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十六被诅咒者
    被诅咒者阿拉曼尼。

    荣光者的心头掠过一个名字,然后身形一个急退,拉开与袭击者以及包括爱娜、瑞加娜在内的同行者的距离——这并非是不信任的表现,而仅仅是基于敌人特性所作出的必要应对。

    阿拉尼曼,石碑上对潘地曼尼南的大祭司有一段不短的记载——这位拜倒在金钱魔力下的大祭司,是败类中的败类,或许正因为通晓了世界的真实,所以他纵情于声色之中,整日里不是忙着在神庙中举办宴会,就是与请来的流莺们寻欢作乐,神圣的殿堂虽不能说充满了污秽的气息,但也染上了粉红的颜色。

    可想而知,在玛门的劝诱之下,堕落不可避免。

    于是,他成为了第一块倒下的多米罗骨牌,成为了潘地曼尼南的第一位邪教徒——秩序的初火,从源头上被污染了。

    堕落者、污染者、背誓者、失心者……

    当所罗门王平定四方的魔王,并将玛门封印之际,特意将这位背叛者的腐烂变质的灵魂摘出,并施加以最恶毒的诅咒。

    ——永生的诅咒。

    他赋予了它,赋予了那个可悲又可憎的灵魂,永远无法结束的生命。

    以这被怨憎、被诅咒的形体。

    既非生者,亦非亡者,而是介于其间的亵渎的存在。

    扭曲的形体,异化的感官,完全丧失的意志,如今存在于此的,只是阿拉尼曼的人性残骸,只是是一只曾经身而为人的妖魔,只是一只必须杀死,而又极难杀死的怪物。

    所罗门王的诅咒。

    以他目前的能力根本无法解开,也没必要解开。

    因为……永生并不代表着不死。

    它也会被杀死,也能被杀死,只是在杀死后,残存的血肉将会重新归于一处,并再一次唤来魂魄,继续这场永无止尽的轮回。

    这是对背叛者的惩罚,令人毛骨悚然的惩罚。

    只是看着它如同**僵尸一般似人而非人的枯槁面容,看着它那宛若木乃伊一般干瘪的身体,以及那遍布周身的白细绒毛,还有那不合理肿胀到几乎相当于三分之二个身体的左手手臂,就足够让每一个看到它的人都意识到背弃誓言者到底会面临多么严酷的惩处,并且……永无宁日。

    这份手段,既彰显了霸道,又没有失却王道,不得不说,智慧王这个称呼没有任何水分。

    当然,再怎么赞誉前人的智慧也减轻不了他所需面临的压力。

    艾米·尤利塞斯并非遭遇被诅咒者阿拉曼尼的第一人,事实上,早在先觉者联盟发现这里,并开始解读石碑上的文字时,就遭到了这头怪物的突然袭击——团队中唯一一位精通古代语的成员直接死在了这次突然袭击之下,剩下的四人在队长觉醒能力的帮助下,以两人轻伤,一人重伤,一人死亡的惨重代价将之击杀。

    但没有任何收获。

    具备强烈侵蚀性质的血肉或许能够作为毒液储藏,但价值不高,并且采集困难——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有一颗无视脚下正在蠕动的血肉,进行采样的大心脏。

    而一品托的污秽之血,只能换取三积分。

    威胁性与收获完全不成正比,唯一的好处大概是……不需要担心材料不够?毕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生体材料。

    炼金术士或许会很喜欢?

    该说不愧是贤人王的作品么。

    年轻的荣光者一边躲闪着怪物那笨拙的攻势,脑子一边没有边际的跑着火车。

    被诅咒者阿拉曼尼并不强大,根据先觉者联盟提供的情报来看,它的难缠之处在于完全无解的超高速再生,以及那具备强腐蚀性以及毒性的血肉——被砍之后不仅会溅射的到处都是,更会挥发在空气或是水中,可以说危险到了极点,与其让整个团队承担风险,不如由战斗技巧最为娴熟之人进行独斗,将它拖死,或者……将它讨取。

    艾米所选择的,自然只会是后种。

    他要将它钉死在这里——以赫姆提卡城大祭司的身份。

    作为大祭司,他完全不能理解被阿拉曼尼为什么最终会走上背弃火种的道路——与之相对,初生的玛门可以在秩序之光笼罩的城区中活动倒不是什么稀奇事,和杀人鬼类似,基于人类恶念而诞生的高等妖魔不会触发火种的防御机制,但作为火种在物质世界的载体,执掌初生之火的大祭司怎么可能被妖魔蒙骗?

    石碑上的记载必定隐匿了许多隐秘,侍奉火种的大祭司背叛的真相绝对不会像石碑上所描述的那般简单、直白,其中必然会有相当多的内幕。

    或许,也会与世界的真实有关?

    可惜的是,在长达千年的漫长时光中,它本就残缺不全的魂灵已洗褪了最后一分理智与知性,成为了一头彻头彻尾的怪物。

    秘密随着知情人的逝去而深埋地下,少年现如今所求的不过是一个心安——仿佛能通过杀死它这一行为证明:他不会成为它,成为阿拉曼尼这样的人,不会背离火种,投身黑暗。

    突刺!

    瞅准一个空档,荣光者猛地提速,三步并作两步,手中的重剑如闪电般刺出,精准无比的贯穿了怪物的左臂锁骨,然后死死的钉在了神庙的残垣断壁之上。

    紧接着——

    退!

    就地一个翻滚,艾米·尤利塞斯完美的避开了如同鲜花一般绽放的污秽之血,只是呛了几口强腐蚀性的毒气,在不远处捂住口鼻,不断的咳嗽着,似乎这样就能舒缓咽喉处火辣辣的疼痛。

    吐出几口带血的浓痰,状态有所好转,立刻将视线重新放回被他钉死在残垣断壁上的被诅咒者阿拉曼尼身上——这头怪物理所当然的并未死去,只是被钉穿了占据了身体至少三分之一大小的手臂的锁骨,一时半会再起不能。

    “还差一剑。”

    他说,接过支援组中的一人递来的重剑,不急不缓的走近,用剑风劈开稍显稀疏的毒气,而后注视着它那双无神的黑色眼睛。

    “世界的真实太过残酷。”

    不知为什么,荣光者的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伊格纳缇与埃德加的面容,以及他们对渴望真相的他表达出的担忧。

    阿拉曼尼或许是那些知晓了真相后陷入崩溃中的人中的一员,也只有这才能解释他为何会自甘堕落,为何会成为背誓者,为何会在明明能够识破妖魔本来面目的情况下成为潘地曼尼南的第一位邪教徒。

    如此,疑点便有了解答。

    持剑在手,少年脚下的步伐微微停滞,随后再次迈动。

    拔剑、挥剑、斩!

    一气呵成的动作,足以消融钢铁的污秽之血自创口处飞溅而出,而与之一道飞出的,还有一颗如同山核桃一般的丑陋头颅。

    “很可惜,我不是你。”

    艾米·尤利塞斯推开眼前这具还在不断痉挛的尸体,任由污秽之血向远处喷射、向远处蔓延,只是注视着它那双黯淡无光的眸子,一字一顿的说道:

    “也不会成为你。”

    然后拔出钉在断壁上的重剑,然后转身,看也不看身后倒地的尸体哪怕一眼。百度一下“黑暗千年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