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十五第二面墙II
    遍地堆积的尸骸,熊熊燃烧的火焰,无处不在的哀嚎,以及……那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施虐者恣意的谩骂声,令爱娜不禁出神良久。

    这里是……

    少女沉默。

    不会错的,是那段她所不愿回忆,却那段改变了她一生的惨痛经历。

    如果这一夜不曾到来,她或许或许还会是养尊处优、不谙世事的富家大小姐,还能和爸爸、妈妈一起愉快的生活,但一切没有如果,逝去之人只余追忆,过往的一切已无可挽回,所有的人……都死了。

    死在了那个夜晚。

    死在了那场大火之中。

    死在了佣兵的屠刀之下。

    只有她活下来了,极其侥幸的活了下来……

    作为复仇的怨灵。

    理所当然的,这是幻境,来自他们此行的目标,那位传说中毁灭了她脚下这座城市的魔王,贪婪的魔王。

    但……它打算干什么?

    指望以此来动摇她的心灵?指望以此来影响她的意志?

    别、开、玩、笑、了!

    越是触景就越是生情,越是愤怒就越是冷静。

    爱娜在简单的环视一周后,迈开了脚步——然后,骤然低头。

    这是……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小小的、纤细的、白皙的小脚,以及其上漂亮的红色小舞鞋。

    连我……也一道被回溯了吗?

    少女摸了摸背后,果不其然,身后没有背负着教团的制式大剑,身上的衣物也不是突入神庙时的毕业生制服,而是精致、漂亮的百褶裙。

    “这下麻烦了。”

    地上破碎的镜片中映照出那已有些陌生的精致容貌,让她最终确定了这一点。

    然后,从俯身,从地上捡起尸体上的长剑。

    不,并没有捡起——单单是拖拽着剑柄就令未经锻炼的富家大小姐精疲力竭,拿着它不仅无法起到防身的作用,反倒会拖累她的速度,从而令塞拉的牺牲……既无价值,也无意义。

    等等?

    塞拉的牺牲——

    潜意识传来的反馈令爱娜不禁握了握拳,对于幻境中的她的处境已十分的清晰——如果没猜错的话,危险应当来自佣兵,来自那群为金钱驱使的野兽,来自那群嗜血的狂徒。

    他们,是不会放过她的。

    而现在……以未经锻炼的富家大小姐的身手,哪怕有她的战斗意识在,也根本无法抗衡哪怕一个身强体壮的佣兵。

    所以,只能逃。

    尚且年幼的女孩从地上捡起一片锋利的玻璃片藏在衣袖中,然后……开始了奔跑。

    无处可逃。

    心中清楚的知道这一结果,可这不是放弃的理由。

    诚然,她家的条件确实不错,生活的小庄园占地面积也不小,可环境到底不复杂,小胳膊小腿的也跑不动,只要佣兵们从杀戮的盛宴中清醒过来,拉网进行排查,迟早便能发现她这条漏网之鱼。

    当时……她是怎么跑出来的?

    爱娜在脑海中搜寻一番,惊讶的发现——

    她不记得了。

    这不可能!

    这是确定这一事实后她的第一反应,作为幸福的终点,人生的拐点,她对这一天所发生的一切刻骨铭心,绝无遗忘的可能。

    不对,她所遗忘的并不单单只是这个!

    爱娜瞪大了眼睛:这里是幻境,是往昔之景的重现……既然确定了这些,那她是谁?是哪个时间节点上的“爱娜”?她又是为什么而来?

    不清楚、不记得。

    ——被遗忘了。

    她眯了眯眼,可来不及深思,连“遗忘了不应该遗忘之事”这一情形,都一并从脑海中消失。

    现在在此处的,只是一名小小的、无助的、失去一切的女孩。

    快跑!

