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十八片面的视角
    不是犹大——

    或许一般人,从这句话只能感受到秘密被戳穿的惊骇,但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艾米·尤利塞斯都离一般、普通这个范畴有相当的距离——在惊骇的同时,对这个世界最终极的隐秘也终于窥见了冰山的一角。

    是幻境。

    由教团精心编织的幻境。

    注意——

    她,或者它,叫破的是犹大这个身份。

    不要说黄衣之王这位曾经支配旧日世界的古老之王,就算在那位祸乱一方的魔王玛门眼中,除非是跨越了凡世顶峰的天选之人,或是统御整个秩序疆域的王,人类的名字没有任何铭记的价值。

    会在意犹大这一重身份的,只有教团。

    他现在之所以会出现在这,很有可能,也是教团的手笔。

    但,破译了世界观,辨明了幕后推手的正体并不意味着局势的明朗,不,从某种意义来说确实明朗了不少——因为,他间谍的身份暴露了。

    在教团总部这意味着什么?

    不言自明。

    所以,要不要……呃,是该怎么跑路。

    “你到底是什么人?”声音的主人,是一名娇小可爱的少女,黑发黑眸,娇嫩的容颜颇有点孩子气,“或者说,到底是什么怪物?”

    与外貌呈现出的气质不相符的,是她那虽然悦耳却冰冷平淡到没有丝毫起伏的电子音。

    “我是犹大啊?”

    犹豫再三,年轻的荣光者决定蒙混过关。

    ——这是最为无奈的应对方式。

    选择它的理由非常的简单,因为……除此之外已别无他法。

    跑路?说起来简单,可往哪里跑?如果他的猜测属实,那么眼下的他,往哪里跑都脱离不了这个该死的幻境——至于暴力反抗,在教团的大本营暴力反抗?这种大脑都长到肌肉里的蠢主意,还真不如束手就擒。

    那样起码还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会因为尤利塞斯这个姓氏被网开一面。

    “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暴食——”明显从属于教团的少女的声音依然没有任何的起伏,“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七项大罪,但……你没有。”

    “所以我不是犹大?”艾米有些苦闷,但更多的还是兴奋——如果不是因窥视记忆得出的结论,那么一切就还有补救的机会,“这未免有些太过武断了吧?况且,傲慢、嫉妒、暴露、懒惰、贪婪、**这些负面情感也并未离我而远去,我只是小心谨慎的控制着它们,以行驰在主修持的道上。”

    这是实话,七罪宗是基于人性衍生出的宗教概念,只要还保有着人格、人性,就注定无法摆脱这些罪孽。

    嫉妒、暴怒、贪婪、暴食——

    这四宗大罪,以少年自身的视角来看,倒是勉强可以说没有。

    至于**。

    尽管偶尔会生出不太符合伦理的情感,但只是男女之间正常的冲动。

    标准放宽一点的话,也可以说没有。

    可剩下的懒惰和傲慢……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懒惰还好,赫姆提卡的那场灾难已经将这份懈怠差不多磨平,但傲慢这份情感,却伴随着时间的发酵,越演越烈。

    反抗命运,扼住命运的咽喉,将命运踩在脚下。

    这如何不是傲慢?

    仅在僭越神祇威能之下的傲慢。

    此乃第一大罪。

    也是堕落之始。

    没有道理,不被发现……

    等等!

    似乎很有道理啊,以他那问题多多、疑点重重的精神世界,没有几道屏障岂不是会把那些秘密闹得人尽皆知?

    所以,有相当大的可能不曾真正窥视到他的内心。

    他先前所见的那个炼金术高度发达的世界,很可能如同没入湖水中小石子泛起的漪涟一般,是他的精神受到窥探所产生的应激性反应。

    她、或者它,什么也没有看到。

    没有看到,就等于不存在——从逻辑上来说,这没有毛病。

    “但我在你的身上没有看到,”以少女形貌显现于此的幕后推手的回答一如荣光者所料,“你非常的干净——干净的不像人类。”

    人类,是一种非常浑浊且善变的生物。

    真善美与假恶丑在他们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统一,就人的内心世界来说,永远处在善与恶的二元对立之中,七美德与七罪宗在纷繁紊乱的思绪中交替出现,哪怕是一位十恶不赦的恶徒都可能在人生的最后牺牲自己拯救他人,即便是品行无瑕的圣徒都有可能因一念之差而走向堕落,人类的善恶与薛定谔的猫一般,在没有付诸最终的行动前,都处于一种相当暧昧的混沌状态。

    也正因为此,幻境的构筑者,才会于此现身。

    ——没有罪恶。

    同样没有美德。

    少女所见到的,是一片空无。

    不存在,所有理应存在的一切都不存在,哪怕是她借由他内心编织出的幻境,也并不存在,在这里她所唯一见到的只有黑暗与空无。

    坦白的说……她有点怕。

    但作为所有人工天使中最聪明的一个,她,玛娜,表示无所畏惧。

    才怪——

    这……超可怕好不,好想把头埋进演算数据里!

