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十二突入
    人死后归于的只有黑暗空无。

    所谓的地狱,根本就不存在。

    当穿过那扇黑曜石打造的拱形门,立足于陌生的土地之上,荣光者才再一次确认,这里是与伊格纳缇所掌握的怪奇,赫姆提卡大祭司的传承之所一般无二的,游离于世界外侧的异空间。

    ——坦白的说,景色不差。

    没有熔岩,没有硫磺,更没有张牙舞爪的怪物。

    有的只是一座城市,一座本应为至深之夜吞噬的城市。

    潘地曼尼南。

    如镜像的两端一般,这座消失于历史中的城市于此处再现,如果不是通过神庙中的石碑知晓了一切的来龙去脉,或许还会认为先前所在的那座死寂之城不过是一场梦魇,而此间才是唯一真实。

    但此刻的艾米已然知晓,这不过是旧日之景的重演,不过是一群堕落灵魂依靠那无止尽的欲蟹望编织出的虚假之物。

    当失去一切时,才渴望逝去的一切。

    人类就是这般愚蠢之物。

    心头的思绪一掠而过,荣光者注视着眼前壮美辽阔的城池,然后迈开了步伐。

    紧随其后——

    数十人在城门前的空地上鱼贯而出。

    “准备战斗。”

    简单明了的命令,艾米·尤利塞斯不急不缓的走向城门,走向那群军容整齐、披坚执锐的城卫军。

    然后“噌”一声,拔剑。

    银光闪闪的剑光映照着天空中那轮虚假的曜日,也映照着少年那平淡的面容。

    “活人……”

    “是活人……”

    “新鲜的活人……”

    几乎在他走近的同时,令人震怖的异变发生了——原本尽忠职守的城卫军们,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头盔下的面容如高温下的蜡像一般消融,扭曲成一团无可名状的混沌,根本看不出本来的面容。

    “杀了他……”

    “杀了他们……”

    “让他们和我们一样……”

    贪婪,无节制的欲蟹望,唤来了嫉妒。

    然后……

    事情的发展超出了荣光者的预料,它们,那群曾经负责保卫这座城市的城防军的堕落灵魂们,在争执中扭打在了一起,完全无视了近在咫尺的他。

    “这张脸是我的!”

    “是我的才对!”

    “都是我的!”

    “我凭什么要让给你——”

    它们,当着他这个外人、这个敌人的面开始了自相残杀,以至于艾米根本没有费什么力气,直接一剑一个将它们尽数杀死,就像随手按死了一只臭虫般,没有任何实感。

    威胁似乎比想象的小?

    他不禁想到,却也没有真正小觑这里,小觑这个经由魔王之手而构筑出的国度。

    “小心。”

    他反倒朝身后的队友们发出了提醒提醒:“我们在与一座城市为敌。”

    然后推开了虚掩着的城门。

    喧闹的市集,往来的人群,热热闹闹的生活气息。

    ——时间仿佛于这一刻停滞。

    所有人都像木偶一般静止不动,整座城市瞬间一片死寂。

    直勾勾的看着他们,满是恶意的直勾勾的看着他们,所有人的脸都如最开始的那批城卫军一般开始溶解,五官扭曲的不成样子。

    “活人啊。”

    “新鲜的活人啊。”

    “是我的。”

    “是我的才是。”

    与城防军那时几无二致的对话,场面于一瞬间被引爆,整座城市一片嘈杂,一片混乱——那些似人而非人的怪物们明明都是同类,明明有着共同的敌人,却因为一点微不足道的私欲,而相互扭打在一起,忘却了他们这群……入侵者。

    而注视着眼前这多少显得怪异且滑稽的景象,艾米不仅没有因规避了一场苦战感受到放松,心情在这时反而更加的沉重,心中的阴寒感反而越来越浓郁。

    这就是贪婪,贪婪的国度,贪婪的地狱。

    真是一头了不得的魔王呢。

    “继续前进。”

    以湛蓝的眸光巡视一周,荣光者命令道——尽管看起来,这些被贪婪腐蚀的堕落灵魂对他们不具备任何威胁,可这里到底是一座魔王之城,这里栖居的到底是四方的魔王中的一位,任何小觑的念头,他都不敢生出。

    于是挥剑。

    没有任何迟疑,也不存半分怜悯,银白的剑光斩断了面前的一切阻碍。

    然后——

    数十人的小队鱼贯而入。

    目标明确。

    ——潘地曼尼南神庙。

    作为自人心中孕育而出的怪物,作为这座城市的主人,玛门只会在那里,只会在那不再神圣之所。

    这既是基于常识的判断,也是直觉指明的方向。

    但抵达那……似乎也不是那么的容易。

    经过最初的混乱,被贪婪主宰心智的堕落灵魂们终于被更大的贪婪所吞噬。

    “抓住他们!”

    “杀死他们!”

    “我们能得到……自由!”

