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十二前兆
    吉姆

    艾米对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印象。

    也不需要有。

    因为,他具体的身份在此刻已无关紧要,真正需要在意的,是其中隐含的深意瑞加娜曾经和他提起过:为了确定那头高等妖魔的力量是否能作用于祭坛力量覆盖之外的黑暗,联盟中有人带队离开了营地。

    而现在……他似乎并未避免被消失的命运?

    年轻的荣光者挑了挑眉:“吉姆他是那位带队在外的先觉者吗?”

    先觉者并不是一个正式的说法,但既然少女所在的这个小队联盟以先觉者自居,那么这个称呼倒也不能说是错。

    “没错,”瑞加娜显然不愿就此多谈,“他没能逃过厄运。”

    “这可真是一个坏消息,”艾米由衷的发出叹息,这个结果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虽然能够很大程度上提升他的价值,但他的心中可没有哪怕丝毫的庆幸,“看起来你们已经下定决心?”

    “既然逃不掉,”少女的声音于此一顿,“就只能面对。”

    “你们还真是找了个糟糕的对手,”荣光者的面部表情没有太多波动,“以凡人之躯挑战高等妖魔这难度的跨越未免太大。”

    “但我们别无选择,”瑞加娜摇了摇头,“生存与毁灭,这从来不是问题。”

    “问题是……”艾米接过她刚刚说出口的话语,“如何选择,才能避免毁灭的终局。”

    “这正是我们所需要探讨的,”少女将这个话题轻轻的一带而过,并借此点明了她的来意,“所以,我诚挚的邀请您移步一叙。”

    “先觉者联盟?”荣光者对此没有任何意外。

    “只是一群溺水之人抱团取暖罢了,”瑞加娜对联盟现如今的处境毫不避讳,她大大方方的说道,“吉姆的死,不仅宣告了和平的破灭,也象征着这个脆弱的联盟已走到了濒临瓦解的边缘。”

    “局势这么恶劣?”

    艾米挑了挑眉,先觉者联盟的崩溃是预期中的事情,若一个组织没有解决组织成员需求的能力,其公信力必然会有所降低,尤其当这个组织成立的时间本就短暂,又因成员的特殊性天然易分裂出诸多派系。

    但已经在瓦解边缘

    这崩溃的也太快一点了吧?简直就像……就像……树倒猕猴散?

    他从记忆中找到了这么一句从来没有听过的谚语。

    “比你想象的还要恶劣,”少女说道,眸子扫了他一眼,“不过,对你来说倒能算得上是一件好事。”

    “也称不上。”荣光者耸了耸肩,他与瑞加娜现在算得上利益共同体,对此没必要太过隐瞒,“我现在营造出的声势还略显单薄,如果能再晚上两天……”

    再给他两天时间能怎么样?

    少年就此打住。

    “如果今天晚上能稳得住的话,”少女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说道,“拖上两天倒不是不可能。”

    艾米能够感受得到,瑞加娜的态度已再一次的向他倾斜,这是利益结合下理所当然的事情,因此他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意外的神色,依旧以平静的语调发问:“联盟那边有什么计划?”

    这是公然的打探消息。

    “一个笨办法,”少女皱了皱眉头,“或许也是最后一个办法。”

    荣光者没有说话,只是等待着她揭晓谜底。

    “一个活生生的人会怎么消失?”瑞加娜摊开了手,“被某种怪物吞食?还是被拖入异空间,再如何奇诡的能力终究不会无解,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我们,不,是他们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

    “联盟中所有的觉醒者都将汇聚一堂,”少女说道,“然后彼此守望,不给那个怪物留下任何可趁之机。”

    “我不认为它会在这时动手,”艾米并不看好这项举措,“今天不行那就明天,即便是无知性的妖魔,也不会选择在这种时候动手。”

    魔王玛门,具备一定的智慧。

    从懂得用祭坛这种方式进行交易,进行血祭,并主动清理圣痕觉醒的持剑者来看,它的智慧程度还不低。

    “是的,只需等待。”瑞加娜叹了口气,人类终归是血肉之躯,终归需要休憩,终归需要睡眠,终归有无法兼顾的时候,“我们不是没有想到这一点,而是……情况已经危急到了这个地步。”

    “什么意思?”并非当事人的荣光者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必须以此稳定局势。”少女点出了先觉者联盟之所以会这么的原因,当然,只是原因之一,但却是最为根本的原因,“不然不要说联盟,就连小队内部都会生出不信任的苗头,都会分崩离析,以至于整个营地都人心惶惶。”

