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十八乱象渐生
    ,!

    考伯克走在回返营地的道路上。

    小心翼翼、小心翼翼——

    现在的营地可不比得从前,自打觉醒圣痕与神秘消失划上等号起,秩序在顷刻间便荡然无存,尽管经过多支队伍的验证业已确定在这座被称为潘地曼尼南的死寂之城中并不存在第二个类似祭坛的补给点,但还是有数支队伍选择了离开——至少是暂时的离开了营地,而剩下的……则把整个营地搞得一片乌烟瘴气。

    这里……已不再安全。

    虽然还没真正碰到过,但似乎已经有人自暴自弃,堕落至依靠暴力从他人手中掠夺战利品为生,甚至……沾染了同伴的鲜血。

    矮个子的少年停下脚步,并抬手示意身后几名后勤组的组员止步。

    躬下身子,仔细的检查着地上的尸体。

    ——有锐器切割的痕迹,致命伤是胸前的一道创口。

    在至深之夜中并不是不存在身体的一部分生长成类似刀剑模样的怪物,但在被多支队伍反复清扫过数次的营地周边,肯定不会存在特征如此显著的漏网之鱼,下手的不是那些狂信者,就是放弃信仰的堕落者。

    堕落者——

    想到这个称呼,考伯克不禁皱起了眉:直至今日他还觉得三天前的那踌乱来的是如此的混乱、如此的仓促、如此的……虚幻。

    觉醒圣痕。

    这是由预备役持剑者向持剑者过度的必经之路,然而现如今这条路却被堵死了,曾经赖以生存的祭坛成了祭祀高等妖魔的血祭场所,觉醒植入体内的圣痕不仅无助于事情的解决,甚至会成为被恶魔选定的祭品——更糟糕的是,他们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只能被动的等待着命运的降临。

    这种无可奈何的压抑与绝望,很容易把人逼疯。

    但最终令所有人都不得不面对这冷冰冰的事实的是,有人……在祭坛上进行积分兑换时,就这么……消失了。

    没有任何征兆的,衣服散落一地。

    于是,恐慌如浪潮一般蔓延——但这只是开始,能够以前三的身份从训导院中毕业的预备役持剑者没有一个是泛泛之辈,就算一时心智受挫,也总会有人站出来,稳定嘴乱的局势,商讨解决的办法。

    可惜的是……所有人的耐心随着一次次的失败而消磨殆尽。

    并且事情的真相从某些小队手中流传了出来——这是一个陷阱,是一个名为玛门的魔王为了突破封印所设置的陷阱,他们的挣扎求生……说到底不过与为高等妖魔进行血祭没有任何区别,在帮助它冲破前人设立的封印。

    所以,很多人选择了离开,而更多人选择了苟延残喘。

    活着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考伯克很能理解他们,如果不是有犹大在,他或许也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或许手上也会沾染同伴的鲜血。

    “是那群疯子下的手吗?”

    在他的身后,后勤组的组员中,有人发问道。

    “不,”对此,矮个子的少年只是摇头,“我不知道,我所能确定的是……这里的血迹还很新鲜。”

    考伯克起身——

    那群疯子,是那些因过于残酷的真相而陷入疯狂之境的家伙的统称,倒没有污蔑的意思,因为他们真真正正彻彻底底的疯了,他们盲目且偏执的认为,作为预备役的持剑者,作为教团中的一员,他们必须为了保护这个世界而战,必须为了自己的信仰而战,绝不能容许高等妖魔这等污秽存在。

    理所当然,通过祭坛向恶魔献祭也不被允许。

    哪怕这是生存下去所需的必要条件。

    为此,不惜践行杀戮。

    他们甚至将这样的行为冠之曰:

    ——异端审判。

    没有丝毫的同理心,也没有丝毫的怜悯心,在很多人看来,他们甚至比妖魔还要可怕——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还保留着最基本的判断力,对像他这样三五个人结伴行动的队伍还能保持一定程度的克制,不会主动挑衅,更不会挑起冲突,甚至在有些时候还会刻意进行回避。

    但这次没有。

    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考伯克已经看到了从四面八方逼近的身影。

    七个人,七比五。

    与同伴们背靠背的站在一起,考伯克的心底升起不好的预感。

    人数不占优势,对方又有备而来,可以说眼下的形势是压倒性的不利于他,但……连尝试都不尝试一番便就此放弃,是不是有些太过怯弱?

