大名头下的破旧小屋,根本难当大用——如果不是如此,瑞加娜也不会将她的小队打散加入他的团队之中,事实上放弃了先觉者联盟那边的身份与地位。

    正如她有所自觉的那样,现在的她已不是小队的队长,而仅仅只是一个……个人。

    一个合作者,加盟者。

    还在找”黑暗千年”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