    “现在消息还没有传出吗?”艾米问道。

    “暂时被封锁着,”瑞加娜说道,“联盟之外的团队应该也有所察觉,只是时间尚短,失踪的人数不多,彼此联系并不紧密,也缺乏信息的流通与情报的交流,因此并未引起大范围的恐慌。”

    “真是糟糕的局势。”荣光者做出了如是的判断。

    “未来还会更糟,”少女相当认同他的说法,甚至还要更悲观一些,“联盟在营地并不能够一手遮天,只是新来的团队在生存压力的逼迫之下彼此互不信任,我们才能成为所有势力中最强的一个也就是说,哪怕有心隐瞒,这个消息也会渐渐的在营地中扩散开来,更遑论……联盟现在自身难保。”

    “时间……不够用啊。”

    艾米尤利塞斯这么说着,不禁攥紧了拳心这是事实,哪怕他已连续两天创造了高分的奇迹,可威望这东西不是一蹴能就的,必须经由时间的发酵,才能真正醇正,才能真正影响人心。

    现在这个名头,只是虚名。

    人们会惊讶,会注意,但却很少有人会真正因此心悦诚服。

    “你做的相当不错,”瑞加娜说道,并非安慰,而是她确实这么认为,“已经无法奢求更完美。”

    年轻的荣光者没有说话。

    他的确没办法做的更好了,但……也只是他,这既是源于“我”的局限性,也是客观条件造成的

    最初苏醒的地点,离城镇中心太远,再加上黑暗中辨别方向的难度。

    单单只是抵达聚集的营地就花了两天的时间而这两天,基本上可以视作被白白浪费了,既没有狩猎到足够的材料,也没有在这批预备役持剑者之中树立足够的声望,只是初步的打磨出了一个可堪一用的团队雏形。

    时间的利用效率堪忧。

    如果“出生点”换做营地附近,他能做的一定会更多吧?也一定会更好吧?

    也只是想想。

    艾米扼杀了心中泛起的杂思,而后看向面前的少女:“你估计营地的平静至少是表面上的平静还能保持多久。”

    “两到三天,”瑞加娜顿了顿,“再长就不敢保证。”

    “有点勉强,”荣光者用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好一会儿后,抬起了头,“但差不多也够了。”

    其实还不够。

    但在慌乱之中,人总是会下意识的找寻一个强有力的依靠,而在这时,连续数日都依靠战绩刷足了眼球的他,很容易成为首选。

    唯一需要忧虑的,只是混乱。

    人在混乱之下会做些什么,连人自己都想不到。

    保不齐魔王玛门会在这时行动,虽然如果这样的话,作为关底boss,它的攻略难度就太大了。

    脑海中跑着火车,各种难以了解其具体语义的词汇自脑海中蹦出,然后转瞬即逝。

    “但你最好做好最坏的打算,”少女没有意识到身旁荣光者的走神,她只是挑了挑眉头,“我刚刚所说的一切,都建立在联盟能够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组织架构之上如果联盟走向崩溃,这些消息必定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满天都是。”

    先觉者联盟所掌握的情报无疑是最多的,联盟的组织架构形式又决定了它对各成员的约束力极其松软,若真的走向崩溃,情报外流的可能性非常之大,哪怕以营地那闭塞的消息传输速度,恐怕不要一天,都会闹得沸沸扬扬。

    “看来今晚极其关键。”艾米以肯定的口吻说道。

    “应该是明天才对,”瑞加娜摇头,“如果明天联盟岌岌可危的形势能够得到一定程度的扭转,那么接下来的一到两天不需要太过担心。”

    “这么说来,”艾米挑了挑眉头,自顾自的说道,“或许注入一剂强心剂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强心剂?”

    “嗯……”记忆中这些偶然蹦出来的词汇有时候还真不好解释,但好在这一次也不需要解释,他所需要的仅仅是表态,“我打算和联盟的高层谈一谈加入联盟的事情,时间的话,就今天晚上如何?”

    信心与活力

    以此为契机,或许会让这个注将腐朽成灰的组织的能再坚持上一会儿。

    “我个人认为这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少女仔细寻思着其中的利害,好一会儿后才点了点头,“站在联盟的角度,我当然更加欢迎。”

    在两人的对视中,会话至此结束。

    在这时,谁也没有想到,等待着他们的,会是一夜的无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