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十六第二面墙III
    汉森王子正在战斗。

    这是一场足以载入大陆史诗的战斗,战斗的一方是为了讨伐魔王汇聚而来的传奇英雄们,另一方则是魔王麾下的最强者,翼展足以遮蔽天空,吐息足以焚毁大地的黑龙之王。

    这场战斗甫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之中。

    作为全队仅有的三名战士,他、科兹莫与犹大必须近身牵制那可怕的怪物,绝对、绝对不能给它留下升空的空档!

    “尼尔——”

    小队的队长,队伍中当之无愧的最强者,无论近身战还是魔法战都能跻身超一流之境的魔剑士犹大发出了命令:“瞄准眼睛,牵制牠!”

    弓箭手尼尔,是大陆的第一射手,他的弓箭一向例无虚发,但黑龙王的龙威非比寻常,仅仅是存在本身就足以造成空间的扭曲,致使箭矢偏转。

    如果是一般的弓箭手,或许会束手无策,可这种程度的困境并不足以阻碍大陆第一神射手的步伐,在经过几次弹道上的修正后,尽管无论精度还是力度都有所下降,但他的弓箭已经能够穿透那层扭曲的空间,对黑龙王产生不小的威胁。

    “还有瑞加娜,”在激烈的战斗中,依然游刃有余的犹大发出了第二道指令,“束缚牠——将牠束缚在大地之上!”

    来自贤者之城的**师翻开了手中的魔法书,高声咏唱起禁忌的咒文。

    瑞加娜,这名其貌不扬的少女,一向以冷静著称,即便是在龙威的干扰之下,依然能够强打精神,驾驭住手头的高阶魔法,号令大气中混乱的元素,将之约束成型,形成禁锢双翼的枷锁。

    “伤害还是不足。”

    科兹莫,这位与他一道长大的好友,在战斗中大声的喊道:“牠的龙鳞太坚固,我的攻击完全不奏效!”

    “爱娜——”

    重战士汉森,马蒂尔达的王子殿下大声的喊道。

    “没问题,”牧师小姐,如同天使一般美丽的少女向着此世唯一的真神祷告,“主啊,请赋予行驰于汝道上的行者,以讨敌的利刃。”

    于是,光芒降临。

    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叠加了一层接着一层的赐福,每一个人的武器上都绽放出神圣的光芒,来自神祇的伟力加持在凡人的英雄之上,战斗的天秤于此刻悄然逆转。

    跨越扭曲空间的箭矢夺取了牠的双眸。

    法师制御的大气禁锢了牠的双翼。

    战士们加持了神圣之力的武器,撕裂了牠的鳞甲。

    伴随着战斗的进行,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曾给大陆带来恐惧与死亡的大灾变之主变得越来越虚弱,赤色瞳仁中的生机与活力也在不断的消减。

    终于——

    来自大陆最强之人的利剑,洞穿了牠的逆鳞。

    牠死了。

    魔军之中,魔王之下的最强者,就此倒在了英雄们的脚下。

    “接下来该面对的,”战斗结束后,众人在一旁的森林中扎营,一边整理着装备,一边讨论着之后的行动方略,“只剩下那位混乱的魔王了。”

    “我们的力量不足,”科兹莫摇了摇头,“单单是黑龙王就足够令我们陷入苦战,真正的魔王,必定十倍百倍于牠。”

    “但为了大陆的命运,为了大陆的未来,我们必须如此。”

    说话的是队伍中的盗贼考伯克,在刚刚那场战斗之中,他并没有参与到正面战斗之中,因此,他的评价相对客观:“在主的注视之下,在主的加护之下,即便是魔王,也阻止不了我们的步伐。”

    “做不到,”牧师小姐爱娜摇了摇头,“主的威能是无限的,但我的羸弱限制了主的威能,像刚刚那个等级的神术,我半年只能发动一次。”

    “那就麻烦了,”法师瑞加娜说道,“每拖一天,大陆的局势就会恶化一分。”

    “所以——”

    刻意拖长的声音从森林中传出:“你们或许一点小小的帮助。”

    “是谁!?”