    但她还是开口说道——或许用说来形容并不太合适,她只是将想要表达的意思键入这具虚拟载体之中,然后借由“她”开口,进行交流。

    虽然说话干巴巴的没有起伏在所难免,可这是必要的代价。

    太可怕了。

    无论是这片诡谲的空间,还是眼前这个人。

    当说出“你不是犹大”这句话后,当注视着面前这个相貌勉强能说得上英俊的黑发黑眸少年后,她不禁战栗,不禁怀疑。

    他……真的是人类吗?

    明明有手有脚,长着一副与人类相近的模样,但本质上,无疑是超规格的怪物——单单只是看到,单单只是气息的流露,就足以令她感到震悚。

    会死、会被杀。

    本能一直在叫嚣,仿佛看见了某种天敌一般,又仿佛面临生命位格的压制,如果不是她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形体,恐怕不要说说话,就连站在他的面前都做不到。

    那是怪物。

    虽然正在笑着,正在和她说着话,然而……她却始终能感受到,有一股深沉的恶意正透过面前这具形体打量着她,如同打量着被关在笼子里的珍奇动物,又如同打量着一盘色香味俱全的珍馐。

    她连逃也不敢,整个空间都被彻底的锁死,根本没有丝毫逃脱的希望。

    所以——

    她只有强打起精神,继续话题:“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冰冷的言语之下,是跳脱的心灵。

    完……完蛋了……

    她,玛娜,教团总部的人工天使,难以自抑的在心底流下了悔恨的泪水——把话说委婉一点会死吗?不会,说的不委婉才会死吧。

    但出乎预料的,那个假借了犹大形体的怪物并没有将她杀死。

    只是皱眉。

    “只是一介人类而已。”黑发黑眸的少年相当坦率的说道,“既然是人类,就有善恶,就有罪孽,只是……你看不到。”

    艾米·尤利塞斯自然不清楚对方心态的变化,他只是很自然的为自己找着理由——反正只要不是真的被拿捏到了把柄,而仅仅是基于不合理诞生的猜疑,他就有相当的把握能糊弄过去。

    至于糊弄不过去怎么办?

    当然是——

    自杀,从头来过,然后再换个理由、换种方法。

    他的机会很多,能尝试的手段也不少,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重来的机会不说要多少有多少,但三五次应该……有吧?

    他不是很确定。

    “为什么?”

    这一次,玛娜吸取了先前几次的教训,悄然转换了态度,态度有了很大的好转。

    “大概是因为我的能力吧。”艾米秉持了荣光者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光荣传统,“精神干涉类的能力对我无效。”

    他打了个赌,赌面前这家伙无法干涉他的精神、他的记忆。

    ——就算赌输了也没什么,反正他还有着重新来过的机会,死亡先兆就这方面而言还真是强的不讲道理。

    “确实。”

    咦咦咦……说得通耶。

    聪明的玛娜认可了少年的理由——不认可还怎么办?她可不想和这个可怕的家伙待在一起,一起被禁锢到永远。

    会短命的!

    尽管人工天使并没有寿命一说。

    “那么,”艾米似乎掌握了主动权,“可以让我离开吗?”

    你必须接受调查——

    脑海里组织的言语差点直接蹦跶出来,少女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没问题。”

    聪明的玛娜才不会自讨苦吃呢。

    虽然这么说好像有点太迟了……

    “那么,结束掉这无聊的幻境吧。”年轻的荣光者说道,“这一切只是误会。”

    结束掉这幻境?

    难道这不是他制造的缓冲空间吗?

    还是说……我误会他了?

    但黑发黑眸,与犹大的外貌特征有很大的区别,难道是在炼金术士那里接受过相应的美容服务?

    不过……果然还是有必要上报。

    因为我是聪明的玛娜,最聪明的人工天使。

    玛娜眨了眨眼,决定暂时先不去想那些太过复杂的东西,只是说道:“抱歉……”

    然后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接下来的话语没有说出口的必要。

    ——空间的禁制已被撤销,崩塌已进入了最后的倒计时。

    就这么,她在惊讶中目送着少年的消失,然后惊讶的发现……空间再一次的被锁死了。

    “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啊!”

    狭小的、封闭的空间之中,回荡着少女的哀鸣。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