    被恐惧所支配、身材尚未长开的小小爱娜慌张的丢掉了藏在衣袖中的玻璃片,然后如同受惊的松鼠一般,哭泣着躲回了自己的房间。

    粉色的、静谧的、充满了童稚的粉红色房间。

    反身锁好门。

    然后从床上抱起爸爸买给她的生日礼物,抱起那只白色的、脸上始终带着和煦笑容的抱抱熊,躲在了床底下。

    用充满了恐惧与惊惶的目光注视着那被反锁的门扉。

    爸爸……妈妈……塞拉……

    晶莹的泪珠难以自抑的淌落,女孩低声的啜泣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年仅九岁的小女孩儿根本无法理解发生在她面前的惨剧,她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本应温馨和睦的晚餐会沾染上不祥的鲜血,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群凶神恶煞的男人冲入她家的府邸,不知道为什么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会二话不说砍死了她的父亲,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不顾母亲的哭喊将她扑倒在地。

    快跑——

    同样不清楚,为何塞拉会不顾一切的抱住朝她而来的凶徒,对她这样喊道。

    她……害怕极了。

    下意识的就按照塞拉,按照这位从她有记忆起就开始服侍着她的女仆的话做了,双腿不自觉的动了起来,跑了起来。

    可是,该往哪里跑?

    不知道。

    于是,在大脑一片混沌的情况下,她回到了她的房间,然后躲了一切。

    像鸵鸟一般藏好自己,并期待着一切终究过去,只需一夜过去,只需一觉醒来,爸爸妈妈还有塞拉终究会出现在她面前,拍着她的后背,**着她的长发,然后微笑着宽慰她:那只是一场噩梦,一切都结束了,爸爸、妈妈还有塞拉都在这,都在这,大家都活得好好的……

    “这不是梦。”

    然而,一个声音,一个低沉喑哑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打破了她的幻想。

    不是梦……不是梦……不是梦……

    她低声自喃着,然后抬起头,视线与那黑暗中漆黑的眼珠子对上。

    “啊——”

    一声惊叫,爱娜捂住了她的嘴,手中的玩偶不由掉落在地。

    与之一同掉落的,还有它那和煦到诡异的笑容。

    “你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它,那只抱抱熊玩偶咧开了嘴,用针线缝制的嘴巴张开,展露出最为深沉的恶意,“他们……你的父亲、你的母亲、还有你那童年的玩伴塞拉——他们都已经死了。”

    已经死了……已经死了……已经死了……

    仿佛有一个声音在脑海中不断重复,女孩的眼中渐渐失去神采。

    “而现在有一个机会,”寄宿于玩偶之中的恶魔发出无声的嗤笑,“一个能复活你的爸爸、妈妈还有塞拉的机会。”

    “机会?”

    “没错,”它蛊惑道,“只要一个愿望,你就能改写过去发生的悲剧;只要一个愿望,你就能复活你的亲人;只要一个愿望,你就能保有现在这份白皙、美丽——难道还有比这梗划算的事吗?”

    “……”

    这不是多难做的决定,连爱娜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犹豫、彷徨。

    但本能的,她不想与这个曾是她的抱抱熊的怪物多置言语。

    只是僵持并未持续多久,实木制成的门扉就被硬生生的撞裂,然后,一名身材高大魁梧、满身是血的佣兵便大步步入了房间。

    “在哪里?我的小甜心……”

    他说着令人作恶的话语,凶残而暴虐的目光在被床台灯烛照亮的房间之中来回扫视着:“我知道你在这里,别想逃……”

    门被反锁着,很明显有人在里面。

    而这小女孩风格的房间,明显只会属于那位小公主。

    所以——

    赏金的大头他拿定了!

    “你藏在哪里啊?”他突然打开身边可以藏人的大衣橱,凶悍的光头猛地埋入那一堆的女孩衣物之中,胡乱的翻找一番后,目光再次在房间中游走了起来,“让我想想,你会藏在哪里……我的小可爱……”

    在床底下,爱娜看着地上那双越来越近的大脚,不由屏住了呼吸。

    千万不要看过来……千万不要看过来……

    她向天上的神明祷告。

    然后——

    仿佛回应了她的祷告,那双散发着恶臭的大脚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你是在这里对不?我的甜心。”

    这么说着,一张狰狞的大脸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哈!”

    女孩的头发被抓住了,一股大力将她从床底下拖拽而出。

    “抓住你了,你这个小裱(蟹)纸。”

    大汉,面容狰狞的大汉不顾她的哭喊,扯着她的头发将她吊起,那双浑浊、嗜血且饱含欲(蟹)望的铜铃似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真是一个天生会勾人的荡货,不要说韦尔奇少爷,就连我也想来一发。”

    爱娜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他。

    “这眼神,干起来一定很带劲。”身材高大的佣兵舔了舔嘴唇,但大商人家的大小姐——这种规格的女人他可能再没有机会能上手了,如果不是这个小家伙是荣光之裔点名要的女人,他可能……不,是一定没办法忍耐住的吧!