    充当斥候的尼尔发出了惊疑不定的呼声。

    “是我。”

    树木自两边排开,一名手持橡木法杖,白须白发的老人从道中走出,在他的身后,林木自动合拢。

    “栖居于此的贤者,选王之剑的看守者。”

    “你们称呼我为森之贤者就好。”

    “向您致敬——”

    汉森听说过他的传说,这是一位无论胸襟还是实力都堪称伟大的强者:“有了您的加入,此行的胜算将增添不少。”

    “抱歉啊,马蒂尔达的王子殿下。”老人叹了口气,“时间是所有人的大敌,留给我的时间已所剩无几,即便是加入你们,恐怕我也没机会见到魔王了。”

    “这真是一个不幸的消息,”犹大说道,“但为了人类的未来,我们不得不与那位降临于此的魔王决死,还请您指条明路。”

    “明路?只是死路罢了。”森之贤者摆手,“跟我来,我直到一把最强的魔剑,只要手持它,即便是凡人也足以成为英雄,而落到真正的英雄,真正的王者手中,更是可以改写历史,创造历史的神器。”

    “魔剑?”考伯克问道。

    “一把吞噬灵魂之剑,只有真正的王者抱有舍弃一切的觉悟才能拔出,它又被称为狮心剑、斩铁剑,是诸多王者此生最后一把佩剑。”老人介绍道,“狮心王查理一世在凭借它统一大陆之后被吸干了全身的血液,它的上一任主人,洛伦丹的王子殿下,在击溃天灾后被它冰封在了王座之上——这是一把世间最强的兵刃,也是一把最为不祥的武器,每一位主人最终都会被它吞噬掉自己的灵魂。”

    “没有侥幸、没有例外。”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拿着这把武器去对付魔王?”剑士科兹莫问道。

    “不是你,”森之贤者的目光在汉森身上停驻,“我说过的,这是一把选王之剑,只有真正的王者才能将它拔出。”

    “我?”汉森指了指自己。

    “没错,只有你才能驾驭这把选王之剑。”老人看着他,目光灼灼,“为了这个美好的世界,你愿不愿意舍弃己身,讨伐邪恶!”

    “不愿意。”

    出乎预料的干脆回答。

    “怎么会?”贤者傻了眼,“你不是英雄的吗?你不想要力量吗?这可是无上的荣耀、无上的力量、至高无上的权柄——你为什么不要。”

    “没有这个追求。”汉森挠了挠头,“我在乎的只是和同伴一起冒险,世界会如何,实并不怎么重要——当然,能被拯救最好,不能……那就算了呗。”

    “你——”贤者大人大概气的说不出话来了吧。

    “你的同伴会死,魔王会杀死他们,也会杀死你的!”老人猛地一跺脚,然后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看到了,经由我这只贤者之眼,看到了你们的未来,看到了你们鲜血的终末,看到了世界的黄昏……”

    “看来只能你上了。”犹大忽然说道。

    “只有你才能拯救我们了。”爱娜可怜兮兮的看向他。

    “你没有选择,”瑞加娜摇了摇头,“这或许是命运的启示。”

    “就靠你了,”与他一道长大的科兹莫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

    “没有办法了。”尼尔叹息。

    考伯克目光中满是深沉:“人类的未来,世界的未来只有你能拯救了。”

    “但这不是我想要的!”汉森看着身边纷纷劝说着他拔出那把吞噬灵魂之剑的伙伴们,心底忽然生出几分陌生,“我们是伙伴啊,怎么有牺牲伙伴,靠那种邪恶的力量拯救世界的办法?”

    “这就是你的命啊。”

    森之贤者在一旁笑吟吟的插话道。

    “我的命?”金发的大汉皱起了眉头,视线在那些变得陌生的伙伴们身上巡视一周,而后停驻在了手持橡木法杖,白发白须的老人身上,“我知道了——老东西,一切都是你搞的鬼——你这个蛊惑人心的邪术师。”

    他拔剑,然后二话不说的斩出。

    “我不是,我没有!”

    这位森之贤者的面容永远停驻在了惊骇的瞬间,因为……生命走向终点的他,已经为自己的一生划上了一个不那么圆满的句号。

    大家现在恢复了吗?

    强压下心底的担忧,汉森转过身,忐忑的看向自己的伙伴。

    “被蛊惑了……”

    “多亏了汉森。”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森之贤者会是这样的人。”

    “是不是森之贤者也是两说,毕竟……是自称。”

    “也是呢。”

    “对不起了,汉森。”

    同伴们恢复了正常,真是再好不过了。

    在或歉意,或鼓励的话语声中,汉森王子再一次的融入了集体,远离了这座埋藏着一把吞噬人类灵魂的邪恶之剑的森林,开启了新的征程。

    人类会被救赎吗?世界还会走向黄昏吗?

    关于前者的答案,没有人能够回答,但正如那位贤者,或者说假借了贤者之名行事的恶魔所说的那样,世界……终将毁灭。

    因为,试炼被通过了。

    以汉森独有的方式——

    英雄们与魔王的战斗永远不会爆发,他们最后的旅途还未开始便宣告结束,失去力量供给的幻境世界就此消散,归于了虚无之中。

    “似乎……”

    “做了一场很有意思的梦?”

    金发的大汉,相当单纯的想到,然后……翻了个身子。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