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十三观察者们
    达芬奇——

    作为装备部的部长兼首席研究员,他不仅是灰白之役的幸存者,屹立于凡人之路尽头的五印持剑者,更是教团仅有几位能跻身于真理之侧的大炼金术士之一,对装备部的众人来说,这个名字重于千钧。

    但实际上,这个对猫咪有着非比寻常嗜好的中年绅士出乎预料的好打交道。

    “实验进行的如何?”

    在蒸汽动力的升降架中,这位称不上年轻,也一点不显老的中年绅士推了推单边眼镜:“排斥反应是否能如预期那般能得到显著的抑制?”

    虽然是装备部的部长,然而更多的时候,他还是更习惯从研究者的角度思考问题。

    “目前来看是的,”项目的负责人,炼金术士克里曼斯斟酌着言语,“第一次实验已临近尾声,根据所收集的数据来看,恶性的排斥反应大约下降了三个百分点,死亡率较以往有大幅降低——至少降低了三分之一。”

    但出于一个严谨炼金术士所必备的谨慎态度,克里曼斯教士并未一口把话说死,他转而提出了本次实验的不足:“只是由于参与第一次实验的样本太少,数据会存在一定程度的失真,目前得出结论的参考价值大于实际价值。”

    “能够理解。”作为跻身于真理之侧的大炼金术士,达芬奇是圈内人中的圈内人,自然能够理解他的意思,并从中解读出潜在的要求——于是点头:“第二次实验我会向上面申请进一步放开测试人数的限制,但请你谨记,你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冕下以及各位阁下的敏感神经。”

    “我将行于地上,且将行于主的目下。”

    克里曼斯引用了《圣约·以撒书》第三节中的一句:“我将行那善的,以示对主的虔诚,我将行那正的,以示对主的谦卑。”

    “这话你应该和信理部的那些经学家们去说,”大炼金术士说道,“神神叨叨从来不是我的风格,既然是炼金术士,就让我们用数据说话。”

    “——以及结果说话。”

    克里斯曼教士补充道,然后两人相视一笑。

    这大抵就是炼金术士们的默契吧。

    在两人的相视无言中,伴随着“哐”的一声,钢铁筑就的升降架重重的坠入地下,掀起一阵粉尘。

    “三十年前的旧技术,”达芬奇用手扇开扬起的尘土,“说起来,我记得我们今年的经费不少吧?怎么这个几十年前的老古董还没有换掉——每次来这我都担心会从几百米的高空坠落,然后摔成一块钢铁夹馍。”

    “恕我直言,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项目的负责人,装备部的骨干,克里斯曼教士不禁摇头,“从中央财政厅划拨的经费百分之八十都填入了您那些个项目的无底洞之中,我们只能瓜分剩下的汤汤水水——所以很遗憾,改善无关研究的基本设施,在预算报表中,很靠后,通常只是用来骗经费的手段。”

    “骗?”大炼金术士挑了挑眉,“这个字用得好,下一次你们也教教我,我会争取从财政厅口袋里骗出更多的经费,好让大家都有一口汤喝。”

    “您有这个心就好。”克里斯曼不抱指望,这位有几分显老的中年炼金术士清楚的知道,就算从财政厅骗出了再多的经费,到他手上的也注定没有多少,因为……达芬奇手上的几个项目,用“无底洞”来形容可不仅仅是夸张。

    “好了,闲话到此为止。”待尘埃落尽,跻身于真理之侧的大炼金术士从升降架中迈动步伐,在门外站定,然后扶了扶单边眼镜,平光的镜片映照出莫名的亮光,“快带我去你的实验室,我有点迫不及待了。”

    “很荣幸。”与他共事多年的炼金术士对他的工作态度非常了解,没有任何官僚主义作风,直接引着他来到了实验室的中枢,张了张嘴,似乎想对他说些什么,却被一个一脸慌张的年轻研究员撞了个正着。

    “小心点。”不由皱眉。

    “克里斯曼教士,”年轻的研究员没有退缩,“刚刚‘玛娜’传来了异常数据,他们……他们似乎已经击破了第一面墙。”

    玛娜,是研究员们为自差分机中诞生的少女人格取的名字。

    ——虽然有点傻,有点笨,简直就是笨蛋的代名词,但作为最新世代的差分机,玛娜的性能是毋庸置疑的,不存在误报的可能。

    “真有趣。”达芬奇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看来实验的进展出乎了你的预料,能解释一下吗?我对此非常感兴趣。”

    “待会,”克里斯曼回绝了这个请求,“不过我可以邀请你同去——当然,你那捣蛋的‘麦格’女士要留在这里。”

    “麦格”是大炼金术士肩膀上埃及猫的名字,之所以会被冠以女士的尊称,完全基于他对猫,尤其是漂亮的小母猫那毫不加掩饰的嗜好。

    “真是个残忍的人呐,”达芬奇说道,“但为了真理,我也必须要冷酷起来。”