    但即便如此,打打擦边球应该也没关系。

    ——看着她哭泣的吞咽的样子。

    ——看着她双目无神、支离破碎的样子。

    ——看着她脸上、头发上沾染上他的味道的样子。

    单单只是想一想,就让人兴奋啊!

    化身欲(蟹)望野兽的男人粗暴的将女孩按在床上,呼吸不自觉的粗重起来,蛮横的撕开那身精致的洋装,粗糙的大手肆意的在娇嫩的身躯上游走,满是胡渣的脸庞在小小的、尚未显露雏形的胸脯上啃咬着,痛苦以及某种不知为何生出的恐惧令爱娜不禁扭动着身体,想要远离这只伏在她身上的怪物。

    到底……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呢?

    一边发出无助的哭喊,爱娜一边绝望的向神祇祈祷。

    然后,恶魔回应了她。

    那个寄宿在玩偶体内的恶魔,它操纵着抱抱熊的布偶身体,漂浮在她的面前,以冰冷的眸光注视着她。

    “现在,告诉我你的选择。”

    隐约间,她似乎听见了它发出的无声嗤笑。

    我的选择……

    我的选择?

    女孩的眸子猛地亮了起来,她看向了就在就在身边的烛台。

    就是这样……

    杀了他。

    不属于小孩子的冷静支配着她,她如同久经训练的老练战士,没有任何的犹豫,趁男人沉浸于欲(蟹)望之中,她挥动了手中燃烧着的烛台!

    煤油洒出,火焰点燃。

    突如其来的剧痛令男人骤然吃痛,然后熊熊火焰燃烧而起。

    “啊啊啊——”撕心裂肺的惨叫,如同燃烧的火人一般,他在天鹅绒的床垫上打着滚,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一行为更进一步加速了火焰的蔓延。

    爱娜见此机会想要悄悄溜走,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被已看不出本来面目的男人一把抓住。

    “啊……你这个裱(蟹)纸,你到底干了什么!”

    他一把扯住她的头发——一边发出歇斯底里的哀嚎,一边将她拉近:“我要把你杀死,我要把你拖下地狱,每天干你一百次,你就到地狱里陪我吧!”

    火焰,不分敌我的火焰,同样攀附到了她的身上。

    “许下愿望吧。”

    恶魔玩偶狞笑着:“把你的灵魂交给我吧!”

    身体被火焰灼伤的女孩咬了咬牙,没有回话,只是用自己的力量挣断了被男人抓住的,烧毁了差不多一半的头发,从已沦为火焰燃烧之地的床铺上滚落,艰难的从地上爬起,然后倒下,然后再爬起,再倒下。

    不能在这里倒下。

    这么想着,她的意识渐渐昏沉,世界也越来越黑暗。

    “不,你不能这样。”眼前的这一幕似乎令蛊惑人心的恶魔生出了某种急迫感,它慌慌张张的飞到身体半毁的女孩身边,“你难道不想改写这一切,改写这场毁灭你人生的悲剧,改写父母死去的结局,不必背负着那一身丑陋的伤疤吗?”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求求你——”

    “哪怕为了你自己考虑,也要向我许下愿望啊!”

    “没这个必要,”半残的女孩停下脚步,站在窗台旁,眺望着故乡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夜景,而后回过头,注视着那终于不占主导地位的玩偶恶魔,“这可是成长的伤疤,是我走出过去的证明——当然,那是另一个故事了。”

    她笑了。

    肤色渐渐变黑,肌肉渐渐隆起,骨架也随之蹿起。

    在这一瞬间,她长大了。

    从不谙世事的女孩,变成了勇敢无畏的战士。

    “为什么?”

    恶魔——更准确的说,是贪婪魔王的化身询问道。

    “没有为什么。”

    黑肤色,满身肌肉的持剑之人说道,目光平静的像是月光之下静谧的河水:“我的命运……只能由我自己掌控。”

    伴随着话音的落下,世界终于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