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一惊动御座(第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章五十一

    地上之神奥古斯都。

    即便是不可一世的荣光之裔,也不得不承认,这位一手创立教团的老人,是此世当之无愧的最强者,没有之一。

    但在教团的权力架构中,却没有留下他的容身之处。

    因为——

    祂,是神圣。

    让世俗的归于世俗,神圣的归于神圣。

    老人并没有破坏他一手拟定的准则——在教团初创的一百年间,比起神,他的角色更接近于人,更接近于“先知”这一角色,他不仅预见到了愚王之死,更预见到了黑暗千年的到来,带领着愿意相信他的人,在混沌潮汐将一切吞没之前开始了远行,一路风吹日晒,一路披荆斩棘,在横跨了大半个秩序疆域后,终于在黑暗与空无笼罩下的死寂之城上开辟了现世的迦南。

    这是他们的应许之地。

    教团的组织架构,教团的制度建设,都在这一百年间打下了雏形。

    然后,他将他的权柄,作为代主放牧众生象征的牧羊人之杖交托给了笃本一世,并就此淡出了公众的视野。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销声匿迹,在其后的三百年,他不仅以得自天启的神圣知识创造了世界上第一艘能够穿越至深之夜的浮空战舰,更亲手促成了第一位植入圣痕的持剑者与大持剑者的诞生,为教团的壮大奠定了基石。

    在一切落定之后,他才陷入了长眠。

    人类无法永生不死,即便是地上之神也不行——**的衰老不足为惧,精神意志上的疲惫也可以缓解,但源于灵魂的腐朽与衰亡却无可挽回。

    于是,祂的圣棺被安置在教皇厅之下,被置于幽深晦暗的地宫之中。

    只有持有教皇手谕者才有资格觐见。

    即便达芬奇作为装备部的部长,是跻身于真理之侧的大炼金术士,在教团的权力体系已居于高处,但想要获得教皇的手谕可不是那么轻易的事情——不,不要说获得教皇的手谕,就连现在面见教皇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毕竟——

    “很抱歉。”

    两把长枪相错,教皇厅门前的两位大持剑者将一脸风尘的中年绅士拦下:“达芬奇阁下,冕下正在与诸位枢机们商讨要事。”

    戴着单边眼镜的大炼金术士后上一步,脸上流露出无可奈何的神色:“就不能通融一二吗?我这边有非常紧急的事禀告。”

    “抱歉。”

    连神色都没有任何波动,依旧冷冰冰的不近人情。

    “等等,”头发花白的炼金术士克里曼斯比爱猫的中年绅士慢了不止一步,好不容易赶上后,摇了摇头,伸手拍了拍友人的肩膀,“让我来吧——比起沉浸研究不可自拔的你,我对规章制度什么的可熟悉的多。”

    他顿了顿,移开视线,看向面前的两位守卫。

    “这是第一等事态,标注为3a,超紧急事态。”克里斯曼一脸的肃穆,“根据笃本一世颁布的《教会管理体制》第二十一条中的拓展法案,当爆发a级及以上的危急事态时,任何一位枢机或是同等地位的教团人员都拥有在任何时候觐见教皇的权力——而不巧的是,任何一个部门的部长,都与枢机地位等同。”

    炼金术士刻意留了几秒的思考时间,随后摊牌:“现在,你们可没有理由阻拦我们的大炼金术士了。”

    两位负责教皇厅安保的大持剑者对视一眼,而后相视着点了点头:“请稍等,这就去通传。”

    虽然这么说着,两人却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

    同样的,无论是达芬奇还是克里斯曼都没有催迫的意思,只是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中来回踱着步子,等待着结果的传来。

    稍稍等一了会儿,通向教皇厅的甬道中传来了牛皮靴子与大地摩擦碰撞的碰撞声,门前的两位大持剑者同时收起长枪,虽然没有说话,但不约而同的将身子挺得更直。

    一名脸型偏方正的中年男性从甬道中步出。

    教团的总部就这么大,有权责处理这件事的人就这么多,无论是达芬奇还是克里曼斯对眼前这位都不陌生。

    帕特里克。

    守护者大队的团长。

    与神职者复杂的权责体系不同,持剑者的划分要要简单很多,在植入圣痕、完成适应性训练之后,会根据他们在训导院毕业时填报的志愿,以及大队进行考核的人事专员的意见,分派到诸如清扫者大队、守望者大队、审判者大队等大队之中。

