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十四四方的魔王
    一夜的不眠不休,听上去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实际上……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战斗,尤其是高强度的战斗,非常损耗个人的体力与精力,若得不到一个良好的休息,累积的疲惫或许在短时间内还无法压垮一个人的心智,但在战斗中……瞬间的恍惚都足以致命。

    尽管对艾米来说,自己的性命是可进行交易的筹码,可多次死亡——至少是濒死的痛楚却告诉了他何谓生命的可贵。

    他不想死,哪怕一次都不想。

    但……有时候却有这个必要呢?

    觉醒圣痕之人——

    瑞加娜以此自称,虽然对他们与真正的持剑者到底有什么区别还不甚明了,但大致的情报已经入手——身体素质并未得到太大的提高,情绪的剧烈波动能够与植入体内的圣痕相共鸣,进而呼唤奇迹的到来。

    说直白点,能力的构成尚不稳定,类似于荣光者身体开始发育,能力渐渐觉醒的、躁动的青春期。

    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应当也是其中的一员。

    时间停滞。

    也可能是单纯的物理加速,反正就是这么类能力,其实早在与克拉苏的触须战斗时便初现端倪,只是一直以来都表现的很不稳定,也缺乏相应的情报,直到与瑞加娜进行接触前,他都没往圣痕的方向思考。

    但既然给出了思路,很多疑惑就自然而然的迎刃而解。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笼罩在这座死寂之城上,也笼罩在他心间的迷雾就此消散,甚至恰恰相反,伴随着先前累积的问题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答,新的疑问也伴随着新情报的入手而如雨后春笋一般在心头拔地而起。

    其一,是最直接也是最显眼的,那就是魔王玛门的存在。

    经过与米娅不长时间的相处,少年对持剑者的战力有一个相对明晰的认知——经受过一次洗礼,植入一枚圣痕的“一印”级别的持剑者,大概和十四岁左右,刚刚能够掌握自身能力并经过一定战斗训练的荣光者相若,而二印级别的持剑者,不仅拥有了第二个能力,身体素质也会更进一步的强化,基本上可以等同于,或者略强于正常的、成年的荣光者,至于三印以上的大持剑者,或是更高层级的顶端战力……从匹敌天选之人的传闻来看,很有可能是与伊格纳缇一个级数的强大者(注意:这是主角以为)。

    而高等妖魔的实力不像大持剑者那般阶梯化严重,它们因为种族的不同,位于生命树上的位置的不同,被赋予的概念的不同,实力千差万别——实力弱的可能只需要三五个持剑者协力就足够讨伐,实力强的那些则往往会被冠以“黑山羊”、“魔王”之类的特定称呼,哪怕成百上千的持剑者集结成军,在它们的面前也不会有任何意义。

    ——mammon。

    作为曾经毁灭过一座城市,并且很有可能在历史中留下过名字的高等妖魔,玛门在巅峰时期甚至有可能是许德拉这一级数的天灾级怪物,不要说他们这群才刚刚觉醒没多久的半吊子,就算将圣教军整个调来,持剑者们纷纷加入战局,在大持剑者这一巅峰战力不出手的情况下,被尽数歼灭都不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

    这一点,在赫姆提卡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诞生于比人类历史更为遥远,更为漫长的旧日之中的古老邪神,拥有远远凌驾于人类之上的超凡伟力,如同人类会在不经意间踩死地上的蚂蚁一般,它们、或者说祂们,仅仅是存在本身,都足以对普通人造成致命的威胁。

    魔王玛门虽然不大可能与大衮一较长短,但想来不会是什么普通货色,至少不是他们这了不起几十个的半吊子持剑者所能对付的——哪怕它在与世隔绝的大封印中虚弱到了极点,也不过是在自寻死路。

    那不是凡人所能应付的等级,若要取胜,只能寄希望于奇迹的发生。

    他不相信教团会不清楚这一点,会不清楚这座死寂之城的地下封印了一只曾毁灭过一座城市的高等妖魔,会不清楚以他们的手头上能动用的战力,哪怕再翻个倍,能对魔王这一等级的怪物造成的威胁也相当有限。

    换而言之,是在做无用功。

    其二,是消失这一现象的实质。

    包括瑞加娜在内的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将它和玛门联系在了一起,但仔细想想就能知道,以人类的逻辑性去思考一头妖魔的行事动机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合乎情理的事实基础上。

    这一点毋庸置疑。

    然而,合乎情理真的就意味着真相吗?

