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风暴前奏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战局并不乐观。

    妖魔化的堕落之人在数量与通过了考验的清醒者几乎齐平,而在单体的战力上更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如果不是它们并不处于同一个阵营,彼此之间同样存在着对立,甚至还会出现大打出手、自相残杀的情景,仅凭现在这批清醒者,根本无力抵御它们的攻势。

    但小聪明无法成为长久之计,驱狼吞虎也终究是权宜之策。

    由未通过试炼的预备役持剑者转化的妖魔不仅实力相当不俗,并且都有着吞噬同样可以再度进化的潜质,放着时间流逝,如果苏醒的比率没有太大的变化,那么类似这头女蜘蛛一般的怪物将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难以应付。

    所以——

    趁现在,趁战力的天平没有彻底失衡前。

    ——将它们击溃。

    决意业已生出,剩下的只是付诸实践。

    年轻的荣光者注视着面前生出八条手臂的恐怖妖魔,在微妙的对立与僵持之中,一点一点的调整着呼吸的节奏,以及血液奔流的速率。

    他在回忆。

    回忆那将奔腾的时光长河置于股掌之间的无所不能感。

    然后调整,然后编织,然后再现。

    于是——

    朦胧的感觉在心间显现,艾米再一次的支配了时光。

    ——请你停一停。

    “噗通——”

    仿佛天地开辟的第一道雷霆,又仿佛统御苍穹的古老神王宣告着自己的到来。

    少年的心脏跳动了。

    意识随之自停滞的时光中复苏。

    然后提剑、迈步、杀人一气呵成。

    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一刺,一拧,精钢锻造的重剑就在它身上开了个窟窿。

    而它——

    一无所察。

    没有吃痛的怒吼或是哀鸣,也不存在四溅的淋漓鲜血,在时光的伟力之下,刹那仿佛成为了永恒,一切都美丽的像一副栩栩如生的静止画。

    然而,美丽总是短暂且易碎的。

    少年那并不羸弱的身体一个踉跄向后倒去,勉强站住身子,一步、两步、三步,步步后退。

    然后,他松开了手中的剑,也松开了至高无上的权柄。

    ——时间,再一次开始了流动。

    年轻的荣光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虚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以一只手按住自己上下起伏的胸腔,按住那仿佛要跳出胸腔的心脏,大口大口的喘着带着一股血腥味的粗气,并抬起了头。

    以冰冷的眸光注视着眼前的怪物,将死的怪物。

    一如他所料,乳白色的、粘稠的污秽之花于此时绽放,带着不甘与绝望,这头异化的妖魔就此倒下,数以千百计的蜘蛛蜷缩着、扭曲着那可怖的形体,在短短的数次呼吸间蒸腾干净了体内的血液,化作了小小的一团,随风而走,随风消散。

    因其而生,因其而亡。

    艾米注视着眼前这多少有几分诡异的画面,情绪上没有太大的起伏。

    胜利,是早已预料的事情。

    毕竟是他此刻压箱底的绝活,是用以对付魔王玛门的底牌之一,若是随便一只妖魔都能破掉,那么这次远征就根本没必要进行了,不如随便找个地方坐下,静候“死亡”的来临。

    反正不会真的死,大概?

    尽管通过先前那场完全在意料之外的偶遇,他确定了这场实验的本质,但要说掉以轻心,那未免也太早了——黄衣之王的威胁可不是说笑,他可不认为这个世界真的被教团纳入了掌控。

    或者反过来被侵蚀了也说不定。

    只是……以他现在的这个身份还真不好去提醒教团,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并将希望寄托在那位活了一千年之久的地上之神身上。

    好歹是开创了一个时代的强者,好歹是人类历史中公认的最强者,镇压处于封印之下的旧日世界之主应该不在话下……吧?