    扭曲的、异质的灵魂们如此咆哮着,像一场狂欢,他们呼啸着、蜂拥着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他们如同被水包围着的鱼一般,根本无处可逃。

    但也无需去逃。

    杀、出、一、条、血、路!

    没有任何言语的交流,只有不经意间眼神的交错,而后……不约而同的,宽刃厚脊的重剑同时出鞘,成片成片的漆黑之花随之绽放。

    那是血,是污秽,更是罪孽。

    “杀——”

    到了这一境地,这场远征已没有了任何的退路,三十来人的战团在荣光者的指挥下结成战阵,彼此护住彼此的后背,然后……如同大海风暴之中的鲸角战船,在堕落之灵那堪称汹涌浪潮的拍打之下,风雨飘摇、摇摇欲坠,但即便如此,他们自始至终却从没有有过哪怕一次的退却,勇敢的乃至鲁莽的以鲸角乘风破浪,披荆斩棘,于不可能之中硬生生的拼杀出一条血路。

    前进、前进、在前进——

    笔直的向前、盲目的向前,奋斗在第一线的战士完全的遗忘了他们到底在为什么战斗,他们的眼中只有敌人,只要那堕落的、需要净化的敌人。

    ——吾等是持剑之人,为主手持利剑之人。

    战意升腾,杀机四溢。

    到处都是刀光剑影,到处都是鲜血淋漓。

    这是一场屠杀。

    但进行屠杀的一方,却处于压倒性的不利地位——被源源不断、仿佛无穷无尽的堕落者的灵魂吞没,只能一点一点的,如同蚂蚁拖拽着大象一般艰难的前进着。

    这样下去不行。

    作为讨伐魔王的主力,艾米以及攻坚组的成员普遍居于二线,因此,在应对怪物的冲击时,他还有一定的闲暇能分出精力统筹战局,分析形势。

    只是……这形势也不用怎么分析。

    一目了然。

    人类的体力终有穷尽之时,若不尽快突破堕落者的封锁与包围,迟早会被耗死在这——可就目前不断恶化的局势来看,以现在那好比蜗牛一爬一爬的速度根本无法突出这里三层外三层的重围,等待他们的似乎唯有力竭身死?

    这当然只是错觉。

    荣光者并非没有办法,不过……要稍稍付出一点代价。

    “冲锋——”

    拖长的声调:“凿穿他们!”

    摒弃防御,进攻、进攻、再进攻!

    他放弃了偏保守、偏防御的阵型,转而将队伍变成三角尖锥样式,并身先士卒的冲在了最前方,充当了三角尖锥最强、也是压力最大的那个点。

    然后打开了局面。

    碾碎它们!

    尽管有意识的控制了步调,自身也承担了最困难的工作,但实力本就参差不齐的队伍在急行军下终究流暴露出了训练不足的弊端——位于队伍最末的三人,因为一时的疏忽,而掉了队,淹没在了堕落之灵的海洋之中——伴随着惨叫声与哀嚎声的传来,没有任何人能对他们的下场心存侥幸。

    “冲!”

    艾米的脸色挺不好,通过在交易祭坛上兑换的地图,他已经对这座被贪婪支配的镜像之城十分熟悉,然而正因为这份熟悉,他才意识到……所谓的胜利,离他们还相当的遥远。

    起码有三千米那么远。

    至少还要坚持个四五分钟。

    ——太长了,长到这里会有超过一般的人倒下。

    因此,他做出了决断,一边挥剑清扫着面前的敌人,一边呼喊着在这时能够帮上忙的人的名字:“科兹莫。”

    然后,曾经对他刀兵以向的少年给出了回应。

    没有声音传来,所有人能够感受到的,只是他们骤然轻松起来的身体。

    ——干涉重力。

    这是科兹莫所觉醒圣痕的能力,也是艾米为什么会带上他的理由。

    但……还不够!

    体重的减轻,速度的攀升的确暂时的改善了他们所面临的局面,可刚刚植入圣痕没多久的预备役持剑者们的能力极其的不稳定,即使不考虑过载,他们也坚持不了多久——仅仅十五个呼吸后,重量便再一次的回到了他们的身上。

    这一次,倒下了三个。

    四个、五个、六个……随着时间的推移,人数还在不断的增多。

    终于,神庙那巍峨壮丽的建筑主体已近在眼前,或许是畏惧于魔王的神威,又或许是基于其它什么因由,在离神庙一百米左右时,堕落者们裹足不前——正得益于此,伤亡的残酷数字才能最终定格在二十一,才能有十三人,才能有接近一半的人存活——虽然人人带伤。

    “我们该怎么办?”

    虽然没有人说话,但处于视线焦点的荣光者,却知道他要做些什么。

    ——当然是肩负起理应肩负起的责任。

    “继续向前。”

    微不可查的叹息一声,艾米·尤利塞斯做出了决断。百度一下“黑暗千年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