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十七发酵
    正如艾米所料,神秘失踪的恐慌,终于影响了营地的秩序。

    当又一次带着追随在他身后的队伍满载而归之时,年轻的荣光者敏锐的注意到——尽管暗中关注着他的人不禁没有在减少,反而在增多,但整个营地已如死水一般压抑得让人没办法顺畅呼吸。

    而在结束兑换后,瑞加娜带来的消息更是让他心头一沉。

    “先觉者联盟,”说到这个名字时少女不禁微微停顿,那张因污渍而看不清脸色的脸上没有太多的变化,“不……已经不存在联盟了。”

    她尽可能的以没有波澜的声音说道。

    “又有人消失了?”

    理所当然的推测——先觉者联盟是营地最早的一个跨团队组织,或许在这糟糕的局势下也是唯一的一个,哪怕再不靠谱,公信力再如何的缺失,只要各个团队的领头人没有倒下,断没有一夜倾覆的可能。

    “对,”瑞加娜点头,只是说话的腔调不知为何有点奇怪,“或许有早有晚,但和我同一批觉醒的人都已经消失了。”

    “对此我无能为力。”艾米轻轻叹了口气,他大概能猜到少女的忧虑——不外乎是感同身受,既然与她同期的先觉之人都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神秘消失,那么她又有什么可以例外的理由?或早或晚罢了。

    “我知道。”瑞加娜对此并未流露出太多的感伤,只是流露出一缕颓然,“讨伐玛门的时机尚不成熟——”

    很难想象她以怎样的心态说出了这样的话。

    随之到来的是漫长到近乎凝固的沉默。

    “所以,也没什么好多想的。”她抿了抿嘴唇,“以合作者的身份,我想恳求你的只有两点:第一,请照顾那些曾追随过我的伙伴;第二,请……替我报仇。”

    显而易见,少女已预见到了自己死局的到来。

    “或许是与你同去也说不定,”荣光者半是开玩笑的说道,“虽然不清楚你们所谓的第一批觉醒者到底是什么时候觉醒的,但我……应该当苏醒的第一日便显露了端倪,就算比你们慢……也慢的有限。”

    “第一天的话,是同一批没错。”瑞加娜的心绪变得更加的复杂,心态越发的难以平和——没有什么连希望都被夺走更让人无所适从,“既然如此,有什么打算吗?”

    就她这些天随着少年所组建的兵团雏形外出狩猎的经验来看,犹大是这支队伍的绝对核心,若他如先前那些失踪者一般就突兀消失,不要说兵团还处在高速发展过后根基不稳的关键时期,就算已经夯实了根基,也很难不因此动荡一番,即便就此瓦解、就此烟消云散也不足为奇。

    “看着办吧。”艾米笑了笑,丝毫不见勉强,“或许消失也不是终结也说不定。”

    他说的是实情——

    这个世界的真相,或许和很多人所想的都大相庭径也说不定。而退一步说,哪怕自己的猜测除了错,但既然死亡先兆一次也没被激发过,就说明觉醒之人不断消失这一现象,并不象征着残酷的终结。

    “希望如此。”瑞加娜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的安慰。”

    只是明显没有相信这一套说辞。

    “反正放开心点总没错,”荣光者耸了耸肩,他没有理由一定要说服她,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合作伙伴,没必要交浅言深,“不过话说回来,除了先行者联盟散了这个消息以外,你应该还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吧?”

    用的是疑问的句式,却是肯定的语气。

    瑞加娜在营地中很能吃得开,或许人缘没有同是第一批抵达营地的开拓者的尼尔那么好,但作为最早几支团队之一的队长,她也有她自己的人脉。

    打探消息,自是不在话下。

    “一个坏消息,”少女回答道,“消息彻底扩散开了。”

    这确实不是什么好消息,关于觉醒圣痕之人不断消失的消息一旦扩散,或许最初只是给各大团队的负责人敲响警钟,但当情况不受控制的走向失控之时,营地必定会陷入恐慌之中,出走的人绝不会占少数。