    年轻的荣光者不是很能确定,毕竟无论是地上之神的威能,还是旧日支配者那超迈凡世的伟力都远远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范畴,孰强孰弱只能连蒙带猜。

    至少,那个层级的力量离他还有相当的距离。

    能在一定程度上停滞时光,哪怕只是偶尔的、暂时的、不稳定的,也非常的了不起。

    这绝对是不逊色于死亡先兆的强大能力——单以此来说,这次的潜入行动已不虚此行。

    但凡人妄动禁忌的权柄并非全无代价。

    或许是因为眼下糟糕的身体素质的缘故,反噬比死亡先兆还要严重,在能力结束后,他会陷入一个并不短暂,也不漫长的恢复期,在这期间,甚至连一个半大的孩子都可能杀死他。

    所以,这是比死亡先兆优先级还要靠后的底牌,当之无愧的王牌。

    当然,艾米选择在此时揭开一张本应用在决胜时刻上的底牌自有其理由,时下战局的恶劣只是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一个。

    最重要的是精力药水的存在。

    三百积分一瓶,颜色晶莹剔透、入口微微苦涩、只能用一次的精力药水,是少年之所以能如此任性的最重要的理由。

    有了它,重演刚刚诞生的奇迹并非难事。

    现在——

    不是优柔寡断的时候!

    爽快的将无论长宽都与食指相近的药剂一饮而尽,仿佛吞入了一簇熊熊燃烧的火焰,又仿佛吞下了一轮煌煌的烈日,一股难以形容的炽热在他小腹处炸开,然后顺着血液奔涌、呼啸,疲惫之意一扫而空,全身上下都充盈着力量。

    “吼”

    下意识的低吼一声,荣光者发泄着体内那过于暴烈的力量,从地上重新站起,并再一次的投入了战斗。

    气力无限,状态正佳!

    在药剂的刺激之下,艾米平白生出几分有我无敌的气概。

    但这不是狂妄,而是事实。

    精力药剂,尽管名字取得好听,可少年知道它的本质。

    是兴奋剂,是和另一个世界被称为兴奋剂的违禁品相类似的东西。

    只是效果更强,后遗症更大,仅此而已。

    现在有多强大,效果消退后就会有多虚弱。

    所以,他的攻势非常的猛烈,除了没有发动能力之外,他已经将他能够做到的做到了最好——犹如一道被注入的新鲜血液,他的到来盘活了整个局势。

    从岌岌可危到咄咄逼人,年轻荣光者展现出的,是接近碾压一级的强大与蛮横。

    理所当然的,在虚弱到来前,战斗结束了。

    但最终,能与他并肩而立的,只有六人。

    倒下的七人之中,有四人没有通过预定的考验,恶堕成了只凭本能行事贪婪之魔怪。而剩下的三人,则尽数死于它们,死于这些往日里值得信赖的伙伴之手。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但现在没时间沉浸于伤悲之中。

    艾米的眸光自考伯克、爱娜、汉森、科兹莫以及还活着的每一个人身上掠过,而后略一停顿。

    “走吧。”

    他说,语气平淡,却毋庸置疑。

    ——也没有任何人会质疑。

    能在那座被妖魔盘踞的死寂之城中生存至今,并随他一道突破潘地曼尼南怨灵封锁,通过了幻境考验的预备役持剑者们,绝不会有一个人还停留在训导院时期那种小孩子过家家的心态上,他们或许还不够成熟,或许还不够完美,但绝对够资格称得上真正的战士。

    说不定……

    这正是教团组织这场试炼的目的。

    年轻的荣光者率先迈开步伐,微微垂落眼帘。

    只有真正的铁和血,才能让战士褪去青涩,走向成熟——持剑者这名头虽然好听,什么开辟前路的先行者,什么扫荡黑暗的无畏者,什么捍卫主荣光的持剑之人,林林总总的称谓总是会被冠在他们的头上,但他们终究只是教团手中的刀。

    而刀子,在见血之前,总是要磨上一磨的。

    至于这个世界——

    显然是教团为他们选好的磨刀石,从遍地妖魔的死寂之城,到可以积分换食品的交易祭坛,再到讨伐魔王的恶俗套路,此刻回首,不难其中的刻意。

    但那又如何?

    他,以及在场的每一个人,身后都没有退路。

    向前——也只能向前,然后找到那位传说中司掌贪婪的魔王玛门,然后杀死它。

    年轻的荣光者向着神庙深处走去。

    他知道,等待着他的,必然是一场苦战。

    然而……

    他并不知道的是,在世界的藩篱之外,在教团本部之中,一场因他而起的风暴已悄然而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