    守护者大队自是其中之一,专门负责维系诸位枢机以及教皇冕下安全,在五支持剑者大队之中,地位最为尊崇,高端战力最为出众。

    帕特里克,作为守护者大队的团长,不管是实力还是地位,自然都非比寻常。

    但就是这么一位大人物,对达芬奇的态度却相当的恭谨。

    “达芬奇大师,”守护者大队的团长友善的和中年绅士打着招呼,“请跟我来,冕下以及诸位枢机已等候您多时。”

    对于任何战士,武器装备都是头等大事,作为研发、配给武器装备部门的部长,达芬奇的实权其实非常之大,下面那些普通持剑者、大持剑者或许可以回上一句“职责所在,还请见谅”,但作为守护者大队的队长,他可不好太过铁面无私——要是这位大炼金术士真的针对起来,两方都不好收场。

    “麻烦您了。”中年绅士抬了抬单边眼镜,跟了上去。

    “我在这里就好,”克里斯曼的身份在教团内部只能算中高层,身份地位决定了他不能像达芬奇这般来去自如,“算了……在这傻等着也没意思,我就先回去了,事情有变化的话,我会通过传声机向你传递消息的。”

    传声机是达芬奇的发明,可以借由炼金造物对声音进行传递,但新发明各方面都不完善,成本也不低,因此没有进行大规模推广,最多也就在装备部的几位实权人物之间有实验性的装配。

    “希望不会有坏消息传来。”

    甬道不长,中年绅士没走几步就迎来了尽头。

    “欢迎,达芬奇卿。”通向教皇厅的大门被打开了,整齐而富有威仪的侍卫在红地毯旁分列成两排,狭长的方桌之上,数十位红衣主教相对而坐,而在方桌的尽头、视线的尽头,唯一一位端坐在主位上的老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对他礼貌一笑,“不过既然是紧急事态,就没必要进行那些没必要的礼节了,请说。”

    奥古斯丁一世。

    达芬奇收回了目光,微微躬身行礼:“核心算法遭到混沌侵蚀,持剑者选拔仪式宣告失控,直到现在,玛娜也没有传出音讯。”

    玛娜,是自差分机中诞生的人格,是绝密项目“人造天使”的试验成品,即便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教团的大人物,但有资格知晓这项计划的人却是寥寥,因此,大炼金术士对此只是一带而过。

    “混沌侵蚀——”

    “不可能吧?”

    能够位列枢机的,没有一个是简单角色,或许他们不具备超凡之力,但见识绝对不低,对黑暗混沌的理解更非是常人所能相比——他们自然知道,在这里,在这片秩序的腹地遭遇混沌侵蚀到底意味着什么。

    与逐渐衰败,越来越容易被渗透的火种不同,主的光辉至纯至圣,绝不会容许任何污秽的存在。

    但……真的不存在吗?

    隐隐想到一个可能的枢机们,脸色渐渐阴沉了起来。

    并非如此。

    他们知道的。

    比起一般的神职者、持剑者、大持剑者,位列枢机之位的他们,显然知道的更多,对教团、对迦南的了解无疑更加深入。

    至少,他们都清楚的知道,在现世迦南的神圣表象下,到底镇压着何等可怕的恶意,何等纯粹的邪恶——那是任何言语都难以描述万一的诸恶之源,那是人类绝对无法抗衡的大恐怖,它的名字不可述说,它的外貌不可描述,它即是黑暗本身、即是罪孽本身,是教团乃至人类的最终之敌。

    “黄衣之王……”

    有人难以自抑的呻(蟹)吟出声。

    是的,黄衣之王哈斯塔,人类目前已知的四位旧日主宰之一,是整个秩序疆域内最强大、最无解的邪恶。

    “肃静——”

    代主放牧众生的冕下,那位与神接近者轻轻叩动权杖,然后抬起头,幽深、平静的眸光穿透层层的阻隔,与大炼金术士相对:“达芬奇卿,告诉我,我能为此做些什么。”

    “我需要觐见奥古斯都冕下。”中年的绅士顿了顿,补充道,“现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