    哪怕艾米已经熄了聚众之力挑战那位贪婪的魔王的心思,但……该怎么说呢,兵团的存在仍然是必要的,至少想要挑战魔王的勇者,没有一身好行头是不可能成功的,而在潘地曼尼南,换掉这一身制式装备只有交易祭坛这一唯一的途径。

    至于会不会因血祭壮大玛门的力量,荣光者其实谈不上担心。

    说到底,他并不赞同先觉者联盟的观点。

    作为引诱人心堕落的贪婪魔王,玛门或许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支配交易,创造出足以以假乱真的幻象,但诸如提灯、火晶石这一类本身就具备秩序力量造物,伪造起来可没有那么方便,不露出马脚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秩序与混沌天然对立。

    哪怕偶有暧昧,或既非此亦非彼的怪诞,终究也是少数,终究也做不到这种程度。

    它绝无可能仿制秩序之力结晶的能力。

    所以,艾米打算兵团的形式赚取大量的积分,然后统一分配在觉醒了圣痕能力,并且愿意与他一道征战玛门的那些人——就算他不是导致消失现象频发的幕后黑手,可从它与这座城市的历史渊源,以及那若有若无的线索,足够令荣光者意识到它将会在这个剧本中占据怎样的位置。

    是最后之敌也说不定。

    “这件事情是迟早的事,”与对玛门的重视截然不同,他对关于觉醒圣痕之人神秘消失这一消息的传播开去并不意外,“发现不对劲的一定不止你们一家,永远不要小瞧其他人,虽然受彼此间恶劣的竞争关系所限,其它队伍之间情报的互通会相当的闭塞,可队员乃至队长的消失,无论如何都说不上是小事,或许一天两天找不到线索,可只要类似的情形出现上几次,难保不会有人起疑,更何况……”

    顿了顿,荣光者摇了摇头:“先觉者联盟已经解散——而一个解散的联盟不存在任何约束力,那些仓促上台的队长也很难服众,分裂在所难免。”

    至于分裂出去的人,会不会保存秘密,这……谁也无法做保证。

    “就目前来说,还停留在流言层面。”瑞加娜说道,这算是一个少有的好消息,只是相比较于坏消息来说,力度实在有些不够,“时间,或许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紧——如果不是你我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神秘失踪者的话。”

    听得出来,她还是很不甘心。

    但更多的还是认命。

    “所以你可要尽可能的撑住,至少要撑过这几天。”艾米不动声色的将自己从你我之中摘去,“有些时候没办法一味的求快,等待与铺垫必不可少。”

    “你打算等待什么?”少女挑了挑眉头。

    “当然是,流言成为真实,混乱成为主流。”荣光者抬起头,注视着她,平静的说出令人心寒的话语,“不到必要之时,我不打算站出来。”

    这与最初拟定的计划不相符合,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能预想到需要讨伐的高等妖魔会具备干涉人精神意志的能力?

    单纯的数量,在面对这种类别的敌人面前毫无意义,反倒可能会增添对面能够动用的筹码。

    所以,他需要供血,需要整支兵团为有资格参加讨伐魔王之战的人供血。

    武器、装备、补给——

    林林总总,花钱、不、是花积分的地方多得是,想要打造一支强军,想要最大程度的提升实力,单靠个人抑或是几个人的力量,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微不足道。

    而这时,集体的价值就突显了出来。

    但明目张胆的剥削并不可取,荣光者需要的是,是主动的、有所觉悟的奉献。

    ——以大义的名义,会是最好的选择。

    石碑的存在不是秘密,玛门的存在也迟早会被人发现,都不用他刻意宣传,那些脱离先觉者联盟乃至自身队伍的流浪者们,在投身新队伍时,必定会带去不少关于“消失”一事的详情情报。

    对高等妖魔的威胁,必然感同身受。

    只有到了那时,到了所有人都想他出山的那时,他才有资格登高远望,振臂一呼,然后从者云集。

    这同样是以退为进。

    艾米有这个耐心,有这个耐心等待着这片奶酪的发酵。百度一下“黑暗千年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