    作为后勤组的组长,少年有责任也有义务挺身而出:“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恶魔的血祭必须停止,”七人中的为首者说道,不知是否是巧合,正巧是他对面的那一位,“不然我们之间只有刀兵相见。”

    “血祭?只是有这个可能而已。”考伯克试图用言语说服对方,“况且,我们这么做的目的不是其它,而恰恰是为了从源头上将它消灭。”

    只是显而易见,他失败了。

    “即便是再微小的可能,为了这个世界都必须杜绝。”七人之中的为首者说道,语气冰冷而狂热,但意外的很富有感染力,“包括你们在内的所有人,不过是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向妖魔献祭的卑劣之人。”

    “看来是没得谈了。”这个结果并不让人意外,矮个子的少年耸了耸肩,重新摆出战斗的架势,“真是可惜,本以为我们之间是可以相互理解的。”

    没有多置言语,当双方的距离足够近时,说不清是哪方先动的手,数把宽刃厚脊的制式长剑碰撞在了一起,擦出一连串炫目的火花。

    兵对兵,将对将,考伯克的对手是敌方七人中的话事者。

    从外貌来看,是个比他年长个几岁,身材高大的少年,他有着与他体格相近的战斗风格,斩击的动作相当标准,威力也不容小觑,只是长剑的数次碰撞,形体上天然就处于弱势地位的矮个子少年就被震的双手有些发麻,手腕隐隐有些拿捏不住剑柄。

    继续这么下去,败北的未来可以预见。

    然而考伯克的脸上却不见惊慌,作为由持剑者亲自教导的弟子,他虽然没什么战斗天赋,但对战斗的把控还在水准之上——

    没必要以己之短击人之长。

    矮个子的少年在最初的试探后转变了战斗的风格,由一开始的硬碰硬大开大合转变成了以灵巧为主的游走型战法,利用脚下扎实且轻灵的步伐,以及更加敏锐的观察,如同椅着尾巴制造着声响的毒蛇一般,随时可能瞅准敌人暴露出的空挡,予以致命一击。

    战斗风格的变化极大的改变了二人的战局。

    矮个子的少年已然占据了这场战斗的主动权,虽然格杀对方依然遥遥无期,可每一分每一秒他的优势都在扩大,只要他能继续保持这份压制力,那么胜利离他其实不过咫尺之遥。

    但……做不到。

    并非体力不足,也没有技术上的缺陷,仅仅是因为……

    敌人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五对七——

    单单只有两个数字未免有些太过单薄,可一旦陷入战斗中,这就意味着对方完全有能力空出两个战力进行游走,一方面对在战斗中被压制的敌人进行补刀,另一方面则适时的加入战局,予在战斗中处于不利地位的队友以帮助。

    所以,考伯克的对手,有两个。

    矮个子的少年在第二人插手战斗后试图后撤,但作为优势方的敌人自然不会放任他就此脱战,两人一左一右联袂而至毫不犹豫的发动了夹击。

    两把明晃晃的长剑直逼胸腹,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考伯克似乎被生死间的大恐怖吓到了一般愣了愣神。

    而后才堪堪反应过来,勉强避开了其中一把,而另外一把伴随着血光的飞溅,已然没入了他的胸口,从后背露出一个“猩尖尖角”。

    但……在下意识的吐出一口鲜血后,嘴角不由自主的噙出一丝笑容。

    ——抓到了!

    你的破绽。

    对身上的伤口没有任何顾忌,他于此刻猛地发力,如醉卧的猛虎豁然睁开双目一般,整个人的威势徒增。

    鼓动肌肉、卡住肋骨夹住刺入的重剑,少年反手一剑枭首。

    “解决掉一个了。”他无所谓的从胸前拔出那把贯穿了前胸后背的重剑,将注意力从那个插手战斗的倒霉蛋身上移开,“怎样?对成为第二个感兴趣吗?”

    “虚张声势。”七人、不、应当说是六人中的为首者小心谨慎的打量了他一番,而后在他手上那把沾满了鲜血的长剑微微驻留,“在受了这种程度的伤后,你还能使出几分力?”

    ——伤势不容作假,他的威胁性已大大降低。

    就算这般,为首者还是决定稳扎稳打,逐步推进——

    可惜,考伯克没有留给他这个机会。

    在他来得及反应过来前,整个人已然暴起,如同身上没有受过伤的人,大开大合的挥舞着手上的重剑,没有哪怕一点的章法,只是单纯在……以伤换伤。

    然后……矮个子的少年成功了。

    敌人的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脏,而他的一剑也同样斩下了对方的头颅。

    平分秋色?

    并不,考伯克拔出长剑,艰难的捂坠在不断往外渗血胸口,发动了自身的能力。

    “我啊——”

    “果然是,不想死。”

    感受着自身心脏的愈合,考伯克轻声呢喃。

    ——自愈。

    这就是他的圣痕觉醒,这就是他所觉醒的能力。

    正如他一般……自私的能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