    存疑。

    那只意味着可能的真相。

    艾米并非不认可先觉者联盟的推论,而仅仅是,比他们想的更多一些。

    毕竟……

    发现石碑是一个巧合,能够解读出一部分又是一个巧合,刚好解读出其中关于玛门的身份信息,又刚好发现这片营地是维持封印的节点,众多的巧合汇聚至一处,让人不禁心生疑窦。

    首先,mammon是怎么被封印的?

    其次,石碑是谁立下的?

    根据现在能确定的信息,脚下这座死寂之城之所以会一片死寂,完全是魔王玛门一手造就的——那么,当文明之火熄灭,城市在至深之夜的黑暗中走向末路,又有谁有能力将它封印,并刻画下了范围如此之广阔的封印阵?如果玛门没有毁灭这座城市,那么在真相的拼图上显然还缺失了相当重要的一环。

    疑点重重。

    简直就像劣质游戏中被刻意推出的最终之敌一般,充满了粗制滥造的味道。

    第三,则是教团的目的。

    在这座被至深之夜笼罩的城市中,教团,这个哪怕放眼整个秩序疆域都是当之无愧庞然大物的组织,存在感异常的稀薄——但荣光者从来没有忘记,他们之所以会深陷这片泥沼之中,完全是基于达芬奇的一场“实验”。

    既然是实验,自然会具备试验场地、实验对象、实验目的等要素。

    死寂之城无疑是场地,对象有很大可能是他们这群植入圣痕但尚未觉醒的持剑者,可是……目的呢?

    教团能从中得到什么?什么也得不到。

    反而要失去一大批的中间阶层——保守估计,现在死在这片黑暗中的人起码有七八十个,若是再加上神秘消失的那批,能抵达三位数一点也不让人惊讶。

    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绝不是一句简单的个人好恶所能解释的。

    他一定忽视了什么。

    ——或许与天门计划有关,但艾米·尤利塞斯心中的直觉却隐隐指向了一个可能,一个连他自己都很难接受的可能。

    要说证据的话,其实现在累积的也有不少,很多先前无法解释的地方也能因此而得到解释,但……哪怕接受了这个设定,脱离的法门依然不见眉目。

    不,应该是更加的渺茫才对。

    因为……真相是如此的残酷而空虚。

    一切都毫无意义。

    最后,则是黄衣之王。

    这位支配旧日世界的古老邪神,到底因何会出现在这里,依然是一个迷。

    最开始,他曾认为祂是教团异动的根源,是隐于幕后的神秘推手,但随着对这座如同背景画一般疑点重重的世界的了解逐渐深入,他越发的意识到,祂的存在、祂的出现到底有多么的诡异、突兀。

    简直就像是剧本外的存在一般。

    被封印于迦南之下的旧日之主什么时候可以将触须伸向至深之夜了?那位地上之神怎么可能放任祂脱离控制?而且……就目前获取的情报来看,这座城市与哈斯塔并未分毫的牵扯,无论是交易用的祭坛,还是被冠以魔王称谓的mammon,都没有旧日支配者那蠕动的、满是疯嚣的、癫狂的风格。

    那么,祂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会警告他,不要插手祂与奥古斯都的战争?

    可以想到的原因有两个:其一是这座早已消亡的城市有信奉祂之名的邪教徒埋下的后手,他的到来不过恰好是触发了这个机制而已;其二则是,他……以及这座死寂之城中的所有人,其实都没有离开迦南,离开那座光辉璀璨的封印之城。

    真实的情况到底会是哪种?

    以现有的情报,哪怕心中已隐隐有了倾向,艾米也无法说服自己的理性。

    所以,才需要更多的情报,才需要来到这。

    来到那块记载了城市的历史,记载了魔王玛门的情报的石碑前。

    巴洛克风格的拱形门恢弘而壮美,黑暗中随处可见的残垣断壁述说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惨烈战争,年轻的荣光者一马当先的走在队列的最前方,手持提灯的他走的格外的轻缓,格外的谨慎。

    通向真相的道路绝非一片坦途。

    他想到,以提灯那微微有些黯淡的光芒照亮了面前的石碑。

    “、on、amaimon——”

    用手拂去石碑上累积的灰尘,年轻的荣光者读出古代语那拗口之极的发音,而后目光微微收缩:“它的名是mammon,它有三个兄弟,分列四方,东方的,西方的ado,北方的yijien,它们合称四方的ladiablo”

    于此停顿,少年的目光在导言下的落款上微微停驻。

    ——ajnuoke.r.scot

    “艾诺克……”

    他轻轻读出石碑撰写者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