    “达芬奇,现在不是发挥你那过人的艺术细胞的时候。”克里斯曼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在戏剧创造上,以及绘画上的天分不在炼金术之下,但……现在可没有余暇让你去创造戏剧。”

    “情况很紧急?”大炼金术士问道。

    “嗯,”克里斯曼应了一声,而后给出了解释,“你应该知道,任何关于‘圣痕觉醒’的实验都充满了难以控制的危险,所以,为了尽可能的降低、规避这份危险,我设置了阻隔真相的四面墙壁。”

    “听上去很有意思。”

    “其实很简单,也没什么特别的,”炼金术士摊了摊手,“我设置了四个层层递进的虚假空间,虽然理论上存在突破的可能,但实际上……就算数名正式的持剑者联手,也不一定能够打穿我所创作的剧本。”

    “剧本?”达芬奇挑了挑眉,“听起来你似乎采取了一种很有趣的实验方式。”

    “还好吧,”虽然说着谦虚的话语,但那眉宇间不经意流露的神采却让他的自豪感无所遁形,“我只是把他们丢到了潘地曼尼南。”

    “那座罪孽之城?”

    “一座被至深之夜吞噬的古老之城,”克里斯曼快步走着,也一边向身边的无论权势还是炼金造诣都远在他之上的友人解释道,“在那里不仅有数不胜数的妖魔,更封印着四方魔王中的象征着贪婪的玛门。”

    “你还真是坏心眼,”大炼金术士摇了摇头,“对那些刚刚从象牙塔毕业的孩子们来说,这场试炼难度的跨越未免有些太大。”

    “但这是必要的。”克里斯曼对此有不同意见,“为了帮助他们更好的进行圣痕的觉醒,我必须用源源不断的生存压力挤占他们思考的空间,让他们不至于陷入哲学的思辨之中。”

    “那么第一面墙,你所构筑的第一道防线是什么?”

    “是门,”炼金术士顿了顿,“也是地狱。”

    “我通过封印将妖魔肆虐的表层世界与魔王玛门的贪婪地狱相隔绝,想要突破第一重阻碍,必须先找到两个空间的节点,并号召至少二十人协力打开这扇通向地狱之门,然后在数以十万计的怨灵海中杀出一条血路,突入那座被亵渎了的神庙之中——如此这般,才算突破了第一面墙。”

    “似乎……很难。”达芬奇说道。

    “趋近于不可能,”克里斯曼摇了摇头,“如果一开始,有人能拉出一队几十人的队伍我还信,但在实验的后期,整个潘地曼尼南中幸存者数量合计都不过五十,这时候你告诉我还有人能有组织的拉出二三十个人发起对地狱的攻势——就算是开玩笑也要有点限度。”

    “那个,”一旁监测着数据的研究员抬起头,“克里斯曼修士……”

    他支支吾吾了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说。”

    “第二面墙壁,被突破了……”

    “这么快——”炼金术士对第二道防线的突破早有所预料,但仍不免流露出惊诧的神情,“这才过去了几分钟?”

    “三分半,修士。”

    研究员傻乎乎的说出了答案。

    然而克里斯曼没有理他,只是双手支撑在差分机的台面上,检索着这段时间的数据流,反倒是达芬奇这位装备部的部长饶有兴趣问道:“那么,克里斯曼,第二面墙壁是什么?”

    “拷问心灵。”炼金术士回到,神色却渐渐凝重,好一会儿才说道,语气低沉而喑哑,“达芬奇——”

    “怎么了?”注意到友人的凝重神色,一点也不显老的中年绅士收敛了脸上的玩笑之意,“看样子你有一个坏消息要说?”

    “比那个更糟,”克里斯曼修士标红一日前的一个数据,“这是一个乱码,一个没有任何来由的乱码——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混沌演算。”跻身于真理之侧的大炼金术士推了推单边眼镜,靠了近来,“看来我们那位深埋于地下的老朋友也不甘寂寞了。”

    “那可……真是一个坏消息。”克里斯曼咬了咬嘴唇,“达芬奇,你说我该不该强行终止这场被污染、被侵蚀的、不受控制的实验?”

    “哪怕会杀死所有的实验对象?”

    “没错,”炼金术士说道,“无论你我,都承担不起祂突破封印的责任,赫姆提卡已经用它的灭亡证明了——哪怕准备的再充分,这个级别的怪物都是人类所无法抗衡的天灾。”

    “那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克里斯曼。”达芬奇指出了他思维的盲区,“数十条显红的生命可不是数字,身为研究者的我们无权剥夺他人的生命——而另一边,既然你我无法承担这个责任,为何不把责任交托给能够承担的人?到时候无论是将他们的生命尽数放弃,还是因一时的仁慈而埋下后患,都有人兜底,与我们,与我们这群研究者没有任何关系。”

    “能够承担的人?”克里斯曼微微沉默,“比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